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or-Der

曾是我的台北夜生活縮影的Super ADD,把倉庫廢物整理成了一本攝影集

06 Jun, 2019
曾是我的台北夜生活縮影的Super ADD,把倉庫廢物整理成了一本攝影集 Photo Credit: Super ADD

「因為沒出過書就想試試看,辦派對辦很久了,派對就像是我的一個作品,沒有必要重複一直做一樣的作品。」在訪問Cotton的時候,過去相處的各種畫面一波波襲來,他無所謂的語氣、他廢廢的宣言......不斷從我的記憶裂縫中儲存又更新,他是「Super ADD超級注意力不集中」創辦人。這個組織不知道從什麼時刻開始,成功地洗腦我成為他們忠貞的夜生活追隨者。

2012年人類沒有迎來世界末日,卻迎來了Super ADD元年。

那年,也是我筋疲力竭的從英國、上海回來之後,必須從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城市重新開始的時候。在國外去了好玩的地方就會想,台北也有這種地方嗎?認識了有趣的人也會好奇,台北也有這些有趣的人嗎?回台灣前有一種迫切的渴望,想知道這個從來沒有好好瞭解過的城市角落裡究竟隱藏著什麼樣未知的光景。後來的某一天就被朋友帶去了PIPE,那時候的PIPE內外都還是一片荒涼,只知道有一個好像見過面的朋友叫Cotton,他在那裡辦了趴,裡面有很多很酷的人。

「印象最深的就是第二次辦的派對,因為第一次只有邀請朋友,第二次開始公開售票,沒想到就出現排隊人龍。」Cotton在英國學的是Fin Art,Super ADD的裝置趴就是他把藝術裝置結合自己喜歡的派對所形成的。你可以在一個展覽空間裡面跳舞,也相對的可以是汗流浹背跳著舞的時候也看了一場展覽。不像其他夜生活場域顯得耍帥或嚴肅,Super ADD用electronics和indie-rock的輕鬆氛圍成功吸引了一票其實本來不去夜店的信徒,以及尋求更多新鮮感的同溫層們。

裝置趴:人工色素基地
Photo Credit: Super ADD
「裝置趴:人工色素基地」一景

就這樣跟著Super ADD蹦蹦跳跳過了一兩年,這時,原本只經營live house的The Wall懷胎生出了以電音為主體的Korner,馬上名符其實成為我們這世代的夜生活轉角(而此後三年我的生日竟也都在那裡渡過)。加上羅斯福路上的Revolver,每個週末差不多的幾群人就在這三個點之間來來去去。漸漸的認識越來越多有趣的人,時間一久,你就知道在哪裡會遇見誰,彷彿這個夜景裡就該包含著他們。每到夜晚大家就像群聚的魚一樣,在燦亮的海裡我們見面、跳舞、相濡以沫,直到天亮才不捨地互道晚安,悠然離去。

後來各種不同的單位開始找上Super ADD合作,像遊牧影展、有機派對、StreetVoice......等等,Cotton漸漸把Super ADD的裝置派對概念往外擴展。在各種不同的場景游擊之外,也以Vaporwave、City-pop奠定自己的派對地位。

還記得最令我念念不忘的的一場是2016年在金鼎舞場的「蒸氣都市」,常常還是會想起在火車站後巷那樣毫不起眼的舊大樓12樓,必須要坐著電梯抵達的老派舞廳裡,裝載著各種來自同溫層裡奇幻華美的生物們,一場派對的壽命雖然只到天亮,但那天的一切一直在我心裡彷彿不曾結束。「讓人們進到一個日常已經有既定印象的地方,卻有著不一樣的裝置景象,那種興奮感是最難忘的。另外還有看大家喝醉的時候也是。」

蒸氣都市1
Photo Credit: Super ADD
「蒸氣都市」派對一景

某段時間發現Cotton怎麼越來越忙,才知道他開始幫忙一些大型活動,像是白晝之夜草率祭——這時台北的活動變得越來越多元與在地化。各種複合式展覽、派對,除了把這個髒髒舊舊城市的感官開到最大,更是把Super ADD的定位推向了台北各大藝文活動的主辦方。常常會混淆自己到底是Cotton的朋友還是Super ADD的粉絲。總之,你永遠會看到我在Cotton表演時站在第一排吶喊、Super ADD一有活動一定第一個搶票。同時,那幾年因為空場濕地兩個venue的出現,將獨立派對場景從師大公館一代往北推移了。

