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th Ledger

希斯萊傑飾演的小丑,曾是所有人公認的「史上最爛選角」

希斯萊傑飾演的小丑,曾是所有人公認的「史上最爛選角」 Photo Credit:The Dark Knight,來源:IMDb

「沒人知道為什麼要選擇萊傑、電影公司也搞不懂,每個人都來問克里斯,為什麼要讓希斯萊傑演小丑?」

文字:龍貓大王通信

希斯萊傑(Heath Ledger)不是同性戀,但他卻演出了史上最偉大的同性戀愛電影《斷背山》(Brokeback Mountain),是什麼讓這位好動的年輕人,能夠化身懷俄明州的天人交戰沉默牛仔?他的表演動力從何而來?他的演出技巧是來自方法論還是模仿哪位經典角色嗎?

答案其實很簡單,萊傑深信「相信我之術」,他相信自己能演出這個好角色,而這股信仰的力量如此強大,讓他演過的角色,至今仍然深深烙印在我們的腦中。「我想你必須說服你自己,說服自己要相信這個故事是真的、相信你飾演的角色是真的。對我來說,我相信表演的精妙之處,在於如何駕馭信仰的力量。」但是,在克里斯多福諾蘭決定讓萊傑成為《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裡的小丑 (Joker) 時,全世界都不相信他。

joker-3
Photo Credit:The Dark Knight,來源:IMDb

沒人知道諾蘭為什麼要選擇萊傑

想起這個全世界的目珠都被蛤仔肉糊到的時刻, 《黑暗騎士》編劇喬納森諾蘭(Jonathan Nolan)傳神地形容了當時的情勢,身兼小說家與編劇身分的他,是克里斯多福諾蘭的弟弟,他們一起製作了幾部電影,也是他寫出了《黑暗騎士》裡的小丑角色,而他同樣無法理解,為什麼要讓希斯萊傑來演他寫的小丑?喬納森表示:「沒人知道為什麼要選擇萊傑、電影公司也搞不懂,每個人都來問克里斯,為什麼要讓希斯萊傑演小丑?」

但有一群瘋狂的人們,可不只是搞不懂為什麼而已,他們用更激烈的方式來表達這種困惑:「那時的粉絲們真的是……我們真的被幹爆了(fucking pilloried)。這變成一場災難,這是史上最爛的選角決定,克里斯當時只好持槍匍匐前進,躲避這些漫天砲火。」

這個「史上最爛的選角決定」說法一點都不誇張,希斯萊傑並沒有演出太多商業大型電影的紀錄,導致沒有太多觀眾認識他。在《黑暗騎士》尚未誕生之前,他演過最賣座的電影是全美破億票房的《決戰時刻》(The Patriot),但是沒有觀眾是為了希斯萊傑而進戲院看這部片的,大家都是為了去看梅爾吉勃遜(Mel Gibson),更糟的是,萊傑的戲份甚至還沒撐到最後。

MV5BMTQzODI2MjEzNV5BMl5BanBnXkFtZTcwMzA1
Photo Credit:The Patriot,來源:IMDb

比糟還糟的是,《斷背山》賣得太好了,這部小成本電影竟然賣到國內票房8000萬美金。《斷背山》是非商業電影界的奇蹟,也是當代的話題焦點,萊傑終於被更多人認識了,卻是透過一個同性戀牛仔的角色。他演得如此真實,電影裡也不避諱任何的親密鏡頭,而許多人把他視為了一位同性戀演員。

人們的偏執眼光可以毀掉一個演員的心血努力,《斷背山》從未吹捧什麼多元成家好棒棒的思考,它只不過是在描述一對被環境與自我偏執拆散的戀人,正如被戰亂或疾病拆散的戀人一般,只是《斷背山》裡的戀人是兩個男人而已。人們對同性戀的歧見發洩在希斯萊傑身上,而當他成為了有數十年歷史的偉大漫畫角色時,這種怒氣膨脹到了最高點。

