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utsches Historisches Museum

過不慣退休後的悠閒生活,貝聿銘在幽暗隱蔽的柏林角落打造了一座「透明博物館」

01 Jun, 2019
過不慣退休後的悠閒生活,貝聿銘在幽暗隱蔽的柏林角落打造了一座「透明博物館」 Photo Credit:當代建築的性格,書傳媒提供

德國歷史博物館擴建工程是貝聿銘在德國的第一件作品,1995年他接受德國總理科爾邀請接下此案時,其實已從自家公司退休。只是向來精力充沛的貝聿銘,實在過不慣悠閒的退休生活,沒多久又開始動了起來。

文字:簡照玲

德國歷史博物館舊館位在柏林一條主要道路旁,原本是一座軍火庫,建於1730年,為當時德國北部最好的巴洛克建築。1880年曾有過一次整修,外牆上添了許多雕塑,自此軍火庫改為武器博物館。二次世界大戰末期,柏林遭轟炸,該館嚴重毀損,之後又經一翻大整建,東德時期武器博物館再次改為歷史博物館。

b84deb89458abf41d72b0066faebdb42
Photo Credit:當代建築的性格,書傳媒提供
博物館西南角的透明螺旋梯,造型十分地新鮮有趣,也替原本陰暗的城市角落注入一股活絡的強心劑

擴建的新館在舊館後方,東側是老舊房舍,另三邊皆為狹窄巷弄。新舊兩館隔著巷道,以地下道連通。比起貝聿銘設計的其他博物館,新館設計案算是小多了,基地位置又隱蔽,什麼樣的建築適合這裡?要像這塊地一樣隱蔽呢?還是做些彌補?接案那一年冬天的某個晚上,貝聿銘在附近聽完音樂會出來,看到博物館這一帶既幽暗又無人影,當下就決定新館必須是透明的,而且是晝夜通明。

95c585e945ef4fdfa19531e86adb4b0a
Photo Credit:當代建築的性格,書傳媒提供
博物館層與層之間的連接方式各不相同,還有大片弧面玻璃將舊館的18世紀巴洛克風格建築牆面引進,讓新舊時空交錯重疊

透明的建築可以反映裡面的活動,吸引外面人的目光,可是陳列品是不能見光的,怎麼辦?貝聿銘以他擅長的幾何手法將建築體分成兩部分:一為不透明實體,呈三角形塊狀,以石材覆蓋,內部為展覽空間,共有四層,層與層之間的連接方式各不相同。

另一為透明虛體,在三角形實體南側,以玻璃包裹,內部是挑高三層的大廳,寬敞明亮,充滿動感,遊客在樓梯、電扶梯、天橋、走廊、平台間穿梭,一旁還有大片弧面玻璃將舊館的18世紀巴洛克風格建築牆面引進,讓新舊時空交錯重疊。

a89ebc5034155dff0d078fb4ffd65f80
Photo Credit:當代建築的性格,書傳媒提供

新館近乎隱身在舊館後方,唯獨西南角的透明螺旋梯從大街上約略可見,儘管低調,但對柏林人來說,這座透明玻璃屋可是新鮮有趣,有機會都想來瞧瞧,也因此,原本陰暗的城市角落像注入強心劑般重新活絡起來。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人如建築,當代建築的性格:他們的性格,決定了當代建築的輪廓、意象、生命、境界》,原點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2d780300b84f3c48f2f13a75650b1c42

在北京鳥巢這個全球矚目的設計案上,Herzog & de Meuron如何運用建築的物性直擊人心?隈研吾為了完成與天地融合的建築,必須擺脫慾望的誘惑,完成什麼樣的建築模式?麻省理工學院宿舍的建築師Steven Holl,靈感來源竟然是一塊海綿?Frank O. Gehry堅持用建築喚醒人們的情緒,甚至是怒氣,他大膽挑戰極限,設計的麻省理工學院第32號樓就像迷宮,連GPS導航都投降?Zaha Hadid身為普立茲克獎第一位得獎女建築師,如何把情緒變成爆發力、用才華贏得尊敬,讓人面對她這座「永遠在噴火的火山」時又愛又怕?

香港新機場建築師Norman Foster,從貧民區一路奮發向上,到獲得普立茲克獎,看他如何用樂觀為人們建造迎向未來的科技建築?Murcutt的簡單樸實一如他的建築,他如何讓建築呼吸、與自然共處?什麼樣的信念,讓飽受爭議的戴高樂機場和北京蛋型劇院的建築師Andreu,依然相信作品要被接受如同孕育一座建築需要時間?被譽為「現代達文西」的Heatherwick,不做大眾期望的設計,他透過聊天找到創新的動力?以叛逆著稱的王澍,如何用「狂」回到最初狀態,以年僅48歲成為中國第一位獲普利茲克建築獎的得主?自學成功的安藤忠雄,如何在不斷的失敗中賭上最後機會,終於看見希望之「光」?這些人,這些事,改變了建築的定義,提升了我們的視野,是建築,更是生命的追求與堅持。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書傳媒

我們認為在互聯網時代,不是人們愈來愈不讀書,而是人們接觸讀書訊息的機會愈來愈少了; 我們希望,能持續經由可能的管道與有魅力的方式,進入大眾日常瀏覽視線,讓人人都更有機會想讀一本書。書傳媒相信,在線上,唯有隨時隨地、自然而然想讀書的環境能夠出現,社會才算真的美好而幸福。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