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l Bass

「觀眾應該從第一個鏡頭就融入電影裡」 改變電影片頭的藝術大師:索爾巴斯

「觀眾應該從第一個鏡頭就融入電影裡」 改變電影片頭的藝術大師:索爾巴斯 Photo Credit: 改變這世界,平面設計大師力

「很久以來我一直覺得,觀眾應該從第一個鏡頭就融入電影裡,」索爾巴斯解釋道:「如今出現一個真正的好機會,可以用全新的方法使用片頭--真正為即將揭露的故事創造出一種氛圍。」

文字:卡蘿琳羅伯茲|翻譯:蘇威任

索爾巴斯(Saul Bass)普遍被認為是電影片頭的設計大師,他跟導演普雷明格(Otto Preminger)、希區考克(Alfred Hitchcock)、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合作過。巴斯公認能將原本兩、三分鐘的電影片頭,提升至另一層次的藝術境界。他聰明地運用字型、大膽的圖像和動畫,以全新方式抓住觀眾的注意力。

ea466f6f7c395e9fdb03663a616f5f86
Photo Credit: 改變這世界,平面設計大師力

巴斯在家鄉紐約當過自由接案設計師,1946年搬到洛杉磯。導演普雷明格看到他為《卡門瓊斯》(Carmen Jones )設計的電影海報,力邀巴斯來設計電影片頭。這個機緣促成他為羅伯阿德力區(Robert Aldrich)的《大刀》(The Big Knife)和比利懷德(Billy Wilder)的《七年之癢》(The Seven Year Itch)創作片頭。

後來,他為普雷明格工作,設計的是一部具有高度爭議性的片子《金臂人》(Golden Arm),片中法蘭克辛納屈飾演一名剛接受海洛因勒戒的癮君子。巴斯以黑白處理做出沉重感,此外還設計了一張有鋸齒狀手臂造形的海報,意象獨一無二。這部電影掀起一片轟動,巴斯也變得灸手可熱。

937fa86216155a7044ab1fa875af964c
Photo Credit: 改變這世界,平面設計大師力

巴斯與英國導演希區考克的首度合作,是為他的電影《迷魂記》(Vertigo)設計片頭,巴斯特寫了女人咄咄逼人的眼珠和動態的旋轉紋路。他繼續設計了希區考克的《北西北》(North by Northwest)和《驚魂記》(Psycho)片頭,以及其他導演的票房鉅片,包括普雷明格的《桃色血案》(Anatomy of a Murder),史丹利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的《萬夫莫敵》(Spartacus)等。

巴斯接下來自己嘗試拍片。第一部科幻片《第四期》(Phase Ⅳ)命運坎坷,他又拍攝了三部短片:《流行藝術筆記》(Notes on the Popular Art)、《太陽電影》(The Solar Film)與《探索》(Quest)。1987年,《收播新聞》(Broadcast News ) 的導演邀請巴斯回鍋做片頭設計。之後他更和馬丁史柯西斯合作了《四海好傢伙》(Goodfellas)《恐怖角》(Cape Fear)與《純真年代》(The Age of Innocence)。而貝斯創作的最後一部電影片頭,是史柯西斯在1995年的《賭國風雲》(Casino)。

94eefca91cf718ae71eea5a1f466f2a8
Photo Credit: 改變這世界,平面設計大師力

除了電影片頭,巴斯還設計過多起知名商標,包括美國大陸航空(Continental Airlines)、AT&T、聯合航空、Minolta相機等。一項2011年的調查發現,他設計商標的平均壽命是34年,在一個品牌更迭頻繁、企業識別變幻無常的環境裡,這著實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

巴斯永遠改變了電影片頭的觀賞方式。以往的片頭,是未揭序幕前的制式投影,現在則變成完整觀影經驗的一部分。「很久以來我一直覺得,觀眾應該從第一個鏡頭就融入電影裡,」他解釋道:「如今出現一個真正的好機會,可以用全新的方法使用片頭——真正為即將揭露的故事創造出一種氛圍。」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改變這世界,平面設計大師力:職人學、座右銘與養分》,原點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p8di0rkjnsoup8menoiymm5dh03acc

平面設計門檻不高,在圖文資訊傳播爆炸的今天,我們必須要問,平面設計的價值究竟是什麼?平面設計的演變與設計史的脈動息息相關,於生活中無所不見,但我們對於成為一位平面設計師的概念卻是過於簡單,甚至是匱乏的。平面設計師自然對自己的工作有十足的駕馭力,但光靠描繪生平,也許連他們自己都很難說清楚自己的偉大和優秀之處。

本書述說了1915-2017,近百年來77位平面設計大師的生涯之路。他們追求不只是好看的設計,積極參與藝術活動,主動介入社會,辦展覽,企劃活動,為自己的理念發聲,企圖改變這世界。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書傳媒

我們認為在互聯網時代,不是人們愈來愈不讀書,而是人們接觸讀書訊息的機會愈來愈少了; 我們希望,能持續經由可能的管道與有魅力的方式,進入大眾日常瀏覽視線,讓人人都更有機會想讀一本書。書傳媒相信,在線上,唯有隨時隨地、自然而然想讀書的環境能夠出現,社會才算真的美好而幸福。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