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t or Magazine?

紙媒已死?他卻把雜誌做成了衣服:專訪《T-Post》創辦人Peter Lundgren

30 Apr, 2019
紙媒已死?他卻把雜誌做成了衣服:專訪《T-Post》創辦人Peter Lundgren Photo Credit:T-post

如果有人說「紙媒已死」,那他一定沒有穿過我們今天這位嘉賓設計的T恤。

文字:Shireen

Peter Lundgren出生於瑞典,是《T-Post》的創始人。這家最有趣的T-shirt品牌現在已經營運了14年,並隨時準備迎來下一個高峰。他與諸多藝術家共同創作T-shirt的內容,無數的媒體都對他讚許有加,本次,就讓我們共同探尋他成功的秘密。

Q:請先介紹一下你自己。

我是Peter Lundgren,《T-Post》的主編。

Q:事實上我非常熟悉《T-Post》,我知道它的獨特性。我迫不及待要向大家介紹T-Post,但在此之前,我想先和你玩一個遊戲。你聽說過「電梯遊說」嗎?假設我現在是一個有很多閑錢,想找一個投資項目的人,我們共同走進了位於37樓的電梯,在我們到達地面之前,你有差不多90秒鐘的時間來向我解釋什麽是《T-Post》,並說服我向你的公司注資,開始吧。

你知道T-shirt是什麽,也知道雜誌是什麽,《T-Post》做的事就是將這兩件事物結合起來,作出前所未有的「雜誌T-shirt」。而且我們的衣服是採用完全訂閱制進行銷售,沒有零售環節。

https___hk_hypebeast_com_files_2019_04_t
Photo Credit:T-POST,HYPEBEAST提供

Q:開門見山,一語中的!我6、7年前就聽說過你們了,至今你們已經營運了14年。我非常喜歡你們將雜誌的概念,或者說專欄文章的元素和T-shirt的載體結合起來的想法。但讀者們可能沒法想象這是一個怎麽樣的產品,你能為我們描述一下嗎?

我們把文章印在T-shirt的裡面,在T-shirt正面印上相應的圖片。後者其實更難,因為你的圖片既要文章內容相連,又要適合印在T-shirt上。我們希望訂閱者不僅穿著我們的T-shirt,也去讀讀上面的文字和圖片。這有點像我們小時候玩的一種叫「傳話者」的遊戲,你從我們的T-shirt上讀到這個故事,然後將它轉換成你自己的版本。等到有人驚嘆於你的T-shirt上居然印有文章,你就可以用你自己的口吻向他轉述這個故事。

Q:這太酷了。衣服的背面印上雜誌文章。我曾經也在紙媒領域工作,內容和你創作的完全一致,就是文章和圖片。所以你們和雜誌的唯一不同之處就是載體——將內容從紙上移到T-shirt上。

沒錯,就跟為雜誌撰寫封面文章一樣。

Q:那你們寄送的包裝有什麽特點嗎?

我們會用一個文件夾裝著衣服,這樣當你打開它,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我們的文章,然後你就可以開始閱讀了。

https___hk_hypebeast_com_files_2019_04_t
Photo Credit:T-POST,HYPEBEAST提供

Q:哇,T-shirt和雜誌,還有絕對不在服裝店或書店裡銷售。只採用訂閱制這種銷售模式,能跟我們描述一下它是怎麽運作的嗎?以及為什麽你會想到這樣做?

我曾經也被問過這個問題。剛開始只是為了讓我們的產品變得酷一點。我們那時候有20幾個人,每個人都充分發揮自己的創造力,將一切常規拋諸腦後。比如書店裡的書,我們覺得那實在是太普通了,所以我們就開始嘗試將不同的東西組合在一起玩,來重新創造產品;雖然大部分成果都非常糟糕,但《T-Post》非常有意思。

Q:你還能想起來你們做過什麽非常糟糕的作品嗎?我很喜歡這種創造的過程,至少需要100件糟糕的失敗品之後才能誕生一個偉大的成功。

其實當時的大部分想法我都是挺喜歡的,你能清楚地看到它們的優點和不足。

Q:對,一個成功的點子和一個糟糕的點子之間的界線非常的模糊,但你一定要能把這兩者區分開。你和你的團隊認為《T-Post》是個好點子,然後就一起將之變為現實,最後成功了。

實說,我剛開始不認為會有人買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的商品,但我們仍然義無反顧地將它投入了生產。並且,為了強調它作為期刊雜誌的屬性,我們採用了完全訂閱制,為它製作了官網,並獲得了最初的五位訂閱客戶。

https___hk_hypebeast_com_files_2019_04_t
Photo Credit:T-POST,HYPEBEAST提供

Q:五個客戶,那你們當時的訂閱價格是多少?