喬納森諾蘭說他們「被幹爆」,這種形容還算是保守了。整個網路對這個選角的反應,從「我覺得不行」、「爛透了」,發展到更酸更怒的「你找他來演?那我就不看!」、「我相信諾蘭,但我不可能喜歡萊傑飾演的小丑。」、「希斯萊傑是澳洲之恥,一個紙袋都能演得比他好。」各式各樣的批評,全面否定希斯萊傑。

MV5BMTk1NjcxMjcxMV5BMl5BanBnXkFtZTgwNzM2
Photo Credit:Brokeback Mountain,來源:IMDb

獨一無二的詮釋方法

但話說回來,即便在《黑暗騎士》上映之後,再也沒人會這樣攻擊萊傑,但為什麼當年克里斯多福諾蘭寧可干犯眾怒,也要選擇沒有票房實力的希斯萊傑呢?要知道,《黑暗騎士》不是普通的電影,能讓被蝙蝠俠傷透心的華納影業,再次砸下高達1.8億美金成本製作,代表他們信心滿滿,願意放手不計成本讓諾蘭選擇任何一位影壇大牌。的確,幾乎每位30歲中段的好萊塢男演員都向《黑暗騎士》遞出了小丑履歷書,他們排隊等著成為小丑,而諾蘭滿手好牌,卻只獨鍾一張被人罵到死的小牌。

諾蘭的霸道獨斷超乎異常,至少在選擇希斯萊傑這件事上是如此。他從遇見希斯萊傑的第一刻起,就從來沒有考慮過別人。華納影業曾經動用權威要求諾蘭再考慮幾位更有名氣的男星,但諾蘭從未考慮過——那些你在小報上讀到保羅貝特尼(Paul Bettany)差一點成為小丑的新聞都是腦補。克里斯諾蘭甚至一開始就想讓萊傑進入他的蝙蝠俠世界:2005年諾蘭製作《蝙蝠俠:開戰時刻》(Batman Begins)之前,甚至希望希斯萊傑能演出布魯斯韋恩。

你可以說諾蘭的眼光真的精準到令人感到恐懼,因為當時甚至連《斷背山》都尚未上映,諾蘭已經知道萊傑會是他的最佳男主角。但是那時超英雄電影還不是一項好生意,沒有太多認真演員願意穿披風戴面具,即便是萊傑,也禮貌性地拒絕了諾蘭。但等到《蝙蝠俠:開戰時刻》上映之後,希斯萊傑似乎覺得諾蘭真的改變了扮裝英雄的電影類型,他承諾諾蘭願意談談下一部蝙蝠俠電影的演出。

MV5BMTUwODg2MzU1OF5BMl5BanBnXkFtZTcwMjYz
Photo Credit:The Dark Knight,來源:IMDb

妳可以說這是希斯萊傑的安全牌,他想先確認諾蘭沒搞砸蝙蝠俠,再考慮要不要演出。但另一方面,就諾蘭的觀察來說卻非如此。在那個還沒有太多人會用「天才演員」形容希斯萊傑的年代,諾蘭就已經看到了這個總是被笑脂粉味太重的澳洲帥哥身上的可能性。

克里斯多福諾蘭似乎鐵了心,不管世界怎麼說,他就是要選擇希斯萊傑。這個獨一無二的選擇不容他人質疑,即便有人警告諾蘭,萊傑的工作態度很有問題——他態度懶散、他時常跟劇組人員嘻笑打鬧。這些忠告都怕萊傑會砸了諾蘭的黃金招牌,但是看來,諾蘭自己絲毫不把這些耳語放在心上,他甚至為希斯萊傑說項

「他不喜歡讓自己埋首工作,他喜歡研究一個角色,而後放下它,讓足夠的時間來醞釀這個角色在他腦中的形象。然後等到他對這個角色很有感覺之後,他才會繼續思考這個角色……但是等他踏進片場時,他已經準備好這個角色了。」
MV5BNzk4MzE5OTQtMjNkMS00YTJiLTgyNTQtZTYy
Photo Credit:The Dark Knight,來源:IMDb

