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de Out

「不是只有蓋房子才能改變城市」用建築思維打造展覽與物件的設計師:鈴野浩一

「不是只有蓋房子才能改變城市」用建築思維打造展覽與物件的設計師:鈴野浩一 Photo Credit:TORAFU

其實作為建築師,真的很希望建築能夠改變都市,但我認為這不一定要靠「蓋房子」來實現,用物品也可能改變都市。

建築師鈴野浩一與夥伴禿真哉在2004年共同成立了「TORAFU」建築設計事務所(トラフ),除了建築外,他們更跨足室內空間、展場和產品設計等多個領域,在各種尺度間自由切換,各項大獎肯定。快速瀏覽TORAFU事務所精彩的作品,你可能會產生「建築師為什麼要做這些呢?」的疑問,但事實上,這些產品也是運用「建築的思維」來完成的。

鈴野浩一與禿真哉兩位建築師所創立的TORAFU事務所長期為精品品牌Hermes、保養品牌Aesop還有服裝品牌ISSEY MIYAKE進行櫥窗與空間的設計,2016年更在東京TOTO Gallery Ma展出了一場名為「Inside Out」的展覽。

05_omote_glass-colors
Photo Credit:TORAFU

Gallery Ma所舉辦的建築展非常具指標性,這裡的「個展」多半是為前輩大師所舉辦,例如丹下健三、伊東豐雄以及獲得普立茲克獎的外國建築師等,所以「在Gallery Ma舉辦展覽」這件事對建築師來說本身就已經是種肯定了。與鈴野浩一同屬中生代的建築師中,藤本壯介與平田晃久都曾在此舉辦過展覽。接著,就讓我們以TORAFU事務所在Gallery Ma的「Inside Out」展覽為起點,開始認識這位建築師。

Q:2016年時,東京的TOTO Gallery Ma邀請TORAFU事務所舉辦「Inside Out」展覽,展名帶著一種「翻轉」的意味,也反映了TORAFU不遵循「都市>建築>室內>家具>物品」階層關係的作法,能否進一步跟我們分享這樣的翻轉呢?

我在建築系的時候,也會學到都市規劃和室內設計、家具設計等,但當時就感覺到:都市規劃好像比建築來得難、位階更高,建築又比室內設計的位階高。

0b850550cca8df73d2bdce83780bf580
Photo Credit:TORAFU
Claska Hotel

畢業後,我在2003年時為東京的Claska Hotel作過客房的設計,當時飯店方面提出了各種需求,我發覺在飯店客房內的極有限空間中,「物品」的存在感變大了,例如你很容易注意到一張椅子是什麼樣子。於是,我決定把飯店客房中會有的物品都先列出來,而且把設計的流程翻轉一下,不是先設計好空間、再決定物品放哪裡,而是先從物品開始、為它保留空間,開始想像住在客房裡的旅客會需要什麼,例如吹風機、鑰匙、行李箱都有各自對應的空間位置,最後再用建築的方式來統整它們──也就是牆壁。

回到我一開始說的,在建築系時所感受到的「位階」,在我實際進行的設計案時,卻是從小的物品開始發展概念,結果人們很喜歡這樣的空間。這讓我認為,從物品開始去改變都市是有可能的,不一定要從都市的角度來設計物品。

其實作為建築師,真的很希望建築能夠改變都市,但我認為這不一定要靠「蓋房子」來實現,用物品也可能改變都市。例如這個「DOZO BENCH」,「DOZO」在日文中是「請坐」的意思;我在義大利看到很多歐吉桑會拄著拐杖、坐在路邊的長椅上,所以我就設計了這樣有著拐杖的長椅。光是這個「DOZO BENCH」的存在,是不是就改變了都市的氛圍呢?

db_008_masaki_ogawa
Photo Credit:TORAFU
DOZO BENCH

Q:繼「Inside Out」在東京展出後,去年更巡迴到北九州的TOTO博物館展出,這兩次的展覽有什麼不同呢?

