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o Tsuchiya

每天跑六公里、隨身攜帶跳繩的運動狂人——土屋太鳳

每天跑六公里、隨身攜帶跳繩的運動狂人——土屋太鳳 Photo Credit: Sony Music Artists Inc

「我也考慮過能堅持到什麼時候,總之先演活目前這個角色,還有下一個。我覺得認真走好每一步,才是現在最重要的。」24歲的土屋太鳳(Tsuchiya Tao ),觀眾依然在等待他成為真正鳳凰的那天。

正所謂望子成龍、望女成鳳,誰不希望自己的女兒有張清純的長相、擁有極佳的舞蹈底子與身體素質,就連個性都是謙恭有禮的好女孩呢?然而,在有人喜歡必定會有人討厭的演藝圈,成為一名受歡迎的女優,並非想像中那麼簡單,神奇的是土屋太鳳的確有著不死鳥鳳凰的特性,只要她不再穿著制服,土屋太鳳絕對會是那隻以生命和美麗,換取人世祥和與幸福的浴火鳳凰。

2018年的《累かさね》並非土屋太鳳第一次展現她的舞蹈天份,卻讓觀眾看見舞蹈之於演員,是相輔相成的借力使力,甚至是能脫胎換骨的蛻變。在舞台上跳舞的人,不是土屋太鳳,不是電影中的妮娜,而是王爾德筆下的舞台劇《莎樂美》,跳著跳著七層紗之舞,為了復仇而走火入魔的莎樂美。

螢幕快照_2019-02-28_下午4_10_22
Photo Credit: 截圖自東宝MOVIEチャンネル Youtube

延續《累かさね》的題材,土屋太鳳飾演的是擁有絕世臉孔演戲卻沒有靈魂的舞台劇演員,現實中的她也時常備受此爭議。或許和其他天才型演員放在一起,土屋太鳳的定型,來自於觀眾對於她被漫改溺愛的好困擾。

小學時第一次演戲,扮演一個喝醉酒的角色,短短的出場卻獲得許多的笑聲,土屋太鳳當時便覺得能夠在短時間讓大家獲得能量,因而成為想要成為演員的動機:「成為一名女演員,這將是我為之付出一生的職業。不是演繹或是表演者,而是一名真正的女演員。」一舉讓土屋太鳳好感度大增的TBS-All Star感謝祭的迷你馬拉松,早已是兩年半前的事情,在跑完10公里的迷你馬拉松後,明明全身以癱軟幾乎站不住的她,仍說著前輩都還站著我不能坐下,以上氣不接下氣的聲音為戲宣傳。這影片真的是不管看幾遍,仍依舊會被感動,關於土屋太鳳,總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以女演員之姿努力奮鬥著。

主打清純形象的女優不在少數,然而土屋太鳳的清純多了一分健康感。從小就學習芭蕾、現代舞、日本舞踊的她,加上女子體育大學舞蹈系在校生(延畢生),土屋太鳳早已和「運動少女」劃上等號。柔軟的身段與出類拔萃的運動神經,甚至每天堅持跑六公里、隨身攜帶跳繩的運動狂人,有時都快分不清她是演員還是運動選手。

明亮的純粹形象,在晨間劇《花子與安妮》《小希的洋菓子》發揮極大的加乘效益,甚至在拍前者時,一邊在超市打工,只為了能訓練自己能看著客人的眼睛,邊說謝謝光臨。而土屋太鳳有如自帶「加油棒」的活力感,在《青空吶喊》與當時尚未爆紅的竹內涼真共演,為了喜歡的人而努力演奏應援對方,本片也算是繼《橘色奇蹟》之後,其作品中品質還算不錯的漫改電影。

其實,只要土屋太鳳不演純愛片,她的演技絕對不會輸給當今線上的若手女優,《神劍闖江湖》《下町火箭》《杜鵑鳥的蛋是誰的》《深夜中的麵包店》,土屋太鳳其實更善於演繹個性不佳的複雜角色。只可惜,傳聞說她(或母親)為了保持自身的清純形象,才不斷接演著純愛類型片。