這是一種異於常人的詮釋方式,希斯萊傑不是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或是丹尼爾戴路易斯(Daniel Day-Lewis),他不是方法論演員。他不會剖析分解角色,然後找尋影史經典形象套入角色之中,或甚至在私底下繼續在現實生活中飾演這個角色——就像史翠普下戲之後也常常繼續飾演討人厭的米蘭達,讓大家對她有點敬而遠之。但這不是希斯萊傑,對他來說,表演的意義從未高於生命之上。

希斯萊傑在表演之路上更像是一位修道者,一切隨緣、放乎風吹,就算遇見他喜愛的角色也不會刻意為其做上數十小時的準備。他甚至連排練都不太感興趣……希斯萊傑更像是個不愛上課的懶散學生:「我覺得到處閒晃比排戲還有用。我真的、真的很不喜歡排練。我覺得,相較之下,去認識那些在你身邊一起工作的同事們、去取得他們的信任,這些都比單純排練還重要多了。」

希斯萊傑認為有更重要的事物在台詞之間

這樣看來,希斯萊傑似乎不是懶散,他似乎在走一條沒人看得出來、但他自己很清楚的表演之路,儘管這樣的過程很容易讓人覺得他一點都不盡心。舉個例來說,希斯萊傑甚至覺得念台詞對演技來說一點都不重要,有更重要的事物,在這些台詞之間:「人們在不說話時,能夠展現更多他們心中的弦外之音。話語通常都是用來偽裝或掩蓋情感之用,所以,有時說太多,只是讓事情變得更複雜,變得更容易被過度解釋。」

MV5BZGNkZjQwN2UtYjhlMS00ZGU5LWE3YTItYjE5
Photo Credit:The Dark Knight,來源:IMDb

他不想花力氣在死背台詞,他不想追求一口氣念出500字台詞而沒漏掉一個字的精準,他想要盡可能地捕捉這些角色之間的空氣,那些氣氛之中蘊含著更多的情緒與思念。希斯萊傑有點像香港武俠電影黃金年代的武術指導或特技師傅們,他喜歡直接上戲,而後在開拍時讓心中的角色跳出來自說自話。他可能在每一次take中都有不同的自由發揮,但這些自由發揮看起來都像小丑會說的話──他任性地讓小丑成為了他自己的所有物。

這位「小丑」,是希斯萊傑的創作

簡單說,希斯萊傑寧可花上幾個月來塑造角色,而非忠實搬演劇本上的角色。因此,我們在《黑暗騎士》裡看到的小丑,他所做的行為、他的動機與決定,這些都是克里斯與喬納森諾蘭兩兄弟在劇本裡白紙黑字的構想。但是,小丑的表情、講話的音調、那些怪異的小動作、走路的姿態、吸口水的噁心聲音,這些都是希斯萊傑的創作,劇本裡沒有提到小丑走路的樣子、沒有提到小丑從警車車窗裡探身出來享受夜風的神情,這些都是萊傑的創作。

「許多現場的臨機應變表演,希斯都會先跟我討論,」那場詹姆斯高登成為局長的戲裡,在牢籠中的小丑為高登鼓掌,營造了一種魔高一丈的詭異氣氛──比對後來的劇情發展,小丑的拍手可說是一個重大的暗示。而這一段,就是希斯萊傑主動要求加進去的戲份。

obt0o9w6yj1hk3xvpwz4thfnc920yt
Photo Credit:The Dark Knight,來源:IMDb
「他會給我一些暗示,告訴我他接下來會怎麼演,而後我們會聊聊該如何進行。大部分時候我都會當個聽眾,站在客觀的角度來評斷他的發想。但是……我想他有時會故作神秘,不想透露太多。」

對角色的了解、任意地自由發揮、還要加上一個讓他為所欲為的導演,這些加起來讓希斯萊傑的小丑,幾乎成為一個不可能被模仿、被找出演技脈絡的版本。沒有任何小丑與他相同,而這個小丑卻似乎巧妙地融合所有小丑前輩。

