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en

《異形》暗藏的「性隱喻」?科幻恐怖經典的幕後秘辛

《異形》暗藏的「性隱喻」?科幻恐怖經典的幕後秘辛 圖片來源:topsimages, scrapsfromtheloft, letterboxd, instructables, bfi, her-an, cellcode, ascmag

異形演變階段的構造,多半具有「性器」特徵。異形卵(Egg)外層,便具有彷彿陰唇般的外觀,以橡膠鑄造成模型,裡頭放置部份生肉,並以史萊姆(Slime)膠狀玩具,製造出四周的黏液。H. R. Giger透露,原本卵僅有單個開口,但被認為真的太像「陰唇」,才改成十字狀。

文:黃鈞浩(DCFS編輯部)

經典科幻恐怖片《異形》,今年上映滿40週年,除當時締造成功票房成績,其電影美學自美術、特效與攝影,無不被往後作品效仿與致敬,並且奠定導演Ridley Scott電影大師的地位。近幾年,他更仍持續傾心,打造《異形》宇宙的系列作品。

本文將探討《異形》首集,回頭看編劇與導演如何「力抗」電影公司,堅持寫實的恐怖片風貌,以及美術、特效團隊,依據藝術家H.R. Giger的理念,創造《異形》暗藏的「性隱喻」。最終,再回顧攝影及燈光,如何捕捉人身處險境時,恐懼而無所適從的氛圍。

(以下內容包含部分劇情和血腥、性暗示圖片,請斟酌閱讀)

以「性」襲擊觀眾──《異形》的編劇理念、籌拍過程

1
圖片來源:topsimages, scrapsfromtheloft, letterboxd, instructables, bfi, her-an, cellcode, ascmag
我想要寫一部關於性的心理恐怖電影。    ──《異形》編劇Dan O’Bannon

《異形》描繪於未來世界,一艘商業貨艦船員發覺,航道被電腦更改至遙遠星球,令恐怖的「異形」生物意外登船。劇本由編劇Dan O’Bannon、Ron Shusett,自《禁忌星球》、《惡魔星球》等科幻片中汲取元素,並將「性侵」的意象,放入這個外星生物入侵人類的故事中。Dan O’Bannon說:「我想要襲擊觀眾,我要以『性』來襲擊他們。」

劇本幾番轉折,交至福斯電影手中,其甫以《星際大戰》獲取票房成功,欲找尋下一隻「金雞母」。但Dan O’Bannon極力抗議,讓《異形》成為另一部《星際大戰》:「這不是另一部特效電影。」認為過於顯著、酷炫的特效,不僅破壞劇本對恐懼的寫實描繪,也減損異形生物的懸疑性。

最後,電影公司僅給《異形》450萬美元預算,相較當時科幻片製作費用低。導演Ridley Scott加入團隊後,親自繪製故事板,為太空船艙、外星廢墟,建立最初的美學雛形,令電影公司更理解本片規模,讓製作費用翻倍至850萬。他說:「這部片多半以實景完成效果,因此繪製出故事板,是把電影轉化為現實的最佳辦法。」

►延伸閱讀:《異形》導演雷利史考特拍廣告,精釀美酒裡的7種科幻時空

2
圖片來源:topsimages, scrapsfromtheloft, letterboxd, instructables, bfi, her-an, cellcode, ascmag

角色「性別」依選角而定

「我要侵害的不是女觀眾,而是男人。我要讓每一幀畫面,都令男觀眾不由自主夾緊雙腿。」編劇Dan O’Bannon曾如此表示,令《異形》被部分研究者,解讀為批判父權、性暴力的作品,該片更成功打造出兼具強悍、溫柔特質的女英雄主角──Ellen Ripley。

然而,編劇最初建立片中7個角色時,皆未設定人物「性別」,因此女演員Sigourney Weaver便因其外型、演技,成為片中主角。Dan O’Bannon說:「我們一開始就構思,這將是一名男女混合團隊,沒理由非要遵守太空電影都是男性成員的慣例,畢竟《星際爭霸戰》也讓女性角色出現多年了。」

異形的蛻變構造──H. R. Giger充滿性隱喻的特效設計

3
圖片來源:topsimages, scrapsfromtheloft, letterboxd, instructables, bfi, her-an, cellcode, ascmag
我認為沒有H. R. Giger,就沒有《異形》。   ──導演Ridley Scott

導演Ridley Scott為奠定《異形》的視覺風格時,發覺超現實主義藝術家H. R. Giger的畫冊《Necronomicon》,立刻被畫中的奇形生物吸引,認為應讓H. R. Giger擔任本片視覺的概念設計師。導演說:「看了一眼我就確定,我從未對生活中的任何事這麼肯定。」

