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 Cocaine

電影科普冷知識:銀幕上那批看起來很純的白粉,到底是什麼?

電影科普冷知識:銀幕上那批看起來很純的白粉,到底是什麼? Photo Credit: Scarface,電影神搜提供

電影公司老闆與監製,可不能允許明星吸毒後茫暈暈地工作,一個尷尬的問題於是產生:演員們在拍戲現場,抄起管子大力吸進鼻腔的到底是什麼?

文字:龍貓大王通信

拿出你的信用卡、在桌上灑下白色粉末、切一切、拿出一張鈔票捲成管狀……「嚴正反制毒品!」我聽到你心中的吶喊了,我知道你不碰毒品,但這些動作對你來說如此熟悉。在許多黑幫電影裡、在許多80年代的動作電影裡,毒品,一直是重要的道具,它反映著這顆星球數十年來的一股黑暗勢力。但電影畢竟是作戲,而我們卻期望每部電影都有強大的說服力。一個尷尬的問題於是產生:演員明星們在拍戲現場,抄起管子大力吸進鼻腔的到底是什麼?

當「吸毒」變成了一種「時尚」

我們要先排除那些都市傳奇:某些信仰方法論演技的專業演員,真的在片場吸食真白粉,來幫助自己完成奧斯卡等級的演技──這哪是演技啊!這根本就是歡樂派對!不要再相信這些謠言了(儘管不全都是謠言)!我們要談的是假白粉,是艾爾帕西諾(Al Pacino)在《疤面煞星》(Scarface)裡在桌上疊成一座小山的假白粉、是紐約市警局在片場監督也不用遮遮掩掩的假白粉。

MV5BMTc2ODk0MjM5Nl5BMl5BanBnXkFtZTgwMzY3
Photo Credit:  Narcos,來源:IMDb

在遙遠的80年代,吸毒是一種時尚,真的!這一切都得歸功於緝毒署恨之入骨的大毒梟艾斯科巴(Pablo Escobar),他有系統地將大量的毒品銷入美國,讓美國國內洛杉磯等地的夜生活比白天還閃亮──你可以從Netflix的影集《毒梟》(Narcos)與湯姆克魯斯的電影《美國製造》(American Made)裡學到這段歷史。

而既然好萊塢是洛杉磯最奢華的地區之一,而好萊塢的明星又是天龍國中的真天龍,他們當然少不了來點小粉末助興每個天龍的夜晚。俗話說的好,屠夫怎怕沒豬油,好萊塢的動作電影裡開始也出現了大量的毒品,許多演員在演出吸毒戲時根本是駕輕就熟。

白粉可不能亂吸,到底他們都嗑了些什麼

電影公司老闆與監製,可不能允許明星吸毒後茫暈暈地工作。假白粉遂隨著毒品在主流與B級電影裡逐步增加鏡頭的狀況下誕生,可是,雖然很容易找到白色的粉末,但要被吸進巨星高貴平滑鼻腔裡的粉末,應該不能是隨便一種白色粉末。

螢幕快照_2019-04-09_下午6_41_26
Photo Credit: American Made,電影神搜提供

彭浩翔導演的《AV》裡,幾個屁孩角色為了證明「男孩不壞、女孩不愛」理論,而把餐廳的糖粉當作白粉猛吸一通。電影裡已經演出他們鼻腔重創的蠢模樣,我們就知道不是什麼白粉都能亂吸的──不,誰會蠢成這樣呢?但是換個角度,要如何找出最像白粉、對演員最不傷身體、卻又最像真實白粉的假白粉,這是電影幕後道具團隊數十年來的研究精華與經驗智慧。

有趣的是,正如同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愛的食物口味,假白粉的選擇也是各形各色。在好萊塢早期,奶粉是大量作為假白粉的材料。奶粉至少是食物、而且聞起來有奶香──這很重要,因為是你的鼻子要吃的。但是奶粉麻煩之處,在於奶粉通常有著淡淡的粉黃色,這很容易在近拍毒品時露餡──「你是在吸奶黃古柯鹼嗎?」因此,很明顯還不是所有奶粉都可以當白粉,還得選擇雪白無暇的奶粉。奶粉真不錯,如果演員加班到半夜,還可以幫他們泡一杯奶當宵夜,真是一兼兩顧、吸粉又吃粉。