他有傑克尼克遜(Jack Nicholson)的狂傲不羈、他有凱薩羅梅洛(Cesar Romero)的裝瘋賣傻、他甚至比學弟傑瑞德雷托(Jared Leto)還要暴力無情。這個小丑能夠扮女裝以鴨子步走路,卻又能讓人不寒而慄;他時不時舔嘴唇、用字遣詞都像個小孩子,似乎口語或表達能力有點問題,但他不講話時更令人發毛。

他成為這個世界能得到的、最好的小丑

MV5BMjIxODQ0NjY1NF5BMl5BanBnXkFtZTcwMTkz
Photo Credit:The Dark Knight,來源:IMDb

這些喬納森諾蘭都沒想到、華納影業也沒想到、在《黑暗騎士》上映前的網路粉絲們更不可能知道,而他們全都不相信希斯萊傑會是一個好小丑。克里斯諾蘭自己當然也是天人交戰:「當我選擇希斯萊傑時,許多人都不以為然,而且丟出一籮筐的批評。我只能跟隨我自己的直覺……」

他讓一個世代的青年,把「如果你很擅長這件事,千萬別免費幫人服務」當作他們的人生觀,他讓一個漫畫惡徒,成為史上最恐怖的反政府主義者。他無意成為你心目中的小丑,但他成為了這個世界能得到的、最好的小丑。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

在安溥的歌裡漫遊、讓雅婷不只打逐字稿還做音樂——看見TCCF上的未來創意內容

在安溥的歌裡漫遊、讓雅婷不只打逐字稿還做音樂——看見TCCF上的未來創意內容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TCCF創意內容大會,以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始多利交易所兩大展區,呈現故事文本轉譯、未來內容想像、跨域能量整合,展演台灣蓄勢待發的文化軟實力。

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伊(Joseph Samuel Nye, Jr.)在70年代提出「軟實力」的概念,他認為一個國家除了經濟及軍事的「硬實力」之外,文化、價值觀、意識形態也具有極高的影響力。

由文策院主辦的「創意內容大會」(TCCF),除了舉辦國際論壇、建立內容交易媒合平台,也組成專業策展團隊,共同思考、論述並解構文化內容故事力核心理念,分別透過故事文本轉譯、未來內容想像、跨域能量整合等多重角度,結合台灣科技技術能量,創造多元展場空間,將台灣的文化軟實力一一展演,並在其中激發產官學研界的文化夥伴思考,希望注入產業能量在台灣文化內容的發展上。

本文從TCCF兩大室內展覽精選案例,一窺台灣飽滿的創作能量。其一為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區,以「RE:眾感未來Human Touch-A Closer Future」為主軸,展示台灣創意內容產業的當代輪廓;其二為「始多利交易所」,以台灣原創故事為基底,激盪出有別於影音媒介的創意故事呈現。

image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以「RE:眾感未來Human Touch-A Closer Future」為題的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區
#01 未來內容|雅婷音樂人機互動體驗

有時腦袋會浮現意外靈感,而信手捻來的音樂旋律,往往只有片段,且如流星閃爍一般,稍縱即逝。在未來內容展示體驗展區,有一款「雅婷音樂人機互動體驗」,能幫助音樂創作人自動生成音樂,讓靈光乍現延伸為完整的音樂。

是的,雅婷不只會生成逐字稿,如今也可以創作音樂了。這款由Taiwan AI Labs研究製作的雅婷音樂,採用了人工智慧技術,現場觀眾只要在鋼琴上彈奏四小節(16拍)的音符,AI就能即時生成圖像和人聲,讓體驗者與雅婷共譜出一小段樂章。運用多元科技而成的音樂體驗模式,也將突破音樂創作思維,帶來更多創新可能性。

試聽一小段筆者與雅婷的創作

image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2 未來內容|與優人同步

5G時代到來,零延遲的跨域連線技術,也將帶來更多異地共感體驗,讓人與人之間的連結不只無遠弗屆,還可以達到視聽完美同步的零時差。

「與優人同步」的展區,便如此呈現了跨域共時性的概念。透過360度環景大屏幕,將位於信義區現場的優人神鼓團員,與遠在文山區山上的團員連線,零時差串起老泉山劇場——同時也是優人之家的豐富能量,讓逛展觀眾能一起同步打坐、修行、擊鼓的禪意日常。

image5
Photo Credit:TCCF
image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3 未來內容|聲歷奇境KTVR

