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eekeeper

飛行300萬公里才能釀出一公斤,龍眼蜜之所以貴不是沒有原因

飛行300萬公里才能釀出一公斤,龍眼蜜之所以貴不是沒有原因 Photo Credit: Sunmai.Life

根據紀錄,蜜蜂採蜜區大約涵蓋蜂箱半徑六公里,每天往返25趟,每趟負荷0.06公克,約莫體重一半,而飛行300萬公里,才有辦法釀出一公斤蜂蜜。

文字:蔡旭偉|攝影:賀美西

收蜜時節,看天吃飯

這回採訪龍眼蜜採收,在還沒出發之前,就已讓人深刻體會「看天吃飯」是怎麼回事。每年清明前後是龍眼花季,也是台灣大多蜂農收蜜時節,但因為氣候異常、晴雨會變,採訪日期只能靜待收蜜日前三天狀況而定。也許蜂蜜對你來說,只是貨架上的商品,然而對蜂農來說,變幻莫測的大自然,可不是規格化的方便選擇。

你可能知道三台斤裝的龍眼蜜產地價1200元,卻可能不知道,要氣溫攝氏28度以上花朵才會分泌足夠蜜量;也可能沒想到,雨勢風勢一大打落花朵,蜜蜂就沒有花蜜可以採;或許也沒注意到,龍眼花一年只開三、四個星期,台灣引以為傲的龍眼蜂蜜只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可採收。

IMG_4578_2
Photo Credit: Sunmai.Life

蜂農就像是遊牧民族,全台追逐著花季,就像雲林的李慶裕北至苗栗、南至高雄,目標從龍眼花、荔枝花,到台西農閒田野的百花蜜。四月上旬,位於南投龍眼果園,氣候與陽光已像夏天,長串龍眼花像白色火焰在樹間綻放。

蜂農向龍眼果園主人談好,用60斤龍眼蜜交換放置蜂箱的場地報酬,李慶裕笑說,這才聰明,因為龍眼蜜現在不是說有就有。「今年龍眼花況比起2017好很多,還記得有一年,連日大雨把花都打落了,300多箱蜂箱,蜂蜜產量是零。」

IMG_4568_2
Photo Credit: Sunmai.Life
每當龍眼花季,蜂農會借用果園放置蜂箱,讓蜜蜂採集花蜜。李慶裕以60斤龍眼蜜交換場地報酬,採訪當日放置了110個蜂箱
300萬公里釀一公斤蜂蜜

2018年果園裡人工蜂箱一字排開共110箱,每箱等於一整個蜂巢,裏頭有九個蜂巢片、一隻女王蜂,而每巢最多達五萬隻蜜蜂。牠們用吸管般長舌汲取花蜜,透過體內的蜜腸將酵素加入花蜜,回巢後吐進六角形蜂室,然後輕拍翅膀,每分鐘震動超過一萬兩千次,讓蜂巢通風,也讓蜂蜜濃縮到足以抑制細菌的濃度,通常此時含水量會在20%上下。

根據紀錄,蜜蜂採蜜區大約涵蓋蜂箱半徑六公里,每天往返25趟,每趟負荷0.06公克,約莫體重一半,而飛行300萬公里,才有辦法釀出一公斤蜂蜜。在這產季,李慶裕每三天來收一次蜜,得趁晴朗的大白天來,因為無論傍晚或是雨天,工蜂都特別凶,「有客戶本來嫌龍眼蜜貴,可是跟著來收蜜被叮過一次,就覺得合理了。」因天氣而汗流浹背的他笑說,記得避免擋住蜂箱出入口,也避免沾到蜜而吸引蜜蜂,不然小心被叮喔!(採訪團隊仍有兩人躲不過蜂螫)

IMG_4748_2
Photo Credit: Sunmai.Life
每個蜂箱皆放置九片蜂巢片,都有一隻女王蜂帶領,每箱最多達五萬隻蜜蜂

採蜜時,李慶裕帶領著一班員工,也像工蜂忙碌;他們打開蜂巢,一邊用濃煙燻過,降低蜜蜂活動力,接著輕輕刷下巢片上的工蜂,由另一位同事放上推車,蓋好布(避免工蜂又被蜂蜜吸引),運到離心機,運用離心力將蜂蜜甩出,而從桶槽底部緩緩流出龍眼蜜,在陽光下閃耀著誘人光芒。

