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rakami Takashi

是譁眾取寵還是走在太前面?日本傳統藝術界的超級公敵——村上隆

是譁眾取寵還是走在太前面?日本傳統藝術界的超級公敵——村上隆 Photo Credit:Takashi Murakami 村上隆

作品〈727〉的拍賣價格超過一億日圓,創下日本現代藝術畫作的價格記錄,村上隆終使自己在國際上大鳴大放,但前衛的操作方式和異常發達的商業嗅覺,也使他成為了日本藝術界王道精神的公敵。

文字:七本音

村上隆(Murakami Takashi),充滿爭議的當代藝術家,傳統藝術界罵他是譁眾取寵的藝術掠奪者,而認為「藝術有其高度不該被玷污」的保守派,也被他弄得坐立難安,當他的作品在法國凡爾賽宮展出時,官方曾收到數千封聯署激烈反對。

在日本當代藝術大師中,村上隆或許是與祖國的情愫最複雜的一位。有感於「日本藝術圈不該再抱著鎖國意識」,於是拼命尋找進入世界的敲門磚,並在鑽研西方藝術脈絡的方程式之後,找到了最佳解,以東方的平面藝術觀,打通西方藝術史的關節,成功地投出「超扁平」震撼彈,席捲全球。

cri_000000159203_(1)
Photo Credit:MoMA
〈727〉

同時,他經手的作品,上通最頂級的藝術拍賣市場——作品〈727〉拍賣價格超過一億日圓,創下日本現代藝術畫作的價格記錄,下達流行產業遍地開花——LV的櫻桃包、植村秀彩妝、Vans設計鞋款、Kanye West的MV等都在其列。村上隆終使自己與日本在國際上大鳴大放,但前衛的操作方式和異常發達的商業嗅覺,也使他成為日本藝術界王道精神的公敵。

他知道自己是不被理解的,也不想討好誰,轉過頭來說這樣的日本不上進、不成材,好似他和日本互相討厭,但其實他念茲在茲是日本的文化與社會,並致力提攜後進,而且其實日本人購買各種他的聯名商品毫不手軟,年輕族群也視他為偶像。

要掀起這樣的潮流(或是海嘯?),絕對不只「是個很有商業頭腦的藝術家」如此而已。村上隆30歲前的窮困潦倒不得志,常常被拿來解釋他的金錢欲,然而被窮怕了的藝術家何其多,也不是每個人都能翻身到這種程度。我在閱讀他的著作時,強烈感覺到他有著「捨我其誰」的「革命家」特質。

十二星座中,最符合「革命家」角色設定的是水瓶座,有著無法動搖的理想,而且為了達成目標,理智冷靜到近乎缺乏人性。而村上隆不只是水瓶座,還很純。有著水瓶星群(聚集的行星有六個)的他,明著跟大家說:享盡榮華富貴的人,沒有什麼不能用錢解決,所以他們會想「超越人類」,想看到超人才看得到的風景,而藝術就是在滿足這樣的願望。

有錢人跟藝術家的價值觀完全不同,但金錢可以讓藝術家製作出超人的風景,要克服金錢這個業障,只有去修煉藝術的本體。說真的,我覺得這邏輯也太跳耀,但卻幾乎被他說服了,這也是水瓶座的魅力之一。

14692118_10153986020621527_2736536551239
Photo Credit:植村秀

被譽為安迪沃荷(Andy Warhol)接班人的村上隆說:「對於思考程度僅止於『藝術是美麗事物』的人來說,是不會了解沃荷的罐頭的。」他說沃荷和他都是善於理解和詮釋世界藝術運行的規則,才能將「東西」變成藝術。

「不被理解也沒關係,我會等待,等待現在的喧囂結束。然後去運作。讓下一個世代的藝術活動領域更加擴大並設立真正的價值標準。」這樣的發言,有人說是狂妄,然而看他至今仍孜孜不倦地實踐著他的所有宣言,並不斷進化作品,我想,或許硬底子的瘋子,就是偉人。

本文經城市美學新態度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Kaiak 城市美學新態度

帶領你發掘城市中的美學事物,建立你的藝術態度,鼓勵你放縱自己的感性在生活中,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