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ese Hip-Hop Music

台灣嘻哈考古|簽下熱狗與大支時,魔岩根本沒人懂得怎麼做饒舌

台灣嘻哈考古|簽下熱狗與大支時,魔岩根本沒人懂得怎麼做饒舌 Photo Credit:Dwagie大支

1998年,魔岩在台北傳奇夜店@live負責人小林的推薦下,看到熱狗的現場演出,一個沒有任何商業包裝的年輕人,用自己的創作,引爆現場的火熱氣氛,唱到〈韓流來襲〉時,魔岩已決定跟這個還在念大學的年輕人簽約,即便當時的魔岩,其實沒有人懂得怎麼做饒舌。

文字:顏社KAO!INC.

「不知道同學怎麼會有熱狗最早那張demo,聽到那時真的覺得太屌了,沒有辦法形容心裡的激動,讓我馬上也想要寫歌,也是那年,我跟RPG寫了〈一中生活〉,那首台南一中的地下校歌。」——蛋堡,1982年生。

「小時候沒什麼聽音樂的習慣,國一、國二時,表姊給我聽MC HotDog〈我的生活〉那首單曲,我就『哇靠』,欸,有音樂在講生活。」——小人,1986年生。

「大學第一次聽到台灣饒舌是大支跟熱狗流出來的demo,我還記得當時是在大學宿網,大家會分享一堆A片、各種音樂,我看到檔名『韓流來襲.mp3』、『釣蝦場.mp3』,我心想到底是誰唱的?太厲害了吧!就把它抓下來,燒成光碟在車上放,播到punchline『五千萬個幹』,大家會一起唱。」——迪拉,1980年生。

「第一次對嘻哈有概念是熱狗,國中同學不知怎麼拿到他的地下demo帶,提個音響在講台放,上面寫MC HotDog,我第一次聽到這種形態的音樂跟節奏,裡面很多批判,還可以罵髒話,對青春叛逆的少年來說是很刺激的歌曲,我會背起來表演給同學看。」——李英宏,1986年生。

伍佰、順子、楊乃文、張震嶽,陳綺貞……在世紀末的華語流行樂壇中,滾石旗下的魔岩唱片像是時代的探照燈,持續尋找著不同個性的聲音,而嘻哈音樂,自然也在其中。

1998年,魔岩在台北傳奇夜店@live負責人小林(本名林志宏)的推薦下,看到熱狗的現場演出,一個沒有任何商業包裝的年輕人,用自己的創作,引爆現場的火熱氣氛,唱到〈韓流來襲〉時,魔岩已決定跟這個還在念大學的年輕人簽約,即便當時的魔岩,其實沒有人懂得怎麼做饒舌。

爾後,魔岩成立了一個新的部門,名為「大馬戲團音樂工作室」,除了一開始的熱狗、大支,還有後來加入的小四、168與黑人Charles,總共發行四張迷你專輯,以及大支個人首張專輯。

他們加入公司時,魔岩已面臨數位下載風行、實體唱片業節節敗退等問題。但魔岩提供他們一個平台,讓他們有機會嘗試專業的製作與排演,摸索走向商業市場需要經過的層層關卡與考驗,最後他們將自己的饒舌創作帶到主流舞台,不僅在台灣風靡一時,也成為對岸許多人的共同回憶。

熱狗:中文饒舌也能創造自己的音韻律動

「嘻哈音樂一度是真正的『實才實能主義』(meritocracy),你在公園與人拚台。你在舞廳裡震翻全場人。你生產自己的12吋單曲。你創造自己的歌迷。你巡迴表演。你累積聲譽。如果你熬過這些階段,你便成為真正的饒舌明星,擁有某種程度的名氣。」(尼爾遜喬治,《嘻哈美國》)

說熱狗(MC HotDog)是饒舌明星,他不一定同意。他會說,他只是做他自己。但在台灣饒舌音樂從地下走到主流的階段,確實是他用一首首引起共鳴又琅琅上口的歌曲,證明中文饒舌也能創造自己的音韻律動;他更一次次以現場演出說服群眾,啟發無數後進。

11313130_1074939032534170_32806961988816
Photo Credit:熱狗 MC HotDog

熱狗開始創作的故事,網路上可以找到不少版本:熱狗,本名姚中仁,1978年生,來自木柵,建中補校,輔大影像傳播系畢業,1998年他在饒舌討論網站MasterU公開個人創作的饒舌歌曲,在校園、網路與光華商場廣為流傳,被譽為「台灣地下饒舌第一人」。事實真的是這樣嗎?首先,1998年的網速與技術尚未成熟,當時MasterU根本沒有上傳音樂的功能。再者,demo的流出,其實完全在熱狗意料之外。

回到1998年,熱狗確實以MC HotDog的名字活躍於MasterU聊天室,在一次西門町的版聚中認識就讀台北體育學院的大支,兩人個性相合,常一起打球、喝酒、參加party,漸漸變成好友,同樣喜歡饒舌的他們,會分享各自創作,大支的〈台灣SONG〉與熱狗的〈釣蝦場〉兩首經典名曲,在那時多已成型。

