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ji Mountain

日本文化的最佳象徵,也是「東京的中心」——富士山

日本文化的最佳象徵,也是「東京的中心」——富士山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日本花費了21年的時間,爭取將富士山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對於日本人而言,這是一項全民運動,也是凝聚大家認同的活動。當富士山登錄世界遺產的那一刻,它不僅是日本人的富士山,也是全世界的富士山。

文字:胡川安

2013年6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世界遺產委員會將富士山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名單之一,為日本的第17項世界遺產。對我來說,驚訝的不是富士山終於入選,而是怎麼到現在才進入世界遺產的名單之一呢?

如果要找出日本文化的最佳象徵,富士山無疑是最好的一個。它不僅是一座美麗的山、也是朝拜的聖地、信仰的中心、文化的原鄉、藝術家與作家的靈感泉源。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就是將富士山紀錄為「信仰的對象和藝術的泉源」。

《東京歷史迷走》(第89頁)_
Photo Credit: 東京歷史迷走
信仰的對象和藝術的泉源

做為信仰對象的富士山,不只屬於宗教範疇,它是根深蒂固存在於日本人心中的深層文化心態,這種心態甚至形塑江戶與東京的城市景觀。

如果我說東京的文化、信仰中心不在東京內,而是遠在100公里外的富士山,或許有些人會覺得不可思議。然而這就是東京的實相。從幕府時代的江戶到現在的東京,日本文化不變的中心就是富士山,我無法在中華文明當中找到類似的例子,這反映出日本文化的特殊性之一。

在東京有些地名源自江戶時代,像是「山手」與「下町」。「山手」和「下町」一開始指的是城市地形高、低的不同,而貴族住在地形高的小丘陵「山手」上,平民則住在小丘陵間的谷地「下町」。而在東京常見的地名,像是「富士見」或是「富士坂」,就是可以見到富士山的丘陵或是長坡。

知名的建築史家陣內秀信曾經對19世紀江戶城地圖做過詳盡的研究,地圖上展示了熱鬧擁擠的「下町」和在「山手」臺地上的貴族宅邸。地圖中做為背景的幾乎都是富士山,不求比例縮放正確,那代表神聖性的存在,故異常地巨大,彷彿是江戶的守護者。

shutterstock_137490008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遠心力:江戶的城市空間

陣內秀信在《東京:空間人類學》(東京の空間人類学)這本書中指出西方城市與江戶的不同。他認為江戶的中心不在城市之中,而在富士山和東京灣的軸線之上,這條線決定了江戶的城市空間,一種被陣內秀信稱為「遠心力」的力量。

日本古代最重要的兩個城市:京都和奈良,兩者都在模仿中國城市的基礎和思想上建造而成,根據青龍、白虎、朱雀和玄武等四方的觀念,參照長安、洛陽的設計。然而,江戶則不一樣,它的基準點和中心在富士山,從當時的地圖可以很明顯地看到這樣的思維─將軍的「御城」是得面向富士山的。敬天畏人,富士山成為神聖的象徵、崇拜的對象、文化的中心點。

崇拜山岳是日本傳統宗教「修驗道」的中心思維,而實踐是修驗道的重心,其中的「入峰」修行是在前輩修行者的帶領下進入靈山。日文就有「山伏」一詞,指的是隱居山林之人,入山修練遵循一定的方式,以達成身心清淨的目標。

從紀錄來看,富士山從平安時期(9世紀)就是許多民眾的信仰。崇拜富士山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它是一座活動的火山,人們懼怕它噴發,所以為了鎮住富士山,就在其山腳建立了淺間神社(約12世紀中期以後,富士山噴發不再那麼活躍)。

日本傳統的山岳信仰漸漸與佛教、密教結合,將富士山做為朝拜的對象,後來連一般老百姓也加入參拜的行列。從室町時代末期(16世紀)留下的〈絹本著色富士曼荼羅圖〉就可以看到參拜富士的隊伍。

shutterstock_76746972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海上遠觀的富士山

除了宗教上的神聖性,富士山的美也造就了大量的藝術作品。

江戶時代最有名的作品就是葛飾北齋的〈富嶽三十六景〉。葛飾北齋花了將近10年時間,畫出富士山36種不同角度的樣貌,不僅成就其個人藝術上的高峰,也造就了日本藝術的里程碑。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凱風快晴〉和〈神奈川沖浪裏〉,這兩幅圖的構圖和用色都堪稱浮世繪的最高傑作。