一開始在東京展出的時候,「Inside Out」這個展覽就很受歡迎,不只是建築相關人士會來看展﹑也有許多一般民眾共襄盛舉,因此有了到北九州的TOTO博物館展出的契機。

特別值得分享的是,本來TOTO博物館的定位是「一家大小一起來」的博物館,展出TOTO的衛浴設施的歷史、也有許多互動裝置,而Gallery Ma則多半舉辦專業的建築展覽。雖然都在TOTO企業的旗下,兩者的定位卻十分不同。但是,我們的「Inside Out」展創造了Gallery Ma和TOTO博物館之間的連結,因為專業人士和一般民眾都很喜歡這個展,在TOTO博物館也是如此,所以兩方之間就決定以後每年都可以辦一次像這樣兩地巡迴的展覽。

我們會針對展覽的空間先作許多研究、再進行策展,例如在Gallery Ma的空間,我就想到可以利用一、二樓的落差進行上下的對望,表現出「觀點的交換」;而在TOTO博物館的空間則有些限制,所以展出形式必須修改。原本在Gallery Ma的展場有張大桌,桌上有火車在跑、還有其他立體的作品,在TOTO博物館改為大型輸出來呈現,還可以在裡面觀看影片。這次經驗也讓我知道,實體轉換為平面輸出或影像來呈現都可行,而且「能動性」更高。雖然「Inside Out」展目前還只有在日本,但說不定能夠到台灣展覽、到世界各地去交流。

gma_20_daici_ano
Photo Credit:TORAFU
gma_12_daisuke_ohki
Photo Credit:TORAFU

Q:TORAFU事務所和Hermes與Aesop兩個品牌長期合作,但兩者的風格相當不同,這如何反映在你們的合作上呢?

先從兩個品牌的共通點來說,Hermes與Aesop都讓我感覺是「合作」關係,也就是他們提出需求、我提出方案,接著彼此討論,所以跟他們合作都讓我獲益良多。另一點是,許多精品品牌的櫥窗,都是由總公司統一設計、世界各地的櫥窗長的一樣,但Hermes與Aesop即使是在同一個國家內、不同分店也會有不同設計,他們會依據地域和空間關係來設計各分店的櫥窗。

Hermes認為櫥窗是客人走進店裡的入口,不想讓它只是窗戶,而是更像劇場,要傳達「歡迎來到Hermes的世界」。他們對於櫥窗設計下了很大功夫,甚至還會舉辦研討會,會邀請合作的設計師和內部人員一起討論,最後發表下一次的櫥窗主題。就像Hermes每一季的設計會有不同的主題概念,櫥窗也會配合,櫥窗的主題出來之後再讓各個分店去自由發揮。

舉例來說,2018春夏的主題是「Let’s Play」,所以我提出「娃娃屋」的設計,用一隻大手讓櫥窗裡的包包看起來變小了,招牌商品之一的絲巾則變成了屋裡的窗簾,在尺寸上作了翻轉。此外,因為Hermes也有推出壁紙,所以也使用在娃娃屋內。

her18ss_02_nacasa
Photo Credit:TORAFU

而Aesop雖然在每間分店都有不同設計,但還是會考量品牌整體的視覺感。我在做基地調查時會從材料切入,在一間分店凸顯一種特定材料。最近我們剛完成涉谷店的設計,我以空間中本來就有的「水泥」為材料,特別保留不平整、粗糙的感覺,雖然有很想處理的部分,但我覺得那也是一種「記憶」,所以把先前施工的痕跡都保留下來。

我覺得涉谷是個有點「沒感情」的地方,因為這邊的店鋪汰換很快,一直在變化、更新,所以我強化了水泥牆壁「正在裝修中」的感覺;而在水泥牆前面,則是請家具公司以栗木完成細緻的木構牆,形成強烈的對比。涉谷現在也有不少工業風設計的店面,但是隔幾步可能又變成裝潢很精緻亮麗的店面,這樣衝突的風格並存就是現在的涉谷,也表現在我的設計中。

Aesop-JP-Store-Shibuya-II-03
Photo Credit:TORAFU

Q:TORAFU事務所在2016年為知名漫畫家浦澤直樹的展覽作過設計,在2018年也為科幻與推理作家筒井康隆的展覽作設計,您為這兩位不同領域的創作者作展覽設計時,有什麼考量呢?

我為許多不同的創作者作過設計,這種時候我會想更單純地傳達他們想對讀者或觀眾傳達的訊息。也會因人而有不同的情況,像筒井康隆累積了非常多的作品,我必須吸收整理大量資料;而浦澤直樹的話,因為我可以直接跟他互動,所以可以更直接了解他想傳達的想法。

浦澤直樹的展覽,因為他的人生經歷非常豐富有趣,所以我覺得搭配著年表來看作品是很重要的,所以將這個概念用到展覽的設計中,貫串整個展覽。我對浦澤直樹的感覺就是「一直在畫畫,而且會一直畫下去」,因此我以他的手稿爲展覽的重點,希望讓大家都能感受到「他真是一直在畫呢」。

ursw_008_daici_ano
Photo Credit:TORAFU

這兩個展覽都是在「世田谷文學館」,當時館方雖然規劃好要辦浦澤直樹的展覽,但是館內的空間有點零散,所以希望有空間設計的專業來幫忙,我就會把自己的立場放後面一點,主要是協助他們善用空間的角色。