H. R. Giger的草圖畫作,恐怖陰鬱且充滿性暗示。創作時,他使用噴槍於大型畫布上,以單色呈現草圖,再雕刻出簡易模型,更親自製作「異形」本體。起初,電影公司對其創作風格有疑慮,Ridley Scott說:「公司認為圖像太可怕、太下流。」但他認為,這正是《異形》應有的風格,該片最終也獲得奧斯卡最佳視覺特效,開創新一代恐怖美學。

4
圖片來源:topsimages, scrapsfromtheloft, letterboxd, instructables, bfi, her-an, cellcode, ascmag

異形卵──四周裹著「史萊姆」黏液

異形演變階段的構造,多半具有「性器」特徵。異形卵(Egg)外層,便具有彷彿陰唇般的外觀,以橡膠鑄造成模型,裡頭放置部份生肉,並以史萊姆(Slime)膠狀玩具,製造出四周的黏液。H. R. Giger透露,原本卵僅有單個開口,但被認為真的太像「陰唇」,才改成十字狀:「這讓人想起基督教的象徵,又同時能表現生物特性和性慾。」

5
圖片來源:topsimages, scrapsfromtheloft, letterboxd, instructables, bfi, her-an, cellcode, ascmag

抱面體與破胸體──加倍異色的構造細節

惡名昭彰的異形抱面體(Facehugger),以蠍子狀外型「緊抱」宿主,進行寄生行為。H. R. Giger設計周圍的8隻觸手時,讓它更接近人手的質感,由特效團隊以泡沫橡膠製作;團隊另也參考畫家Francis Bacon壓抑的畫作,將破胸體(Chestburster)設計成「無腳的蠕蟲狀」,導演Ridley Scott說:「我們想讓他更加淫穢,更像爬行生物、或男性生殖器。」

6
圖片來源:topsimages, scrapsfromtheloft, letterboxd, instructables, bfi, her-an, cellcode, ascmag

成年異形──人骨、保險套與KY潤滑劑製成

成年的異形(Xenomorph XX121)極為龐大,有超過7呎(約210公分)高。H. R. Giger以人的頭骨、蛇的脊椎及肋骨、汽車零件,製成這套恐怖「異形裝」。

H. R. Giger最初設計異形具有光滑的黑目珠,但卻被團隊指稱太像「護目鏡」,隨後才決議直接把眼睛挖空:「它沒有眼睛,卻能無失誤地直接攻擊更為恐怖。」具有陰莖象徵意味的「舌尖」,團隊則以碎裂的保險套製成,加上大量KY潤滑劑讓周圍充滿黏液,讓這項攻擊武器,更具有「性」的意涵存在。

►延伸閱讀:深入《滅絕》微光禁區,《人造意識》團隊再創驚奇特效

低成本打造奇觀場景──實景築起太空船、外星場景

7
圖片來源:topsimages, scrapsfromtheloft, letterboxd, instructables, bfi, her-an, cellcode, ascmag
8
圖片來源:topsimages, scrapsfromtheloft, letterboxd, instructables, bfi, her-an, cellcode, ascmag
我討厭那些異常淺薄的電影,完全依賴視覺特效,讓科幻片因此惡名昭彰。
                                                      ──概念設計師 Ron Cobb

《異形》的場景極少,但極度強調實景打造,負責繪製空間草圖的概念設計師Ron Cobb說:「故事的奇觀場景應盡可能令人信服,即使他只出現在背景,情節和角色就會從中浮現,讓一切變得真實。」

出現時間最長的太空船艦Nostromo內部,為呈現略微破損、經修補的商用船外觀,美術指導Roger Christian使用廢棄金屬和零件打造,部分走廊場景則以報廢的轟炸機製作,並使用鏡像讓空間看起來更為狹長。

9
圖片來源:topsimages, scrapsfromtheloft, letterboxd, instructables, bfi, her-an, cellcode, ascmag

宛如子宮的廢棄太空船空間

片中另一重要場景──外星球上的廢棄太空船,則再次交由H. R. Giger設計。團隊以石膏創造外觀的石牆入口,運用塑膠與黏土,製造出具金屬感的船艙內部,H. R. Giger說:「他們佈置了整個片場空間!」

船艙內,佈滿「異形卵」的空間,除部分長鏡頭使用遮罩技術(Matte Painting)呈現背景外,大多仍以實景打造,表現導演與H. R. Giger欲表現的,隱喻子宮孕育胚胎的空間。

但H. R. Giger說:「礙於預算,我們還是不得不簡化牆壁。」最終,團隊僅以石膏、塑膠細部製作其中一面牆,導致空間中心置有異形遺體的平台,也被設計為「可旋轉式」,讓攝影可從不同角度拍攝,以免簡陋的場景穿幫。