空場的「廢墟特質」,讓在這裡的派對出現了相似於柏林的歐陸時髦感,印象最深的除了Super ADD在2017的聖誕趴「聖誕夜sf實境」之外,還有貓飯音樂主辦的「Sound Of Soul」。那些踩在地上的節拍、朋友之間的相遇與交談、追不完的酒、回家時計乘車上不斷退後飛逝的台北街景......便是我們的專屬時空與城市光景。

白晝之夜夜間運動場3
Photo Credit: Super ADD
「白晝之夜夜間運動場」一景
聖誕夜sf實境1
Photo Credit: Super ADD
「聖誕夜sf實境」派對一景
聖誕夜sf實境2
Photo Credit: Super ADD
「聖誕夜sf實境」派對一景

關於整個出書的計畫,據說是因為去年Cotton在整理倉庫的時候,像愛麗絲夢遊仙境一般活生生掉進物質界黑洞裡。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與7年才走一次的天王星有關,總之2018年身邊的朋友都重新設定了人生重心。大家結婚的結婚、創業的創業,Super ADD開始了把「倉庫廢物」變成攝影集的計畫,我則在台北做起了身心靈選物。而眾所依歸的Korner竟也結束營業改名換姓成The Bar,台北的夜生活被新開張的Final、B1以及一些新場景瓜分著,還沒讓人看出端倪。夜依舊很濃,但旋律已悄然遠去。

《DIS-or-DER物間移記》組織出品_用水果召喚出??的儀式
Photo Credit: Super ADD

從倉庫的廢物裡等價交換出來的這本攝影集,若要說是某種鍊金術,不如說它完整的表達了康德的論述:人類定義任何物件都是以設定好的經驗與理解方式,但世界的形貌究竟為何?若以動物、醉漢、外星人的感官為出發,必定是與常人完全不同的。

這本攝影集即是在挑戰人類對於「物件」原本的詮釋意涵、打破既定意象。同時它也是戀物的一種另類詮釋:將即興的物件當作既定的指示符號來使用,場景裡的物件都沒有發揮它的實質功能,而是被套入一個新的故事軌跡裡,在這個虛擬的世界裡面,被賦予新的身份。

《DIS-or-DER物間移記》組織出品_生日時才出現的餅乾樂園
Photo Credit: Super ADD

「Dis-or-Der比較像是在講想像力這件事,是從Super ADD的「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而來,沒有特定的定義,這個字就是錯亂或混亂的狀態,沒有一個有跡可循的感覺。副標Still Life Composition,可以是作曲、觀點、組合,在講物跟物之間的關聯與關係。」到這裡我才知道,這本名為《Dis-or-Der物間移記》的攝影集即是派對的延伸,只不過被錯置的不再只是一個空間,而曾經一日限定的派對/展覽,也成為一本可以永久保存的教典。

「想像力」與「娛樂」是Cotton最想提供給大家的魔法——如果無法改變物質本身,那麼就改變我們對它們的看法;無法改變生活,那麼就讓夜晚變得好玩。而我依舊像粉絲一樣期待著之後Super ADD的新動向,看他們會再用什麼新觀點打破日常思維、碰撞那些時而冷靜時而狂熱的夜晚。這是一封寫給夜晚的情書,而夜晚是城市與人們之間的羅曼史。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珍珠

獅子座、B型、5/1生產者、三分人、前造型師、專欄作家、瑜珈第二代。除了很容易分心之外,最近才知道潛意識中有自我要求太高的傾向。以前的座右銘是「我如果沒有在喝酒,就是在前往酒局的路上。」因為今年開了一間身心靈選物店,目前正在消極的適應靈魂斜槓、身份也斜槓這件事。「我如果沒有在顧店,就是在前往開店的路上。」心情小語-寫作是與生俱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