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e it or love it?

有些人喜歡,有些人不喜歡:香菜是香還是怪,與遺傳有關?

有些人喜歡,有些人不喜歡:香菜是香還是怪,與遺傳有關?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為什麼有人吃香菜吃得出清香,有人吃香菜卻只覺得滿嘴怪味呢?

香菜,就是芫荽(讀音:元雖)的葉與莖。不過,香菜的味道在不同人的嘴裏,卻近乎是「香臭之別」。有人說香菜有清香,有人則說,香菜有類似肥皂的鹼苦怪味。

很多廚師和食品生產公司也喜歡香菜,近年日本有公司出產香菜味醬油、香菜洋芋片。兩年前固力果曾推出「日本限定版」的香菜味PRETZ,而今年起,香港也買得到這種口味了。

據說芫荽這種植物,是源於中東近地中海一帶。古埃及人曾經用來做香料,古羅馬人也用過,當時的美食家阿皮基烏斯(Apicius)曾經寫書蒐集坊間食譜,香菜是古羅馬人頗為常用的香料。

shutterstock_78068517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這種香料可能因為外貌平凡,文獻記載並不算多。

在60年代時,香菜在歐美是稱作「中國香芹(Chinese Parsley)」的,但這個名字不一定與中國有關係,在當時歐美人的心目中,那是香芹(parsley)的替代品,縱然兩者的味道是不同的。後來「Chinese Parsley」改稱為「coriander」,討厭香菜怪味的人,終於找得出怪味的源頭了。

至於在中文裏,芫荽舊稱胡荽、香荽、蒝荽。有傳聞說,芫荽是張騫從西域帶到中原的,可惜這些網絡流傳的文獻來源,都跟原典有出入。有人說《漢書.西域傳》有載,但筆者所查的版本不見。有人說張華《博物志.卷六》有,筆者所查的版本也沒有。但芫荽在古代已經傳入中原是沒錯的,只是不必由張騫傳來,北魏時的《齊民要術》就有記載種胡荽的方法。每逢佛誕日,有佛僧製作欒樨餅(讀音:連西)來供佛,有俗人將這種餅改寫為「蒝荽餅」。欒樨是齋,芫荽卻是葷,兩者的名字,實在是混用不得的。

Coriandrum_sativum_-_Köhler–s_Medizinal
Photo Credit: public [email protected] media
平時常看到的香菜,就是芫荽的葉與莖。某些國家的人,也吃芫荽的種子

為什麼有人吃香菜吃得出清香,有人吃香菜卻只覺得滿嘴怪味呢?

香菜的味道,由多種化學物質混合而成,其中一種屬於醛類(aldehyde)的物質,與肥皂的某種醛類相似。有遺傳學者經研究之後,發覺人類有一組基因,能控制這種醛的味覺感應。

在東亞人(East Asian)的基因分布裏,因這組基因運作而感應到香菜肥皂怪味的人,約佔五分之一。這種味覺是會遺傳的,所以同卵雙生的男女,如果一起吃香菜的話,五對雙生兒之中有四對能吃得出同一種味道(不是怪味就是香味),而異卵雙生男女「香味相投」的機會率則約有一半。

美國著名廚師茱莉亞柴爾德(Julia Child)曾經說,她在餐廳吃飯,如果看到香菜,就會將它「撿起來,扔到地上」。吃香菜對某些人來說,是很厭惡的,但是人對味道的喜惡,很多時候,是在成長經歷中「學」來的。

  • Julia Child

怎麼「學」呢?譬如說,食物的顏色與味道之間的關係,就是學來的。熟悉橙的味道之後,一看到有食物是橙色的,就算那些食物不是橙,人的味覺器官卻因為「學過」,而誤以為這些食物有橙味。有學者曾經將牛排染成藍色,給自願測試者蒙眼吃,眾人在蒙眼吃的時候,都說這是平常的牛排,到他們看到牛排的顏色之後,有些人立刻感到身體不適。所以,如果想考驗品酒師的味覺,染紅一杯白酒給他試試,就能測驗得到。

五官的知覺,在每個人的身體與思想裏,都是錯綜複雜,各有不同的。筆者雖然吃得出香菜的肥皂味,卻不像前述的美國名廚般厭恨這種味道。遺傳學者的解釋,只能說明某些味覺是遺傳的,但是對味道的喜惡,就不只是遺傳這麼簡單了。

參考書目:

  • Allen, Gary, Herbs: a global history. London: Reaktion Books. 2012.
  • Grimm, Veronika, ‘The good things that lay at hand: tastes of ancient Greece and Rome’, Freedman, Paul (ed.), Food: the history of taste. Berkeley and Los Angel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London: Thames & Hudson. 2007. Page 62-97.
  • 班固撰、顏師古註《漢書》,第十二冊,卷九十六。北京:中華書局,一九六二年六月第一版。頁三八九五。
  • 張華編《博物志》。台北市:金楓,一九九九年新一版。頁一二七。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麥敬灝

