The Millennium

千禧年早已遠去,那《千禧曼波》中的年輕人呢?與段鈞豪聊聊90年代的夜生活及娛樂

千禧年早已遠去,那《千禧曼波》中的年輕人呢?與段鈞豪聊聊90年代的夜生活及娛樂 Photo Credit:千禧曼波

轉眼間十幾年過去,我們離千禧年已有好長一段距離,就連《千禧曼波》裡舒淇走過的陸橋都要被拆除了,那故事中的那些年輕人呢?

「她跟豪豪分手了,他就是有辦法找到她,打電話給她,求她回來。反反覆覆,像咒語,像催眠,她跑不掉,又回來了。她告訴自己,存款裡還有50萬,50萬花完了,就分手吧。這都是她十年前的事了,那時候是2001年,全世界都在迎接21世紀,慶祝千禧年。」在鮮明而躁動的電子節拍中,舒淇叼著菸,穿越如夢境般泛著藍光的長長陸橋,這是說到電影作品《千禧曼波》時,第一個出現在人們腦海中的畫面。轉眼間,十幾年過去,中山陸橋要被拆除了,電影中的畫面即將成為歷史,那故事中的那些年輕人呢?

6e4a-hvvuiyn6689115
Photo Credit:千禧曼波

我出生在1994年,千禧年到來的時候,我只不過六歲的年紀。或許是時常聽到年長的朋友如故事般精彩的回憶、又或許是受到了許多影視作品的影響,在我的心目中,90年代似乎是個自由與混亂並行、連空氣中都彌漫著新鮮氣息的年代。而在七月份的一個下午,我見到了《千禧曼波》中的小豪——段鈞豪。採訪這天,段鈞豪戴著眼鏡、穿著一身黑衣,看起來俐落又穩重的他與我當初在電影中看見的那個染著一頭誇張髮色的小豪已然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雖然很清楚地知道劇中角色與演員性格之間不必然要有任何關係,但這樣鮮明的對比又更加深了我最開始的疑惑。

回想起接下小豪這個角色的當初,段鈞豪說那時的他大約是19、20歲,剛從幕後工作人員成為一名演員:「其實當時的我還不太清楚演戲是怎麼一回事,所有我拿到的東西就只有一張A4大小的傳真紙,上面簡單寫著《千禧曼波》的劇情大綱,沒有任何劇本,也根本沒辦法事先做什麼功課。侯導甚至沒告訴我要演什麼,但他製造了一個很好的環境跟氛圍並帶著我慢慢進入,所以如果你在電影裡面看到了什麼情緒、反應,那真的就是我當下的狀態。」他回憶到,當時整個劇組的形成是很自然而然的,裡頭的年輕演員有許多都是毫無演出經驗的素人,彼此之間或許來自同一個圈圈又或者根本素不相識,但全都因為這部電影而聚集在一起,或許正是因為這樣,《千禧曼波》才如此真實地捕捉到了當代年輕人的生活樣貌與情緒狀態。

無論是逃兵、吸毒、整天躲在家裡的小豪,還是在歡場中工作、菸酒不離手的Vicky,在整部《千禧曼波》電影畫面中,我們可以看見不少沉淪、放縱的夜生活畫面,你說不上來故事裡的這些年輕人究竟是想要在千禧年來臨之前抓住一點什麼,還是逃避一些什麼?

「那時候的大家對未來好像都感覺到很不確定、很迷茫,心情上也常常會有一種不安定的情緒在,所以可能藉由菸酒來逃避,一方面也是聚在一起享受當下的那個快樂,可能只有那個當下,他們才感覺到可以操控自己的人生。」段鈞豪說,他記得當時看新聞,電視上常常說你的桌上電腦時間要先設定到什麼幾年、不然它會當機什麼的,在那個社會氛圍下,大家一邊期待著2000年的到來,但同時好像又有點不確定這個時間點真的到了之後會怎麼樣?

