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Blue

鈷藍、埃及藍、普魯士藍分別長怎樣?淺談藍色的歷史

鈷藍、埃及藍、普魯士藍分別長怎樣?淺談藍色的歷史 Photo Credit:Unsplash

藍色最初由古埃及人製作,他們研究出如何製作用於裝飾藝術的永久性顏料。在接下來的6000年裡,藍色不斷發展,世界上的藝術大師甚至使用某些顏料來製作一些最著名的藝術作品。

藍色與地球上最大的兩個自然特徵有關:天空和海洋。但情況並非總是如此,一些科學家認為,最早的人類實際上是色盲,只能識別黑色,白色,紅色,後來只能識別黃色和綠色。因此,沒有藍色概念的早期人類根本無法形容它。這甚至反映在古代文學中,例如荷馬在《奧德賽》中將海洋描述為「wine-red sea」(葡萄酒般的紅海)。

藍色最初由古埃及人製作,他們研究出如何製作用於裝飾藝術的永久性顏料。在接下來的6000年裡,「藍色」不斷發展,世界上的藝術大師甚至使用某些顏料來製作一些最著名的藝術作品。

Egyptian Blue 埃及藍

01-Blue-history
Photo Credit:Met Museum,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Egyptian Juglet, ca. 1750–1640 B.C.

我們要感謝古代埃及人發明的一長串事物中,其中​一項就是藍色。被認為是第一種合成的彩色顏料,埃及藍(也稱為cuprorivaite)出現於西元前2200年左右。它是由磨碎的石灰石與沙子和含銅礦物(如藍銅礦或孔雀石)混合而成,然後被加熱在約1470和1650°F之間,產生出不透明的藍色玻璃。之後將其粉碎並與蛋白質等增稠劑混合,便形成持久的油漆或釉料。

埃及人非常尊重這種色調,並用它來繪製陶瓷,雕像,甚至裝飾法老的墳墓。這種顏色在整個羅馬帝國時期仍然很受歡迎,一直使用到希臘、羅馬時期(西元前332年至395年)結束後,新的色彩生產方法才開始發展。

02-Blue-history
Photo Credit:Met Museum,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藍色小故事:2006年,科學家發現埃及藍在熒光燈下會發光,這表示顏料會發出紅外輻射,這項發現使歷史學家更容易識別古代文物的顏色。


Ultramarine 群青

03-Blue-history-711x1024
Photo Credit:Wikimedia Commons,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Virgin and Child with Female Saints〉

群青的歷史始於大約6000年前,當時由青金石製成的充滿活力的珍貴半寶石,最初由埃及人從阿富汗山脈進口。然而,埃及人未能將其變成油漆,每次嘗試都會使藍色混和成為灰暗。因此,他們將青金石用來製作珠寶和頭飾。

青金石也被稱為「真正的藍色」,在六世紀首次作為色素出現,並被用於阿富汗巴米揚谷內的佛教畫作。它被重新命名為群青(拉丁語:ultramarinus),意為「超越海洋」 。當群青在14世紀和15世紀由義大利商人進口到歐洲時,它深沉的皇家藍色品質,被認為與黃金一樣珍貴,因此備受居住在中世紀歐洲的藝術家們追捧,成為豪門貴族才買得起的顏料。

04-Blue-history
Photo Credit:Wikimedia Commons,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

群青通常只保留給最重要的畫作使用,例如GérardDavid筆下聖母瑪利亞的藍色長袍。據說,巴洛克大師Johannes Vermeer畫〈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時使用的群青顏料太多了,以至於把家庭拖入了債務危機之中。直到1826年由法國化學家發明一種合成群青材料,雖然仍然非常昂貴,但已讓非貴族也可以購買得起,後來被命名為「法國群青」。

藍色小故事:藝術歷史學家認為,米開朗基羅畫〈The Entombment〉(1500-01)時尚未完成就離開,是因為他買不起更多的群青。


Cobalt blue 鈷藍

05-Blue-history
Photo Credit:Wikimedia Commons,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The Skiff〉

