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pei Fashion Week

與9位業內人士對談:時裝產業尚不完整的台灣,真的有舉辦時裝週的必要嗎?

20 Feb, 2019
與9位業內人士對談:時裝產業尚不完整的台灣,真的有舉辦時裝週的必要嗎? Photo Credit: NECESSITY SENSE,HYPEBEAST提供

「或許我們必須要思考的,不一定是台北時裝週該怎麼舉辦,而是台北需要舉辦自己的時裝週嗎?」

文字:Noel Lee

當今談論的「Fashion Week」泛指紐約、倫敦、米蘭與巴黎四大時裝週,行之有年的時裝週為何能擁有偌大的影響力,全因它與品牌的依存關係是建立在難以估量的商業價值上。

品牌基本要務包括季度走秀安排、進駐擺設Showroom等,期盼多方買手的光顧,或與各界領域人士的會晤交流,任何機會都有迸發新的商業合作可能;時裝週單位必須邀請符合設定的品牌參展,並開發潛力品牌等任務,長久下來更要打造專屬自我定位的基調。種種屬於時裝產業面的驚濤駭浪,皆在此時此地暗潮洶湧著。

https---hk_hypebeast_com-files-2019-02-i
Photo Credit: HYPEBEAST

今回,我們邀請到九位台灣業界人士,包括品牌設計師、買手、編輯、造型師與模特等人選,從自身立場出發,回顧過往的豐富經歷,綜合台灣時裝環境的現況,探討一個時裝周的本質,結論出何謂「理想中的 Taipei Fashion Week / 台北時裝週」。

受訪者包括wisdom主理人Hans、Guerrilla Group主理人Andrew、Indice Studio主理人Lee、9CE主理人Sky、GQ Taiwan總編Blues、NE.SENSE造型總監兼主理人Michael、模特兒張紘齊、台灣選貨店TRENDS買手Anthony與造型師Makoto。

https---hk_hypebeast_com-files-2019-02-i
Photo Credit: NECESSITY SENSE,HYPEBEAST提供

「時裝週」該具備什麼條件?

首先,曾參與紐約與巴黎時裝周的台灣模特張紘齊提出「金錢、市場價值性、出席人士」三大要件;擔任TRENDS買手的Anthony則強調「採購、媒體、設計師(品牌)」;設計師Andrew與Hans分別回答:「媒體、整合性、商業系統」與「獨特的觀點 、前瞻的視野 、永續的發展」六大條件。

如何解釋「媒體」的重要性?「一年兩度的時裝週,對品牌來說是個極為重要的發佈渠道,除了當下的新品發佈外,媒體曝光亦是品牌重視的關鍵操作。」而「整合性」概括走秀、Showroom 、Pop-Up與派對等項目規劃,如何進行最有效率的整合,成為主辦方最為嚴苛的考驗,Andrew解釋著。

最終的「商業系統」回歸到時裝周所具備的豐厚商業潛力,齊聚設計師、品牌、Showroom與買手等四大單位,建立溝通機會後,隨之延伸未來的合作與訂單的成立,因此品牌與買手的參加絕為必須。如果一個時裝週缺少了商業系統的運作,那這個活動可謂沒有任何存在意義。

https---hk_hypebeast_com-files-2019-02-i
Photo Credit: HYPEBEAST

「時裝週」存在的意義?

「時裝週就像一個櫥窗,能展示該國的時尚力量,也是提供新晉設計師顯現自我的絕佳平台。」GQ總編Blues評論著;Anthony則認為它能落實地方時裝產業鏈的統整,大幅減少品牌與業界人士的時間與支出。

Michael則點出「時裝週」對於流行時尚的影響力,能根據秀上的風格作統整,進而推算下一季與未來的趨勢為何,時尚人士也能藉由觀察做出個人化的穿搭變化。另一位造型師Makoto則以台灣立場切入:「幫助台灣設計師品牌作推廣,活絡台灣時裝市場,創造商業價值」。

https---hk_hypebeast_com-files-2019-02-i
Photo Credit: HYPEBEAST

「時裝週」的商業價值?

