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h & Bathtub

「法式浴缸」未必來自法國:歐美沐浴故事

「法式浴缸」未必來自法國:歐美沐浴故事 Photo Credit: Unsplash

在巴黎有人開浴缸出租公司,將浴缸送到租用者的家中。出租浴缸在當時巴黎雖然人人皆知,租用者卻很少。19世紀法國人是懶得洗澡的,所以大概也不會對浴缸很講究。當時法國人所用的浴缸,都幾乎是銅製的,與現今坊間有賣的「法式浴缸」不同。現今坊間常見的「法式浴缸」估計是來自美國的,而不是來自不喜歡洗澡的法國人。

歐洲人在中世紀時,常往公共浴池潔身,或許此乃古羅馬時代之遺風。在中世紀初期,越高貴的人越注重沐浴與清潔,平民百姓也常往公共浴室,男女共浴。只有國王才有本事獨浴一缸水。

到了17世紀,公共浴室因瘟疫肆虐而關閉,當時歐洲人尚不知道細菌病毒為何物,只知病是由瘴氣(miasma)而來。英國人擔心沐浴熱水的霧氣亦為瘴氣,能令人患黑死病,故而不敢沐浴,若因治病而非沐浴不可,則或聽從專家的提議,在浸水前先在身上塗油脂,以免水與瘴氣滲入體內,平時則以濕布洗臉洗手,凡有衣服遮蓋的身體部位,一律不洗。

photo-1526498840002-87400e890f76
Photo Credit: Unsplash
情境示意圖

在18世紀,英國人以木製水管引食水入城鎮,後又將水管接入住宅房舍。此時正是啟蒙時代,英國人認識病菌原理後,就不再怕水,因而復興沐浴,但初時多數人只洗冷水浴。最先在家中將浴缸接駁水管以沐浴者,並非皇室貴族,而是社會的中上層階級。貴族人家早在水管系統未完備時,已有浴缸在睡房裏,而沐浴所用的水,就靠僕人一桶一桶送來,等主人家沐浴過後,家僕再將一桶一桶污水運到屋外。故當時有送水夫(waterman)專門為家僕運水。浴缸或以鋅製,銀色,大而淺,沐浴時水深約為15公分。此浴缸現代都市人或許不屑一看,在19世紀時,卻要在某維多利亞式鄉郊豪華大宅內才看得到。貴族人家有錢請人代替水管與熱水爐所做的事,故習慣於睡房沐浴,家中的浴室是僕人用的。

德國人得知英國興起沐浴後,也紛紛想在家裏建浴室,但因各城市水管不足,大部分家居也沒有供應水,沒有排水管,結果當地人反而如古羅馬人般,重建公共浴堂(德語:hohenstaufenbad)。新建的浴堂非常華麗,以科隆(Cologne)的浴堂為例,有男女浴池、游泳池、餐廳、理髮店,可惜十數年後,此等設備漸見污穢,城市人不想再去,卻又想洗澡,該怎麼辦呢?有學者提議,在家裏安裝花灑淋浴間,此等淋浴間細小而價廉,廣受歡迎。後來政府也在街邊設公共淋浴間。20世紀初德國街景,因而常見花灑頭與淋浴者。

法國的情況與德國相似,同樣沒有水管供水,在巴黎有人開浴缸出租公司,將浴缸送到租用者的家中,同時送上毛巾、浴袍、以及冷水或熱水(法語:bain à domicile)。客人沐浴後,職員以水泵除去缸中水,收回浴缸。出租浴缸在當時巴黎雖然人人皆知,租用者卻很少,在1838年,整年只租出過約1000次。生意差的原因為何?或因當時有道德家稱,女人在滿缸水中裸身浸浴,乃不德之舉,所以有禮儀專家提議男人女人每日沐浴一次,而且不應花太久時間洗澡。浴缸水也不應盛滿,兩吋深就足夠。私密部位更不應多洗。總而言之,19世紀的法國人,多數也不喜歡沐浴。

問都市人其心目中的浴缸如何,或答道:橢圓形、如白瓷器般光滑,或說「法式浴缸」。但正如前文所述,19世紀法國人是懶得洗澡的,所以大概也不會對浴缸很講究。當時法國人所用的浴缸,都幾乎是銅製的,與現今坊間有賣的「法式浴缸」不同。

那時候最講究浴缸的人在哪裏呢?

原來是在美國,在19世紀末期,美國人出產摺疊式浴缸白瓷浴缸,兩者同樣是貴價貨。

美國人在19世紀時就注重沐浴,當時醫學專家說沐浴能防病,而新建的飯店則以豪華浴室招徠客人。以波士頓德蒙特旅館(Tremont House)為例,地庫層設有八間浴堂供客人共用。後來新建的飯店,設施一間比一間奢侈,到了19世紀末期,新的豪華飯店宣傳廣告紛紛稱「房房有浴室」。此風後來也傳到新建的住宅屋宇之中,美國人因而漸漸認為,家中有浴室與浴缸,而且有水管連接,是平常事。

photo-1517191553602-eb5d7d007c33
Photo Credit: Unsplash

廉價浴缸在20世初期漸見普遍,此等浴缸以鋼片(sheet steel)或生鐵(cast iron)製造,表面鋪有白色搪瓷,早見於1908年美國西爾斯公司(Sears)的產品名錄中,售價為33至50美元。

由此推斷,現今坊間常見的「法式浴缸」估計是來自美國的,而不是來自19世紀的法國。白瓷橢圓浴缸的表面不見交接縫隙,無直線方角,圓而滑,與某些法式洛可可(Rococo)建築風格相應,故而有「法式」之稱。

現代家居中的浴室,原來大概只有100年的歷史。有些人家裏或有廉價的土製浴缸,看似老舊,其「年紀」或與新潮高雅的「法式浴缸」差不遠。

參考文獻:

  • Ashenburg, Katherine, The dirt on clean: an unsanitized history, New York: North Point Press. 2007.
  • Hopkins, Owen, Architectural Styles: a visual guide, London: Laurence King. 2014.
  • Worsley, Lucy, If walls could talk: an intimate history of the home, London: Faber and Faber. 2011.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麥敬灝

香港出生。作品散見於各大網絡媒體網站及信報,2016年曾為《信報》香港掌故專欄主筆。曾獲青年文學獎小說獎。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