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n Rhodes

把70年代美好B級電影回憶穿在身上!史蒂芬羅德斯的惡搞T-shirt

把70年代美好B級電影回憶穿在身上!史蒂芬羅德斯的惡搞T-shirt Photo Credit: Steven Rhodes

還好我們還有史蒂芬羅德斯(Steven Rhodes),他所設計的T-shirt充滿了濃濃的70年代風味。而這些虛構的B級電影T-shirt,成為恐怖電影迷求之若渴的諧仿,穿上它們等於穿上妳最愛的某個時期恐怖電影,還能有種「巷子內」才懂的深度幽默。

70年代,可能是全人類精神活動最自由的年代,那是個藥物被大量濫用的年代、那是個人類激烈反抗戰爭的年代。不知何時,這些自由思維都離開了我們,最終讓沒有飛天車與機器人家僕的未來世代,成為蒼白又呆板的人們。但是還好我們還有史蒂芬羅德斯(Steven Rhodes),這位服裝設計師堅持在他的作品上進行返古知新,他的T-shirt充滿了濃濃的70年代風味,讓我們回憶那個如今想來還有點細思極恐的時代。

Cult-Music
Photo Credit: Steven Rhodes

一看到羅德斯的T-shirt,會讓人有種走錯時代的惶恐:他用極為復古的筆觸,在T-shirt上畫下許多乍似溫馨卻充滿諷刺的圖案。這些在網購服裝平台Threadless上大受歡迎的T-shirt,包括了孩子們正在做科學實驗的圖案──上頭寫著「讓我們研究治療笨蛋的解藥」;還有孩子們圍繞在躺在五芒星魔法陣裡的「受害者」(他也是個孩子),這幅T-shirt的標題寫著「讓我們召喚惡魔吧」。其實很容易就能發現,羅德斯的設計裡出現的人物,大多都是服裝乾淨整齊、金髮微笑的完美孩童。他們保持著臉上適當的45度角微笑,正在專心「玩樂」:在墓地開派對、出賣靈魂、練習如何以念力燒死別人、引發一場核彈爆炸。

Lets-summon-demons
Photo Credit: Steven Rhodes

細思極恐是羅德斯的魅力,這些充滿諷刺的設計,其魅力來自於那些我們習以為常的歷史文物:40年前的兒童圖書、廉價電影的錄影帶封面、電腦遊戲的美術設計、以及所有過於傳遞歡樂的產品包裝。羅德斯自承這些全來自於他的童年回憶:「這些設計與我的童年有著非常深刻的個人連結,當我還是個孩子時,我非常珍惜那些書本封面。我細細品嘗封面的每個細節,甚至根本就忘了看書。不只如此,我也在錄影帶出租店花了很長時間,把每部錄影帶拿起來瞧瞧,這種愉悅是新世代孩子們無法體會的。」

精心還原當時B級恐怖電影的諧仿

的確,這是書店與百視達消失前,人人忽略他們可能從此失去的樂趣之一:親自翻閱這些陌生的作品,讓上頭封面的奇詭美術風格衝擊妳。電影或書本的內容其實不是我們在意的東西,因為這些封面本身就已經傳達了強烈的美感。它們也許粗劣、也許俗艷、但也有滄海遺珠偶而令人眼睛一亮。

這些低俗的大眾消費文化表徵中,有一種生猛的生命力,它們也許比安迪沃荷的普普藝術還要廉價,但它們卻在那個年代確實地圍繞著我們的生活。試著告訴我們,在我們平淡的日常之外,有一個充滿怪奇魔詭的幻想領域、或是一個金碧輝煌的完美環境安靜地存在——妳隨時都可以在拿起一片《狼人吃了我的作業》(The wolfman ate my homework)錄影帶,同時掉進那些令人措手不及的魔境異世界裡去。

Wolfman1
Photo Credit: Steven Rhodes
虛擬B級電影《The Wolfman Ate My Homework》T-shirt圖樣
Cat-a-beard
Photo Credit: Steven Rhodes
虛擬B級電影《Aliens gave my cat a beard》T-shirt圖樣

