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ret Gardens

宛如末世場景的巨大溫室、嬉皮群聚的城市異托邦:倫敦四座秘密花園

宛如末世場景的巨大溫室、嬉皮群聚的城市異托邦:倫敦四座秘密花園 Photo Credit:Barbican Centre

說到倫敦的夏天,無非要從所有人都休假去,永遠都找不到辦事窗口開始。城裡四散著無所事事的人們,或許在屋頂酒吧懶洋洋望著市景與夕陽、在綿延一公里的啤酒廠喝到掛、或是正參加著24小時不停歇的馬拉松式派對,然而在此時的城市中,最重要的場所莫過公園與花園。

在為期三個月的倫敦夏季中,平日,西裝筆挺的人們或坐或臥地賴在公園裡吃著午餐曬太陽、週末則扛著烤肉架準備BBQ,孩子尖叫著在一盆盆爐火間穿梭玩耍,大人們則袒胸露背期望曬個好顏色,這煙霧瀰漫、肉香四溢的畫面與氣味,成了夏季的風景詩中最重要的一個章節。

倫敦的綠化程度相較其他大型城市而言簡直不可思議,這個將近880萬人的城市中,共有47%被綠地覆蓋,其中更包含有3000個大公園與300萬個公私立花園。即便人們較常流連於攝政公園、海德公園等巨無霸公園之中,但其實,這裡還藏著幾個你可能沒聽說過,卻性格十足的有趣花園。

#01:Barbican Conservatory|粗野主義建築中的室內溫室

shutterstock_68849206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談到倫敦秘密花園,每個倫敦人腦子裡第一個閃過的便是Barbican溫室。位於Barbican藝術中心屋頂,卻擁有2000多平方公尺的面積,一躍僅次於Kew Garden的倫敦第二大的溫室。

20世紀中期開始建設的Barbican藝術中心服膺了當時最流行的的粗野主義,以毛糙的鋼筋混凝土建造而成,粗獷而豪邁,甚至曾被倫敦人抱怨是「最醜的建築」。

溫室座落的屋頂以通透的玻璃與鋼筋覆蓋,此類溫室造景在倫敦的流行始於19世紀末的水晶宮萬國博覽會,無論鋼鐵與玻璃都是工業革命國力強富的象徵,不同年代的建築風格彼此呼應也格外有趣。

0981-HDR_Conservatory,_Barbican_Centre,_
Photo Credit:Barbican Conservatory

撇除歷史,花園本身的視覺也讓人驚嘆。初次造訪時,我還以為自己誤闖童年時狂熱的遊戲《幻想西遊記》的場景(團隊後來跑去做《惡魔獵人》,事實證明《幻想西遊記》這部劇情稍微單調的電動最好的就是場景,我後來都浪費時間在走來走去不想解謎)渾厚的水泥建築、伸展地極不客氣的植物、大王蓮極力舒張葉面而錦鯉就在其下自在穿梭。

英國人對每種植物都驚叫連連、新人在每株藤蔓和椰子樹下都得來張接吻照,但對台灣人來說只覺得一草一木都極為熟悉,連濕度和空氣中飄盪的植物腐爛味道都恰到好處宛如返回故鄉。

我漫步在架高的走道上,由上往下俯視花園,明明該要是女王視角,但大叢的植物遮蔽了我的視線,這才明白在這花園裡,植物才是真正的主宰者。

地址:Barbican Centre, Silk Street, London EC2Y 8DS


#02:St Dunstan’s in the East|廢棄教堂中的秘密花園

25406262120_23380f6a31_k
Photo Credit:Dunphasizer@Flickr CC BY-SA 2.0

同樣也是秘密花園,St Dunstan’s in the East花園則大隱隱於市,座落於人來人往的金融區附近,散個步便是遊客雲集的倫敦塔與塔橋,只是那入口隱密,要不是某次往彭博社總部的路上迷路意外闖進,我可能這輩子都不會發現這個倫敦網紅口中的秘密拍照景點。

St Dunstan’s in the East教堂的命運多舛,它建得早,1100年便聳立在原址。然而1666年的某個半夜,一名大意的麵包師傅在睡前忘了他還在烤麵包,大火一路延燒,從週日燒到週三,大半個倫敦城慘遭焚毀,其中也包含了著名的聖保羅大教堂與St Dunstan’s in the East,爾後由建築師暨天文學家Christopher Wren爵士統籌災後重建,並添增了哥德式尖塔。教堂的坎坷命運並非到此結束,二次大戰期間倫敦大轟炸,除了尖塔和部分牆面外,都不復倖存。70年代,倫敦市政府決議不重建教堂,而是將廢墟重新設計成花園對外開放。

Tracery_St_Dunstan-in-the-East_(14275445
Photo Credit:George Rex@Wikimedia CC BY-SA 2.0