實擬驚懼情緒的拍攝──《異形》的攝影與佈光原則

10
圖片來源:topsimages, scrapsfromtheloft, letterboxd, instructables, bfi, her-an, cellcode, ascmag
拍攝《異形》是一段獨特、頗具挑戰性的經歷。  ──攝影指導Derek Vanlint

導演Ridley Scott找來曾多次合作拍廣告的Derek Vanlint,作為本片的攝影指導,以Panavision PSR R-200、Panaflex兩款底片機,並使用變形鏡頭拍攝。拍攝前,雖皆有繪製分鏡,但仍會依現場環境與氛圍調整。Derek Vanlint說:「我對於拍攝物,是個會專注於它、觀察它、再為它打光拍攝的人。」

除片頭拍攝星際空間模型時,使用推軌鏡頭外,團隊幾乎以手持攝影,模擬角色面臨異形入侵的恐懼,也較容易於狹窄太空船內拍攝。全片由Ridley Scott、Derek Vanlint兩人親自掌鏡。Derek Vanlint表示,手持感越重的鏡頭,多半是導演拍的:「他的體能比我好,而且擅長倒退掌鏡,雖然也是有摔倒幾次,但大致上來說效果都不錯。」

11
圖片來源:topsimages, scrapsfromtheloft, letterboxd, instructables, bfi, her-an, cellcode, ascmag

和搖滾樂團借舞台燈打光

劇組原定以船艙內的頂燈、地燈,作為主要攝影光源。Ridley Scott說:「我們希望的燈光很有方向性,為了故事的情緒,須看起來低調、令人沮喪。」但由於演員走位、混合光源等問題,讓團隊仍採取較傳統的佈光方式:「基本上就是找到你的場景,依這場戲的目的,促成你的打光組合。」

片中另有兩處使用特殊「燈光」,一為多運用於外景的大型Wendy Light燈具,打亮占據整個片場的外星場景,Derek Vanlint說:「這對我們來說,比起用一堆需移動位置的Brutes Light,來得輕鬆許多。」佈滿異形卵房間中的藍光,則是向The Who樂團租借的演唱會舞台燈,所造成的迷幻效果。

►延伸閱讀:《地心引力》金獎導演、攝影攜手創作,成就影史經典長鏡頭

電影需要像軍隊般敬業的人們,才能夠拍成一部劇情片。 ──導演 Ridley Scott

導演Ridley Scott在訪問中提到,起初對科幻題材並未非常了解,再加上首度執導大製作電影,時常面臨爭取預算等難題,因此十分感謝製作團隊,與他同心創造出《異形》暗黑、陰鬱的美學,成就這部影史經典。他說:「在《異形》當中,我們就像有了一支了不起的軍隊。」

參考資料:Screenprism, openculture, ascmag, tested, denofgeek,  thevintagenews, scrapsfromthelof, plotandtheme, ascmag, io9, howtogeek
圖片來源:topsimages, scrapsfromtheloft, letterboxd, instructables, bfi, her-an, cellcode, ascmag

本文經影製所 DC Film School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DC FILM SCHOOL 影製所

DC FILM SCHOOL 影製所 是專業製作社群平台,網站內有三大區塊:每週更新優質內容:國際影視幕後分享、資源整合系統、互動討論,期待台灣影視產業的結構、資源以及經驗,能透過交流與分享,為產業帶來好的改變與新動力。你想了解專業影片的一切嗎?我們這裡提供優質文章及專業分享的交流平台,讓所有專業的高手能夠來互相交流,一起讓產業透明化吧!

更多此作者文章

漫畫家高妍用Adobe畫出跨越文化與世代的日常感動

15 Mar, 2023
漫畫家高妍用Adobe畫出跨越文化與世代的日常感動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漫畫家高妍結合私人經驗與日常觀察,用畫筆凝結出觸動不同文化與世代讀者的情感。從學生時期就開始創作的他,持續用Adobe軟體製作所有的漫畫和插畫。採訪這天高妍邀我們走訪他作品場景中常出現的台北溫羅汀一帶,並和我們分享自己的創作經歷。

用Photoshop與InDesign,從獨立出版小誌做到暢銷商業單行本

2022年5月25日,高妍的首部單行本《綠之歌 - 收集群風 - 》在台灣和日本同步發行,不到一週內,台版和日版紛紛「重版出來」,以25歲的新銳漫畫家來說是相當驚人的成績。《綠之歌》同名短篇是高妍在大學時期自費出版的32頁漫畫作品,經過五年時間發展成長篇,故事描述一位台灣女孩「綠」深深愛上日本搖滾傳奇細野晴臣的音樂,而音樂又帶著他遇見許多美好的事物。