我們更加重視創作的過程,並沒有那麽在乎錢,所以當時的價格和現在一模一樣。

Q:也就是說,14年來你們完全沒有提高過訂閱價。即便你們每方面的支出都在不斷增長?或者說你們根本沒有在賺錢?

不,我們通過另一種方式來平衡收支。剛開始我們整個生產流程都是在瑞典完成的。當我們發現這塊支出過高的時候,我們就將製造T-shirt的這一部分移到印度或者別的什麽地方,相當於產業轉移。我們不希望《T-Post》變成一件很昂貴的商品,所以我們一直保持著每月35歐的訂閱價,並且在世界範圍內包郵。

https___hk_hypebeast_com_files_2019_04_t
Photo Credit:T-POST,HYPEBEAST提供

Q:那退訂的過程呢?

訂購兩個月以上就可以退訂了。

Q:這個模式非常的有趣,它在雜誌訂閱模式以外還讓我想起亞馬遜的商品月訂模式。你希望這種訂閱模式一直持續下去嗎?還是說你有思考過重新將《T-Post》放到商店櫥窗裡售賣?

我們剛開始生產T-Post的時候就知道這是一件很小的產品。在一個辦公室裡為了娛樂做出來的產品。等到兩年以後,我們覺得它的發展態勢還可以,就將它獨立出來,雇用了一些人,並成立了公司來運營它。當時是2006年,回想起來我們必須承認「紙媒已死」這個說法是正確的,雜誌的銷量在逐年降低。另一方面,訂閱制這種商業模式卻在逐漸顯示出它自身的價值。你可以訂閱許多東西。所以當時是一個很好的時間節點,我們的訂閱客戶不斷地增加。

Q:你提到了紙媒的衰退和訂閱制商業模式的崛起。那你有考慮過訂閱制在街頭服飾領域的應用嗎?因為大家現在都已經將街頭服飾日常化了。

我對這個話題挺感興趣的,但我不希望《T-Post》也變得如此大眾化,所以我們內部有一個大概的訂閱客戶限額。一旦超過這個訂閱數,我們就停止開放新的訂閱,直到有人退訂。我希望T-Post帶有限定品的屬性。

Q:你已經創立T-Post超過14年了,期間有什麽困難和挑戰嗎?

對我來說,每期的選題過程都是困難的。因為你並不了解自己的訂閱客戶是哪些人,他們的宗教信仰是怎麽樣的,它們的政治傾向又怎麽樣。

Q:你沒法像《紐約時報》或者《華盛頓郵報》一樣熟悉自己的客戶。

而且《T-Post》不像《國家地理》。如果你不喜歡這期的《國家地理》,你可以選擇退掉,但T-shirt不同。假如你是一個素食主義者,而我這期T-shirt的主題卻是肉食,那你肯定不會穿。所以我每個月都在考慮這些問題。曾經有一次,我聽說了一則新聞,美國要廢除死刑,理由是死刑的開銷太高了。當時,我覺得這件事太奇怪了,難道死刑是一種只有在經濟繁榮時期才能判處的刑罰?所以我就以這件事為主題,製作了當期的《T-Post》,配圖是一根絞刑繩。大部分讀者都喜歡這篇文章,但有人給我來信說自己的爺爺上週剛上吊自殺,他們完全沒法接受這件衣服,所以要退訂。我接受了他們的請求,並將那件衣服也退了回來。

Q:你還提供退衣服的選擇嗎?

只有那一次。因為我希望讓自己保持自己的承諾——讓訂閱客戶喜歡我們的產品。

Q:還有其他的挑戰嗎?

另一個就不是商業考量了,是關於商品生產方面的。剛開始我們都是在本地生產,能關注到產品的每個細節,材質,做工。等到我們將生產過程轉移走了之後,生產的細節就很難被我們所把控了。尤其是當你不懂得不同纖維的特點的時候,你完全沒法預料產品的最終面貌是怎麽樣的,或是印刷清晰與否。

Q:關於質量把控,你現在一定已經有點心得了。那你們的生產地還是印度嗎?

我們已經將產地轉移到了塞爾維亞,在那我們可以實現一站式生產。製造完可以派發往世界各地,完全不需要再回到瑞典。

Q:在塞爾維亞的生產廠家是專門生產雜誌的還是生產衣服的?

它們是一家服裝廠。

Q:那生產《T-Post》對他們來說一定很奇怪,因為他們從未有在衣服上印刷雜誌的經歷。

而且它們曾經的工作模式是每年只集中發二到四次貨,現在是每個月都要發貨,這對他們的排班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有時候,如果它們接到了來自亞洲的巨額定單,比如說每年高達百萬件的數量,那我們的訂單可能就被它們拋諸腦後了。

Q:這也是年輕的設計師經常面臨的問題。供應鏈對於小額訂單一直不太友好,而對上帶有強迫症的設計師就更甚了。工廠心裡經常想的是「得了吧,你快閉嘴吧,亞洲能給我們帶來幾百萬的訂單,而且他們完全不像你一樣在意產品數量」。你的公司現在有多大?