「倘若時裝週有如一個整合性平台,且帶有活絡市場與錢流的創造性,那該如何確保它的商業價值存在?」

「服裝物料供應商需要品牌,品牌需要展會以跟選貨店對接,取得運營資金,選貨店需要展會的群聚好作採購,展會需要媒體及政府的支持還有品牌的參與,媒體需要廣告依存,廣告需要品牌方給予案源,這樣構成一個時裝產業的商業循環。」設計師Lee簡述產業鍊的運作,不同的位置有著相應的任務,並認為以上發展如果良好,最終就能形成時裝週的商業價值。

除了以上論述,時裝週亦能附帶「城市行銷」的機會,Hans表示主辦方不妨透過各式活動安排,讓國外品牌、買手與媒體等參展單位,了解與享受當地與該國文化的獨有魅力,體現出該時裝週的與眾不同。

https---hk_hypebeast_com-files-2019-02-i
Photo Credit: HYPEBEAST

「既然是櫥窗,就會有生產與銷售的可能,必須保障整體的開發潛力,給予買手一定的好奇心滿足。」Blues這番話意味著主辦單位必須對大環境有著長期且深入的調查,包括對過去、現代與未來趨勢的了解,或是人才的挑選與挖掘,都必須符合市場的需求。

另一邊,9CE主理人Sky提出相反看法,他認為品牌藉由時裝周進行話題炒作的現象似乎愈演愈烈,該現象的普遍,已導致大眾對時裝周的印象逐漸偏差。此點帶出了KOL、網紅生態的崛起,衍生出的「帶貨量」一詞,更成為現今業界的主要衡量指標,導致品牌在營銷或公關策略上作出大規模的重心移動,也順帶影響時裝週整體的發佈策劃。

https---hk_hypebeast_com-files-2019-02-i
Photo Credit: HYPEBEAST

依台灣現況,「理想中的台北時裝週」會如何舉辦?

「綜觀目前幾個比較大的時裝週,巴黎、米蘭、倫敦、紐約、上海、東京、首爾等,會發現其皆擁有不同的優勢以及目的性。而台北卡在地緣關係,又面臨上海時裝週的蓬勃興起,就算砸大錢仍無法有效吸引國際媒體以及買手的注意,被邊緣化也只是早晚的問題,因此我認為台北時裝週必須面對的主要課題,就是如何有效的輸出台灣設計師至海外。」Andrew進一步分析。

「對品牌最健康的運行方式,便是確保台北時裝週能成為台灣設計師在銷售上的助力。畢竟少了商業系統的存在,所謂的台北時裝週只會成為一個外行看熱鬧的空殼,台灣設計師還是很難去拓展各自的商業版圖。」

承接Sky談之時裝週的「炒作」,Blues亦認為砸下大量預算追求浮誇的表面效果,如毫無商業市場性可論,全都是不切實際。因此建議策展型的概念,嘗試主題性的發想,增加靜態的展示,給予更多機會讓買手、媒體等單位去認識產品是最好的。

Hans則是反向丟出質疑:「或許我們必須要思考的,不一定是台北時裝週該怎麼舉辦,而是台北需要舉辦自己的時裝週嗎?」而Sky與Anthony兩位依照對台灣現階段環境的理解,一致認為尚無舉辦台北時裝週的需求性。

https---hk_hypebeast_com-files-2019-02-i
Photo Credit: HYPEBEAST

一個時裝週該如何吸引你參加,它所需要什麼關鍵要素或誘因?

站在品牌方立場,自然在意的就是Buyer的數量與Runway Show/Presentation。「任何一個決定或走向都關乎生意,透過跟買手的實質合作,能讓更多人買到或穿到我們的作品才是最關鍵的,對品牌或市場來說也才是一個相對健康的環境。」Hans、Michael齊說道。

而Lee同身為品牌方說道:「我是預算有限的品牌方,第一個考慮的一定是實際的商業效益,不然下一季的創意開發跟設計都會因為預算的問題而舉步艱難。因此必須取決於秀的時間點還有Buyer名單,最後再評估展費情況,不然花大量的時間以及預算去參加一個展,卻收不到訂單,這樣的情況,品牌相對較難以生存」。

對買手而言,在意的即是這個時裝週擁有怎樣的產品。「與其花大量資金舉辦時裝週,還不如極力推廣時裝產業與栽培新銳設計師,當台灣時裝產業完整了,再辦也不遲。」Anthony說道。

有什麼模式或想法是「台北時裝週」可以參考的?

Michael先是以倫敦時裝週為例,認為該官方協會的組織性,能幫助新銳品牌最具效率地融入,進而扶持新銳品牌的成長。張紘齊則認為不管是大是小的展覽方式都值得殷鑑,協會供應空間,新銳品牌們則在所限空間運用,成熟品牌們則更該自行舉辦,讓新銳品牌跟進與學習,對此更具信心地走下去。

Andrew以Amazon與東京都纖維Fashion產學協議會所主辦的Tokyo Fashion Award為例,先是透過國內競賽選出優勝品牌,再前進PITTI IMMAGINE UOMO設立獨立展位,藝能同步進駐巴黎當地Lakic Showroom所協辦的「Showroom. Tokyo」為期近十天的展示會,如F/CE、Children of the Discordance、Doublet等品牌皆是如此晉升國際市場。

https---hk_hypebeast_com-files-2019-02-i
Photo Credit: HYPEBEAST

假如身為「台北時裝週」主辦方,你認為最重要的DNA是什麼?

