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ssian Borscht

正統的東歐「羅宋湯」裡面,其實是不一定有番茄的

正統的東歐「羅宋湯」裡面,其實是不一定有番茄的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每當想念起那西餐廳與罐頭湯的味道,我就會煮一碗素版的羅宋湯。看來以紅色為主調,成了真正的西餐廳紅湯,也成了一款口感豐富,香濃暖甜的湯。

文字:李美怡Cathy Lee

「小朋友,附餐的湯,妳要白湯還是紅湯?」

在香港西餐廳吃套餐,一般都會附上一碗餐湯。白湯多是忌廉蘑菇湯(奶油蘑菇湯),紅湯則指羅宋湯。小時候跟爸媽去吃聖誕餐,就嚐過了人生第一碗橙紅色的湯──羅宋湯。

家中吃的多是家常便飯,媽媽煮的都是中餐,那年聖誕,爸爸在公司領到了分紅,不想媽媽再辛苦煮飯,於是,興致一起,帶了我跟媽媽去家附近的一家西餐廳。說來也不是什麼高級的西餐廳,只是簡簡單單的小店,據說老闆從飯店西廚中學會點工夫,學滿師後出來開了一間尋常不過,但專賣西式餐飲的餐廳。

那年我8歲,還未走肉吃素,紅紅橙橙的湯,配上了牛肉塊加番茄和花椰菜絲,帶點香辣味,喝來滿是氣氛的羅宋湯,吃來美味又溫暖,成了不可抹滅的聖誕節回憶。

shutterstock_66156850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哪裡有A呢?我只要吃A字的啊。」

往後的日子,偶爾會任性地要求媽媽為我煮一碗西湯。媽媽為免麻煩,總帶我去超市,叫我在貨架上任選一罐,紅白底貼紙白色英文字,好像叫「金寶」的罐頭湯。這罐頭湯的味道跟那西餐廳的羅宋湯有點相似,煮來算不上是濃湯,但紅紅橙橙的,微酸帶甜,湯裡還浮動著ABCDE字母通心粉,看來很是好玩的湯,我都暱稱它為「字母湯」。

每次喝字母湯的時候,都嘗試把字母吐出,放在餐桌上,力求由A排到Z。可是,每一次還未排到G,已經被媽媽喝令停止玩弄食物,迫令我把所有東西連桌上的通心粉字母都要喝下,因此,直至今天,還不知道一罐字母湯是否真的有26個英文字?只記得,每當要考英文默書和測驗,就會要求媽媽煮個字母湯給我。那年我約10歲,妄想吃掉整罐字母湯的A字,便能得到滿分(A)。當然,世事豈能如願?得不得到高分或及格,豈會受一罐字母湯所庇佑呢?

「羅宋湯裡沒有番茄嗎?」

不再是小朋友以後,沒有再跟爸媽去那西餐廳喝碗羅宋湯了。一來那西餐廳老闆早就退休了,二來變成了走肉朋友,開始吃時蔬素食,羅宋湯裡有肉我不能喝的;不再是小朋友以後,亦鮮少去買罐字母湯,一來不再有英文考試,二來略嫌字母湯太鹹不好喝。可是,那碗紅橙色的湯水,那口與番茄和花椰菜絲混合的湯品,還歷歷在目……。

shutterstock_105491604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後來,在波蘭喝過當地的羅宋湯,才驚訝,原來真正的羅宋湯是不一定有番茄的,反而以甜菜做主要的材料,配上紅蘿蔔、馬鈴薯和洋蔥等材料,當然裡頭會有肉啦,來熬成湯。只是,當年羅宋湯從東歐洲傳到上海,才改以番茄和青花椰菜為主,成了現在我們喝來的模樣。

每當想念起那西餐廳與罐頭湯的味道,我就會煮一碗素版的羅宋湯。改良自俄羅斯和烏克蘭的傳統食譜,放棄了牛肉和蒜頭,以甜菜為主,改加入了藜麥。看來以紅色為主調,成了真正的西餐廳紅湯,也成了一款口感豐富,香濃暖甜的湯,一口喝下起來,那富有口感的藜麥,彷彿是當年字母湯的味道啊。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走肉之味:蔬食的初心練習》,有鹿文化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新版-走肉之味_立體書封+書腰

一切從原點開始;全然從初心出發。

《走肉之味》中四輯「記憶之味」、「啟蒙之味」、「奇遇之味」、「初心之味」,娓娓道來Cathy的蔬食經驗:她享受蔬食本身的滋味,鼓勵大家品嚐食物本身的味道,無論是酸甜苦辣鹹,甚至無味,都是「味」的冒險;她反璞歸真尋找「味」的起點,喚醒深埋在心中的小孩,那份對於世界的好奇,是否因為忙碌的生活,而麻木了自身的感受?

Cathy透過蔬食料理的創作,重現埋藏在味蕾記憶深處的味道;藉由每一天的初心練習,找到生活的節奏與平衡──酸甜苦辣是人生滋味,走肉也是一種,斷捨離是生活態度,減味更得可貴滋味。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