從倫敦大火紀念碑開始,沿著蜿蜿蜒蜒的巷弄走,必須全神貫注才能發現那小巧的入口。走入公園,意外地只有一兩組忙著架設腳架自拍的人們,精挑細選地評比哪個門廊比較有況味,即使如此他們也不敢大聲喧嘩——有別於其他公園的喧鬧,在這個花園裡,倫敦人以巧妙而精準的距離四散在公園長椅上低聲交談或看書,一派祥和,沒有人願意驚擾這繁忙市中心的避難所。

地址:Saint Dunstan's Hill,London EC3R 5DD


#03:Hill Garden and Pergola|山丘頂端的富豪私人花園

7115819231_81f00de63c_k
Photo Credit:Massachusetts Office Of Travel & Tourism@Flickr CC BY-ND 2.0

早年移民至倫敦的猶太富商多落腳Hampstead Heath,並在周遭蓋起豪宅,而在20世紀初時,靠著Lux香皂致富、建立起植物油跨國事業版圖的Leverhulme子爵也悄悄於此蓋起屬於自己的派對天堂。

1904年,子爵甫搬進豪奢的Inverforth House,並為了該如何在夏日中安排活動而煩惱發愁(這真是個奢侈的煩惱,畢竟正常來講倫敦真正可稱上夏天的日子也不過才兩個禮拜)。在細細思考下,他決訂蓋起一座奢華的花園,在夏夜晚風中享受慵懶的派對。

富豪出手,花園建得風生水起,他聘請了當時最具盛名的景觀設計師Thomas Mawson,配合大宅的風格在連結主屋的露天長廊上建起拱頂與圓滾滾的羅馬柱,往下一望便是工整氣派的噴水池和花叢,在夏夜裡人們手持酒杯,歡聲慶祝他們的仲夏夜之夢。

28015399148_4a194e61b6_k
Photo Credit:David Skinner@Flickr CC BY 2.0

可惜的是,這場夢隨著子爵過世與二戰爆發漸漸消散,在1989年倫敦市政府接手前,這個曾為倫敦最美的花園破敗地難以親近,一旁的舊宅也分割為單元公寓出售。沒想到的是,現在這已由爬竄的藤蔓與玫瑰稱王的花園反而塑造出一股荒寂的美感,吸引了不少人悄悄地拜訪,有時更出借作為婚禮場所使用,當衣著華美的賓客穿梭其間時,我們似乎能隱約窺得隱藏在過往的榮華片刻。

地址:The Pergola, Inverforth Cl, London NW3 7EX


#04:Nomadic Community Gardens|被塗鴉環繞的嬉皮花園

Nomadic Community Gardens是在紅磚巷附近的小型社區,約略兩年前興起。這個位於兩條鐵路線中的城市綠洲,種滿各式合法與非法的植物。人們平時各自拎著酒在此聊天閒晃,手裡夾著個不知在燃燒什麼的菸,或坐或臥地賴在棧板、油罐桶和搖搖欲墜的傢俱上。花園深處,破舊的棚架搭起一個舞台、咖啡吧與小型展示空間,但周遭的塗鴉永遠都比展示的藝術品更酷一點。

某個在Shoreditch區鬼混等待派對開始的夜晚,曾無意間認識了Nomadic Community Gardens的行動者,與他們聊起花園的發展計劃,不外乎就是些跨越種族性別階級藩籬、凝聚社區網絡的再造空間等在倫敦已經被說到爛的論點。但更明確的核心思想,還是凝聚社區的人們,共同DIY將一個廢棄場地改造成人們能夠往來聚會的場域,畢竟東倫敦為工人們建造的房子實在太狹小了,Nomadic Community Garden就像這地區居民們的共享花園與社交場所(雖然現在充滿追逐fancy場域的Londoner,anyway)。

45108822935_024d6e233b_k
Photo Credit:Jeff Hitchcock@Flickr CC BY 2.0

夏天傍晚,我和朋友來到這,兩個人揣著啤酒也沒特別想融入人群,就靠著髒污不堪的沙發上,靜靜地看著天色漸漸隱沒,將遠處金融區的大樓納入懷中。遠方汽油桶升起營火,是都市把我們放逐亦或我們放逐了都市,誰都說不清了。

地址:Fleet St Hill, London E1 5ES


除了以上列舉的花園外,倫敦還有許多小巧可愛的花園,皆緣於貴族階級莊園的庭院,隨著時間演變,舊時的莊園與貴族墓園在都市開發與貴族式微而改變用途,開放成為點綴市民生活綠意的要素,如果有空,不乏在城市裡走走,尋找屬於自己的秘密場所。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Elanor Wang