鈷藍可以追溯到八世紀和九世紀,大多用於陶瓷和珠寶的顏色,在中國更被廣泛用於青花瓷器的製作之中。後來,法國化學家LouisJacquesThénard於1802年發現了一種更純淨的氧化鋁型版本,並於1807年在法國開始商業生產。像JMW Turner、Pierre-Auguste Renoir和Vincent Van Gogh這樣的畫家開始使用新的顏料取代昂貴的群青。

06-Blue-history
Photo Credit:Wikimedia Commons,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Dinky Bird〉

藍色小故事:鈷藍有時被稱為「Parrish藍色」,因為藝術家Maxfield Parrish用它來創造獨特的,強烈的藍色天空。


Cerulean 蔚藍

07-Blue-history
Photo Credit:Wikimedia Commons,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Summer’s Day〉by Berthe Morisot, 1879. 

最初由鈷錫酸鎂,天空獨特的蔚藍色得由Andreas霍普夫納在德國於1805年通過焙燒鈷和氧化錫完成。然而,直到1860年Rowney and Company以coeruleum的名義出售後,蔚藍才被用作藝術顏料。在1887年的夏日,藝術家Berthe Morisot使用天藍色和深藍色和鈷藍色來描繪女人的藍色外套。

藍色小故事:1999年,Pantone發布了一份新聞稿,宣布蔚藍為「千年之色」和「未來的色彩」。


Indigo 靛青

08-Blue-history
Photo Credit:Wikimedia Commons,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Indigo, historical dye collection of the Technical University of Dresden, Germany. 

儘管藍色在繪畫中是屬於昂貴的顏料,但用於染色的紡織品卻是便宜得多。與稀有的青金石不同的是,一種名為「靛藍」的新藍色染料,其製作原料是來自於世界各地「生產過度」的作物Indigofera tinctoria。它的進口震撼了16世紀的歐洲紡織品貿易,催化了歐美之間的貿易戰。

使用靛藍染色的紡織品在英國最受歡迎,所有社會背景的男女都至少會有一件靛藍色的衣服。當合成靛藍被開發出來時,天然靛藍在1880年被取代,合成靛藍至今仍用於染藍色牛仔褲。然而,在過去十年中,科學家們發現大腸桿菌可以通過生物工程改造,產生與植物中靛藍相同的化學反應。這種稱為「生物靛藍」的方法,可能在未來製造環保牛仔布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09-Blue-history
Photo Credit:Wikimedia Commons,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Indigo dyed textile

藍色小故事:「色譜」的發明者艾薩克牛頓相信,彩虹應該由七種不同的顏色組成,以匹配一週中的七天,七個已知的行星,以及音樂音階中的七個音符。雖然許多其他當代科學家認為彩虹只有五種顏色,但牛頓堅持橙色與靛藍的存在。


Navy blue 海軍藍

10-Blue-history-716x1024
Photo Credit:Wikimedia Commons,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Navy cadets in uniform

海軍藍是世界上最深的藍色,正式名稱為海藍色, 被採用為英國皇家海軍制服的官方顏色,並於1748年被官兵和水手穿著。靛藍染料是18世紀歷史海軍藍色的基礎,現代海軍已經使他們的製服顏色變暗幾乎是黑色,以避免褪色。

藍色小故事:海軍藍有很多種,包括太空軍校學生。太空海軍藍是在2007年制定的。這種色調與負責探索外層空間的太空海軍軍校學生的製服有關。


Prussian blue 普魯士藍

11-Blue-history
Photo Credit:Wikimedia Commons,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The Great Wave off Kanagawa〉by Katsushika Hokusai, 1831.

普魯士藍也被稱為Berliner Blau,是由德國染料製造商Johann Jacob Diesbach偶然發現的。當時Diesbach正在努力創造一種新的紅色,過程中他的一種材料——鉀肥,與動物血液接觸後,產生了驚人的化學反應,形成鮮豔的藍色。

Pablo Picasso使用普魯士藍顏料創造了他的藍色時期,而日本木刻藝術家Katsushika Hokusai用它來創造他神奈川的標誌性的〈The Great Wave〉,以及他在富士山三十六景中的其他版畫。然而,此顏料不僅用於製作傑作。1842年時,英國天文學家約翰赫歇爾爵士發現普魯士藍對光具有獨特的敏感性,是製作圖紙副本的完美色調。這一發現對建築師這樣的人來說非常寶貴,他們可以創建他們的計劃和設計的副本,現在被稱為「藍圖」。