「無論是插畫、漫畫,我的作品都以電腦繪製為主,」目前在台日兩地活動的高妍,趁著回台期間帶我們到公館的另類漫畫店Magasick,那裡幾乎是唯一能找到他所有早期自費出版作品的地方,「我通常會先用Photoshop繪製漫畫,接著進InDesign做每頁漫畫的初步排版,打上對白內容,並且讓編輯知道漫畫的順序。」高妍一面介紹他的作品,一面和我們說明工作流程。

《房間日記》、《海的画報》、《荒原》、《1982》到《綠之歌》短篇,翻閱一本本插畫、漫畫作品,令人感受到高妍持續雕琢自己的技巧,不只是畫面、意象和氛圍的經營,在書籍的裝幀上也不斷實驗。《綠之歌 - 收集群風 - 》的書籍設計也由高妍親自操刀,書衣扉頁設計成演唱會門票,隨書附上的歌詞本則選用紋路明顯的特殊紙,精緻得如一本獨自成立的小誌。

☞ 用Photoshop和InDesign製作出版你的作品吧!

010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繪圖板搭配Photoshop,陪伴漫畫家一路成長

「從小學六年級開始我就一直在用電腦畫畫,電腦繪圖比起手繪對我來說是更親近的媒材。」直到高妍國中時,母親送給他一台繪圖板作為生日禮物,從此繪圖板搭配Photoshop就成了他創作用的固定班底,「有時候我在畫水彩或素描的時候,都會覺得『天啊,讓我按上一步!』」高妍笑說自己從電繪切換到手繪時常忘了不能重做步驟。

除了自己的作品之外,高妍也經常承接書籍和雜誌的繪製委託,像是村上春樹的散文集《棄貓》由收錄了11張高妍的插畫,以及旅日台灣作家李琴峰獲得芥川獎的《彼岸花盛開之島》台版書封,同樣也出自高妍之手。村上春樹曾形容高妍的畫「喚起某種令人懷念的共鳴」,或許正是這樣的特質,使他的作品能夠觸動不同文化與世代讀者的情感。

☞ 電繪首選Adobe Photoshop

「我在用漫畫拍電影」

「我大部分的作品都是以自己的私人經驗去發展。」台北溫羅汀一帶是高妍漫畫中經常出現的場景,也是他現實生活中最熟悉的區域,但即便在這麼熟悉的日常中,他總能觀和感受到新事物,並且將它們放進作品中。「每天好好感受自己的生活的改變、新的相遇、新的離別,把這些離別具象化成完整的故事。」

採訪這天我們也來到位於台電大樓站附近的咖啡店與Live House「海邊的卡夫卡」,《綠之歌》裡主角小綠與南峻就是在這裡相遇。「我覺得這些東西如果不透過像文字、日記、圖像作品的方式去記錄,有一天就會消失,這些遺忘跟失去是非常可惜的。」海邊的卡夫卡經過18年的歲月,近期也因為都更即將和大家告別。

020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其實在用漫畫拍一部電影。」高妍在作品中透過背景的寫實處理、人物之間表情的細膩變化,以及水平橫向的構圖去營造出電影鏡頭的感覺,「讓讀者進入故事,並在無意之間將自己帶如故事主角的心境。」雖然生活中充滿離別,但讀者透過閱讀高妍的作品,也許可以不斷地與這些文化場景重新相遇。

☞ Adobe陪你紀錄日常生活的新改變

把感動帶給讀者的瞬間

「我一直覺得我不是什麼天才,我只是非常非常努力在做每一件事情。」以高妍的年紀對應他身為創作者目前的成績,確實常令人讚嘆他繪畫方面的才華,但不為人知的是他的高度自律,「在執行作品上,我很像一台機器,時間到了我一定要做什麼事情,最後把作品透過非常有紀律的方式完成。」

高妍和我們分享他在日本漫畫月刊《Comic Beam》連載《綠之歌》期間,每日醒來吃完早餐就開始工作,一路繪製到晚上,中途除了吃飯其餘時間都不中斷地畫直到睡前。每月連續25天都是這樣的節奏,直到交出當月的稿件,又接著準備下個月的連載。

030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最重要的事情是對作品誠實。當你今天很善待這個作品,很想好好地讓這個作品被跟你有一樣感動的人看見,我相信那個人會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感受你作品帶給他的力量。」對高妍來說這樣的瞬間就是做作品最棒的時刻。你也有想要分享的感動嗎?一起透過Adobe系列軟體來踏出創作的第一步吧!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