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egend

他開的舞廳曾是時裝大師們的夢想之地:一生都在挑戰禁忌的傳奇藝術家Leigh Bowery

他開的舞廳曾是時裝大師們的夢想之地:一生都在挑戰禁忌的傳奇藝術家Leigh Bowery Photo Credit: Lutz Teutloff@Flickr CC BY-ND 2.0

Leigh Bowery最令人難忘的,莫過於他在倫敦舞廳中的身影。80年代初期,這位身高超過190公分,體重破百的前衛巨人,經常與Guy Barnes、David Walls三人一起穿著誇張怪異的服飾出入夜店,被稱為是倫敦舞廳中的「三個國王」。

他曾是倫敦夜生活的靈魂人物,穿著奇裝異服,舉辦浮誇的服裝秀,卻被Vivienne Westwood認為與Yves Saint Laurent同樣重要;同時,他也是前衛的音樂家與表演者,創作過髒字連篇的歌曲、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表演,甚至為了舞台效果讓妻子喝下尿液,招來無數批評;他也經營過倫敦最具代表性的舞廳,吸引無數歌手、藝術家、設計師上門,卻因好友藥物過量死在店裡而被迫停業……如果你喜歡Lady Gaga的前衛風格,那你一定要認識Leigh Bowery,這位早在30年前,就已重新定義前衛的怪誕藝術家。

「Leigh Bowery是少數20世紀可以藉由反藝術,來創作藝術的人物。」英國作家Michael Bracewell表示。

如果只看他怪誕的舉止,很容易就誤以為Leigh Bowery必然有悲慘的童年,但事實卻不盡如此;Leigh Bowery於1961年出生於澳洲墨爾本市郊小鎮桑夏恩市,從小家庭和睦而且備受父母疼愛,但由於小鎮環境保守,身為同性戀的他,還是覺得與周遭格格不入,他不喜歡上教會,也不像其他男孩一樣喜歡踢足球,總是留在家裡和母親一起下廚、縫紉,還彈得一手好琴,把對外在的不滿全表現在音樂上。

「音樂對他來說就像心理治療一樣,他會坐在鋼琴前彈一整晚,每當他覺得挫折、沮喪的時候,他就靠彈琴來發洩。」Leigh Bowery的妹妹Bronwyn Bowery說。

高中畢業後,他進入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主修時尚,卻發現學校不允許他自由創作,因此他只唸了一年就離開,決心離鄉闖蕩,他在1980年移居倫敦,先是在速食店工作糊口,後來在古董商人、新銳設計師和潮流影響者的匯集中心肯辛頓市場擺攤,販售自己設計的服裝,正好趕上80年代英國新浪漫主義浪潮,很快就引起人們注意。

新浪漫主義是自70年代末期起,從英國都會區夜店開始的潮流,當時出入舞廳的年輕人,受到70年代初期華麗搖滾歌手大衛鮑伊、皇后合唱團、暴龍樂隊等舞台風格影響,喜歡畫著濃妝,搭配豔麗、花枝招展、帶有維多利亞風格的復古服裝,當時媒體將這些人稱為閃電小子(Blitz Kids)、浪漫叛逆份子(Romantic Rebels)或是新貴公子(New Dandies)。

  • 在80年代初期的倫敦,可以看見以新浪漫主義風格作為裝扮重點的服飾銷售員。

在這樣的風潮下,Leigh Bowery古怪、不受框架限制的服裝,很快就得到青睞,他在倫敦時裝週發表服裝系列、為知名舞蹈家Michael Clark的舞團設計表演服,紐約、東京也相繼邀請他前往發表服裝,不過,這位總是打扮得荒誕不經的設計師,對於經營時裝品牌興趣不高。

「Leigh Bowery最有趣的地方是,他不想讓任何人穿他設計的衣服。」與Leigh Bowery交情匪淺的歌手Boy George表示,「我當時覺得這很好笑,因為如果他願意的話,說不定可以賺很多錢。」

然而,Leigh Bowery最令人難忘的,莫過於他在倫敦舞廳中的身影,80年代初期,這位身高超過190公分,體重破百的前衛巨人,經常與既是好友也是情人的Guy Barnes、David Walls,三人一起穿著誇張怪異的服飾出入夜店,被稱為是倫敦舞廳中的「三個國王」(The Three Kings)。