史蒂芬羅德斯的創意發揮在《懷舊電影系列》(Vintage Movie Collection)與《邪惡70年代系列》(Sinister 70s Collection )裡:《懷舊電影系列》裡充滿了對B級恐怖電影的致敬,他讓自己成為山寨B級電影的C級電影片商,取出一堆令人噴飯的科幻或恐怖電影片名,《狼人吃了我的作業》已經夠怪了,那麼《外星人給我的貓一臉鬍子》(Aliens gave my cat a beard)還有《巨大宇宙獨角獸的詛咒》(Curse of the Colossal Space Unicorn)如何呢?這些設計不但名字取得怪,還借鏡了包括60年代末期《血島》(Blood Island)系列恐怖電影的南國風情、50年代黑色電影的灰暗情緒、以及80年代科幻電影的螢光萬歲風格。

讓這些虛構的C級電影T-shirt,成為恐怖電影迷求之若渴的諧仿,穿上它們等於穿上妳最愛的某個時期恐怖電影,還能有種「巷子內」才懂的深度幽默。

《邪惡70年代系列》簡單說就是小屁孩鬧大事。羅德斯將70年代的兒童讀物封面,轉換為惡趣味滿點的諧仿設計。「我想能把闔家共賞的溫馨設計,加進一些顛覆性的幽默與恐怖主題是很有趣的創作方向。」羅德斯表示,「最讓我樂在其中的,是不管設計主題多惡搞多亂來,那些孩子們永遠笑嘻嘻、天天開心,彷彿萬物一切都好棒棒。」這些被拿來惡搞的兒童讀物,許多來自英國著名的海雀叢書(Puffin Books),羅德斯將那個年代過於純潔的童真,當作惡搞的最佳素材。

拿孩子開玩笑,這當然不見得每個人都會喜歡:2016年一套以《壞小孩叢書》(Bad Little Children's Books)為名的出版品,也拿過於純真的兒童讀物作下流解釋,卻引來了推特上一片怒火,最終只好緊急下架。

Who-cares
Photo Credit: Steven Rhodes

但看來史蒂芬羅德斯的作品還未讓他惹上麻煩,當然,羅德斯的惡搞T-shirt更像是致敬而非取笑,他的惡搞方向更接近原本就是恐怖或科幻電影的粉絲們,而非否定那個年代以保護兒童為大旗卻暗藏專制父權思想的作品。

羅德斯的作品就像被埋藏數十年之後才被發現的70、80年代T-shirt,那個年代的想像力就是如此腦洞大開。而也許羅傑柯曼(Roger Corman)等B級片天皇還真的推出過《狼人吃了我的作業》這種矮鵝電影,而羅德斯只是比我們早一步看到這部電影罷了。

但當然,除卻顛覆性的內容,羅德斯繪製的美術風格,至今已經被視為是一種復古創新,這不免令人有點傷感──回憶總是充滿傷感──這些風格在數十年前是如此貼近於我們的生活。事實上這種風格就是我們的生活,曾經待過70年代的我們,活在一個萬事皆好的美好世界,忘記了有許多不那麼美好的事件正在改變著我們的生活。當我們看到史蒂芬羅德斯的作品時,突然驚覺,這些我們曾經熟悉的過去,竟然離我們已經如此遙遠。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龍貓大王通信

龍貓大王報導你從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 報導已經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 報導失敗的、被嘲笑的、瘋狂的、奇怪的人們。 報導日本偶像、好萊塢動作、飛車與劫盜電影、70~90年代物

更多此作者文章

放過你的角膜,讓眼睛好好呼吸吧——隱形眼鏡的挑選之道

放過你的角膜,讓眼睛好好呼吸吧——隱形眼鏡的挑選之道 Photo Credit:Hubble on Unsplash

根據調查,超過6成隱形眼鏡使用者配戴達8小時以上。如此長時間配戴隱形眼鏡的習慣,若沒有選擇高透氧的隱形眼鏡材質,角膜恐怕會窒息發紅,甚至引發角膜炎等病症。

人類的眼睛就像照相機,而在眼球最前端、擔任相機鏡頭角色的,就是「角膜」。由於角膜本身需靠著直接與空氣接觸來獲得氧氣,如果太長期/長時間配戴材質不適當的隱形眼鏡,角膜容易缺氧,其邊緣便會長出新生的血管,使眼球看起來佈滿血絲。

