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n Rhodes

把70年代美好B級電影回憶穿在身上!史蒂芬羅德斯的惡搞T-shirt

把70年代美好B級電影回憶穿在身上!史蒂芬羅德斯的惡搞T-shirt Photo Credit: Steven Rhodes

還好我們還有史蒂芬羅德斯(Steven Rhodes),他所設計的T-shirt充滿了濃濃的70年代風味。而這些虛構的B級電影T-shirt,成為恐怖電影迷求之若渴的諧仿,穿上它們等於穿上妳最愛的某個時期恐怖電影,還能有種「巷子內」才懂的深度幽默。

70年代,可能是全人類精神活動最自由的年代,那是個藥物被大量濫用的年代、那是個人類激烈反抗戰爭的年代。不知何時,這些自由思維都離開了我們,最終讓沒有飛天車與機器人家僕的未來世代,成為蒼白又呆板的人們。但是還好我們還有史蒂芬羅德斯(Steven Rhodes),這位服裝設計師堅持在他的作品上進行返古知新,他的T-shirt充滿了濃濃的70年代風味,讓我們回憶那個如今想來還有點細思極恐的時代。

Cult-Music
Photo Credit: Steven Rhodes

一看到羅德斯的T-shirt,會讓人有種走錯時代的惶恐:他用極為復古的筆觸,在T-shirt上畫下許多乍似溫馨卻充滿諷刺的圖案。這些在網購服裝平台Threadless上大受歡迎的T-shirt,包括了孩子們正在做科學實驗的圖案──上頭寫著「讓我們研究治療笨蛋的解藥」;還有孩子們圍繞在躺在五芒星魔法陣裡的「受害者」(他也是個孩子),這幅T-shirt的標題寫著「讓我們召喚惡魔吧」。其實很容易就能發現,羅德斯的設計裡出現的人物,大多都是服裝乾淨整齊、金髮微笑的完美孩童。他們保持著臉上適當的45度角微笑,正在專心「玩樂」:在墓地開派對、出賣靈魂、練習如何以念力燒死別人、引發一場核彈爆炸。

Lets-summon-demons
Photo Credit: Steven Rhodes

細思極恐是羅德斯的魅力,這些充滿諷刺的設計,其魅力來自於那些我們習以為常的歷史文物:40年前的兒童圖書、廉價電影的錄影帶封面、電腦遊戲的美術設計、以及所有過於傳遞歡樂的產品包裝。羅德斯自承這些全來自於他的童年回憶:「這些設計與我的童年有著非常深刻的個人連結,當我還是個孩子時,我非常珍惜那些書本封面。我細細品嘗封面的每個細節,甚至根本就忘了看書。不只如此,我也在錄影帶出租店花了很長時間,把每部錄影帶拿起來瞧瞧,這種愉悅是新世代孩子們無法體會的。」

精心還原當時B級恐怖電影的諧仿

的確,這是書店與百視達消失前,人人忽略他們可能從此失去的樂趣之一:親自翻閱這些陌生的作品,讓上頭封面的奇詭美術風格衝擊妳。電影或書本的內容其實不是我們在意的東西,因為這些封面本身就已經傳達了強烈的美感。它們也許粗劣、也許俗艷、但也有滄海遺珠偶而令人眼睛一亮。

這些低俗的大眾消費文化表徵中,有一種生猛的生命力,它們也許比安迪沃荷的普普藝術還要廉價,但它們卻在那個年代確實地圍繞著我們的生活。試著告訴我們,在我們平淡的日常之外,有一個充滿怪奇魔詭的幻想領域、或是一個金碧輝煌的完美環境安靜地存在——妳隨時都可以在拿起一片《狼人吃了我的作業》(The wolfman ate my homework)錄影帶,同時掉進那些令人措手不及的魔境異世界裡去。

Wolfman1
Photo Credit: Steven Rhodes
虛擬B級電影《The Wolfman Ate My Homework》T-shirt圖樣
Cat-a-beard
Photo Credit: Steven Rhodes
虛擬B級電影《Aliens gave my cat a beard》T-shirt圖樣

史蒂芬羅德斯的創意發揮在《懷舊電影系列》(Vintage Movie Collection)與《邪惡70年代系列》(Sinister 70s Collection )裡:《懷舊電影系列》裡充滿了對B級恐怖電影的致敬,他讓自己成為山寨B級電影的C級電影片商,取出一堆令人噴飯的科幻或恐怖電影片名,《狼人吃了我的作業》已經夠怪了,那麼《外星人給我的貓一臉鬍子》(Aliens gave my cat a beard)還有《巨大宇宙獨角獸的詛咒》(Curse of the Colossal Space Unicorn)如何呢?這些設計不但名字取得怪,還借鏡了包括60年代末期《血島》(Blood Island)系列恐怖電影的南國風情、50年代黑色電影的灰暗情緒、以及80年代科幻電影的螢光萬歲風格。

讓這些虛構的C級電影T-shirt,成為恐怖電影迷求之若渴的諧仿,穿上它們等於穿上妳最愛的某個時期恐怖電影,還能有種「巷子內」才懂的深度幽默。

《邪惡70年代系列》簡單說就是小屁孩鬧大事。羅德斯將70年代的兒童讀物封面,轉換為惡趣味滿點的諧仿設計。「我想能把闔家共賞的溫馨設計,加進一些顛覆性的幽默與恐怖主題是很有趣的創作方向。」羅德斯表示,「最讓我樂在其中的,是不管設計主題多惡搞多亂來,那些孩子們永遠笑嘻嘻、天天開心,彷彿萬物一切都好棒棒。」這些被拿來惡搞的兒童讀物,許多來自英國著名的海雀叢書(Puffin Books),羅德斯將那個年代過於純潔的童真,當作惡搞的最佳素材。

拿孩子開玩笑,這當然不見得每個人都會喜歡:2016年一套以《壞小孩叢書》(Bad Little Children's Books)為名的出版品,也拿過於純真的兒童讀物作下流解釋,卻引來了推特上一片怒火,最終只好緊急下架。

Who-cares
Photo Credit: Steven Rhodes

但看來史蒂芬羅德斯的作品還未讓他惹上麻煩,當然,羅德斯的惡搞T-shirt更像是致敬而非取笑,他的惡搞方向更接近原本就是恐怖或科幻電影的粉絲們,而非否定那個年代以保護兒童為大旗卻暗藏專制父權思想的作品。

羅德斯的作品就像被埋藏數十年之後才被發現的70、80年代T-shirt,那個年代的想像力就是如此腦洞大開。而也許羅傑柯曼(Roger Corman)等B級片天皇還真的推出過《狼人吃了我的作業》這種矮鵝電影,而羅德斯只是比我們早一步看到這部電影罷了。

但當然,除卻顛覆性的內容,羅德斯繪製的美術風格,至今已經被視為是一種復古創新,這不免令人有點傷感──回憶總是充滿傷感──這些風格在數十年前是如此貼近於我們的生活。事實上這種風格就是我們的生活,曾經待過70年代的我們,活在一個萬事皆好的美好世界,忘記了有許多不那麼美好的事件正在改變著我們的生活。當我們看到史蒂芬羅德斯的作品時,突然驚覺,這些我們曾經熟悉的過去,竟然離我們已經如此遙遠。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龍貓大王通信

龍貓大王報導你從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 報導已經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 報導失敗的、被嘲笑的、瘋狂的、奇怪的人們。 報導日本偶像、好萊塢動作、飛車與劫盜電影、70~90年代物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