「與其在油布上繪畫,或是用陶土做雕塑,我把所有的點子都放在自己身上了。」Leigh Bowery說。

1985年,Leigh Bowery與友人Tony Gordon創立了名為Taboo(禁忌俱樂部)的迪斯可舞廳,這間看似不起眼的小店,很快就成為媲美紐約Studio 54的夜生活指標;禁忌俱樂部的特色之一,是舞客必須打扮得極其大膽繽紛才准進場,就連Alexander McQueen、John Galliano等人都曾絞盡腦汁地準備服裝,只為了能進去跳舞。後來為Leigh Bowery繪製多幅裸體像的肖像畫大師Lucian Freud,也是在禁忌俱樂部與他結識。

  • John Galliano的2003春夏系列的造型,正是受Leigh Bowery啟發的成果
  • Alexander McQueen的2009秋冬系列,黑白色條紋與格紋及厚唇妝,也可以看見Leigh Bowery的影子
alexmcqueen_leigh_bowery
Photo Credit: Alexander McQueen,BeautieMode提供

擁有自己的舞廳後,總是愛秀、愛嚇人的老闆Leigh Bowery,當然不會放過表現的機會,他為自己製作了上百件誇張的服裝,在人群中瘋狂起舞,確保大家都注意到他。「他有時候很嚇人,有好幾次他一靠近,我拔腿就跑。」曾擔任駐場DJ的Rachel Auburn表示,「因為我知道,他一定會當著所有人的面,抓著我的腳踝把我拎起來。」

「Taboo完全就是在挑戰人類的極限。」藝術家Donald Urquhart說,「如果你去那裡玩了一夜之後,身上沒有破皮或瘀青,那表示你玩得不夠開心。」

除了花枝招展的服裝之外,舞廳裡最不缺的,就是大膽放蕩的性行為,這也讓Taboo一再成為媒體報導的對象,Leigh Bowery把這種毫無限制反傳統行為,稱為多性戀(polysexual)關係。

Taboo只經營了近兩年,就因為Guy Barnes在店裡藥物過量身亡,於1986年被倫敦警方強制關閉;雖然舞廳在巔峰時期結束營業,卻沒有影響Leigh Bowery的事業,他反而更加投入服裝設計與藝術創作,後來還為舞團設計戲服,被舞蹈家Michael Clark說服登台演出。

「我是真的很希望他能一起表演,花了些功夫去誘導他,過了好幾年,才終於說服他登台亮相。」Michael Clark表示。

Michael Clark邀請Leigh Bowery登台演出,令許多評論家非常不諒解,因為Leigh Bowery不但完全是個業餘人士,還將原本只會出現在夜店舞池中的動作與裝扮,帶進相對傳統的舞蹈中,但曾與Leigh Bowery協力設計舞團服裝的馬甲設計師Mr. Pearl,對他的表現卻有極高的評價:「他為演出帶來魔法般的魅力,在演出時,他完全是為了表演而存在。」

除了與舞團的合作外,Leigh Bowery知名的藝術創作,還有1988年在倫敦知名的Anthony d'Offay Gallery中展現的行動藝術,這場表演中,他坐在櫥窗後展示自己誇張的造型。

「真正能刺激我、鼓舞我的永遠是各種想法,想法、點子會讓我非常興奮,而在想法上給你最多自由的就是藝術了,藝術沒有障礙、沒有範圍,它是完全自由的,所以我把自己放進這個領域之中。」Leigh Bowery表示。

不過,Leigh Bowery最為人知曉的藝術合作,是他擔任畫家Lucian Freud一系列裸體畫的模特兒。Lucian Freud在Taboo透過藝術家Cerith Wyn Evans結識Leigh Bowery,也觀賞過他在藝廊的表演,對於這位自信、無所畏懼的鬼才非常欣賞,主動表示希望能為他畫像。

「我父親對我說,他想要畫Leigh,我心想,『天哪!那會是什麼樣子啊?』」時裝設計師Bella Freud接著說,「然後有一天,我父親告訴我,他邀請Leigh到畫室來,一轉身發現Leigh已經脫到全裸,對他說,『你是希望我裸體對吧?』這些畫就是這麼來的。」