因此,維持足夠氧氣絕對是正確配戴隱形眼鏡的首要步驟。

若角膜長時間缺氧,不僅會導致血管增生、內皮細胞受損,更有可能增加細菌黏附風險,造成角膜發炎。角膜炎對視力的影響非同小可,萬一不慎感染,眼睛會疼痛發紅,甚至畏光、流眼淚、視力模糊;嚴重者甚至須進一步藉由角膜手術來改善。

因此,正確配戴隱形眼鏡、優先挑選高透氧材質的隱形眼鏡,讓角膜擁有好的呼吸空間,是維持眼睛健康的至要關鍵。

選錯隱形眼鏡,恐減少角膜壽命、影響視力

根據Pollster線上市調的統計資料,隱形眼鏡的使用者平均配戴9.6年;而有超過6成的使用者,一天配戴隱形眼鏡的時間達8小時以上。如此長期、長時間配戴隱形眼鏡的習慣,若沒有選擇合適的隱形眼鏡材質來輔助,很容易使眼睛「窒息」發紅,進而引發角膜炎等病症,並影響視力。

cooper-0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隱形眼鏡材質與眼睛健康息息相關,卻仍有36.2%的使用者不知道自己的配戴材質為何,使眼球籠罩在未知的健康風險中。

cooper-0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且根據資料顯示,目前大多數消費者仍是以「配戴的感覺」作為選擇隱形眼鏡的指標。那麼,到底該如何滿足多數使用者的長時間配戴需求,並且兼顧舒適度?這終究要從隱形眼鏡的「材質」說起。

隱形眼鏡大躍進,透氧、保水、舒適、清晰度皆提升

隨著科技技術進步,隱形眼鏡的品質有很大的提升。挑選隱形眼鏡時,首先應關注四個指標,分別是:透氧值、含水量、模數、材質。其中,「材質」是最能夠直接影響其他三個指標的關鍵因素。

cooper-0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所謂的透氧值,顧名思義就是透氣的指標;基本上透氧值35以上即可滿足短暫的日戴需求(若配戴超過8小時則需要透氧值更高的隱形眼鏡)。而含水量的數值愈高,就表示愈能鎖住眼內的水分,讓眼睛保持濕潤;只是當鎖水力愈高,透氧值也愈低,以防眼球水份被蒸發。模數則是指「彈性模數」,其數值愈低,愈柔軟好配戴。

以台灣市場最常見的兩種材質——「水膠、矽水膠」來看,水膠鏡片較為柔軟,但透氧值較低。以單日超過8小時的配戴需求來說,至少要透氧值大於87的鏡片;而矽水膠鏡片的透氧值至多可高達160,比一般透氧值20~30的水膠鏡片要高上許多。

對於大多數隱形眼鏡使用者來說,在長期/長時間的配戴需求下,高透氧的矽水膠鏡片會是對眼睛較好的選擇。目前最新一代的矽水膠鏡片技術,已經可以讓使用者長時間地舒服配戴。這也是為什麼,在技術的推陳出新下,目前先進國家隱形眼鏡的配戴趨勢以「矽水膠材質」為主。

影片來源:理科太太YouTube頻道 

諮詢專業驗光師,到店驗光試戴有保障

有趣的是,許多人購買隱形眼鏡時不像配傳統眼鏡那樣嚴謹,多憑「感覺」信手拈來,等於任由活生生、血淋淋的肉眼去實驗各種隱形眼鏡。

這樣的現象可不是胡說,根據調查發現,近3成(28.7%)受訪者並不知道首次配戴隱形眼鏡需要先由眼科醫師或驗光師進行「驗配」,甚至有38.6%的受訪者表示,目前配戴的隱形眼鏡度數是以過往的眼鏡度數推估而來,顯然正確的驗配觀念仍有待宣導。

cooper-0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事實上,第一次配戴隱形眼鏡,都需要經過專業驗光師驗配,且最好到店內試戴。在驗光師的協助下,不僅可以擁有最符合度數需求的隱形眼鏡,也能確切配合使用習慣,購買到最合適的鏡片材質。

特別注意的是,隱形眼鏡度數並非固定不變,因此定期驗光、調整度數,是不可忽略的保健工作。而為了避免隱形眼鏡造成乾澀、眼紅等不舒服症狀,甚至引發角膜炎等病症,選擇透氧率高的矽水膠隱形眼鏡,才是愛護雙眼的聰明選擇。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