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o Leung

「玻璃藝術不只在做一件作品,而是Design Light」:梁康勤的創作心法

12 May, 2019
「玻璃藝術不只在做一件作品,而是Design Light」:梁康勤的創作心法 Photo Credit:Niko Leung,破點提供

Niko Leung的作品看似延續了日系的柔軟優美,但骨子裡承襲了安荷芬設計學院實驗性的不安因子,透過不同的漆面層疊,在陶作的細節中創造層多種層次。

文字:Gill Li

平時是高中老師,假日化身藝術家,來自香港的Niko Leung(梁康勤)畢業於荷蘭安荷芬設計學院,就學時曾到中國景德鎮實習,亦曾在日本幸樂窯德永瓷廠駐村,她獨鍾手作創作。在眾多媒材裡雖不是獨愛陶,但也特別有緣分。

1_1287_1520331555_2
Photo Credit:Niko Leung,破點提供

今年,她來到台灣探索新的材質可能,與春池玻璃合作,將原本的餐器皿延伸2.0系列。例如她當初因為不喜歡剛烤好的吐司放在盤子上因濕氣軟化的口感而發展出來的《Waffle》盤子,在春池玻璃的幫助下以口吹、壓模製作而有了新生,除了藝術創作外,更在此系列中探討材質重生的可能。

1_1287_1520331555_4
Photo Credit:Niko Leung,破點提供
不同的漆面會營造陶瓷的各種效果

Q:你認為陶土的魅力所在?

我很喜歡手作,陶土的可塑性很高,在各種不同形式的創作皆可看到。且陶土的化學變化又多又有趣,不同的製成在燒製過後,都是截然不同的樣子,陶的厚薄、漆面的塗層乃至於漆量都會有不同的觸覺與視覺效果。剛開始燒陶,每次都是驚喜。

Q:中國實習及日本駐村,帶給你最多的影響為何?

去中國是我大二的時候,因為長待在荷蘭,那時有一段時間沒有觸碰亞洲文化,才決定到中國景德鎮去看看,令我最震撼的除了整個鎮量產的規模及技術,還有驚人的廢材量,每天都有成堆的NG品等著被淘汰,我才知道原來陶藝需要耗費這麼多資源。在日本處理廢物的態度跟中國截然不同,不僅分類回收,還會將陶瓷壓碎成建材重新利用,環保的意志貫徹得十分徹底,也較符合我對環境的理念與想法。

1_1287_1520331555_6
Photo Credit:Niko Leung,破點提供
陶的可塑性高,也因此型態多元多變

Q:喜歡玻璃的原因?

在欣賞玻璃的時候,它通常不會是獨立的作品,會與環境、光線產生互動,光影變化讓作品更有層次、更具趣味性。我認為玻璃創作不只在做一件作品,而是「Design Light」。對比陶瓷也更環保,任何一點點的碎玻璃都能回收再製,這是除了本身透亮質地外,我非常喜歡的特質,也是吸引我繼續嘗試玻璃作品的原因之一。

1_1287_1520331555_10
Photo Credit:Niko Leung,破點提供
製作由師傅口吹與壓模並行

Q:靈感來源?

我平時很喜歡閱讀,週遭的事物也常會有靈感乍現的瞬間,例如有次在教課時,帶領學生一起在太陽底下素描玻璃的樣貌,霎時間發現探索玻璃與光線多變互動,也在那時愛上玻璃。

而日常的生活經驗也可在作品中窺看一二,從日本的飲食符號、菓子文化乃至於當下不起眼的事情,像《Waffle》當時僅是因想嘗試圖騰類的陶作,隨手拿起日本的塑膠箱子,依照紋路延伸製模,花紋平凡但是就滿簡單雋永的。

1_1287_1520331555_5
Photo Credit:Niko Leung,破點提供
1_1287_1520331555_3
Photo Credit:Niko Leung,破點提供

本文經破點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破點

雖說書本與筆記本仍是我們的心頭好,但不可諱言隨身行動裝置,早已佔據大夥們一整日大部分的時光;目光離不開螢幕,但更渴望在指尖滑動流竄的,再也不見沓雜有如內容農場般的訊息。取而代之的,是貼近有感、對你的味、進階質感生活的實用定製化內容。風格化、客製化的準頭正瞄準各行各業, 關於線上設計媒體—— 請來《 破點 POINT 》坐坐。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