藍色小故事:如今,普魯士藍還被用於專治療金屬中毒的藥丸中。


International Klein Blue 國際克萊因藍

為了追求天空的色彩,法國藝術家Yves Klein開發了一種啞光版的深藍色,他認為這是最好的藍色。他註冊了國際克萊因藍(IKB)作為商標,深色調成為他在1947年至1957年之間的標誌。他畫了200多幅單色畫布、雕塑,甚至用IKB顏色繪製人體模型,這樣他們就可以「打印」他們的身體做成帆布。

藍色小故事:克萊因曾經說過「藍色沒有尺寸,它已超出了維度。」


最新發現:YInMn Blue

14-Blue-history
Photo Credit:Wikimedia Commons,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2009年,Mas Subramanian教授及其當時的研究生Andrew E. Smith在俄勒岡州立大學偶然發現了一片新的藍色。在探索製造電子產品的新材料時,史密斯發現他的一個樣品在加熱時變為亮藍色。當他重新將化學成分為釔,銦和錳合成之後,得到近乎完美的藍色和非常高的近紅外反射率。YInMn Blue的耐用程度高過群青藍或普魯士藍,在油和水中其鮮豔的色彩比鈷藍更持久,因此於2016年六月開始用於商業用途。

本文經城市美學新態度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Kaiak 城市美學新態度

帶領你發掘城市中的美學事物,建立你的藝術態度,鼓勵你放縱自己的感性在生活中,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更多此作者文章

居家防疫時光,一屋清新空氣讓你安心好生活

08 Oct, 2021
居家防疫時光,一屋清新空氣讓你安心好生活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為了追求最純淨、優質的空氣,佳宜選擇了Healthway 10600空氣清淨機。只專心做好空氣清淨這件事情的Healthway,搭載DFS 1.6萬伏特高壓電漿過濾系統,另外還有DFS離子抗菌過濾集塵濾網的高效率潔淨能力,讓她非常安心。

2020年,新冠肺炎爆發衝擊了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這一年多以來,在家宅好宅滿的生活模式,漸漸從算數著何時可以回歸常軌,演變成習慣以「居家模式」作為優先選擇。遠距辦公、自煮防疫、居家運動,我們一點一滴把家變成一切的中心,避開室外潛在的種種威脅。

既然要長時間在家,讓自己過得舒適一點就顯得更加重要。有人升級了電腦和網路,有人選擇添購各種家具和家電,也有人在家種滿了綠植,甚至當起了城市小農夫。而以網路節目和廣大的網友分享許多關於健康、養生新知識,相當受到歡迎的健康網紅、人氣主播呂佳宜,由於過去曾經擔任體育主播,喜歡戶外運動,現在被迫適應盡可能減少外出的生活模式,當然是讓她直呼好不習慣。不過,她還是為防疫做好了萬全準備,在她的居家生活中最重要的調整,就是多了一個可以確保空氣品質永遠維持在最佳狀態的小幫手——Healthway 10600空氣清淨機。

_E8A1825
Healthyway 10600​專業級小型DFS空氣淨化系統。/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三大惱人空氣問題,一擊即退

佳宜對空氣清淨機使用功能非常講究,早在還在唸大學的時候,就為了避免寵物的毛髮紛飛和排泄物異味,大手筆添購了一台空氣清淨機。「我是對氣味很敏感的人,只有在一個聞起來很舒服的環境下才會感到比較放鬆。」佳宜因有敏感性體質,對污濁、沈悶的空氣反應特別大,往往只要在空氣不良的環境待一會兒,就開始眼睛發癢、皮膚出現泛紅反應,讓她不勝其擾,「在外面我沒辦法控制,只能隨身帶著精油稍微緩解一下,但是在家,在這個我可以隨我心意打造成我喜歡的樣子的地方,我就會盡可能調整到最好、最適合我的狀態。」

「因為我跟我先生都屬於有敏感性體質的人,我是眼睛和皮膚容易搔癢,他則是呼吸道過敏,從基因上來看,我們的小孩大概也很難擺脫敏感性體質的宿命(笑)。」佳宜再次強調:「你可以選擇你吃的食物、穿的衣服、喝的水,但是你沒辦法選擇空氣,只要活著就一定會呼吸不是嗎?為了小孩著想,改善家中空氣品質真的太重要了。」

