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ple is Best

延續Phoebe Philo美學的設計師?Jacquemus:「極簡只是因為我沒錢」

延續Phoebe Philo美學的設計師?Jacquemus:「極簡只是因為我沒錢」 Photo Credit: JACQUEMUS,Beautimode提供

很多Jacquemus迷都深陷於品牌清新的極簡主義,不過Simon在《SSENSE》的訪問中澄清:「極簡主義才不是什麼借鏡,就只是因為我沒錢。」

身為極簡風的時尚狂熱分子,你肯定對Jacquemus這個法國品牌不陌生,只是想不到這唯美而優雅滿溢的女裝系列,竟是出自一位90年生的法國帥哥設計師之手,年僅29歲的Simon Porte Jacquemus(以下簡稱Simon),除了以修長俐落的廓形、飄逸流動感的材質以及明亮鮮豔的色調,成功塑造極具辨識度的品牌輪廓,他也被認為是延續Celine前任藝術總監Phoebe Philo美學的明日之星。

「我的名字是Simon,我愛藍色和白色、條紋、陽光、水果、生活、詩,以及80年代的馬賽(Marseille)。」不要懷疑,這正是Jacquemus官方Inatagram與官網上對於Simon的自我介紹。在現代過度包裝、譁眾取寵的時尚界,他的率真與自然,就如同他的設計、他的文字、他的攝影一樣,具有極強的感染力。

時尚的起源:「無關服裝,而是關於我與我的母親。」

2009年,Jacquemus問世,當年Simon才19歲。談起為何獨自創立品牌,他透露是源自母親的逝世。就像Alexander McQueen一樣,Simon的母親也是這位設計師一直以來第一個、也是最強大的後盾,他在7歲時就做了人生的第一件洋裝給媽媽,他回憶起這件事時表示,「她隔天就穿上這件洋裝帶我去上學,她告訴我,『Simon,你真的很天才,你非常棒,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懂嗎?』」Simon緩緩地說,「這對我來說是影響至深的一刻。」

長大後,別說是唸設計名校,Simon根本窮得沒錢上學。18歲那年,母親為了讓他進入法國ESMOD高階時裝藝術學院讀書,不惜把車賣掉籌出學費,不過才開學沒幾個月,母親卻驟然離世,這也改變了Simon的一生,「我當時很震驚並且必須靠自己重新站起來。我領悟到生命會在任何時刻停止,失去她,我知道我沒有第二次機會,不能再浪費時間了。」因此,他毅然決然輟學、開創品牌。

Jacquemus之名即是取自母親的姓氏,以表Simon對她的敬意,「這個故事無關服裝,而是關於我與我的母親。因此,我必須證明我的衣服是夠好到能拿出來賣的。」他補充到,「我把我的所有系列都當作是和她說話的媒介,所以每一個系列都和她有關。我心中從沒有過什麼謬斯或明星,一直以來,就只有我的母親。」

「極簡主義才不是借鏡,就只是因為我沒錢。」

很多Jacquemus迷都深陷於品牌清新的極簡主義,不過Simon在《SSENSE》的訪問中澄清,他的極簡才不是Jil Sander、Phoebe Philo那種精巧計算過的極簡呢!他透露,在剛創立品牌的那段苦日子,他經常到聖皮耶市場(Marché Saint Pierre)買布料,他曾要求女工為他製作裙子時,特別叮囑不要鈕扣,只要在側邊縫上拉鍊就好,「我還說不要做口袋,因為口袋和鈕扣都太貴了。所以極簡主義才不是什麼借鏡,就只是因為我沒錢。」

而這位輟學的窮小子,沒有技術、沒有經驗,只能靠著可憐的「極簡主義」闖蕩天下,究竟他是如何開啟真正的時尚之途?說起來,這一切都得歸功於Comme des Garçons主理人夫婦川久保玲和Adrian Joffe的幫助。

當時Simon翻遍了各大時裝雜誌,不是在找靈感,而是把每個編輯的Email通通記下來,將自己的設計寄給他們,他強調,「我沒錢,這無關緊要;只要我還有我的心,就不畏懼任何人。」因緣際會下,時尚大師川久保玲在東京看到Jacquemus的第三個系列,就此成為這位貧窮年輕人生命的轉捩點。

他回憶說,「我當時人不在東京,太窮了去不了,但Showroom的員工轉述了她(川久保玲)的評論。她對我的系列給予了極高的評價,因此我google了她,我當時不知道她哪位,我只知道Comme des Garçons,但不認識背後的設計師。她的評論是,『對一個21歲的年輕設計師來說,能做出如此精準的設計,你肯定會是極度優秀的設計師。』」