Lucian Freud於1990年發表第一幅Leigh Bowery裸體像〈Leigh Bowery坐像〉(Leigh Bowery seated),被許多人認為是了不起的傑作,接下幾年,盧西安佛洛伊德發表了多幅Leigh Bowery的畫像,而每一次作品亮相時,總是由Leigh Bowery穿著花俏的服裝,代表從來不參加發表派對的Lucian Freud出席各種場合。

「他非常擅長參加發表派對。」Bella Freud說,「我特別喜歡一張他穿著華麗衣服,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裡被人群圍繞的照片,他是作品的完美大使,所有人都覺得很有趣。」

總是致力打破創作的界限,讓Leigh Bowery決定在1993年,與好友Richard Torry、Matthew Glammore以及Nicola Bateman合組了樂團Minty,他認為,樂團是將音樂、服裝設計、舞台表演融為一體的良好媒介,而就像所有Leigh Bowery參與過的創作一樣,薄荷樂團所有的演出,不僅非常前衛,有時甚至非常危險,為了製造表演效果,Leigh Bowery曾經在戶外倒吊演出,還當眾用頭砸碎一大片玻璃,讓自己鮮血直流。

不過,Minty最受爭議的,莫過於變裝成孕婦的Leigh Bowery在台上假裝分娩,生出血淋淋的Nicola Bateman,然後再讓Nicola Bateman喝下他的嘔吐物和尿液,這個演出造出極大的爭議,許多人認為這不但不能算是藝術,而且非常噁心,但即使如此,仍然有評論家給予非常高的評價,作家Michael Bracewell在《Frieze》雜誌上撰文指出,Minty的演出,本質上是在反諷傳統藝術,是高明的反藝術創作。

樂團可以在短時間內成功製造話題,除了前衛的歌曲與演出外,真正的原因其實是Leigh Bowery多年來,刻意將自己塑造為怪誕、反傳統的代表,對他而言,沒有任何事是不能轉化為表演的,甚至連結婚這種終身大事,都可以成為他嘲弄既有體制的機會,在樂團成立後不久,這位曾公開宣稱自己與1,000個男人有過不安全性行為的同性戀者,向多年好友Nicola Bateman求婚,而且刻意把登記的日子選在13號星期五。

「Leigh在演出後向我求婚,那天的表演太成功了,他在回家的計程車上心情非常好,他說,『我一直在想,你和我應該要結婚。』」Nicola Bateman回想當時,「我說,『噢,聽起來不錯啊!』」

「Leigh說婚禮就像是我們兩人公開表演,聽起來滿合理的。」Nicola Bateman認為:「對我來說,不管我們結不結婚,我都跟他在一起,所以把婚禮變成藝術表演還滿棒的。」

與Nicola Bateman結婚半年後,1994年11月,Minty在倫敦的Freedom Cafe安排了為期兩週的駐場表演,但因為演出被人檢舉,一天後就被西敏寺市政會勒令停演,這不幸地成為Leigh Bowery最後一次登台,一個月後,向來健康的他忽然病倒,就醫後才向親友透露,自己其實早在1988年,就被診斷出感染愛滋。

「其實在很多年以前,Leigh就告訴過我他得了愛滋病,當時我哭得好慘,結果第二天他跟我說,那是在開玩笑。」Nicola Bateman表示,「我真的以為他在開玩笑,他實在是很會說謊。」

住院五個星期後,Leigh Bowery在1994年最後一天過世,得年僅33歲。過世前,他向親密好友詳細交代自己的後事,希望死後能葬在故鄉澳洲,不想要任何人知道他的中間名,還特別強調喪禮上不許提到上帝,而在被問到想要如何向外界解釋他過世的消息時,Leigh Bowery表示,「就告訴大家,我到玻利維亞去養豬了!」

本文經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授權刊登,
原文發表於此:〈一生都在挑戰禁忌!Leigh Bowery:我就是件活生生的藝術品〉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Tags:
Leigh Bowery

BeautiMode創意生活風格網

BeautiMode以多元角度報導時尚、娛樂、美妝、品味、人物,關心全球流行脈動,相信你是獨特的,且擁有美的權利,達成美麗的途徑成千上萬,BeautiMode和大家一起發掘「美,不只一種可能」。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