_E8A169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為了追求最純淨、優質的空氣,佳宜選擇了Healthway 10600空氣清淨機。只專心做好空氣清淨這件事情的Healthway,搭載DFS 1.6萬伏特高壓電漿過濾系統,另外還有DFS離子抗菌過濾集塵濾網的高效率潔淨能力,讓她非常安心。

以疫情期間來說,雖然佳宜總是盡可能地待在家中,但還是有免不了要出門的時候,那些從室外帶回來,可能威脅到家人健康的病毒、細菌和黴菌,就全部交給Healthway一網打盡。DFS 1.6萬伏特高壓電漿過濾系統,有效過濾掉0.007微米以上的懸浮微粒;而讓她和家人渾身不舒服的過敏原,例如花粉、塵蟎、皮屑等,在DFS離子抗菌過濾集塵濾網的助攻之下,展現高達99.99%的傲人捕集率,不費吹灰之力,就和揉眼睛、打噴嚏說拜拜。當然,室內的常見威脅,例如裝潢的甲醛、寵物氣味、廚房油煙,甚至透過大樓通風管飄來的二手菸味等,就由Healthway的CPZ高效能濾網過濾得一乾二凈。家中空氣始終清新怡人,每一口呼吸都無比安心。

_E8A1838
那些可能威脅到家人健康的病毒、細菌和黴菌,就全部由交給Healthway一網打盡。/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傲人專利認證,專業級院所愛用

Healthway的Disinfecting Filtering System(簡稱DFS)技術,是一項將高強電壓生產的等離子體,整合於濾材的超高效過濾專利技術,能在密閉的空間內,同時完成空氣殺菌、塵埃過濾和去除化學污染物三大功能。

簡單來說,有別於一般空氣清淨機的過濾系統,Healthway獨家專利的DFS瞬間高壓電漿過濾技術,是在HEPA濾網周圍,以1.6萬伏特的高壓電,產生一個3D立體高壓電場,達到增強吸附、消滅的效果。一方面能更有效的鎖定有害微生物——包括我們所熟知的流感病毒、禽流感、各種細菌、真菌、蟎蟲和蟎蟲屍體等等,最小至0.0002微米。另一方面,DFS技術可以物理性的粉碎這些有害微生物的細胞結構,使其喪失活性,進而降低和預防各種過敏源、病原體所引起的呼吸道疾病或者傳染病。值得一提的是,DFS技術不只可淨化小至奈米級的污染物,更能進一步有效防止濾網二次污染,使用者毋須擔心空氣在受污染的機器中循環。

強大的清淨技術,讓Healthway通過各大實驗室檢測,全球各地獲獎連連,包括NASA總署特別獎。作為備受專業級院所肯定的強大空氣清淨機,從全球醫院、醫療級無塵室、政府機關建築,到一般民間旅館、郵輪、住宅,Healthway都是最受信賴的空氣清淨解決方案。例如在台灣最頂尖的研究機構中研院裡,就使用了專業級大型的Healthway空氣清淨機,來保持室內空氣維持在最高品質的潔淨。

_E8A1830
Healthway通過各大實驗室檢測,全球各地獲獎連連,包括NASA總署特別獎。/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Healthway,讓深呼吸好安心

來自美國的Healthway,以傲人的空氣清淨能力入主台灣家庭。除了適合一般家庭、8-10坪空間使用的機型10600,還有搭載同樣強大技術,但是清淨等級更高的機型20600,適合20坪左右的空間,而且CADR值高達380 m3/hr,可以360度進風,淨化空氣效率更高。

_E8A1962
Healthway 20600直流變頻電漿空氣殺菌機。/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今年秋冬,為家中再添一枚健康生力軍,就像佳宜所説的,你無法不呼吸,但是你可以選擇為健康投資,讓最好的清淨小幫手,幫你創造理想的呼吸環境。有了Healthway,家中的髒空氣、壞空氣通通退散,惱人的過敏原、臭味和病毒,從此以後再也無法打擾你想要的舒適、安心好生活。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