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danobu Asano 3634

五年內畫了3634張畫,不演戲的淺野忠信原來是個忙碌小畫家

五年內畫了3634張畫,不演戲的淺野忠信原來是個忙碌小畫家 Photo Credit: ワタリウム美術館, WATARI-UM

3634,這是淺野忠信(Asano Tadanobu)在五年內,利用拍戲等待的空檔在劇本、傳單、場記表、紙袋,甚至是藥袋上用原子筆隨手作畫的張數。而這個數量仍在持續增加。

小時候很常聽到大人說:「水龍頭要記得關緊,不然水會一直流非常浪費。」不管是從環保還是常理來看,這句話都沒有錯,直到看了淺野忠信一本名叫《蛇口の水が止まらない》(譯:止不住的水龍頭)的畫集,我才意識到所謂的浪費,其實是對於流出的水置之不理。而淺野忠信之於藝術家的水龍頭,似乎想關也關不緊。

演員、畫家、音樂人,同時身兼3種歸類於「藝術家」的職業,淺野忠信從未想過自己的正職是什麼,「大多數的人都覺得我是演員,這樣也不錯,但是如果有人說我是有在演戲的音樂人的話也很有趣,我是誰,就交給別人去決定吧。」

位於東京澀谷區外苑前駅的「ワタリウム美術館」(WATARI-UM Museum),是一座專門展設國內外現代藝術的私設美術館,從藝術商品、相關書籍販售再到藝術展覽,ワタリウム美術館的無所不包,外加座落於有「キラー通り」音同「Killer」的街道,之於淺野忠信來說,能將首次個展辦在這裡,再適合不過。

ワタリウム美術館與東京其他的大型美術館不同,展間受限於大樓內的狹長型,無法擺放大型體積的藝術品,但也幸好挑高的空間,以及如樓中樓的設計,能營造多種觀展體驗。搭乘電梯前往下一個樓層時,都像是再次進入到淺野忠信所建構的平行世界。

IMG_7627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時代雜誌》將淺野忠信喻為「東京的精神病人」,只因他總是能輕易地駕馭精神病患、殘暴的殺人機器等非常人的角色,不正常,是對於淺野忠信的最高讚譽。因此,提到淺野忠信,無不能得到演技很好的正解,然而有關注他IG的粉絲都知道,演戲是主要的本業,唱歌是副業,畫畫則成了他沒有在演戲與唱歌時的興趣。

當淺野忠信意識到自己對畫畫有興趣時,是在他3歲的時候,深受藝術家父親佐藤幸久的影響,家中總是掛滿了畫作,其中有一幅是鏡子中映照出一個長相恐怖的男人的畫,而淺野忠信每天都會盯著他,直到他去查了家中的畫冊後,才知道那是知名畫家達利,畫自己透過鏡子在畫他的妻子卡拉〈Dali from the Back Painting Gala from the Back〉的名作。那是淺野忠信之於畫畫的啟蒙。

螢幕快照_2019-03-04_下午12_13_22
Photo Credit: Salvador Dali@Wiki Art
〈Dali from the Back Painting Gala from the Back〉

淺野忠信(あさの ただのぶ)這個藝名,則是由喜歡橫尾忠則(よこお ただのり)的父親親自取的,而他也因為能獲得與日本知名畫家如此相似的藝名感到榮幸,從原本畫室學畫時只是想要得到老師一句「合格」的心情,成了不再是為了討好他人而畫的畫風。高中的時候,則是在朋友的慫恿下開始畫漫畫,還因此時常在上課時被老師罵。

從小就認為自己是個盲從、隨波逐流的人,一下想成為漫畫家、一下又想溜滑板,只要流行什麼就會去追逐的個性,17歲時在父親的建議下加入演藝圈,成為能夠在戲劇中成為任何人、做任何事的演員,「雖然我是個三分鐘熱度的人,但是這個餘溫卻會一直留在心中…...像是以前我每天畫畫,再到3個月畫一次,只要維持自己的節奏,就能不斷持續自己想做的事情。」

淺野忠信分別在1999年、2003年發行過《error》與《Bunch》兩本畫冊,不同過往的畫風,此次《TADANOBU ASANO 3634 淺野忠信展》展現的是他同時身兼畫家與演員的「共存性」。平時沒有太多空閒時間作畫,除此之外還必須專注於表演的工作上,2013年淺野忠信在中國拍攝《羅曼蒂克消亡史》時,拍戲現場只有他一個日本人,甚至無法將自己真正的想法傳達給導演,「畫畫」成為他唯一排除壓力的方式,「不是為了能被看到,而是單純地覺得『就算只有紙和筆也好』,只要能繼續畫下去就好。」

3634,這是淺野忠信在5年內,利用拍戲等待的空檔在劇本、傳單、場記表、紙袋,甚至是藥袋上用原子筆隨手作畫的張數。而這個數量仍在持續增加。

IMG_7628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在看《TADANOBU ASANO 3634 淺野忠信展》最大的感想,莫過於這人的畫作就和他本人一樣,是阿米巴原蟲也是不定時炸彈。展區以畫作主題,人、建築、拳擊手、牛仔、跳舞、吃飯…...等稍作區分,就算是再簡單也不過的人物素描,卻時而極簡、時而誇張,當前一張還是線條分明的人物像,下一張畫風卻又成了如幼兒班的毫無章法,是南極到北極之間的距離,卻又在同一條軸心上。