葛飾北齋的畫作不只影響日本,早在19世紀,他的畫作就東傳到荷蘭,使梵谷大為激賞。除此之外,富士山的畫作也成為西方人想像「東方」的一個重要元素。

〈神奈川沖浪裏〉一直是我十分喜歡的畫作,從海上遠望富士,可以觀其美麗的線條,也可以欣賞海景。我在2013年底的日本行,選擇了從海上觀看富士山的最好辦法——搭駿河灣渡輪。

1044px-The_Great_Wave_off_Kanagawa
Photo Credit: 葛飾北齋,Public [email protected]
〈神奈川沖浪裏〉

從海上遠觀富士,其形狀與弧線讓它很容易與周邊的山區隔出來,使人體會富士山之所以神聖的理由。那種美非人為造作可以形成,是只有自然的神來之筆才得以造就的完美。

駿河灣渡輪從靜岡的清水港到伊豆半島的土肥港,而駿河灣的「三保松原」是一座半島,其上綿延的海灘長達7公里,超過5萬4000棵的松樹更是美不勝收的景觀。浮世繪大師歌川廣重的〈駿河三保のまつ原〉即以此為背景,漸層的用色,完美的構圖,將富士山與駿河灣的比例切割得恰到好處。

日本花費了21年的時間,爭取將富士山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對於日本人而言,這是一項全民運動,也是凝聚大家認同的活動。當富士山登錄世界遺產的那一刻,它不僅是日本人的富士山,也是全世界的富士山。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東京歷史迷走》,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東京歷史迷走_正封300dpi

這是一本由地理空間綴連起來的東京史,透過一個一個場所,包含車站、寺廟、街區、花園、墳墓、居酒屋、富士山、皇居、明治神宮、博物館……串連起東京的歷史、文化和城市的變遷與故事。

有別於一般習慣以時間為主軸,透過時代演變講述的歷史,本書中的所有場所,目前仍在東京,而且可以拜訪、可以參拜、可以散步、可以飲食,透過這些場所,將東京的發展聯繫起來。跟著本書看東京的身世:

  • 江戶時代已經有居酒屋,有的一早就開始營業,而且提供酒,可見當時的嗜酒風氣。
  • 明治神宮森林的樹種,必須是日本「國」內的樹種,從北海道、本州、四國、九州、沖繩等地而來,還包含了殖民地臺灣、朝鮮與關東州(中國東北及北京附近)。明治神宮的大鳥居是以臺灣扁柏所製,由此可見臺灣在其帝國之中的重要性。
  • 日本怪獸電影當中的酷斯拉或摩斯拉都喜歡攻擊東京的知名地標,一定不會放過東京鐵塔,為什麼?
  • 資生堂一開始不賣化妝品,而以賣西藥起家,但店鋪的設計為日本式的木屋,櫃臺站著穿和服的服務人員,結帳處像時代劇中掌櫃坐的地方。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

室內設計師留郁琪的「燈塔」:記得在生活的燈火闌珊處留一束光 —— Jya鎏光檯燈

室內設計師留郁琪的「燈塔」:記得在生活的燈火闌珊處留一束光 —— Jya鎏光檯燈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光線可以改變作息、環境可以改變生活,北歐建築設計總監留郁琪以設計人的專業角度,帶我們認識Jya鎏光檯燈如何為日常帶來「溫度」。

《創世紀》中以一句「要有光。」作為神創造世界的第一步。光可說是人類與萬物的原始連結,就像植物向光源生長、公雞因感受到清晨的微光啼叫,人類的生活作息,也會隨著光源改變。空間設計之於光,正如魚之於水,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提到在空間設計中光線的重要性,北歐建築設計總監留郁琪解釋,「只要人在的地方,就有光。而燈就像室內的太陽一樣,配合人類作息自然起落。」當空間設計回歸「以人為本」的概念時,光線和生活美學便成為一體。自然光影響人;人造就室內光。

IMG_8803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北歐建築室內設計師——留郁琪。
「有位客戶因為房間內沒有對外窗,每天幾乎都睡到中午。後來我們幫他改造了臥室,引進自然光,現在他上午因為感受到陽光升起,就可以舒服的自然醒。」
image8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若說空間是生活的容器,一盞燈便是為容器注入靈魂與故事性的元素——Jya鎏光檯燈,便是為此應運而生。融合德國工藝顯學「包浩斯設計」,以形隨機能的精煉思考,除去華而不實的花俏功能,展現「以人為本」的溫度。

image4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磁吸式底座設計相當貼心,裝上可作為檯燈,摘下可作為手電筒使用。
光與設計|與蘋果電腦同材質,觸感、質感搭配無違和

