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ko Ono

即便千夫所指,她仍一如往常地踩過偏見:走在時代前面的小野洋子

即便千夫所指,她仍一如往常地踩過偏見:走在時代前面的小野洋子 Photo Credit: Yoko Ono

當現今社會所推崇的獨立自由精神,發生在超過半世紀以前時,小野洋子要面對的卻是各種排擠、詆毀,還有憤怒的搖滾歌迷稱她為「女巫」。不只是因為悖離傳統道德的愛情故事,也因為她在各方面實在超過自己的時代太多了。

文字:七本音

說到小野洋子(Yoko Ono),人們幾乎都會馬上想到約翰藍儂。當她作為毀滅披頭四的禍水紅顏時,世人或許有時難以撥開這層是非,專注於她身為藝術家的巨大影響力,或深入理解她如何鬆動了女性的傳統窠臼,並以近乎瘋癲卻冷靜的步伐,不畏國內外各種抨擊與毀謗,沿路插旗,高喊「我會一如往常地踏過偏見,繼續向前。」

這種可以說是當今社會所推崇的獨立自由精神,發生在超過半世紀以前時,她要面對的卻是各種排擠、詆毀,還有憤怒的搖滾歌迷稱她為「女巫」。不只是因為悖離傳統道德的愛情故事,也因為她在各方面實在超過自己的時代太多了。

02-yoko-ono
Photo Credit: Nationaal Archief,來源:Wikimedia

比如說,在近60年前《踐踏的畫作》(Painting to be Stepped)表演中,她把畫作剪碎,要觀眾如對待塵土垃圾一般隨意踐踏,使人們在「藝術品有其崇高地位」的既定認知中掙扎,以行動鬆綁特權。

她秉信「這個時代的藝術,需要激進主義作為解藥。」面對戰爭、平權、環保等等問題,或許是在頒獎典禮上致詞完後即興尖叫,或利用醜聞的名聲,讓媒體強力播送反戰靜坐等等,她透過音樂、藝術、社會運動各種形式去發聲,亟欲打破各種藩籬與限制,將自己的一切行動奉獻給世界,「對世界來說,所有創造性的想法都是有益的。」

04-yoko-ono-1024x994
Photo Credit: MOMA
《踐踏的畫作》(Painting to be Stepped)

我個人認為她實在太適合作為水瓶座的看板人物了。常有人笑稱水瓶座是外星人,充滿難以理解的原則且特立獨行。這並非水瓶座特別喜歡搞怪,而是「所有的人都是獨特的,我只是絕對誠實」。而被階級、性別、傳統等等束縛是有礙個人的獨立與自由——而這應當是最重要的事。

在閱讀小野洋子的資料時,有個有趣的發現。她著名的行為藝術作品《碎片》( Cut Piece, 1964),使我想起了「行為藝術教母」瑪麗娜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c)。在《碎片》中,小野洋子坐在舞台上,任由觀眾趨前剪碎她身上的衣服,以不抵抗來抵抗一切——這好似是瑪麗娜的《節奏零》(Rhythm 0, 1974),只是早了十年,並且發生在文化嚴謹傳統的京都。

10-niizuma-cut-piece-w
Photo Credit: MOMA

想當然爾,《碎片》在當時是令人震驚且難以接受的作品,她認為這場演出在某層面上是表現禪定與佛祖的放下,但世人卻像遭受原子彈襲擊般地,消化了數個世代,才明白箇中層層疊疊的精神意義。這也很符合水瓶座不被當代理解的前衛視野。

以《碎片》和《節奏零》的內涵做比對,也可指向這兩位藝術家的星盤異同之妙。當小野洋子在《碎片》中強調人道精神,並直指當時社會文化中的女性弱勢問題時,瑪麗娜在《節奏零》中要人們看見何謂恐懼並且超越。如果以掌管藝術創作的第五宮觀察,她們都有星群聚集在此,透過藝術展現自我意志是勢在必行。而小野洋子的第五宮與星群特質是水瓶座,瑪麗娜則是天蠍座,前者重視人類全體的自由與平等,後者關切危機中的重生與蛻變,正好貼合她們各自主張的作品精神。

水瓶座願意與眾生站在一起,卻難以被他人接受。縱然有大半生是人人喊打,然而小野洋子始終昂首向前。如今,她不容忽視的創作才華與強烈的自由精神,終於迎來了理解,時代終於追上了她的腳步,人們開始敬佩她從不退縮地活著。由此來說,這個時代與其說是需要激進作為解藥,不如說,生而為人,都渴望勇敢地活著,而小野洋子就是那傳奇的先鋒偶像。

本文經城市美學新態度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Kaiak 城市美學新態度

帶領你發掘城市中的美學事物,建立你的藝術態度,鼓勵你放縱自己的感性在生活中,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