李慶裕從小跟著父親收蜜,長大後也接下家裡的事業,充滿年輕一代的活力與熱情;例如特別挑選橡木桶的木屑,當成燻煙木材,因為薰蜂過程裡,味道會滲進蜂蜜,他想保持風味的乾淨;而近期最有成就感的是,他們自己研發的一台「刷蜂機」,取代人工把蜜蜂從巢片上刷下來,過去可能彎腰就至少得重複一千多次,目前在不傷害蜜蜂的狀態下,機器減少工作時間,也降低人力需求,甚至同業也前來購買回去使用。

IMG_4359_2
Photo Credit: Sunmai.Life
濃煙可降低蜜蜂的活動力,避免被螫。蜂農李慶裕考量到濃煙味道會滲進蜂蜜,特別採用橡木桶的木屑,保持風味乾淨
IMG_4352_2
Photo Credit: Sunmai.Life
由年輕蜂農李慶裕自行研發的「刷蜂機」,可取代人工,將巢片上的蜜蜂掃下,節省三倍時間
舌尖上的珍貴甜蜜

像李慶裕這樣的七年級,或者更年輕的世代,很少人願意從事養蜂工作;全球氣候變遷、環境壓力使蜜蜂數量減少、蜂蜜產量不定,游牧的生活、採蜜的辛苦勞力,都是使從業人數逐年降低的原因。現場工作人員,全是和父親同輩的親戚,不是叔叔就是嬸嬸,大家都白髮蒼蒼。李慶裕感嘆,也許之後找不到人來幫了。

不過時代的變遷下,不同世代對於蜜蜂的價值也有不一樣的認知。根據Netflix頻道的飲食紀錄片《盤中腐事》,近十年全球的蜂蜜產量下滑,可是消耗量卻上升,除了人口增加外,另一方面是「天然食品」的重要性提高;蜜蜂做為自然甜味來源,被大量運用在各項食品裡。李慶裕表示,過去老一輩聽見龍眼蜜的價格就搖頭,反而年輕一輩很好溝通,只要真正自然無摻假,價錢沒問題。

IMG_4620_2
Photo Credit: Sunmai.Life
將蜂巢片放入離心機,利用離心力將蜂蜜甩出,自然流至槽底
IMG_4651_2
Photo Credit: Sunmai.Life
現採龍眼蜜,從離心機槽底部緩緩流出,現場品嘗,除了特有的麥芽糖香氣,還帶著明顯的新鮮龍眼花香

今日採蜜的幸運象徵是,有個蜂箱裡結了「巢蜜」;把巢片從蜂箱取出,就發現不規則狀的蜂巢緊附在壁上,要用刮刀才拿得下來,同時濃郁的蜂蜜不斷自蜂室中滲出而閃動。李慶裕說,代表這箱蜂蜜產量很多,多到既有巢片放不下了,所以工蜂另築蜂室儲蜜,在產量銳減的時代,越來越少見了。

整塊天然蜂巢入口,自然蜂蠟口感就像口香糖柔韌,輕輕一嚼,滿嘴都是龍眼蜜特有的麥芽香氣,新鮮龍眼花氣息直竄鼻腔,「嗯!超香!」在場每個人忍不住脫口而出。環境壓力下,每一回歸巢的蜜蜂數量都不斷在減少,舌尖上的甜蜜,是叫人要珍惜的一刻與一課。

IMG_4723_2
Photo Credit: Sunmai.Life

參考資料

  • 特別感謝芳喬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仙珍養蜂場李慶裕先生
  • 《食物與廚藝》,Harold McGee著,大家出版
  • 《盤中腐事》,第一季第一集 律師、槍枝、蜂蜜,Netflix頻道

本文經SUNMAI.Life餐酒生活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SUNMAI.Life 餐酒生活誌

台灣唯一的啤酒媒體,以啤酒為中心,追尋餐酒生活背後的美好大小事。分享正確的品飲方式以及世界各地的啤酒消息,解析影劇作品中不為人知的餐酒故事,為你發掘不同的體驗與視野,讓每個人釀出適合自己的餐酒生活。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