不擅長言辭的她,上節目受訪時常吃螺絲,甚至講到一半會突然不知道要說什麼,但是無法順暢的組織語言,倒也給人一種可愛感,因為她會用超級認真的態度回答所有問題。而為了讓發音更清楚,高中時便去動手術將原本過長的舌小帶切短,甚至將IG當成部落格在經營,幾乎每天都會發超過百字的貼文。

作為努力型的演員,土屋太鳳的克己生活總是無時無刻在督促自己,因為喜歡吃所有必須多運動,在〈情熱大陸〉的跟拍中,她是不管今天工作再累,也會在飯店做運動的人。就連日本知名的魔鬼女教練AYA,都表示土屋太鳳這樣的人最危險,因為總是帶著笑容做每一個訓練,即便訓練再強烈也看不出來她的極限,非常容易練過度而倒下。或許這也是土屋太鳳最令人擔心的個性。即便像是《P&JK》不太需要演技的角色,土屋太鳳也為了角色塑造而每天堅持做飯,只為了讓自己多一分「妻子」的感覺。每天喝三公升的水,還會自帶砧板和菜刀自己做沙拉。

跳舞,其實和演戲很像,根據不同的曲風改變舞風,在柔軟與力道之間取得平衡。在歌手SIA的〈Alive〉日本版MV中,土屋太鳳帶著金色與黃色的假髮,一個人跳著單人舞,歌詞唱著:

I knew what I wanted; I went in and got it
我知道我想要什麼 我邁開腳步得到了它

Did all the things that you said that I wouldn’t
完成了你說我無法辦到的事

I told you that I would never be forgotten
我告訴你我決不會被這世界遺忘

I’m still breathing
我仍在呼吸著

I’m alive
我還活著

「我也考慮過能堅持到什麼時候,總之先演活目前這個角色,還有下一個。我覺得認真走好每一步,才是現在最重要的。」24歲的土屋太鳳,觀眾依然在等待他成為真正鳳凰的那天。

本文經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投幣式置物櫃,就只是想致敬伊坂幸太郎。表面上是電影評論,其實就只是個愛看電影的追星族。與其說是影評人,不如說是追星族,追著喜歡的電影和演員,納入自己的後宮,然後用文字記錄下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

兑水喝、配醬瓜,魏德聖分享玉山陳高的獨特喝法,以及人生代表作《臺灣三部曲》

04 Jun, 2021
兑水喝、配醬瓜,魏德聖分享玉山陳高的獨特喝法,以及人生代表作《臺灣三部曲》

無論是魏導的電影作品,或是澄澈透明的玉山高粱酒,都是臺灣這座母親島所孕育出的瑰寶。臺灣不只醞釀出玉山高粱酒的深刻沈醉,也造就出像魏導這樣熱愛臺灣的電影工作者。

金馬導演魏德聖正在籌拍的史詩級巨作《臺灣三部曲》,預計今年八月開拍,估計斥資40億新台幣,目前募資計畫也正如火如荼的進行中,希望號召群眾一同完成這部「臺灣人出品」的電影。沒想到的是,原本緊鑼密鼓的籌拍節奏,因疫情的關係延後開拍日。聽聞魏導獨愛台酒的玉山高粱酒,因此我們帶了三支今年甫獲美國舊金山烈酒競賽金牌獎的玉山陳高(3、6、8年),來和這位臺灣珍貴的夢想家聊聊他此刻的心情。

JOHN4861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魏德聖導演
生於斯土的魏德聖,長於斯土的玉山陳高

《臺灣三部曲》訴說的是400年前的大航海時代,世界走進臺灣、臺灣迎向世界的歷史關鍵點。那是荷蘭人、西班牙人、漢人、原住民等多元族群在福爾摩沙島上匯聚的一刻,遂讓今時今日的臺灣人,有了精彩的故事、有了根。