Andrew:「取決於參與的設計師以及品牌上。因此我認為台北時裝週的主要課題,便是如何讓優秀的設計師願意參與。無論時裝週多麼浮誇、有多少當地媒體報導,少了設計師的參與仍是一個空殼,這樣的運行方式對台灣目前的時裝產業,可以說是一點幫助都沒有。」

Anthony:「品牌獨特性以及台北多元文化的呈現。一個好的時裝週能帶動的不僅只是時尚產業,周邊所有相關的產業也會連帶影響,它更像是一個推廣一個城市的次文化。」

Michael:「把我們的弱勢加強放大變成優勢,我們覺得不特別的地方,像是我們日常所看到的東西,說不定才是國際上認爲我們的特色所在。」

Makoto:「特色很重要,品牌的成熟度也很重要,先累積優秀的品牌數量,並達到國際水準。當整體水平都提升了,想要來的人自然就會變多,才更有可能永續發展。」

Lee:「參展品牌結構跟其他時裝週訴求的區別性吧!紐約時裝週以新銳為主,巴黎時裝週最具歷史的參考價值,倫敦時裝週以媒體導向為主,那台北時裝週是什麼?」

SKY:「天馬行空的創意。」

張紘齊:「最重要的應該是堅持理想!走下去,才有文化的傳承產生。」

https---hk_hypebeast_com-files-2019-02-i
Photo Credit: HYPEBEAST

「台北時裝週」的優勢或獨特性會是什麼?

對此,Michael提出所謂的「火鍋理論」,他認為台灣就如民間食物——火鍋,台灣文化是由很多不同國的文化攪拌內化而成,我們需要想辦法將這MIXTURE概念帶出來,進而呈現台灣文化的獨特與稀有性。

就如曾將檳榔攤、變電箱等在地文化元素化為設計元素的Angus Chiang、或將已逝音樂人張雨生、《墮落天使》等音樂、電影元素轉化為靈感主題的Necessity Sense,皆已朝向此遠大理想邁進,此兩大台灣時裝品牌的未來,相當值得大家的關注留心。

「台北時裝週」該如何被國際看見?

Micahel主張可以學習Dior 2019早秋系列於東京舉辦發佈會型式,借力使力邀請國外品牌來台北辦秀,甚至也能借鑑Dior與空山基(Hajime Sorayama)的合作手法,製造大量話題吸引他國人關注。此點,筆者亦認為可以參考KAWS全新藝術展覽「KAWS: HOLIDAY」台北站的企劃概念作延伸發想。

Hans再次點出「要被國際看見的是台北時裝,而非台北時裝週」的核心觀點,台灣市場雖小,但是創作爆發力卻很強,台灣時裝在近幾年都保持一定的能量輸出,而台灣的面料研發更是佔有世界級的領導地位,但在地獨立品牌卻鮮少能使用這些開創性的布料。如能將其優勢轉化為其他項目舉辦商展、Showroom、時裝秀等,讓台灣時裝更具能見度,或許會比舉辦台北時裝週更為標新立異。

https---hk_hypebeast_com-files-2019-02-i
Photo Credit: HYPEBEAST

一個國家對於時尚產業的心力投注,或多或少都能成為該國「文化實力」的標準衡量。隨著亞洲時裝市場的需求在近年大幅成長,原有的東京時裝周再也無法滿足外界,因此上海、首爾等新興時裝週的異軍突起,也成功受到西方國家的關注。

過去台灣曾舉行不少近似「台北時裝週」概念的活動,但組織性結構並非完善,直到去年文化部才挺身而出打造首屆台北時裝週,集結多方台灣好手共襄盛舉,透過服裝的展示彰顯台灣獨有的時裝文化。