全職員工只有我自己,另外有一個兼職員工,還有很多自由作者和畫師。

Q:所以基本上就是你自己在主持?你不希望讓公司變得更大嗎?

我們剛開始成立的時候的確是有差不多15人,但後來慢慢就變成現在這個規模了。我其實比較喜歡小公司的感覺,因為規模小也意味著反應速度快,你不需要什麽繁冗的程序。早上想出來一個好主意,下午就能付諸實踐,效率非常高。而且我也能夠賺到足夠我自己花的錢。

Q:你覺得公司現在已經超過了你最初的設想嗎?

剛開始我就保持著一種理念「如果你非常想做某件事情,那只要你為之付出足夠的努力,成功就一定會在那等著你」。所以,盡管當時所有人都覺得我只有一個點子就出來創業是瘋了的表現,我還是決定去實現這個想法。因為我相信,它總有一天會成功的。

Q:成功的企業家應該有這種精神,盡管沒有人相信你,你也可以拋開一份成熟的工作,去實現一個看似異想天開的點子。那麽你現在對自己滿意嗎?

我們滿意,我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也可以跟任何我想合作的人合作,完完全全地自由創作。

Q:你說過你不是一個經常看財務報表的商業人士,但你能說說你們現在有多少訂閱客戶嗎?

差不多1400個,來自50個國家。我們剛開始幾乎都是通過部落客口耳相傳。當時我甚至覺得自己是個天才企業家,創辦企業很簡單,因為我們的額訂閱人數增長的很快。但我從沒仔細想過背後的原因,只是專注於內容創作。

Q:那你現在想過了嗎?

最重要的應該還是時間節點。你能夠掌控很多事情,但時間是你無法操控的。但你一定要去思考現在這個時間節點代表了什麽。我現在明白了——「紙媒已死」,是時候進入訂閱制《T-Post》的時代了。

Q:你嘗試過零售的方式嗎?

曾經試過,我們和一家服裝店合作。那看起來是個好主意,他們店裏既賣雜誌,也賣T-shirt,而《T-Post》剛好就是二者的結合。我們雙方都熱衷於這次合作。但問題是,我們應該如何將《T-Post》向顧客展示。如果你無法展示出它所具有的T-shirt和雜誌的雙重屬性,那它不過是一件比較貴的T-shirt而已。我們嘗試了多種方式,都沒有辦法將《T-Post》完美地展示出來。所以我們最終終止了合作。

Q:服裝店擁有巨大的銷售額和顧客數量,但如果你不能讓每一個員工都理解你的意圖,那你們的合作就沒辦法長久。即便有員工喜歡並了解《T-Post》,但還是遠遠不夠。

也許是我們的體量太小,不值得它們努力配合吧。但維持在訂閱制度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Q:1400個訂閱客戶就意味著你每個月都能賣掉1400件全新設計的衣服,這對於一個獨立品牌來說是非常巨大的數目。有想過將雜誌的屬性去掉,只做T-shirt嗎?

當然曾經有過這種想法,但我很快就意識到那並不是《T-Post》,所以就放棄了。

Q:那你有什麽建議要給準備創業的人們嗎?你是一位非常獨特的企業家,花了十幾年的時間來打磨一款產品。從紙面的數據上看,也許有人會說你並不算成功;但我知道滿足於現在的生活狀態的你在事實上絕對是成功的代名詞。任何一個專注在自己的領域,辛勤奮鬥數十年的人絕對不普通。你有些類似於日本的「職人」概念。就像壽司之神,他日復一日在一家小小的壽司店裏捏壽司,沒有想過擴張,也沒想過開連鎖店,只是不斷精進自己的產品。

如果你相信一件事,只要你覺得cool,不要遲疑,全身心投入去實現你的夢想吧。人們必定會被你的熱情所俘獲,認可你的努力。盡管你可能需要在打磨作品這個過程中花上許多時間,而這些付出是否會有回報也是未知數,但你要等。

Q:曾經有覺得自己撐不下去的時候嗎?

我現在回首,的確會想起一些感覺即將要放棄的時刻。但在當時,我覺得自己還遠遠不到真正要放棄的邊緣。在面對困難的時候,我心裏想的永遠都是去克服它。如果你也和我一樣是個樂於克服困難的人,你在面對困難的時候,也會像我一樣感到興奮。

本文經HYPEBEAS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HYPEBEAST

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