「為什麼這樣的人,居然會演出這種電影。」這或許是大多數的觀眾對於淺野忠信的想法,然而,淺野忠信之所以會成為個性派演員,反而是年輕時看了尼可拉斯凱吉的電影,心中油然而生對於他不挑角色的欽佩,「果然看完後,會覺得這果然只有尼可拉斯凱吉能演」,這也就此影響淺野忠信往後的戲路,甚至是不管角色有多大,只要有趣的話便義不容辭:「年輕時就一直演『有病』的人。20多歲時什麼都不想,光靠感覺;30開始逐漸開始享受當演員的樂趣;到了40歲,覺得果然還是適合這種類型的角色,想往這方面努力。」他的正常,是與他人相反的邏輯,卻是殊途同歸的道路。

ichi2bthe2bkiller2b7
Photo Credit: Ichi the Killer,來源IMDb
《殺手阿一》劇照

當年《夢旅人》的神經病患、《殺手阿一》殘暴的殺人機器的形象,《維榮之妻:櫻之桃與蒲公英》面對妻子松隆子的寬容,仍成天飲酒作樂的丈夫,是家庭與自我的選擇,同時也是太宰治的對照;《流冰禁戀》(又譯我的男人)與養女二階堂富美的父子戀,一來一往之間的禁慾,再到縱慾,是慾望與道德的對立;《岸邊之旅》死掉的丈夫與深津繪里的人鬼戀,在緊握與放手之間,是生與死的殊途;《臨淵而慄》出獄後的神秘男子與朋友妻的偷情,這一刻是他最為擅長的不說話就能殺死人的陰氣。

雖然外表上是一個氣場逼人的演員,卻又會訝異於他的調皮與可愛。畢竟,早已入主40多歲的大叔,時常在IG上發布一些搞怪的圖片,甚至可以用胡搞瞎搞來形容,模仿拿著櫻桃的偶像、拿水果網袋套頭、詭異的時尚pose等照片。沈迷於IG的可愛大叔,有別於大銀幕上令人畏懼三分的氣場,或許這就是為什麼,淺野忠信不像其他同世代的演員,能如此受到愛戴的原因。

淺野忠信的奔放,多半是深受他對於音樂的狂熱。在母親的影響下,高中就開始以PEACE PILL的名義玩團,並且擁有龐克樂團SODA!(前身為SAFARI)、DJ 「R」等多重音樂身份,大玩龐克、搖滾、Techno、RAP等音樂風格,「我每天都過得非常充實,不充實的話也談不上去表達。內心也一直有種莫名的能量。充實的環境,和不斷湧出的表達欲,藉著觀眾們轉化成強烈的能量。這一點,當演員和玩樂團是一致的。」

與淺野忠信合作4次的綾野剛,在節目上詢問對方是否曾憧憬自己能達到什麼境界?淺野忠信是這麼回答的,「我想知道目前的我,維持在什麼狀態。其實我也不是很確定哪個是真正的自己,就算一口氣賺個100萬,對我來說是否有必要?賺個1000元去吃個關東煮,這樣樂開懷比較像是我的作風,我希望自己能自在選擇自己的生活。」

在一系列的創作中,淺野忠信最常畫的系列人物即是「Dig Man」的美式漫畫。一個只穿著褲子的肌肉男,喊著Dig or Die成天漫無目的拿著鏟子挖掘,卻總是朝天吶喊著「我到底在挖什麼」,最好的朋友是青蛙人以及上半身只有一顆頭顱的生物,而Dig Man最大的敵人則是Bury Man,會將他挖好的洞重新填滿。許多人總是說,藝術家的畫會凸顯其自身的想法與心情,那麼這位總是無意義在挖掘的Dig Man,是否代表淺野忠信心中的迷惘呢?抑或是願意不顧一切地挖掘,關於演戲、畫畫與音樂,這些沒有盡頭的洞呢?

IMG_7645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有學過畫的人都知道,「影子」是素描畫中最重要與最基礎的元素,而在淺野忠信的畫中他總是會如實地加上一道道影子,亦或是如海浪般重複的線條,不管是物體還是人。在繪圖心理測驗理論中,影子暗示著畫圖者心中的焦慮、矛盾或衝突,然而,這一切之於淺野忠信或許是正常也不過的情緒,並且如實地透過各種奇形怪狀的角色發洩而出。

近幾年,開始重回電視圈的淺野忠信,2017年一如往常地在《刑警弓神》飾演行事作風怪異的刑警,為他開啟更新更廣的搞笑親民路線,卻又在隔年《龐克武士》再到《累-かさね》以邪教教主與勢利的經紀人重回「怪演」的身份,當然還包括今年的《吉娃娃羅曼死》,即便皆為年輕主角旁的小配角,淺野忠信的存在與壓迫感,總是能輕易地掌握整部電影。一如,欣賞完《TADANOBU ASANO 3634 淺野忠信展》之後,你依舊不知道到底哪一張畫,才是真正的淺野忠信。