本文經HYPEBEAS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HYPEBEAST

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

更多此作者文章

兑水喝、配醬瓜,魏德聖分享玉山陳高的獨特喝法,以及人生代表作《臺灣三部曲》

04 Jun, 2021
兑水喝、配醬瓜,魏德聖分享玉山陳高的獨特喝法,以及人生代表作《臺灣三部曲》

無論是魏導的電影作品,或是澄澈透明的玉山高粱酒,都是臺灣這座母親島所孕育出的瑰寶。臺灣不只醞釀出玉山高粱酒的深刻沈醉,也造就出像魏導這樣熱愛臺灣的電影工作者。

金馬導演魏德聖正在籌拍的史詩級巨作《臺灣三部曲》,預計今年八月開拍,估計斥資40億新台幣,目前募資計畫也正如火如荼的進行中,希望號召群眾一同完成這部「臺灣人出品」的電影。沒想到的是,原本緊鑼密鼓的籌拍節奏,因疫情的關係延後開拍日。聽聞魏導獨愛台酒的玉山高粱酒,因此我們帶了三支今年甫獲美國舊金山烈酒競賽金牌獎的玉山陳高(3、6、8年),來和這位臺灣珍貴的夢想家聊聊他此刻的心情。

JOHN4861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魏德聖導演
生於斯土的魏德聖,長於斯土的玉山陳高

《臺灣三部曲》訴說的是400年前的大航海時代,世界走進臺灣、臺灣迎向世界的歷史關鍵點。那是荷蘭人、西班牙人、漢人、原住民等多元族群在福爾摩沙島上匯聚的一刻,遂讓今時今日的臺灣人,有了精彩的故事、有了根。

從《海角七號》、《KANO》到《賽德克·巴萊》,細數魏導的作品不難發現,絕大多數的題材都與臺灣這塊土地與人文有非常強烈的連結,是什麼讓他這麼愛臺灣?他想了一想,說道:

「有時候『愛臺灣』好像一個很廉價的口號。對我來說,純粹是因為這塊土地滋養了我,所以我想要好好去認識她的歷史和文化,用電影說故事的方式,讓世界看見臺灣。」

魏導確實是一位善於說故事的人。他分享某次和世界展望會到緬甸做公益,其中一個行程是到當地的一所幼稚園,魏導臨時被邀請上台,要向台下眾多不到6歲的孩子們介紹「臺灣」。參加過無數國外影展、習於和國外影評人介紹來自家鄉電影作品的他,這次遇上不一樣的挑戰。魏導遂拿起紙和筆,畫上了一個大大的臺灣和海洋,向天真爛漫的孩子們說:「我來自這個叫做『臺灣』的海島,你們覺得它像什麼呢?」底下的孩子們嘰喳討論,有的說像雞腿、有的說像圍裙。「在臺灣,有許多人覺得像地瓜。但我覺得臺灣更像是這個⋯⋯」導演一邊說一邊畫,孩子們睜著閃亮專注的大眼睛,想知道這座島究竟像什麼。

最後,導演畫了一個母親抱著孩子,看起來就像是英國攝影師John Thomson在1871年於臺灣拍攝的一張照片:一位西拉雅族的母親抱著她的嬰兒。「臺灣像是一個抱著孩子的媽媽,匯集了不同族群的南島語系原住民,包容了遠洋而來、移民而居、暫時寄宿、流離失所的孩子。」

「臺灣是『世界的母親島』。」魏導說。

自此之後,臺灣便以母親的形象深植魏德聖的心中。娓娓道來之際,導演也啜飲著他獨愛的玉山陳高,氣味清香、入口醇厚,勁道十足卻不辛辣,正像極了臺灣人熱情又樸實的性格。

有趣的是,無論是魏導的電影作品,或是澄澈透明的玉山高粱酒,都是臺灣這座母親島所孕育出的瑰寶。臺灣不只醞釀出玉山高粱酒的深刻沈醉,也造就出像魏導這樣熱愛臺灣的電影工作者,更因此讓這個時代的人有機會看見臺灣磅礴而重要的故事——《臺灣三部曲》。

JOHN4995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北回歸線經過的海島型氣候、大面積的山脈地形,讓臺灣擁有得天獨厚的製酒環境。玉山高粱以此推出3年、6年、8年的玉山陳高,可以說是高粱酒界的《臺灣三部曲》。
以務實的態度與技藝,完成人們口中遙不可及的夢想

不只仰賴大自然賜予的風土、善於說故事的行銷包裝,一杯玉山高粱最核心的關鍵,還是回到職人的專業技藝,如何調和出滴滴醇厚、令人難忘的佳釀。製作一部電影最重要的關鍵是什麼?沒想到導演談的不是資金、不是技術,而是人文素養。什麼是人文素養?

