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影集《安眠書店》:以網路監控求愛,恐怖情人的「藍鬍子」旅程

影集《安眠書店》:以網路監控求愛,恐怖情人的「藍鬍子」旅程 Photo Credit: 《安眠書店》Netflix

影集《安眠書店》描寫具有童年陰影的書店經理,透過網路監控變成恐怖情人,是一齣精彩的改編作品。而文學作品改編成影像的關鍵是什麼?

影集《安眠書店》改編自美國作家Caroline Kepnes的同名小說,故事描述一個書店經理喬,和大學教授女助理貝可在一場邂逅後,喬透過網路監控與日夜跟蹤,了解女方的心理需求,最後美夢成真,與她交往。喬以控制狂及恐怖情人的狀態,讓貝可陷入一場可怕的困境之中。

妳走進書店,還伸手扶住了門、以免它不會砰一聲突然關上。妳露出甜笑,當個有禮貌的好女孩,讓妳一臉尷尬,妳的指甲好乾淨,尖領毛衣是米色的,看不出來妳到底有沒有穿胸罩,但我覺得是沒穿。妳太潔淨了,讓人想入非非,然後,妳低聲對我說了第一句話——嗨——大多數的人打招呼的時候我都置之不理,但穿著粉紅色寬鬆牛仔褲的妳,那是從《夏綠蒂的網》裡面吐絲而出的粉紅色,卻讓我破了例,妳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這是Caroline Kepnes小說《安眠書店》的開場,也是影集《安眠書店》開場喬的獨白。從電影到電視影集,改編自文學作品是一大類型。改作的好處,當然是在很多時候擁有比原創更精采多元細膩的情節表現,但這偏偏也是最難掌控的一個部分。

文字媒介與影像媒介的差異,在於想像力的轉換。文字書寫的特性很多時候作用於心理與想像之上,把虛擬的世界以文字作為串連,使讀者得以進入另一個世界。但影像召喚的想像,卻是透過視覺的直接感觸,讓色彩與畫面刺激到人心與欲求。

因此在手法上,文學改編的影像作品常常會落入兩大主流。一個是把無可複製的精采文字,用畫外音或人物的內心獨白來呈現,如此可一邊保留原作的精華,一邊透過影像的四度空間行進,用場景調度與剪輯的步調,引導觀眾進入故事當中。另一種方式就是,直接略過文字描述的情境,將情境透過影像敘事的再現,以對白與動作來構成故事。但這樣很多時候,會把文字的魅力消減至零。

這兩種作法無分優劣,也各有所長,但好的改編能夠把原作的精神透過這兩種方式再現,差的改編可能會讓原作的精隨盡失。其關鍵處為何?

關鍵在於結構與節奏。文學作品要轉化為影像,自是把原本讀者透過閱讀文字產生的審美體驗,轉化為畫面與時間流逝的審美體驗。一本小說如果敘事明快,文字簡俐,轉化為影像就可能會節奏明快。如果是描述古代宮廷文化的文本,用上幾千字只為了呈現場景的優雅來反襯人物心情,那畫面中就可能透過不斷的器物場景的慢鏡頭呈現,來對觀眾產生心理暗示。而節奏與步調正是影響優劣最大的因素。

因此所謂的大部頭小說,就會是最難改編的文本之一。目前最成功的影集是《冰與火之歌》,在宮廷劇的英雄電影架構下,以場景、人物、對白、動作還有節奏,成功將奇幻世界的神話寓言轉化為優秀的影像作品。

在這個思維下,《安眠書店》無疑也是相當成功的文學改編作品。

要怎麼描寫具有童年陰影與心理疾病的書店經理,如何透過網路監控與跟蹤變成恐怖情人,監製Marcos Siega選擇了用「畫外音」的方式,保留了原作中「上帝視角」的第一人稱的主角視野,透過一個又一個的內心獨白,讓喬不斷透過線索的猜疑與行動下,奪取了貝可的身心。

這樣做的好處是,讓影集保留了原作的一種懸疑性。單就故事來說,《安眠書店》只是很簡單的「藍鬍子」的寓言改編,將一個古代的妒恨殺妻情境,轉化到了21世紀網路資訊氾濫的現在。喬除了用傳統的跟蹤之外,監控貝可的手機通訊是這個劇集最吸引人的地方。「懸疑性」成為了全劇的重心。

貝可只有在很少的時候會使用畫外音來解釋心情,其他時刻觀眾只能夠過喬的窺視,來猜測兩人的戀情發展。而這種扣人心弦的懸疑推理,讓短短10集的第一季,成為讓人欲罷不能的經典影集,非得熬夜看完不可。

如果去分析全部劇情,許多時候情節其實趨於平淡,不過就是追求者與被追者之間的攻防。但這個元素偏偏完全的生活化,那些透過貝可的臉書簡訊與貼文,所誘發的喬的妒忌,正是社會大眾每天透過社群媒體在追蹤名人八卦或身邊的人的行為翻版。因為這是可以喚起觀眾感同身受的手法,也就讓原本就具有愛情故事魅力的文本,在這樣的鋪陳下,多了一層刺激深層慾望的元素。

《安眠書店》在敘事結構與步調上做得相當精準,所有的演員表現也入木三分。在演員、敘事、場景調度上都找不到缺點的狀態下,更巧妙地結合並轉化了原作的時代梗──「以網路監控得來的資訊求愛」,將這個改編文本變成一部精采的戲劇。

而男主角喬的藍鬍子旅程,第一季有了一個完結。但許多尚未交代的人顧內心狀態與發展,讓觀眾看完不得不期待第二季的開展。實在是罕見的電視影集佳作。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傅紀鋼

詩人,《前進》文學誌發行人,部落格 : 膠原性獨立軍總病毒的恐怖蔓延。人生觀: 「我想目前我們正走在那條我們正在努力設法找出的那個我相信我們大家都不完全相信我們能找出答案的答案的路上」──美國佛羅里達州那不勒斯市長安德森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