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Pink

是柔弱還是反叛?淺談最具爭議的顏色——粉紅色

是柔弱還是反叛?淺談最具爭議的顏色——粉紅色 Photo Credit:Unsplash

「許多調查都顯示,至少有一半千禧世代的年輕人相信,人的性別是以光譜的形態分布,而不是二分的,而這種粉紅色正是他們不接受性別二分的象徵。」

粉紅(Pink)是一個容易產生聯想的顏色,過去三個世紀以來,它的文化意涵經歷數次轉變,18世紀時,它是男女通用的色彩,但在現代,它似乎成了女性專屬,一個顏色的意義為何會有如此大的差異?色彩專家認為,這或許是因為粉紅色不是光學的原色,而是由三原色混合的結果。

  • 1908年英國攝影師Etheldreda Laing拍攝的彩色照片〈穿著和服的女孩〉(Girl in a Kimono)。

難以定義的顏色

「光譜上的原色是紅、黃、藍三色,所以我們看見粉紅色的時候,見到的不是粉紅的波長。」美國藝術學者Christina Olsen表示,「必須有兩種以上的顏色混合,才能產生粉紅色。」

或許正是因為這種難以定義的特質,英語直到17世紀末,才正式出現「Pink」這個詞,且不同時代、地區對粉紅色的認知也落差甚大,在日本,它代表櫻花與武士道,在韓國,粉紅是信任的象徵,而在西方,它則會令人聯想到明亮、柔軟、甜美無害的小女孩。

粉紅與藝術

或許正是因為這種混合的特質,西方一直到文藝復興時期,才開始有藝術家將粉紅視為獨立的顏色。14世紀義大利藝術家Cennino Cennini將它描述為一種由威尼斯紅(Venetian Red)與聖約翰白(St. John’s White)構成的混合色,並且用它來描繪人的身體與臉龐。

到了18世紀,隨著洛可可裝飾風格的流行,粉紅成為法國國王路易十五的宮廷中最時髦的顏色。而在進入19世紀之後,受到來自日本藝術影響,印象派開始大量用粉紅色來作畫,但到了20世紀,或許是因為退流行,粉紅色忽然從藝術品中消失,一次世界大戰後的超現實主義、達達主義,抽象表現主義畫作中,幾乎看不見粉紅色的蹤影,直到60年代普普藝術興起後,它才重新被藝術界接納。

  • 法國印象派藝術家莫內的〈睡蓮〉(Water Lilies)。

粉紅與時尚

說起粉紅與時尚的關係,首先要提及的是義大利設計師Elsa Schiaparelli,早在1937年,她就曾以飽和明亮的「螢光粉紅」為時尚界帶來粉紅革命,最初她將這個顏色使用在香水「Shocking」的包裝上,強烈的視覺效果讓螢光粉紅從此成為設計師與品牌的代表色。而Christian Dior在過世前,他所設計的服裝,也經常使用粉紅色,在他眼裡,粉紅色是「最甜蜜的顏色,代表喜悅和女性特質。」

1950年代後期開始,粉紅色被廣泛地運用在居家用品上,舉凡洗髮乳、牙膏,甚至是廚房水槽,都可以見到這個顏色。而玩具與童裝製造商為了販賣更多產品,將兒童用品分成女童版與男童版,並且以粉紅及藍色作為區別,更加深了粉紅只屬於女孩的刻板印象。

90年代後,Gianni Versace、Karl Lagerfeld等設計師,經常在服裝中使用「塑料粉紅」,例如在香奈兒1996年春夏成衣系列中,Claudia Schiffer穿的粉紅色絨面運動服,以及秀上模特兒展示的粉紅色迷你胸罩。

  • 香奈兒1996春夏成衣系列中的迷你胸罩。

儘管粉紅色受到廣大女性喜愛,但討厭它的人其實也不在少數。Prada創意總監Miuccia Prada一直以來都拒絕使用粉紅色,直到2015秋冬系列發表才打破這個禁忌,她對《i-D》雜誌表示,之所以做出突破,是因為她認為「世界的潮流已經變得平庸。」

  • 米蘭時裝週Prada 2015秋冬系列中粉紅色上衣與長褲。

然而,Miuccia Prada並不是唯一使用粉紅色來創造話題的設計師,Gucci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在Gucci的2017春夏系列中,刻意讓男模穿上粉紅色毛衣,同年日本品牌Sacai也在2017春夏男裝系列加入淡粉紅色的外套,設計師透過這些作品傳達理念,讓粉紅只屬於女性的刻板印象,正在被翻轉。

  • Gucci 2017春夏系列,男性模特兒穿著品牌商標粉紅色毛衣。

千禧粉紅革命?