「它就像燈塔一樣,是一盞為人指引方向的明燈,簡單、溫暖卻不失俐落感。以北歐設計理念來說,它也讓材質本身發揮最大效果,觸感和質感就像我的蘋果電腦,搭配在一起相當和諧。」留郁琪以親身使用經驗分享道。

image9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選用與蘋果電腦相同材質,適合設計人搭配。

材質與外觀是賦予產品質感的關鍵。Jya設計團隊選用與蘋果產品同樣的磨砂鋁合金,並捨棄傳統的鑲嵌與螺絲連結,透過一體成型式設計,完整呈現材質質感。此外,材料亦經過陽極工藝與多道打磨工序處理,創造絲滑的手感之餘,也確保檯燈耐用度。

光與空間|獨立光域隨心所欲:不打擾,是我的溫柔
image5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在家中加班的夜晚,就著一束光,在廚房做點宵夜享受,也不會因為燈光干擾家人。

空間照明可依功能性劃分成兩大類:裝飾與照明。前者的主要用途為營造氛圍;後者則須滿足工作時的光線需求;由於Jya鎏光檯燈拋棄多餘的裝飾性設計,僅靠光線變化,就能具備上述兩點使用需求。

「工作時我習慣開散光,它的照明範圍剛好落在一般工作區域大小,適合一邊蒐集資料一邊創作。作為夜燈使用時,我喜歡用聚光第一階,將光打在牆上,可以塑造很放鬆的氛圍。」

除了照射範圍獨立,不會干擾身邊的人休息;由於輕觸就能開啟,所以不會有明顯的開關聲。只要帶著磁吸底座,Jya鎏光檯燈就像是隨身的光源,晚上也能帶著它出門看書。「對我來說,Jya鎏光檯燈像是很私人的物品,因為使用時不會影響到任何人。」

image7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散光範圍,恰好是一般工作區域大小。
光與生活|有了它,生活隨時都可以有一道光
image6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Jya鎏光檯燈五段式光源變化,分散光、聚光兩種光型,愈高階亮度愈強。

Jya鎏光檯燈設計簡約,卻有著不簡單的特色。

#01 五段式觸控調光,適用各種情境:工作時需要能使人專注的燈光,因此閱讀燈以集中且亮度適中的光源最恰當;床頭燈則適合柔和、使人放鬆的微光。Jya鎏光檯燈照明分為五檔(三段式散光+兩段式聚光),每段光階都帶出不同的情境與氛圍,輕觸即可調光。

#02 無線設計,行動無限:Jya鎏光檯燈採充電式設計,長達20小時的續航力,不論室內、戶外,使用者都能依照空間變化,靈活地變換檯燈位置。正如留郁琪所說的,光線設計的關鍵在於依照不同空間的用途,事先設想人在空間中的活動路線。

#03 磁吸式底座,開放多元使用方式:除了作為檯燈,附有可拆式磁吸底座,也能拆下底座靈活地運用照明,如手持手電筒動般,展現更多元的使用性。

#04 燈體側照明,閱讀不眩光:「燈體側發光」設計,能使光照效果相較於直接照明,更不易產生眩光(Dazzle)感。留郁琪讚賞道,以產品設計的角度來說,這是很貼心的巧思。

撕去性別標籤,以同理心作為設計的「燈塔」

從小就喜愛透過實作感受世界的留郁琪,透過自身的設計才華,為許多人實現夢想,並參與客戶人生轉變的時刻,對此,她深感幸運與感恩。而這樣的設計師職涯,不免也令人好奇當代女性在室內設計產業中的角色,與傳統認知中「陽剛特質強,幾乎為男性壟斷的領域」是否有落差。

留郁琪帶著笑意回答,其實以過往接案經驗來看,女性客戶對室內設計的敏銳度與在意程度大於男性。況且,室內設計本就是著重於使用者體驗的專業,女性設計師較能同理並掌握女性客戶的需求,男性亦然。

IMG_8804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性別只是一種標籤,「同理心」才是我們心中的燈塔,為我們指引設計的方向、體會他人困境的波瀾。或許每個設計師心中都有一座燈塔,才能像她一樣,以關懷與溫暖的心思待人。

Jya鎏光檯燈富有人性溫度的設計,想必也來自相同的設計魂。即便身處在生活的黑暗中,也能因為這道光而感到溫暖。

創造一束光 而非設計一盞燈 - Jya鎏光檯燈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