從《海角七號》、《KANO》到《賽德克·巴萊》,細數魏導的作品不難發現,絕大多數的題材都與臺灣這塊土地與人文有非常強烈的連結,是什麼讓他這麼愛臺灣?他想了一想,說道:

「有時候『愛臺灣』好像一個很廉價的口號。對我來說,純粹是因為這塊土地滋養了我,所以我想要好好去認識她的歷史和文化,用電影說故事的方式,讓世界看見臺灣。」

魏導確實是一位善於說故事的人。他分享某次和世界展望會到緬甸做公益,其中一個行程是到當地的一所幼稚園,魏導臨時被邀請上台,要向台下眾多不到6歲的孩子們介紹「臺灣」。參加過無數國外影展、習於和國外影評人介紹來自家鄉電影作品的他,這次遇上不一樣的挑戰。魏導遂拿起紙和筆,畫上了一個大大的臺灣和海洋,向天真爛漫的孩子們說:「我來自這個叫做『臺灣』的海島,你們覺得它像什麼呢?」底下的孩子們嘰喳討論,有的說像雞腿、有的說像圍裙。「在臺灣,有許多人覺得像地瓜。但我覺得臺灣更像是這個⋯⋯」導演一邊說一邊畫,孩子們睜著閃亮專注的大眼睛,想知道這座島究竟像什麼。

最後,導演畫了一個母親抱著孩子,看起來就像是英國攝影師John Thomson在1871年於臺灣拍攝的一張照片:一位西拉雅族的母親抱著她的嬰兒。「臺灣像是一個抱著孩子的媽媽,匯集了不同族群的南島語系原住民,包容了遠洋而來、移民而居、暫時寄宿、流離失所的孩子。」

「臺灣是『世界的母親島』。」魏導說。

自此之後,臺灣便以母親的形象深植魏德聖的心中。娓娓道來之際,導演也啜飲著他獨愛的玉山陳高,氣味清香、入口醇厚,勁道十足卻不辛辣,正像極了臺灣人熱情又樸實的性格。

有趣的是,無論是魏導的電影作品,或是澄澈透明的玉山高粱酒,都是臺灣這座母親島所孕育出的瑰寶。臺灣不只醞釀出玉山高粱酒的深刻沈醉,也造就出像魏導這樣熱愛臺灣的電影工作者,更因此讓這個時代的人有機會看見臺灣磅礴而重要的故事——《臺灣三部曲》。

JOHN4995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北回歸線經過的海島型氣候、大面積的山脈地形,讓臺灣擁有得天獨厚的製酒環境。玉山高粱以此推出3年、6年、8年的玉山陳高,可以說是高粱酒界的《臺灣三部曲》。
以務實的態度與技藝,完成人們口中遙不可及的夢想

不只仰賴大自然賜予的風土、善於說故事的行銷包裝,一杯玉山高粱最核心的關鍵,還是回到職人的專業技藝,如何調和出滴滴醇厚、令人難忘的佳釀。製作一部電影最重要的關鍵是什麼?沒想到導演談的不是資金、不是技術,而是人文素養。什麼是人文素養?

「對人類的觀察、對人性的觀照、對生命的省思,這是花錢買不到的能力。」

對魏導來說,這是他最自豪也最堅守的核心價值。基於深刻的人文內涵,導演有責任去定調每一部電影的故事精髓,傳遞他真正想要說的事。而這樣的工作並不容易,他談到《賽德克·巴萊》的製作經歷:「如果你去翻開霧社事件的歷史,它確實是一場血腥的大屠殺。如果要拍霧社事件,就不能迴避掉這段真實的血腥。所以我要透徹的了解史實、不停的理解與換位思考,同時精密安排電影的敘事節奏,讓最終詮釋出來的故事不是挑起國族仇恨,而是化解仇恨。」