「對人類的觀察、對人性的觀照、對生命的省思,這是花錢買不到的能力。」

對魏導來說,這是他最自豪也最堅守的核心價值。基於深刻的人文內涵,導演有責任去定調每一部電影的故事精髓,傳遞他真正想要說的事。而這樣的工作並不容易,他談到《賽德克·巴萊》的製作經歷:「如果你去翻開霧社事件的歷史,它確實是一場血腥的大屠殺。如果要拍霧社事件,就不能迴避掉這段真實的血腥。所以我要透徹的了解史實、不停的理解與換位思考,同時精密安排電影的敘事節奏,讓最終詮釋出來的故事不是挑起國族仇恨,而是化解仇恨。」

環顧導演工作室的牆上、書櫃、桌案,都擺滿了與臺灣相關的史實書籍和地圖,短短四字「人文素養」輕如鴻毛,實踐起來卻是重如泰山。

造就一部電影所需的人文精髓,正如調和一杯清香、層次豐富的玉山陳高。臺灣菸酒嘉義酒廠調酒師傅說過,高粱酒在酒甕熟陳的過程是非常微妙的,白酒調和的過程中,香氣有時會抵消、有時會加乘,想要讓酒液達到掩蓋、助香、調諧、補充等效果,就得找各種不同特色的原酒進行勾兌,摸索出天然風味愈發濃郁、穩定呈香呈味的完美酒體。

為了成就一杯玉山高粱的代表作,調酒師和電影導演沒有不同,都是以畢生的觀察與技藝,在繁複而細膩的過程中一再的嘗試,讓味覺、嗅覺與酒液交織出美好火花,詮釋職人精釀臺灣味。

JOHN4954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源自於1950年臺灣第一甕的高粱酒,完美封釀寶島的風土氣息,能品味到製酒匠人與調酒師的精湛技藝,勾兌出冷冽甘甜的酒香,打造令人心醉神迷的玉山陳高。
為人們留下登峰造極之作,證明此生我來過

魏導常說,這個世界這麼大,不要把自己活得這麼小。回顧2008年由他所掀起的國片奇蹟,透過觀眾的反饋,他看見原來電影可以為人帶來感動,自此翻轉他的電影夢初衷,從一個想要被認同的電影人,轉變為致力於感動人的夢想家。

手上一杯杯甫獲金牌獎的玉山陳高,跟著3年、6年、8年的新品順序杯杯下肚,魏導回首一路以來的沈澱、等待,以及終於要開拍的夢想,終歸一句:

「為什麼要害怕呢?人們活著不就是為了要自我實現嗎?」

魏導將《臺灣三部曲》視為這一生的代表作,不只要將故事搬上國際舞台,還要建造園區,讓臺灣史文化與電影藝術延伸出無限的影響力。如此偉大的目標,說沒有緊張害怕是騙人的,但就像導演所說的:「這就是我一直想做的事,就像追喜歡的女生一樣,再怎麼害怕,因為喜歡還是要去追。」

幸好魏導也有屬於自己的減壓之道。酷愛高粱酒風味的他,喜歡的獨特強烈風味,有時候睡前小酌,有時候犒賞自己工作順利獨飲一杯,之前慶祝殺青也少不了高粱酒佐餐。兑水喝、配醬瓜,則是魏德聖導演最喜歡的玉山陳高喝法。

JOHN5256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製造玉山高粱的嘉義、隆田酒廠,地處嘉南平原,比鄰阿里山和玉山,夜晚高山雲霧下沉使日夜溫差大、水質純淨,創造絕佳的製麴與釀酒之地,並打造出屢獲國際金牌肯定的玉山高粱。魏導獨愛搭配醬瓜吃,享受滿滿台灣風味。

早在《海角七號》上映以前,《臺灣三部曲》的劇本雛形就已經在魏導的桌案上萌芽。醞釀了10年以上的史詩電影,正如玉山陳高一般,好酒沉甕底,令所有心醉於藝術與人文的臺灣觀眾引頸期盼。品嚐登峰造極的滋味,感受甘潤香氣滑溜入喉,魏導說完故事、喝完最後一口玉山陳高,再度登上夢想啟程的飛船,準備帶著全臺灣回到400年前的大航海時代。


同場加映:魏德聖導演品飲心得

  • 玉山高粱酒3年陳高:高粱香氣明顯,帶有豆腐和麴香味,口感溫潤回甘。
  • 玉山高粱酒6年陳高:有一種水梨和瓜果的水果芬芳,香氣令人印象深刻,甜美不辛口。
  • 玉山高粱酒8年陳高:蜜餞和漬物的熟陳味道,口感輕盈、鹹甜生津,感覺很適合配下酒菜。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