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bi–Sabi

「侘寂美學」不僅滲透到日本人生活,甚至塑造了日本整個商業社會的氣質和面貌

Art
28 Apr, 2019
「侘寂美學」不僅滲透到日本人生活,甚至塑造了日本整個商業社會的氣質和面貌 Photo Credit: Unsplash

儘管難以用語言文字準確地定義侘寂(Wabi-Sabi),但這一傳統美學概念早已深深植根於日本文化的骨髓之中。

唯心的美學——侘寂 わび-さび

侘寂(Wabi-Sabi),是個難以用理性詞彙概括的美學概念。日本人一直刻意迴避對「Wabi-Sabi」作出明確定義,一是因為這個美學的發展是建立在禪學基礎上,而禪學中,比起使用語言文字闡明意思,更講求「意會」;二是因為作為家元制企業文化的一部分,「Wabi-Sabi」概念中體現的片面之貌能產生一種神祕感,這是一個很好的行銷誘餌,不便言明;三是一直缺乏相關書籍可以參考。

侘寂精神裡的關鍵字:禪宗、詩學傾向

侘寂的哲學、精神、道德原則起源於人們對自然乃宇宙的思考,於發展過程中深受中國道家和禪宗文化的影響;傳達出的空寂境界和極簡形態,則源自於中國詩詞和水墨畫。

這原本是個具有陰鬱沮喪意味的負面詞彙。大約在14世紀,一些隱士和苦行者在清貧獨居中探索禪學,那種自然的生活方式逐漸被認可,甚至被認為是一種獲得豐富精神生命的途徑,在這過程中還能培養人對日常細節和簡樸之物的鑒賞能力,這樣的詩學傾向使侘寂的含義開始轉向積極正面。

「侘寂」是一個複合詞,拆分開來的「Wabi」和「Sabi」各有不同的含義。「Wabi」指一種出世離群、索居禪林的生活方式,是對自身和哲學的思考與反省,詞源中有空間性的意味,如形容天然材料(竹子、稻草、泥土等)替簡潔安靜環境融入的質樸美。「Sabi」意為「寒」、「貧」以及「凋零」,常指藝術和文學等事物,暗含一種向他人傳遞思想的趨向,常用於與時間有關的語境中,如形容在時間的潤澤中,價值和美得到提升的物品。

p_31
Photo Credit: 原點出版提供
千利休(1522-1591),被譽為「日本茶聖」,與今井宗久、津田宗及合稱「天下三宗匠」

從家元制,認識茶道裡的侘寂精神

自18世紀起,日本以家族集團為單位,金字塔形式地經營諸如茶道、花道、書道等藝術,每個集團當家做主的,就被稱為「家元」。其主要的典籍文本、手工藝品的製作工藝和學術研究等資源,都高度掌握在以家元為中心的家族手中,不予對外傳播和教授。

在茶道大家千利休的引領下,這股美學風潮在日本達到了頂峰,亦因如此,最初始、最完整的體現在於茶道,之後蔓延至花道、香道、詩道等傳統領域。

而如今這一美學知覺已滲透到日本人生活中的各個層面,甚至塑造了日本整個商業社會的氣質和面貌。

千利休的兩疊榻榻米:「侘茶」的藝術

在師傅武野紹鷗死後,千利休將其遺產──「侘茶」的藝術發展到了無人能及的境界,成為茶道的一代宗師,並擔任當時最高權力者豐臣秀吉的「茶頭」,不僅在茶道上指導主人,同時亦以商界首腦的身份介入政治。

豐臣秀吉是個政治才能出眾但品味庸俗的人,他喜好豪華奢侈的事物,因此千利休雖然為他設計了華麗的「黃金茶室」,但在千利休的心中真正的茶室應該是樸素甚至是簡陋的。他把原來六疊榻榻米的茶室改為四疊半,後來又改為兩疊,改小的茶室反映的正是茶道之禪的內斂特質。