環顧導演工作室的牆上、書櫃、桌案,都擺滿了與臺灣相關的史實書籍和地圖,短短四字「人文素養」輕如鴻毛,實踐起來卻是重如泰山。

造就一部電影所需的人文精髓,正如調和一杯清香、層次豐富的玉山陳高。臺灣菸酒嘉義酒廠調酒師傅說過,高粱酒在酒甕熟陳的過程是非常微妙的,白酒調和的過程中,香氣有時會抵消、有時會加乘,想要讓酒液達到掩蓋、助香、調諧、補充等效果,就得找各種不同特色的原酒進行勾兌,摸索出天然風味愈發濃郁、穩定呈香呈味的完美酒體。

為了成就一杯玉山高粱的代表作,調酒師和電影導演沒有不同,都是以畢生的觀察與技藝,在繁複而細膩的過程中一再的嘗試,讓味覺、嗅覺與酒液交織出美好火花,詮釋職人精釀臺灣味。

JOHN4954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源自於1950年臺灣第一甕的高粱酒,完美封釀寶島的風土氣息,能品味到製酒匠人與調酒師的精湛技藝,勾兌出冷冽甘甜的酒香,打造令人心醉神迷的玉山陳高。
為人們留下登峰造極之作,證明此生我來過

魏導常說,這個世界這麼大,不要把自己活得這麼小。回顧2008年由他所掀起的國片奇蹟,透過觀眾的反饋,他看見原來電影可以為人帶來感動,自此翻轉他的電影夢初衷,從一個想要被認同的電影人,轉變為致力於感動人的夢想家。

手上一杯杯甫獲金牌獎的玉山陳高,跟著3年、6年、8年的新品順序杯杯下肚,魏導回首一路以來的沈澱、等待,以及終於要開拍的夢想,終歸一句:

「為什麼要害怕呢?人們活著不就是為了要自我實現嗎?」

魏導將《臺灣三部曲》視為這一生的代表作,不只要將故事搬上國際舞台,還要建造園區,讓臺灣史文化與電影藝術延伸出無限的影響力。如此偉大的目標,說沒有緊張害怕是騙人的,但就像導演所說的:「這就是我一直想做的事,就像追喜歡的女生一樣,再怎麼害怕,因為喜歡還是要去追。」

幸好魏導也有屬於自己的減壓之道。酷愛高粱酒風味的他,喜歡的獨特強烈風味,有時候睡前小酌,有時候犒賞自己工作順利獨飲一杯,之前慶祝殺青也少不了高粱酒佐餐。兑水喝、配醬瓜,則是魏德聖導演最喜歡的玉山陳高喝法。

JOHN5256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製造玉山高粱的嘉義、隆田酒廠,地處嘉南平原,比鄰阿里山和玉山,夜晚高山雲霧下沉使日夜溫差大、水質純淨,創造絕佳的製麴與釀酒之地,並打造出屢獲國際金牌肯定的玉山高粱。魏導獨愛搭配醬瓜吃,享受滿滿台灣風味。

早在《海角七號》上映以前,《臺灣三部曲》的劇本雛形就已經在魏導的桌案上萌芽。醞釀了10年以上的史詩電影,正如玉山陳高一般,好酒沉甕底,令所有心醉於藝術與人文的臺灣觀眾引頸期盼。品嚐登峰造極的滋味,感受甘潤香氣滑溜入喉,魏導說完故事、喝完最後一口玉山陳高,再度登上夢想啟程的飛船,準備帶著全臺灣回到400年前的大航海時代。


同場加映:魏德聖導演品飲心得

  • 玉山高粱酒3年陳高:高粱香氣明顯,帶有豆腐和麴香味,口感溫潤回甘。
  • 玉山高粱酒6年陳高:有一種水梨和瓜果的水果芬芳,香氣令人印象深刻,甜美不辛口。
  • 玉山高粱酒8年陳高:蜜餞和漬物的熟陳味道,口感輕盈、鹹甜生津,感覺很適合配下酒菜。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