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na Komatsu

用天使臉孔發出如咕嚕般的怪聲音:讓人難以參透的小松菜奈

用天使臉孔發出如咕嚕般的怪聲音:讓人難以參透的小松菜奈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出道至今已過了五年,對於角色的選擇小松菜奈從未產生「我想要演這個」的想法:「我希望能夠以截然不同的形象被看到,然後觀眾就會猜想『真正的小松到底是什麼樣人啊』好像變色龍一樣。」

關於小松菜奈,是一道看似二選一的選擇題。掉進水裡的是這個擁有天使臉孔的女神小松?還是這個掛著一張厭世臉的惡魔菜奈?如果都不是的話,恭喜你,發現這個頭髮特別短、能發出如咕嚕一般的怪聲音、臉上還掛著笑容的小松菜奈。

「我覺得自己第一部作品是《渴望》真的是太好了,多虧中島哲也導演才讓我想要作為一個演員努力下去。」就像是每個人眼中都有不同的加奈子,觀眾也是如此,小松菜奈的可能性與多樣貌,隨著不同的機遇改變,每個觀眾眼中不同的小松菜奈,是否仍停留在加奈子身上呢?這個答案,應該顯而易見吧。

是天使也是魔鬼,她的厭世臉改變純愛電影的套路,不再是可愛少女與男孩之間,一段愛與被愛被甩被討厭的故事,而是把男孩換成了老師與大叔,以及總是板著一張臉的女主角。前者跳過不想提(到底多討厭這部片),後者《愛在雨過天晴時》才是真正適合小松菜奈的貼切。要不就是和《溺水小刀》一樣,用盡全身的力氣談一場瘋狂的愛戀。

從怪怪美少女,一下子進到少女純愛電影的世界,這的確是個始料未及的發展。然而《爆漫王》對於小松菜奈來說,卻是最難詮釋的角色,「男性心目中的理想女性,這類的角色很難演,畢竟平常的我根本不是如此,一不注意就會回到露出原形。我反而不會抗拒《失序男孩》這類型的角色,在演戲的過程中能不斷激發出新的火花。」

演員出道至今已過了五年,對於角色的選擇小松菜奈從未產生「我想要演這個」的想法,「總而言之就是挑戰不同類型的角色,我希望能夠以截然不同的形象被看到,然後觀眾就會猜想『真正的小松到底是什麼樣人啊』好像變色龍一樣。」一下子是瘋女人陪酒女,一下子是只能倒數30天戀愛的女大生,沒想到不知不覺,就這樣看完所有小松菜奈演出的電影,仍得不出一個答案,關於她是天使還是魔鬼的問題。

直到看完小松菜奈與中島哲也再次合作的《來了》,得出果然還是喜歡那個「彷彿來自於另外一個世界」的小松菜奈,「一開始聽說導演要拍新作,內心其實有股嫉妒的心湧出,不斷期待著『試鏡的時候會找我嗎』或是『這次被導演選中的人會是誰』......明明就什麼都還沒決定,卻開始產生在意那個女優心情,總而言之就是非常在意。」還有這個特別誠實的小松菜奈。

作為世界最美麗的臉孔,日本最高名次的小松菜奈,她的美就像是網路上許多「小松菜奈仿妝」的影片,外冷內熱的形象,是演戲時就會如熔岩巧克力般爆發的力量,「想成為擁有柔軟性的靈活女優,不是只固定於一種演技,而是能夠演出各種有趣的角色。」2019年三部即將上映的電影,依舊會在電影院等著全新的小松菜奈。

本文經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投幣式置物櫃,就只是想致敬伊坂幸太郎。表面上是電影評論,其實就只是個愛看電影的追星族。與其說是影評人,不如說是追星族,追著喜歡的電影和演員,納入自己的後宮,然後用文字記錄下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