近年來,最受歡迎的粉紅,是一種被稱為「千禧粉」(millennial pink)的溫暖色調,色澤近似2016年Pantone指定的年度代表色薔薇粉晶(Rose Quartz),但多了點乳白,由於經常出現在北歐系的室內、家飾設計上,因此也被稱為斯堪地那粉紅(Scandi pink),許多人將這種顏色的流行,視為青年世代的反叛,與對「粉紅屬於女性」這種性別刻板印象的挑戰。:「我從2007年開始使用千禧粉紅,目的是為了表現叛逆,那時沒有任何設計是粉紅色的。」知名室內設計師Nika Zupanc說,「原本粉紅色被視為不重要的顏色,我開始用它後,就變成我的招牌了。」

「許多調查都顯示,至少有一半千禧世代的年輕人相信,人的性別是以光譜的形態分布,而不是二分的,而這種粉紅色正是他們不接受性別二分的象徵。」文化評論家Lauren Schwartzberg表示,「在大家都使用Instagram濾鏡的時代,顏色看起來漂亮、討喜絕對是好事,同時,在這個跨性別模特兒走上伸展台、男人開始梳包頭的時代,它非常能產生共鳴。」

螢幕快照_2019-06-25_下午4_07_17
Photo Credit:Acne Studios

本文經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授權刊登,
原文發表於此:〈【色彩,原來如此】柔弱還是反叛?最具爭議的粉紅色〉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

BeautiMode以多元角度報導時尚、娛樂、美妝、品味、人物,關心全球流行脈動,相信你是獨特的,且擁有美的權利,達成美麗的途徑成千上萬,BeautiMode和大家一起發掘「美,不只一種可能」。

更多此作者文章

【享受人生EP.2】「我們可以決定自己要不要變胖」——家醫林安民教你拿回身體主控權

21 Apr, 2021
【享受人生EP.2】「我們可以決定自己要不要變胖」——家醫林安民教你拿回身體主控權

「其實,我們可以決定自己要不要變胖。」擁有家醫和重訓教練雙重身份的林安民醫師,以親身實證的減肥經歷,教我們拿回身體的主控權。

對於不少嘗試過減肥的人而言,減肥似乎是一則「薛西佛斯的神話」,不斷在「節食-變瘦-正常吃-迅速復胖」的惡性循環中,充滿罪惡感與挫敗感的無限輪迴。其實減肥有更人性的作法,不必這麼孤獨或是燃燒意志力。

本集《享受人生》,邀請到擁有家醫和重訓教練雙重身份的林安民醫師,分享他自己如何減肥成功,以及發現了哪些更科學、更人性化的減肥福音。

自己走過一遭,才真的明白減肥是怎麼一回事

依據最新的「國民營養健康狀況變遷調查」,台灣成人過重及肥胖盛行率為47.9%(註一) 。換言之,平均每2人就有1人有肥胖及過重的問題。當減肥成為熱門話題與健康顯學,不少人都能琅琅上口一些減肥撇步,但真正能成功瘦下來的又有多少?自己走過一趟減肥之路的林安民醫師,創下一年減脂8公斤、增肌2公斤的佳績,他怎麼做到的?

  • 甩油8公斤、增肌2公斤!林安民醫師的減肥之路(08:35)
  • 千金難買早知道!減肥的路上,林醫師也曾走過的冤枉路(28:50)
家醫的科學!讓減肥事半功倍的作法

在走進減肥門診求助以前,不少人會先嘗試網路上五花八門的作法,或是在不了解自身身體狀況、運動營養學等知識的情況下,就囫圇吞棗一些口訣,不停以瘋狂運動、瘋狂節食、服用偏方等方式,期待體重能「一落千丈」,最終卻換來體脂的「高速反彈」。身體是一具非常精密的機器,減肥當然也就得講究科學,林安民醫師以親身經驗實證可行的做法,讓人們可以少走冤枉路、及早踏上健康減肥的正途。

  • 3個最常見的減肥迷思!幾乎每個嘗試減肥的人都會犯的錯(17:21)
  • 3個減肥心法,讓身體和心理都健康的瘦身之道!(23:09)
在減肥之路上,什麼時候該找醫生求助?

許多的減肥故事之所以勵志,是因為嘗試過的人都知道,做法不難,難的是持之以恆、相信自己可以成功。然而,減肥不該是人們如臨大敵的身心考驗,應該是培養健康新生活型態的好機會,每一刻都可以是重新做選擇的開始。有減重需求者,不妨即早尋求專業醫療諮詢,不只是為了減肥,也是找出最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 別等到大病大胖再求醫!醫師就和健身教練一樣,都是減肥路上的好夥伴(28:20)
  • 吃棉花減肥?誤信偏方的誇張案例(20:05)
  • 我們可以決定自己要不要變胖(32:57)

註一:2016-2019國民營養調查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