而小說家和漫畫家的表現方式不同,小說家是以文字表達,但如果我直接呈現那些文字成果的話,觀眾會很累吧,所以設計了穿插的方式:筒井康隆的展覽中同樣也有年表,觀眾順著年表走的時候,有時候會不小心繞進一個小空間,這個小空間就是「裡」的內心世界,對應年表的「外」。

ytex_03_daici-ano
Photo Credit:TORAFU

Q:這次您是因為教育部主辦的「美感/設計教育創新實驗國際論壇」而受邀來台,您從建築師的觀點,是如何看待美感教育的呢?

我本來就很不喜歡為考試而讀書,我當學生時有個家教老師是建築系的,他除了教我學科以外,也會教我做木工。當時我想「學建築的話就可以做這些模型啊,好像很有趣」,接著一步步確認我想唸建築的志向,有了目標後讀書就比較快樂。或是像學英文,只是在日本學習的話,生活中不太會遇到外國人、也沒有實際講英文的機會;但如果交了一個外國的朋友,因為是朋友、會想要好好跟他溝通,就有了學習的目標。隨著年齡增長,不斷去調整關於學習的目標,我覺得這可以幫助人去主動學習。

而美感還有空間觀這些,我覺得沒有實際體驗是不可能培養的,所以我們要去創造這樣的空間、才能讓人可以體驗到「什麼是美感」。我在大一的時候去了歐洲,看到那些建築的時候就非常感動,心想「我要怎樣才能將這樣的感動傳達給大家呢?」,這就成為我的動力。所以我覺得,美的意識、美的空間是可以誘發學習動力的。

當時看了巴黎的龐畢度中心(Richard Rogers和Renzo Piano的合力之作),有很多像蟲一樣的管子,外面的廣場利用高低差,讓在廣場上的人都能很輕易看到彼此,覺得他們真是創造出了很棒的場所;也看了許多柯比意的作品像是馬賽公寓、薩伏瓦別墅等。Richard Rogers所說的「Inside Out」理念,是讓原本在裡面的結構跑到外面(例如龐畢度中心的管子),像這樣的「翻轉」影響了我,但是TORAFU的「Inside Out」還受到其他很多人的影響、不只有Richard Rogers。像是我也很喜歡去看藝術展覽,因為藝術常常是在打破既有概念、切換視角,這些都深深影響了我。

ttky_007
Photo Credit:TORAFU

此外,我曾經到澳洲墨爾本的事務所工作了一年,在當地作為一個外國人生活,也學習切換視角、從外國人的觀點看日本人。我覺得以外國人的身分生活,產生不同觀點、重新觀察自己的文化,這也是很重要的,也對我有很大的影響。

Q:未來想嘗試或挑戰的是什麼呢?

未來我還是想繼續以建築師的身分去做建築以外的事,這是我所擅長的,我也希望能更廣泛去嘗試各種各樣的事情。我想挑戰一些打破領域、打破既有使用習慣的事,例如在幼稚園裡,我想把小朋友的遊具跟走廊、教室、其他空間都合而為一,因為我偶爾會接到設計遊具之類的委託,所以會想它們是可能整合在一起的。

我們最近要發表的遊具「PLAYRING」是由三個圓組成的,小朋友可以用各種方式去穿梭在圓之間。我們做過實驗,小朋友去溜滑梯大概三次就會膩了,但是這卻可以讓他們一小時都還玩不膩,因為他們可以一直開發不同的遊玩方式,越簡單的東西反而越能啟發人呢!

mottimes_images_5920190530191903
Photo Credit:TORAFUMOT TIMES提供

本文經MOT TIMES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MOT TIMES

MOT TIMES明日誌,以設計洞見未來。華文區最有態度的線上設計媒體,每日定量供應維他命A (Architecture) 與維他命D (Design),建議定期服用,不只醒腦還常保耳聰目明。MOT TIMES明日誌致力發掘全球設計趣聞、觀察國際設計趨勢,且深度專訪全球創意人物、設計品牌經營者,每月並配合活動與講座,推出多元的深度專題。 本專欄由MOT TIMES明日誌編輯群與特約作者輪流執筆,讓讀者隨時掌握全球與台灣設計的趨勢脈動。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