香港出生。作品散見於各大網絡媒體網站及信報,2016年曾為《信報》香港掌故專欄主筆。曾獲青年文學獎小說獎。

更多此作者文章

放過你的角膜,讓眼睛好好呼吸吧——隱形眼鏡的挑選之道

放過你的角膜,讓眼睛好好呼吸吧——隱形眼鏡的挑選之道 Photo Credit:Hubble on Unsplash

根據調查,超過6成隱形眼鏡使用者配戴達8小時以上。如此長時間配戴隱形眼鏡的習慣,若沒有選擇高透氧的隱形眼鏡材質,角膜恐怕會窒息發紅,甚至引發角膜炎等病症。

人類的眼睛就像照相機,而在眼球最前端、擔任相機鏡頭角色的,就是「角膜」。由於角膜本身需靠著直接與空氣接觸來獲得氧氣,如果太長期/長時間配戴材質不適當的隱形眼鏡,角膜容易缺氧,其邊緣便會長出新生的血管,使眼球看起來佈滿血絲。

因此,維持足夠氧氣絕對是正確配戴隱形眼鏡的首要步驟。

若角膜長時間缺氧,不僅會導致血管增生、內皮細胞受損,更有可能增加細菌黏附風險,造成角膜發炎。角膜炎對視力的影響非同小可,萬一不慎感染,眼睛會疼痛發紅,甚至畏光、流眼淚、視力模糊;嚴重者甚至須進一步藉由角膜手術來改善。

因此,正確配戴隱形眼鏡、優先挑選高透氧材質的隱形眼鏡,讓角膜擁有好的呼吸空間,是維持眼睛健康的至要關鍵。

選錯隱形眼鏡,恐減少角膜壽命、影響視力

根據Pollster線上市調的統計資料,隱形眼鏡的使用者平均配戴9.6年;而有超過6成的使用者,一天配戴隱形眼鏡的時間達8小時以上。如此長期、長時間配戴隱形眼鏡的習慣,若沒有選擇合適的隱形眼鏡材質來輔助,很容易使眼睛「窒息」發紅,進而引發角膜炎等病症,並影響視力。

cooper-0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隱形眼鏡材質與眼睛健康息息相關,卻仍有36.2%的使用者不知道自己的配戴材質為何,使眼球籠罩在未知的健康風險中。

cooper-0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且根據資料顯示,目前大多數消費者仍是以「配戴的感覺」作為選擇隱形眼鏡的指標。那麼,到底該如何滿足多數使用者的長時間配戴需求,並且兼顧舒適度?這終究要從隱形眼鏡的「材質」說起。

隱形眼鏡大躍進,透氧、保水、舒適、清晰度皆提升

隨著科技技術進步,隱形眼鏡的品質有很大的提升。挑選隱形眼鏡時,首先應關注四個指標,分別是:透氧值、含水量、模數、材質。其中,「材質」是最能夠直接影響其他三個指標的關鍵因素。

cooper-0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所謂的透氧值,顧名思義就是透氣的指標;基本上透氧值35以上即可滿足短暫的日戴需求(若配戴超過8小時則需要透氧值更高的隱形眼鏡)。而含水量的數值愈高,就表示愈能鎖住眼內的水分,讓眼睛保持濕潤;只是當鎖水力愈高,透氧值也愈低,以防眼球水份被蒸發。模數則是指「彈性模數」,其數值愈低,愈柔軟好配戴。

以台灣市場最常見的兩種材質——「水膠、矽水膠」來看,水膠鏡片較為柔軟,但透氧值較低。以單日超過8小時的配戴需求來說,至少要透氧值大於87的鏡片;而矽水膠鏡片的透氧值至多可高達160,比一般透氧值20~30的水膠鏡片要高上許多。

對於大多數隱形眼鏡使用者來說,在長期/長時間的配戴需求下,高透氧的矽水膠鏡片會是對眼睛較好的選擇。目前最新一代的矽水膠鏡片技術,已經可以讓使用者長時間地舒服配戴。這也是為什麼,在技術的推陳出新下,目前先進國家隱形眼鏡的配戴趨勢以「矽水膠材質」為主。

影片來源:理科太太YouTube頻道 

諮詢專業驗光師,到店驗光試戴有保障

有趣的是,許多人購買隱形眼鏡時不像配傳統眼鏡那樣嚴謹,多憑「感覺」信手拈來,等於任由活生生、血淋淋的肉眼去實驗各種隱形眼鏡。

這樣的現象可不是胡說,根據調查發現,近3成(28.7%)受訪者並不知道首次配戴隱形眼鏡需要先由眼科醫師或驗光師進行「驗配」,甚至有38.6%的受訪者表示,目前配戴的隱形眼鏡度數是以過往的眼鏡度數推估而來,顯然正確的驗配觀念仍有待宣導。

cooper-0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事實上,第一次配戴隱形眼鏡,都需要經過專業驗光師驗配,且最好到店內試戴。在驗光師的協助下,不僅可以擁有最符合度數需求的隱形眼鏡,也能確切配合使用習慣,購買到最合適的鏡片材質。

特別注意的是,隱形眼鏡度數並非固定不變,因此定期驗光、調整度數,是不可忽略的保健工作。而為了避免隱形眼鏡造成乾澀、眼紅等不舒服症狀,甚至引發角膜炎等病症,選擇透氧率高的矽水膠隱形眼鏡,才是愛護雙眼的聰明選擇。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