茶室之門,矮而小,如狗洞,人必須低頭彎腰,匍匐而進。千利休認為,茶室之內,所有人都應該摒棄世俗身份,因此武士必須卸下佩刀置於室外,為官者須去冠而入。茶室裡暗淡的光線,小得只夠人枯坐的空間,使人心境平和,真正的茶道也就在此刻開始發酵。

p_32
Photo Credit: 原點出版提供
2012,武藏野美術大學,設計:Takao Minamidate

從日式美學,認識設計裡的侘寂精神

在每個日本人心中,都存在一種追求「本真」和「純淨」生活的美學觀念。以Takao Minamidate為武藏野美術大學創作的海報系列為例。設計的主要概念是展現顏色本身的美。橢圓狀的色塊在邊緣處呈現漸變的效果,呈現出一種純淨而靜謐的色彩之美。儘管難以用語言文字準確地定義「Wabi-Sabi」,但此美學概念早已深深植根於日本文化的骨髓之中。

去掉所有不必要的。削弱至本質,但不要剝離它的韻;保持乾淨純潔,但不要剝奪生命力。── 李歐納‧科仁,《Wabi-Sabi:給設計者、生活家的日式美學基礎》

同樣被譽為「美的設計」,日本設計的「簡約」與西方設計的「簡約」,雖然視覺上時而令人混淆,但透過了解背後各自的起源與理念,是不難區分二者的。雖然同被冠以「極簡」的標籤,宜家家居和無印良品的店面卻會給顧客全然不同的感官體驗。這種從理念到視覺表現的差異,在平面設計上亦有相當的體現。

比起將特定資訊透過視覺形式傳遞給觀眾,這種直接明瞭的手段,以寂為基礎的日式平面設計,更看重透過聯想性的畫面,去引導觀眾用「心」領悟其內涵。

以「寂」為基礎的代表品牌:無印良品

MUJI原是1980年日本西友公司的自有品牌,意為「沒有印上品牌商標的好物品」。1980年代初期,日本的設計主流是以視覺強化品牌標識,借助有效的裝飾來加強品牌差異,但當時時任西友株式會社總裁的堤清二卻覺得市場過於色彩喧囂,於是提出了「反品牌」的想法。

他召集了幾位知名的設計師摯友,如田中一光、小池一子、天野勝和杉本貫志等人溝通交流,最後在西友百貨當中,開設了第一家無印良品。2002年,田中一光離世後,原研哉作為日本中生代設計師的代表人物,接任了無印良品的藝術總監。

rooms_type_b_2
Photo Credit: MUJI
由於資訊的供應已經超量了,達到了我們已無法確知的程度,知識不再作為一種激發思考的媒介起作用,而淤積的資訊就像沒有發芽的種子,被降到一種模糊的狀態,說不清它們是死了還是活著。
──原研哉,《設計中的設計|全本》第八章

原研哉便曾在《設計中的設計》一書中提到,如今的傳播媒介日新月異,每個被處理成資訊的事件和現象密集而高速地傳送到每個人的面前,在接觸這些資訊的過程中,人們不斷地把未知的世界替換成已知。未知能讓人的頭腦保持活躍,相對的已知則不會激發人的創造力和想像力,然而我們卻熱切地將世界變成已知。

或許,對抗資訊碎片的超載,便是「侘寂之美」成為日本平面設計主流的現代意義之一。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日本平面設計美學》,原點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日本平面設計美學_立體書封_有貼紙

二次世界大戰後日本百廢待舉,仿製品大量出口,1953至1954年間,世界市場掀起對於日本產品的抵制浪潮,日本政府就此事諮詢聯合國,被告以「日本需要獨創」。而後自1980年代初,日本已經成為世界最重要的設計大國之一。日本現代平面設計從模仿到創新的道路也隨之進入一個嶄新的轉捩點:「從強調東西方的調和性,轉向強調民族文化藝術的自我性。」奠定了日本平面設計的未來發展,始終保持獨創風格的基礎。

本書收錄日本平面設計橫跨50年歷史的關鍵發展脈絡,並從近百個案例中探尋日本獨步全球的設計之「魂」、設計本體為何?何謂日式極簡、日本本色?日系設計美學的養分出處?日本設計師如何奮起與擴大組織影響力?設計教育的核心理念與設計手法的遞變傳承?企圖理出發人深省的啟發之見與靈感。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