早年饒舌當然以英文為主,熱狗在MTV與ICRT第一次聽到就很喜歡,於是開始上唱片行挖寶,「那時候找CD也很妙,看封面是黑人,或在逞凶鬥狠,應該就是。」聽多了,他漸漸歸納出嘻哈音樂的公式,簡單說就是在一個節奏,填入押韻的字。笑說大學是憤青的他,抱著好玩的心情,把他想表達的不滿全都寫出來,〈西門町老人〉、〈我的生活〉等歌曲因此誕生。

對熱狗來說,與魔岩簽約,最酷的除了可以跟大學時嚮往的音樂人同公司外,還有完整的錄音設備可供使用。當時他在公司一口氣「劈里啪拉」錄了幾十首,等他發現demo外流,狀況已一發不可收拾,公司也順勢推出他的第一張迷你專輯《MC HotDog》。

熱狗的demo在宿網與學生之間瘋傳,盜版光碟也在光華商場隨處可見,地下管道流通外,在魔岩安排下,他們也站上墾丁春天吶喊的大型舞台。熱狗還記得開演前台下一個人也沒有,「唱了幾首後,不誇張,所有人湧出來,場子瞬間爆滿,超爽的你知道嗎?你是靠你自己的音樂、你的歌詞、你的表演去吸引到人。」

熱狗的鐵嗓與現場表演功力,其實是趕鴨子上架、經過無數暖場磨練換來的。當時魔岩常舉辦校園演唱會,伍佰、張震嶽、陳綺貞、糯米糰等一字排開,大馬戲團最菜、最不紅,當然負責打頭陣,彩排又常常排在早上,夜貓子如他,從一開始才唱三首歌就喘不過氣,鍛鍊到能順利唱完專場。

春吶之後,熱狗徹底打響名聲。《MC HotDog》推出時,〈你要去哪裡〉跟〈讓我Rap〉分成原版、乾淨版與卡拉OK版,以49、59、99元的超低價攻入,立即取得市場成功,魔岩緊接著又推出《犬》與《哈狗幫》兩張迷你專輯,全部加起來,總共賣了5、60萬張。不只在台灣炙手可熱,在中國也很受歡迎,一個城市甚至能賣上百萬張(雖然都是盜版)。

1528506_755002611194482_1838789552_n
Photo Credit:熱狗 MC HotDog

專輯熱銷,對唱片公司來說,當然是「藝人」衝刺「演藝事業」的黃金時期。但無論公司如何拜託、勸阻,彼時大四的熱狗毅然決然準時畢業、當兵。「即便那時,我依然沒有覺得我要靠Hip Hop賺錢,我還是覺得這只是一個好玩的事情,所以大學生時間到了就要去當兵。但我沒想到當完兵回來整個風雲變色,這是另一個故事了。」

回首出道時,技術不成熟,衣著也不如現在酷帥,但熱狗認為,那時的狀態、整個華語音樂的氛圍,都難以取代,「現在把我以前的歌拿來放一定會被笑死,但那種創意、勇氣、天不怕地不怕、我就是一個毛頭小子、你能拿我怎樣,散發出來的能量很驚人。」

從〈韓流來襲〉點名台日韓主流偶像在台灣撈錢的不滿,〈西門町老人〉講出台北鬧區的荒謬現象,到〈十三號天使〉揭開酒店有錢就好辦事的體驗,熱狗從自己出發,用饒舌這種最直接又富有韻律的方式開譙,言之有理,也才會從地下、網路、現場表演一路炸開。直到今天,〈韓流來襲〉依然是演唱會的高潮,YouTube影片留言區年年有人前來膜拜。

10700227_951649088196499_423557958630168
Photo Credit:熱狗 MC HotDog

現在回頭看〈我的生活〉的MV,熱狗、大支以及幾位台北、台南的地下饒舌歌手,結伴穿過暗巷,還有熱狗拿著Parental Advisory Label標旗站在塗鴉大師呂學淵台北機廠圍牆作品前的專輯封面,都為當時生澀但大無畏的饒舌青年們,留下珍貴的紀錄。

2001年10月,搭配VCD一起推出的《九局下半》成為熱狗在魔岩的最後一張專輯。等到他終於出第一張完整專輯《Wake Up》,並拿到金曲獎最佳國語專輯,已是五年後。2002年底,魔岩結束營運。大馬戲團離開另成立廠牌,最後也因內部問題未能運作。時代的大浪打來,無人倖免。但熱狗證明,在饒舌音樂的領域,只要能創作,有實力,終究不會被埋沒。

大支:台灣人自己都不認同自己,誰來認同你?