Felix culpa,拉丁文,愉悅的墮落。曾就讀SOAS藝術史碩士班,現為藝術產業從業者,試圖以偏狹的觀點、醉倒的姿態紀錄城市。

更多此作者文章

國王皇后也愛吃漢堡?元祖雞塊牌復刻60年代撲克牌設計

國王皇后也愛吃漢堡?元祖雞塊牌復刻60年代撲克牌設計 Photo Credit:簡子製造

塵封逾半世紀的「元祖天梯牌」被證實為1960年代的第一代撲克牌。這項珍貴的發現不僅改寫美國撲克牌的歷史,也催生了「元祖雞塊牌」的復刻計畫,讓被遺忘的歷史得以幽默趣味的新面貌重生。

大家都玩過撲克牌,但你聽過撲克牌上的國王也喜歡吃速食嗎?來自台灣的魔術工作室「簡子製造」推出最新的撲克牌設計,把嚴肅的國王皇后變成胖嘟嘟、大吃垃圾食物的模樣,讓人看了忍不住驚嘆:太可愛了!

投入魔術表演領域超過20年的魔術師簡子,19歲便發表了個人原創魔術作品驚艷國際,更曾獲邀擔任知名法籍魔術師Yif的央視春晚表演顧問、以及美國橡皮筋魔術大師Joe Rindfleisch的客串嘉賓。簡子不僅是國際知名魔術師,也是表演用的花式撲克牌(簡稱「花切」)玩家與設計師;憑著對魔術與撲克牌的熱愛及執著,在2011年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簡子製造」,擔任設計與生產顧問,協助製作超過20萬副牌、100%MIT,更銷售到全球超過68個國家。

元祖雞塊牌2
Photo Credit:簡子製造
#01 大嗑漢堡薯條的國王皇后,諷刺當代速食文化

簡子製造最新推出的撲克牌作品「元祖雞塊牌」,融合幽默、強烈的創意元素,重新設計12張人頭牌,讓牌面上的國王、皇后、騎士全變成狼吞虎嚥垃圾食物的角色,並以美式幽默「QUIT JUNK FOOD, MAKE LIFE GOOD. (戒掉垃圾食物,人生更美好。)」,諷刺當代過量的速食文化。除此之外,元祖雞塊牌也在特定加價的套組中,附贈了惡搞知名速食品牌的雞塊包裝盒,讓人誤以為是拿著真正的雞塊,由外到內都帶來滿滿的驚喜。

元祖雞塊牌3
Photo Credit:簡子製造
#02 塵封逾半世紀的撲克牌,重寫美國花式撲克牌歷史

元祖雞塊牌其實是致敬美國Jerry's Nugget賭場1964年開張時的第一代撲克牌「元祖天梯牌」。出自同賭場的傳奇牌組「天梯牌」,在拍賣會上一副牌價值高達台幣1萬5千元;為了讓撲克牌同好能擁有一副經典好牌,簡子在幾年前透過美國群眾集資平台Kickstarter推出惡搞致敬的牌組「雞塊牌」,集資金額逾台幣180萬,風靡全球花切玩家。雞塊牌推出後,簡子意外從收藏家朋友手上得到形似天梯牌的神秘撲克牌,連美國撲克牌收藏家協會主席Lee Asher都無法辨識;經過多方考究與佐證,兩人在2018年終於證實該牌組為天梯牌的前一代,在賭場幾乎未曾面世。這項珍貴的發現不僅改寫美國撲克牌的歷史,也催生了元祖雞塊牌的復刻計畫,讓被遺忘的歷史得以幽默趣味的新面貌重生。

雞塊牌4
Photo Credit:簡子製造
#03 惡搞致敬還原所有細節,體驗不打折

元祖雞塊牌精準重現了原始牌組的顏色、稅金印花、牌盒、牌舌等精緻細節。簡子製造經歷無數次的研究和校色,才完美還原藍綠兩款經典顏色,並參考美國1964年的美學風格以及知名撲克牌公司ARRCO的設計,創造出新的鬼牌與王牌黑桃A。除了致敬牌面外,簡子製造細心復刻了元祖天梯牌當年的牌盒設計,以一體成型的外盒、牌舌的印記、附生產年代的稅金印花等,讓消失於歷史的設計重新回歸。每盒撲克牌都附有經典的紅色撕帶,等待玩家拆封的那一刻。

元祖雞塊牌
Photo Credit:簡子製造

有著講究的細節、討喜的設計,元祖雞塊牌採用簡子製造全新研發的紙材「Vintage Stock」與「Legendary Finish」上光處理,創造出絕佳的手感。撲克牌更輕、更薄,牌面獨特的氣孔紋理也讓牌卡間的吸附力更好,滿足了花切玩家最在乎的牌組表演需求,在操作快速切牌、開扇等特技時,更能創造出炫目而流暢的表演。

不論是閒暇時把玩,或做收藏、花切表演使用,元祖雞塊牌都能讓你會心一笑。現在就加入元祖雞塊牌集資計畫,收藏這副可愛的復古撲克牌吧!

簡子製造 Instagram 

本文章內容由「簡子製造」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