相比起來,有些道具組選擇烘培蘇打(Baking soda)就不太人道了。小蘇打真的不是什麼山珍海味,雖然它可以吃,但它有淡淡的苦味,而且它本身是鹼性的,吸進鼻腔後不知道會對嬌嫩的鼻腔黏膜產生什麼反應。苦主就是可憐的艾爾帕西諾,他在《疤面煞星》裡飾演狂妄的古巴毒梟莫塔納,這部經典黑幫電影的吸毒畫面當然很多,帕西諾可是狠狠吸了不少。這導致他在電影拍完後數個月裡,鼻腔道都出現問題──真諷刺,假白粉跟真白粉都一樣傷身。

螢幕快照_2019-04-09_下午6_48_52
Photo Credit: Scarface,來源:IMDb

先暫停還有哪些假白粉的話題,光是吸白粉這件事就很令人頭痛。因為演員可能得重複表演一個簡單的吸白粉片段數十次,而不管他們吸進的是珍珠粉還是人參粉,都很難消化這已經霸佔他們鼻腔的大坨白粉。不過這也難不倒老經驗的道具組了,他們會在吸管內部塗上一層凡士林,讓演員吸進的白粉黏附在吸管壁而不是他們的鼻孔裡。

電影裡的「白粉」再進化

時代逐漸進步,好萊塢也漸漸把演員當人看了,道具組的生活智慧經驗也越來越豐富,各式各樣的假白粉出現造福被迫吸毒的演員們,甚至還可以根據不同的毒品使用情境,採用不同的假白粉。2011年影集《反恐危機》(Homeland)裡,由戴米安路易斯(Damian Lewis)飾演的男主角染上毒癮,因此影集中會出現他在桌上切白粉的情景,而這些「用來切」的白粉,已經不再是單純的奶粉或小蘇打了。

「我們通常會使用玉米澱粉,但我們一定會外加一點嬰兒奶粉進去,因為澱粉本身太重又太黏了。」《反恐危機》的道具主管吉莉安雅伯斯基(Gillian Albinski)表示。而如果是吸食用的假白粉呢?「我們會採用一種粉狀乳糖,」2011年電影《老闆不是人》(Horrible Bosses)的道具主管麥克貝茲(Mychael Bates)有新花招:「你可以真的吸食這種乳糖,它不會有任何副作用,它其實也算是一種乳製品。」

7-126
Photo Credit: Sorry to Bother You,電影神搜提供
在 2018 年電影《抱歉打擾你》(Sorry to Bother You)裡,這根鈔票吸管裡甚至有根暗管,連接到桌下的吸塵器

哇喔,講得好像人人都該來一管的樣子。

並沒有,因為如果你有乳糖不耐症,你可不希望在鏡頭前吸完一管乳糖後馬上去廁所報到。那麼別擔心,肌醇(inositol)是你的救星。肌醇這個名字看來有點恐怖,它另一個名字比較友善一點:維生素 B8。這種維生素B粉末可以呈現完美的白皙、夠細但不會太細的質感,更棒的是,它是維生素B,而你喝的任何提神飲料裡多少都有維生素B。這代表吸食肌醇是真的會讓你「嗨」一點點,這讓人有一種奇妙的感覺:想想如果你在這場吸毒戲裡NG太多次,你最後會不會真的因為吸了太多肌醇而嗨起來?

滿足各種使用情境的假白粉

其實影劇的道具組需要時常諮詢毒物學家,以了解各種假白粉要如何擬真。這讓假白粉的學問事實上快要跟真白粉一樣複雜,而且明顯很快地就要超越了。為了滿足白粉的各種使用情境──可能被角色灑到空中、可能必須灑到演員臉上不掉粉、可能需要在桌上堆得夠高而又不崩塌等等,當今好萊塢的假白粉已經不會使用單種材料製作。

螢幕快照_2019-04-09_下午6_45_06
Photo Credit: Wolf Of Wall Street,電影神搜提供

這堆白粉裡可能包含了肌醇、維他命粉、奶粉、還有糖粉等等,舉個例子,似乎多吸多強身的肌醇,加熱之後的效果很差,所以如果你要一個白粉放在湯匙上加熱的鏡頭,那麼就千萬別放肌醇:只要混合砂糖與小蘇打,就可以給你最美的畫面。

假白粉是電影歷史中最隱姓埋名的一群工作者共同創造的智慧結晶,這些電影幕後的道具組工作人員們,花費腦筋讓你在銀幕上看到數秒的白粉虛實難辨。這事實上是一件奇妙的成就:我們一輩子可能都不會接觸真實的毒品,但這些假白粉卻讓我們的眼珠逐漸了解真白粉的真實樣貌,而這全都得歸功於化生活智慧為電影魔術的厲害道具師們。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