VR、AR可以說是新媒體時代的熱門關鍵字,尤其虛擬實境帶來的沈浸式體驗,讓娛樂內容有更多創新可能。蕪花菓創意有限公司在TCCF的展場上,便推出結合KTV與VR的新興娛樂——KTVR。

結合傳統KTV歡歌形式與VR虛擬實境技術,運用用音場設計、3D動畫、即時連線技術等,讓體驗者在虛擬境內舉辦個人演唱會,甚至可以和喜愛的歌手與樂團一同站上舞台,與台下的虛擬觀眾一同舉手歌舞、盡情大喊「後面的朋友讓我聽到你們的尖叫聲」;只不過拿下VR眼鏡時發現前面站了一群圍觀者,可能會有點害羞就是了。

image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4 未來內容|安溥-蘚的歌唱:音境漫遊

全球首部結合VR虛擬實境與體感設備的音樂體驗,在這次的展區中也能感受到。體驗者坐上體感椅,穿戴好VR裝置後,即可在安溥的最新創作歌曲〈蘚的歌唱〉中,實現「用身體聽歌」的超沉浸絕對體感,並切身體悟到什麼叫做「跟著音浪一起流動」。

安溥的這首歌本身已彷彿是一場冥想,在虛擬實境的視覺場景中,體驗者更得以超現實的視角穿越太陽、深水、巨石陣,並且讓靈魂乘著音樂漂浮、遨遊,探索一座現代版的太虛幻境。

image6
Photo Credit:TCCF
安溥〈蘚的歌唱〉視覺內容
image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可呈現漂浮、移動、搖晃等體驗的體感椅
#05 始多利交易所——說故事的100種可能性

正如其名,「始多利交易所」做的就是Story Exchange,是一個故事交換的實驗場域,目的是將內容文本轉譯成各式各樣的媒材,打破一般大眾習以為常的影音戲劇改編,玩出更多意想不到的呈現方式,總之就是要告訴觀眾:故事彷彿一支支潛力股,就等有眼光的伯樂前來掏金。

  • 泡泡展區

首先,「始多利交易所」的展區充滿奇幻泡泡感,不知是寓示一個泡泡即一個大千世界,或是所有精彩故事都在共感著人生的夢幻泡影。這些泡泡裡包裹著遊戲機台,一半是經典懷舊遊戲,一半是展覽限定的故事體驗。投下TCCF大會的紀念代幣,就能獲得台灣原創故事內容的多元潛力樣貌。

image8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image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 刮刮樂

使用一枚代幣可獲得一張刮刮樂,除了可能刮到兌換更多代幣或酒水,還能獲得更多故事創意提案。「如果研發出『用九柑仔店』專屬古早味零食,將會是你最棒的賭注」、「如果把『向光植物』做成戀愛手遊,將會是你最棒的賭注」⋯⋯這裡的刮刮樂沒有銘謝惠顧,只有一個個值得豪賭一把的台灣原創。

image1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 始多利撲克牌

始多利交易所還有一張大賭桌,據說賴清德副總統在TCCF開幕這天也來此試試手氣,不過很快的輸光籌碼,顯然賭運普普,還是務實從政為佳。不過賭牌不是重點,魔鬼藏在細節裡,始多利交易所出品的撲克牌,每一張都有故事文案,精選《老派約會之必要》、《做工的人》、《用九的柑仔店》、《向光植物》等文本字句,讓玩家不再只是關注符號數字的賭客,也能當一回文藝人。

image1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在策展人黃偉倫、江家華的天馬行空下,「始多利交易所」遊戲化了文本故事,而出版內容被賦予更多異業結合的可能性。這裡充斥著創意的排列組合,也是激發買賣雙方提案想像的奇妙所在。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