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o Tsuchiya

每天跑六公里、隨身攜帶跳繩的運動狂人——土屋太鳳

每天跑六公里、隨身攜帶跳繩的運動狂人——土屋太鳳 Photo Credit: Sony Music Artists Inc

「我也考慮過能堅持到什麼時候,總之先演活目前這個角色,還有下一個。我覺得認真走好每一步,才是現在最重要的。」24歲的土屋太鳳(Tsuchiya Tao ),觀眾依然在等待他成為真正鳳凰的那天。

正所謂望子成龍、望女成鳳,誰不希望自己的女兒有張清純的長相、擁有極佳的舞蹈底子與身體素質,就連個性都是謙恭有禮的好女孩呢?然而,在有人喜歡必定會有人討厭的演藝圈,成為一名受歡迎的女優,並非想像中那麼簡單,神奇的是土屋太鳳的確有著不死鳥鳳凰的特性,只要她不再穿著制服,土屋太鳳絕對會是那隻以生命和美麗,換取人世祥和與幸福的浴火鳳凰。

2018年的《累かさね》並非土屋太鳳第一次展現她的舞蹈天份,卻讓觀眾看見舞蹈之於演員,是相輔相成的借力使力,甚至是能脫胎換骨的蛻變。在舞台上跳舞的人,不是土屋太鳳,不是電影中的妮娜,而是王爾德筆下的舞台劇《莎樂美》,跳著跳著七層紗之舞,為了復仇而走火入魔的莎樂美。

螢幕快照_2019-02-28_下午4_10_22
Photo Credit: 截圖自東宝MOVIEチャンネル Youtube

延續《累かさね》的題材,土屋太鳳飾演的是擁有絕世臉孔演戲卻沒有靈魂的舞台劇演員,現實中的她也時常備受此爭議。或許和其他天才型演員放在一起,土屋太鳳的定型,來自於觀眾對於她被漫改溺愛的好困擾。

小學時第一次演戲,扮演一個喝醉酒的角色,短短的出場卻獲得許多的笑聲,土屋太鳳當時便覺得能夠在短時間讓大家獲得能量,因而成為想要成為演員的動機:「成為一名女演員,這將是我為之付出一生的職業。不是演繹或是表演者,而是一名真正的女演員。」一舉讓土屋太鳳好感度大增的TBS-All Star感謝祭的迷你馬拉松,早已是兩年半前的事情,在跑完10公里的迷你馬拉松後,明明全身以癱軟幾乎站不住的她,仍說著前輩都還站著我不能坐下,以上氣不接下氣的聲音為戲宣傳。這影片真的是不管看幾遍,仍依舊會被感動,關於土屋太鳳,總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以女演員之姿努力奮鬥著。

主打清純形象的女優不在少數,然而土屋太鳳的清純多了一分健康感。從小就學習芭蕾、現代舞、日本舞踊的她,加上女子體育大學舞蹈系在校生(延畢生),土屋太鳳早已和「運動少女」劃上等號。柔軟的身段與出類拔萃的運動神經,甚至每天堅持跑六公里、隨身攜帶跳繩的運動狂人,有時都快分不清她是演員還是運動選手。

明亮的純粹形象,在晨間劇《花子與安妮》《小希的洋菓子》發揮極大的加乘效益,甚至在拍前者時,一邊在超市打工,只為了能訓練自己能看著客人的眼睛,邊說謝謝光臨。而土屋太鳳有如自帶「加油棒」的活力感,在《青空吶喊》與當時尚未爆紅的竹內涼真共演,為了喜歡的人而努力演奏應援對方,本片也算是繼《橘色奇蹟》之後,其作品中品質還算不錯的漫改電影。

其實,只要土屋太鳳不演純愛片,她的演技絕對不會輸給當今線上的若手女優,《神劍闖江湖》《下町火箭》《杜鵑鳥的蛋是誰的》《深夜中的麵包店》,土屋太鳳其實更善於演繹個性不佳的複雜角色。只可惜,傳聞說她(或母親)為了保持自身的清純形象,才不斷接演著純愛類型片。

不擅長言辭的她,上節目受訪時常吃螺絲,甚至講到一半會突然不知道要說什麼,但是無法順暢的組織語言,倒也給人一種可愛感,因為她會用超級認真的態度回答所有問題。而為了讓發音更清楚,高中時便去動手術將原本過長的舌小帶切短,甚至將IG當成部落格在經營,幾乎每天都會發超過百字的貼文。

作為努力型的演員,土屋太鳳的克己生活總是無時無刻在督促自己,因為喜歡吃所有必須多運動,在〈情熱大陸〉的跟拍中,她是不管今天工作再累,也會在飯店做運動的人。就連日本知名的魔鬼女教練AYA,都表示土屋太鳳這樣的人最危險,因為總是帶著笑容做每一個訓練,即便訓練再強烈也看不出來她的極限,非常容易練過度而倒下。或許這也是土屋太鳳最令人擔心的個性。即便像是《P&JK》不太需要演技的角色,土屋太鳳也為了角色塑造而每天堅持做飯,只為了讓自己多一分「妻子」的感覺。每天喝三公升的水,還會自帶砧板和菜刀自己做沙拉。

跳舞,其實和演戲很像,根據不同的曲風改變舞風,在柔軟與力道之間取得平衡。在歌手SIA的〈Alive〉日本版MV中,土屋太鳳帶著金色與黃色的假髮,一個人跳著單人舞,歌詞唱著:

I knew what I wanted; I went in and got it
我知道我想要什麼 我邁開腳步得到了它

Did all the things that you said that I wouldn’t
完成了你說我無法辦到的事

I told you that I would never be forgotten
我告訴你我決不會被這世界遺忘

I’m still breathing
我仍在呼吸著

I’m alive
我還活著

「我也考慮過能堅持到什麼時候,總之先演活目前這個角色,還有下一個。我覺得認真走好每一步,才是現在最重要的。」24歲的土屋太鳳,觀眾依然在等待他成為真正鳳凰的那天。

本文經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投幣式置物櫃,就只是想致敬伊坂幸太郎。表面上是電影評論,其實就只是個愛看電影的追星族。與其說是影評人,不如說是追星族,追著喜歡的電影和演員,納入自己的後宮,然後用文字記錄下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