「我認為Comme des Garçons就是我的學校。」

獲時尚大師的賞識後,Simon於2011年見到Comme des Garçons的總裁Adrian Joffe,他便拜託Adrian Joffe給他工作養活品牌,不過Adrian Joffe卻回答他:「你是一個藝術家。你不能在我們店裡工作。」Simon堅定地說:「你得雇用我,我保證會成為你遇過最積極的銷售助理,因為我需要錢,我一定會做到。」後來Adrian Joffe熬不過Simon的執意堅持,因此雇用了這位滿腔熱血的小夥子。

Simon就這樣過了整整兩年白天工作、晚上設計的日子,「我從來沒上過時尚學院,但我在巴黎的Comme des Garçons門市工作,藉此賺錢支撐我自己的品牌,我認為那裡就是我的學校。」他在《美麗佳人》的訪問中表示,「那裡教會了我關於服裝,關於如何認同自己、如何待人以及如何和你的顧客溝通。」

2012年,Simon首度登上巴黎時裝週發表Jacquemus 2013春夏系列《La Maison》,Adrian Joffe也開始將Jacquemus的商品進駐到他旗下、也是倫敦最知名的選貨店Dover Street Market裡。緊接著,他連續在2014年入圍LVMH Prize決賽、2015年拿下特別獎,得到15萬歐元及LVMH集團一年的指導合約,開始在時尚界嶄露頭角。

0bc5dfbe30da5000e17aa9f3863de279
Photo Credit: LVMH,Beautimode提供
Simon Porte Jacquemus於2015年奪下LVMH Prize特別獎時,與自己的作品合影
「Marseille je t’aime.」(馬賽我愛你)

《Marseille je t’aime》不僅是Simon於2017年推出的攝影集之名,更是他的肺腑之言。時尚媒體多用「法國風情」(Frenchness)一詞來形容Jacquemus的品牌基調,不過他們所說的法國絕非大家想像時尚的花都巴黎,而是自然愜意、再樸實不過的法國農村——馬賽,也正是他的故鄉。

Jacquemus的每個系列,就如同Simon寫給馬賽的情書,題材多環繞於這美麗的城市。他曾在《Another》雜誌的訪問中透露,他雖然相當感激巴黎,讓他在那受到矚目並發表時裝秀,但他必須誠實地說,他的心仍屬於南法,「我需要人們微笑、人們在街上歌唱,還有那些更地中海式的人們。」他笑著說,「我非常想念那些。」

「我一直夢想著能為所有南法人在馬賽辦一場時裝秀,為那群不曾到訪過巴黎、不是時尚圈的人們。」

「Jacquemus無關於夜生活、夜店這類的事,它和蔬菜、水果、在草地上翻滾更相關。」

許多媒體經常將他與同期受到關注的設計師Demna Gvasalia相比,目前執掌Balenciaga和Vetements的Demna Gvasalia,常以「夜生活」「街頭躁動」作為設計靈感,而Jacquemus則全然相反。「Jacquemus無關於夜生活、夜店這類的事,它和蔬菜、水果、在草地上翻滾更相關。」Simon曾在《Dazed》的訪問中這麼說,「我喜歡早起,我愛運動,我也愛薯片,我鍾愛這些簡單的事物。」

「對我來說,如果你不銷售,那時尚根本沒有意義。」

雖然瀏覽Jacquemus的單品,總有諸多天馬行空的設計,例如帽簷寬到可以遮蓋住上半身的巨型草帽、以各色積木堆疊成鞋跟的涼鞋,甚至是2019秋冬出現的超級迷你包或神似「農夫裝」的男裝系列,但你以為他這樣只是為了成功製造話題?

其實不然,或許是在Comme des Garçons時的經驗累積,Simon對商業很有邏輯,在接受《Interview》的訪問時提到,「時尚即是詩,那是種說故事的方式、對這個世界訴說些什麼,因為你總是透過你穿的服裝在傳遞訊息。」他補充,「確實,時尚也是商業,我也賣詩。對我來說,如果你不銷售,那時尚根本沒有意義。這就是為什麼大家在我的秀場上看到什麼,我們就在賣什麼。」

「我可以明天就關閉Jacquemus,然後成為一位農夫。」

在《SSENSE》的訪問中,當他被問及接下來的目標時,Simon這麼回答,「我的目標從沒改變。擁有很多錢、很多間店,對我的生命來說都不是重點,而是保持快樂、傾聽自己。我從不畏懼任何事,我可以明天就關閉Jacquemus,然後成為一位農夫,灌溉大地是很高尚的,只要我能穿著一件制服,我就很高興。最重要的事,就是保持快樂。」

本文經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授權刊登,
原文發表於此:〈延續Phoebe Philo美學的設計師?Jacquemus:極簡只是因為我沒錢〉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

BeautiMode以多元角度報導時尚、娛樂、美妝、品味、人物,關心全球流行脈動,相信你是獨特的,且擁有美的權利,達成美麗的途徑成千上萬,BeautiMode和大家一起發掘「美,不只一種可能」。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