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story of Condom

保險套默默為人防病2000年,卻只有一位作家為它紀錄頌讚詩文

保險套默默為人防病2000年,卻只有一位作家為它紀錄頌讚詩文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說起來,古埃及的保險套,也許已經是近乎完美的了。

保險套可以說得上是古而有之。

學者曾在埃及古墓中發掘到一些套子,這些套子以動物的皮製成,其外貌形狀,與現代人常用的保險套沒有大差別。為何古埃及人的陪葬品有保險套呢?因為在死後的世界裏,依然是有巫山雲雨的。

古埃及的保險套,也許已經是近乎完美的了。到了17世紀,英國人所用的保險套,依然是以動物內臟例如魚腸(fish gut)製成,形狀是圓圓的,和古埃及的保險套沒有大不同。

在17世紀英國,保險套變得愈來愈普遍。本來保險套多數是為避孕而戴,但到了這個時代,梅毒在歐洲肆虐,後來傳至印度及廣東。這種病比過去許多性病也可怕得多,對人體的傷害也深得多,魚腸保險套也因而傳到印度和廣東了。

shutterstock_728753953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在當時倫敦街頭、公園、咖啡廳,也有小販售賣保險套。去咖啡廳聚會,在當時是新鮮事,很時髦,所以引來很多年少男女。飲食男女,人之大欲,所以保險套小販也來了。

保險套阻止梅毒傳播,本來是好事,卻也有人看它不順眼。此人可不是普通的英國平民或者是資產階級,而是貴族公爵。在1708年,這位公爵在國會上揮動保險套,高聲說這是保險套,令場內所有人也感到尷尬萬分。公爵這種玩笑,就是典型的英式幽默,保險套是何物,本來就是人人都知道的,他在國會上如此「介紹」保險套,是為圖令全國的人對保險套感到羞恥,繼而棄用。

但這位公爵的如意算盤打不響,更因為政見與部分貴族有衝突,而反遭嘲諷。

他們是如何嘲諷的呢?原來也十分含蓄,是以韻文及詩歌讚頌保險套,所以保險套彷彿不只是保險套了,它「澆滅維納斯之火,卻蘊留愛慾之焰」,是「愉悅新發明」。後來陸續有詩人文士為保險套咬文嚼字寫詩,18世紀初,某位主教的兒子以保險套為題寫一百多行長詩——對,這首詩就是叫「保險套詩(Ode to the Condom)」。

後來,保險套改以橡膠製造,男女情到濃時,不必再聞到魚腥味。但是,在19世紀英美兩國,也有人以避孕違法或有傷風化為由,企圖用刑法消滅保險套。商店販賣橡膠保險套時,居然不能直說保險套,只能叫橡皮(rubber)。這些惡法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才完結。

大戰過後,坊間的保險套漸漸改以乳膠(Latex)製造,這種保險套物料,至今依然最為人熟悉,很多公司依然生產,很多人買來用。現代人的保險套,外形和2000多年前古埃及套子相差不遠,最明顯的分別,就是50年代杜蕾斯公司(Durex)在套子頂端加上小囊而已。

10399129_118720058828_4543680_n-1
Photo Credit: durex

雖說新技術日新月異,坊間許多情趣用品早已經是花樣多多,保險套的改變卻是非常少。要令保險套變出新花樣,是不是真的很難呢?的確是難的,偶爾有人投資研究生產新款的保險套,但是成功者不多,失敗者卻不少。

最廣為人知的成功例子,是超薄保險套。這種保險套,包裝盒上通常印有「0.01」或「0.02」等數字,數字是保險套的厚度,單位為毫米,套身以聚氨酯(polyurethane,簡稱PU)製成。乳膠安全套因化學結構有限制,不能如此薄,但是聚氨脂的彈性不如乳膠,使用者要注意套的大小。

另一個成功例子,是瑞典LELO公司出產的HEX保險套。保險套表面有蜂巢形的紋路,紋路比套身略厚,據說這些紋路,能令套身更堅韌,而且因為觸感與普通保險套不同,能增添情趣。

LELO-HEX-struttura-esagonale
Photo Credit: LELO

有些例子卻不太成功。第一個例子是女性保險套,這種保險套於1992年瑞士面世,原理與平常保險套一樣,不過是套在女性的陰道裏。在歐洲和亞洲的使用者也很少,而在非洲,則因為有機構宣傳戴保險套能防患愛滋病,故而廣為人知,但是聽過不代表使用過

另一個尚待成功的例子,是一種新款的保險「頭套」,筆者拙譯作「星河頭套」(本名:Galactic Cap),暫且不論這個名字好聽不好聽了。這種套子有黏貼,能套在陽具的頂端上,但因為「頭套」沒有完全覆蓋陽具的表面,所以只能避孕。《VICE》的作者曾實測過此商品,發覺偶有滲漏,也難怪星河頭套至今也得不到「保險套」的正名。

在坊間還有很多失敗的例子,正因為失敗,資料不足,所以略去不提。上述的成功例子,也只是有微小的改動而已,而這些小改變,動輒要花多年時間來研究。保險套從古埃及時代至今2000多年,沒有大改變,沒有大驚喜,原因也許只有一個:因為早就近乎完美了,有道說「大巧若拙」,莫過於此。

過去這麼多世紀以來,保險套默默為人防病,令無數人能無憂無慮享樂。但是近年只有一位作者,寫書記載18世紀英國文士保險套頌讚詩文(在網絡上是沒有記載的!)。我們對保險套的讚頌,是不是太少呢?保險套的生產公司,悶聲大財發多少呢?

參考書目:

  • Collier, Aine, The humble little condom: a history, New York: Prometheus Books. 2007.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麥敬灝

香港出生。作品散見於各大網絡媒體網站及信報,2016年曾為《信報》香港掌故專欄主筆。曾獲青年文學獎小說獎。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