「總覺得千禧年要來了,好像會是一件很大的事,但也不知道到底是怎樣的一件事。」
螢幕快照_2019-07-23_下午6_22_52
Photo Credit:千禧曼波

或許是伴隨著這樣的迷茫感,人們總想聚在一起、一起做點什麼。段鈞豪回憶,當時可以一起去玩的地方很多,比較「地上」的有像中泰賓館三樓的KISS,那時一張門票350元附上一杯飲料,裡面有很大的舞池與很高的DJ台,牆上有立體的法老王和埃及豔后雕像,樓上還有一個個的包廂,到了特定的時間,高掛的飛碟還會順著軌道滑下,非常浮誇。比較「地下」的舞廳則像是辛亥路上的Sex-Agogo、Texound等地方。

他補充道,其實說地上地下似乎也不太準確,只是地下相對來說比較小眾,播放的音樂可能會以當時剛在台灣流行起來的電子樂為主,但整體狀況似乎不像現今分化得那麼清楚或是有那麼多標籤,也不會說某些族群的人只在某種類型的舞廳出現。同一個晚上,你或許會從西洋流行樂聽到嘻哈舞曲、再聽到慷慨激昂的搖滾樂:「後來像KISS這類比較大的舞廳甚至還會分區,例如說live-band的一區、techno的一區,可以融合更多族群的人,而年輕人出來玩的感覺好像也比較像是大家一起喝酒、跳舞、享受在當下的氣氛中很開心這樣,並不會有像現在覺得去夜店可能有點危險什麼這類的感覺。」

B13090169
Photo Credit:五字頭耗子
中泰賓館「KISS DISCO」舞台
B13090168
Photo Credit:五字頭耗子

問及當時這些舞廳與娛樂場所中的人群樣貌,段鈞豪表示,由於自己從年紀比較小的時候就開始出來工作,所以在穿搭上都是以舒適、方便為主,但他清楚記得當時相當流行垮褲、高筒滑板鞋、Oversized的嘻哈穿搭:「為了要夠垮、夠寬鬆,我妹妹還偷過我的牛仔褲去穿。」此外,在《千禧曼波》之中,小豪那頭淺金色短髮確實也是當時相當普遍的年輕人造型。

那麼在這些場景中流行的玩法與現今是否有很大的不同?段鈞豪表示他印象最深刻的是螢光棒:「那時候螢光棒真的很流行,很多人還會自己去練一些花招,在一片黑的舞池裡耍螢光棒,看起來真的很酷。」此外,由於白色在舞廳的光線下會自然發出類似螢光的顏色,所以也有不少人會特地帶著白手套去跳舞,這種種畫面在21世紀的現在看來真的是非常不可思議。那麼比較techno風格的店呢?段鈞豪又再度講出讓新生代鄉巴佬(我)感到震驚的話:「大家會在舞池裡跟著音樂的節拍吹哨子」。一邊回憶一邊講著,他似乎突然想到什麼,笑著說:

「我記得那時候捷哥(高捷)還買了一隻電子狗,牽著狗在舞池裡跳舞。」
螢幕快照_2019-07-23_下午6_16_25
Photo Credit:千禧曼波

走過了那個年代,會覺得現在的年輕人生活很無聊嗎?段鈞豪認為,網路的興起改變了許多人的生活型態,以往是因為一個人在家很無聊,所以特別喜歡一大群人出去、聚在一起的感覺,而現在就算不用見面也可以在手機上聊天,就算真的只有自己一個人,打開Youtube、Netflix也馬上就有影片和影集可以看,就連購物都可以上網解決:「我看著東區那些店面一家一家關掉、變成夾娃娃機店,總覺得這些傳統的消費、生活型態真的要慢慢跟著調整跟改變。」

我忍不住問他是否會覺得可惜?他的答案是否定的,「我覺得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流行的東西跟生活方式,許多當下的氛圍也只有在那個時空環境才有,像是《千禧曼波》裡的那些年輕人好了,他們在那個當下可能都很徬徨、很迷茫,但他們現在大多數也都過得蠻好的,那都只是當下的氣氛,未來會變成怎樣誰都說不準的。」

螢幕快照_2019-07-23_下午5_43_33
Photo Credit:千禧曼波

成為演員約20個年頭,段鈞豪從《千禧曼波》裡迷惘而躁動的年輕人,演到在《下半場》中帶領一群年輕人的球隊教練,我想這樣的變化大概已經完整地回答了我在最開始處提到的問題。時間或許會帶走一些場景、會為一個美好的時代劃下句點,但同時也會讓人不斷地成長,帶著過去的一切創造出新的文化。至於過去那些快樂到沸騰的回憶,就讓它留在電影畫面裡吧。

同場加映

核稿編輯:劉怡廷

古家萱

寫字的菜鳥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