2002年8月,熱狗當兵,張培仁離開魔岩,風雨飄搖之際,還好有大馬戲團製作班底的堅持,讓大支的處女作得以順利面世。這張在魔岩專輯列表中,登錄編號排最後的新作《舌粲蓮花》,為一代華語唱片傳奇劃下句點,也成為台灣原創饒舌從地下走上主流舞台、完整專輯製作的起點,當時唱片公司的宣傳主打句正是:「華語市場第一張全饒舌專輯」。

10616614_10152743623808023_9703709241350
Photo Credit:Dwagie大支

大支,本名曾冠榕,現在大家熟知的人人有功練校長,登上歐美媒體報導的台灣地下饒舌代表人物,第一張專輯是這樣介紹他的:「這個來自台南、22歲的大男孩,擁有噸位極大的身材,歌詞犀利,他Hardcore的饒舌風格在現場演出時,往往是演唱會的高潮,給歌迷深刻的印象。大支具有和美國黑人饒舌明星一樣的身材條件,饒舌起來也和阿姆一樣,幾十個字,咻!一下就過去,而且詞鋒犀利,絲毫不遜色於阿姆。」相比熱狗時期,饒舌音樂該怎麼發行、定價、鋪貨與銷售,一切還在摸索,《舌粲蓮花》時,魔岩已準備好用正式行銷規格來宣傳,包括花錢拍MV、上通告等,迴響也很熱烈。

這是啥米歌,台灣爽
是叨位最爽,台灣爽
吃是台灣米,誰;喝是台灣水,你
生是台灣人,我;死是台灣鬼,他

〈台灣SONG〉是《舌粲蓮花》最具代表性的一首歌,台南囝大支強而有力又凶悍的一問一答,那種台灣人自己都不認同自己誰來認同你的自我鼓舞,無論何時都很有渲染力;知名導演@pple(本名李豐博)操刀拉到台南拍攝的MV,J.Wu、三角COOL的受罪、尊,以及東方刺客的茶米等兄弟一起加入喊聲,令人格外熱血沸騰。

但《舌粲蓮花》之於台灣饒舌發展的意義,不只是以台語彰顯本土意識,更在於大支對於語言運用、文字押韻的探究與玩轉,讓《舌粲蓮花》作為一張饒舌專輯的概念更完整,也拓展之後中文饒舌的可能性。「當時只覺得太扯了,它的內容除了強烈草根本土意識,也移植了如Jay-Z的〈22 two’s〉、Ras Kass的〈Interview with an Vampire〉等題材,對於仍是一片荒漠的中文饒舌來說,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剛聽完題材這麼前面的東西。」學院派參劈成員老莫一次在Facebook提到。

《舌粲蓮花》的製作人J.Wu是台灣早期難得的饒舌編曲家,從〈讓我Rap〉、〈韓流來襲〉到大支、熊仔最新作品,他都是幕後功臣。根據J.Wu的觀察,大支是真的熱愛饒舌,而且深具好奇心與研究精神。他還記得,跟大支認識是因為他在當兵時,有天突然接到一通電話,對方聲稱自己叫「大支」,很喜歡饒舌,想認識有饒舌DJ經驗的J.Wu。

一起合作專輯後,J.Wu發現大支寫歌的格局跟早期大屌歌的主題很不一樣,「他怎麼會想到用神與人的對話?他會研究國外在幹嘛,flow是怎樣,文字是怎樣,想要在地化,看可以怎麼呈現。」《舌粲蓮花》的skit就是一大亮點。skit通常指歌曲間巧妙的串場對話,在國外的嘻哈專輯中很常見。《舌粲蓮花》第一次採取這樣做法,例如收錄他們在錄音室聊天、練肖話,讓聽眾一窺錄音現場他們真實的互動與趣味。

另外,大支的好人緣也促成一次亞洲饒舌歌手的合作,〈麥講廢話〉是一首融合台語、粵語與韓語,曲風不太一樣的勁歌,參與者包括大支、香港大懶堂的MC仁,還有韓國饒舌家族MP Family一哥JOOSUC。

如果你了解《舌粲蓮花》的企圖心與製作跨度,便不難明白血液中隱藏著學院派性格的大支,為何會回到台南創立人人有功練,並且在日後茁壯成長為台灣最具代表性的饒舌廠牌之一。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嘻哈囝︰台灣饒舌故事》,避風港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y0yk6upaw93kjeuzaphuv8lr2lkgwl

「我想讓這些嘻哈人述說自己的故事,談談在台灣當饒舌歌手怎麼生活,如何以生活為創作養份,又怎樣赤手空拳到橫掃整個樂壇。這是一群台灣小孩喜愛嘻哈並活在其中的故事,他們叫做嘻哈囝。」──顏社‧迪拉

1987年,「饒舌」兩字首次現身台灣,2018年,金曲獎高唱台灣早就有嘻哈。台灣饒舌從地下次文化躍上主流小巨蛋,期間經歷開天闢地的上古時代、黑暗與希望並存的中古時代,到如今眾聲喧嘩的新時代。

這本書,獻給台灣饒舌故事裡的每一個人。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