或者說,真正的淺野忠信根本無法定義,就和藝術一樣。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投幣式置物櫃,就只是想致敬伊坂幸太郎。表面上是電影評論,其實就只是個愛看電影的追星族。與其說是影評人,不如說是追星族,追著喜歡的電影和演員,納入自己的後宮,然後用文字記錄下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

與法國人口中「白色少女」之峰同名的冬季限定甜點——蒙布朗

與法國人口中「白色少女」之峰同名的冬季限定甜點——蒙布朗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巴黎濕冷的天氣和吹起東北季風的島國有幾分相似,不難想像為何需要法式甜點那股治癒人心的力量。但說到冬季限定的法式甜點,與歐洲「白色少女」同名的蒙布朗,可是最實至名歸的。

身為甜點控,應該能了解冬季限定甜點的重要地位。在冷冽的空氣中感受柔軟如雪、香甜如蜜的糕點在口中逐漸化開,還有什麼比這感受更治癒人心?

而要說冬季限定甜點中最實至名歸的,就屬經典法式甜點「蒙布朗」(Mont Blanc)了。

RNC0162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誕生於19世紀巴黎,取名自歐洲「白色少女峰」的浪漫甜點

「蒙布朗」源自19世紀巴黎,它的製作靈感來自位於法國的歐洲最高峰「白朗峰」。這項以栗子泥為主題的甜點,不僅與法文中的白朗峰同名,連外型也是參照白朗峰著名的圓潤山頭。白朗峰位於法國東邊與義大利之間的界線,屬於阿爾卑斯山的第一高峰。因為山頂終年被純潔且耀眼的白雪覆蓋,有如少女一席純白的裙擺,也讓它享有「白色少女」的美名。

michiel-annaert-ZtaqmqC3Ekg-unsplash
Photo Credit:Unsplash

那麼蒙布朗使用褐色栗子泥和白朗峰又有什麼相似之處?其實秋季時的白朗峰是會變色的。入秋之時,山中群木枯萎、展露栗褐色的土地,整片山峰被撒上溫潤的秋色。而秋季正巧也是蒙布朗的靈魂原料——栗子的產季。也就是說當白朗峰開始轉黃時,便代表與之同名的蒙布朗出現在甜點櫥窗的時節到了。

RNC0163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蒙布朗的作法通常是以酥脆的杏仁奶油餅作為底座,放上中間含有萊姆酒奶油(或香草奶油)的海綿蛋糕,並在上頭擠上一層層宛如山峰的綿密栗子泥,直至形成圓圓胖胖的栗子奶油峰頂。最後放置一顆香綿的糖炒栗子點綴,再撒上白雪般的糖粉;有如剛由秋入冬的白朗峰被白雪覆蓋的夢幻景象,撫慰人心的浪漫甜點就此誕生。

栗子、奶香、黑糖共譜的法式圓舞曲——蒙布朗歐蕾

說到蒙布朗的口感,那又像是另一種童話故事。外層冰冰涼涼的栗子奶油入口即化,栗子清甜的香味更激起品嚐者的少女心。再往這褐色山峰裡頭探究則是另一番風景,柔軟的海綿蛋糕之間包含的濃厚奶油,美味得像是山間悠長的民謠,兩者在嘴裡完美融合,令人感到舒心愉快。

如果看到這邊你已經開始上網搜尋哪裡買得到蒙布朗,先別急。在這個陰暗溼冷的冬天裡,光泉推出新品「蒙布朗歐蕾」,將這股遠自歐洲的療癒甜點帶到我們身邊。

RNC0170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光泉蒙布朗歐蕾使用真實栗子泥製作,帶有60%香醇牛乳含量,再加上台灣黑糖點綴。除了冷飲,微波後熱熱的喝,更好品嚐其中滋味。剛入口時會帶點栗子泥的細膩口感,因為沒有添加奶精,喝得出栗子的清甜與奶香兩者巧妙融合,就像蒙布朗初入口時外層的栗子奶油,而後續的黑糖味引出另一個甜蜜層次,使這股溫暖人心的滋味綿延不斷。

RNC01769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由蒙布朗歐蕾展開你的19世紀法國巡禮

即使是在灰暗且引人陰鬱的低溫中,手裡一杯溫潤的蒙布朗歐蕾也能讓心房再上升幾度。而在疫情依舊於國際肆虐的今日,以香濃甜蜜的蒙布朗歐蕾作為旅行想像的起點,未嘗不可。

彷彿喝下就能穿梭於冬季的巴黎小巷甜點店,感受栗子泥與奶油的純粹與濃郁、實在與親和。不論遇上加班後的疲勞還是一人度過冬日的孤寂,都有手中這杯溫熱的蒙布朗歐蕾,釋放我們對世界的想像,帶我們一探那白雪靄靄的純潔少女峰。

RNC0172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