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gly Beauty

「世上沒有比醜陋更真實的事物」隱藏社會反思的醜時尚風潮

19 Jan, 2019
「世上沒有比醜陋更真實的事物」隱藏社會反思的醜時尚風潮 Photo Credit: Gucci

蔡依林睽違四年的新專輯《Ugly Beauty》,貼切探討「審美觀」議題引發熱議。其實另類美感早已是時尚界難以忽視的重要潮流,從Gucci假人頭、Balenciaga老爹鞋到「醜時尚」始祖Prada的設計觀,跟著時尚觀察家縱覽當今時尚的「Ugly Beauty」精髓。

文字:Jamie Huckbody|翻譯:Eva Liu

時尚其實一直深埋著對於醜陋的迷戀。起初只是對日常生活物品的戲弄(例如以洗衣袋為靈感的2013年秋冬Céline包),或是對極限的挑戰(像是Christopher Kane以水晶和絨毛裝飾的Crocs鱷魚鞋),然而卻在這個世代躍上新臺階,徹底革新了人們對於精品的概念。

以2018年為例,Gucci的假人頭、Vetements結合Edie Sedgwick的頹廢搖滾風、以及Jonathan Anderson為Loewe及同名品牌打造出的不和諧線條,都是其中的一環。

1
Photo Credit: Gucci

「醜」=對於秩序的抗議

「有時候我會想,這些設計師是不是故意在嘲笑我們?」Harrods的女裝採購Kathleen Buscema説道。「但也沒關係——反正時尚有時就只是為了博君一笑。」

老實說,我們不得不這麼相信,否則該如何解釋當今產業對於拿塑膠袋作為包包的癡迷?好似這些袋子是華麗的首飾(本季Burberry便推出透明及粉藍色的設計)。又或是某些醜到不行的鞋、以及像是一元商店大拍賣時會展示的服裝搭配?「如此荒誕、怪異,甚至可以說是『醜』的風氣,其實與千禧世代認同的街頭風更加吻合。」Buscema說:「這是他們的舒適圈,象徵對於秩序的抗議,是他們擁護無政府主義的標誌。」

「後真相」時代反思

確實,若是你仔細去看這些服裝隱藏的小心思,則會發現其實它們背後都具有深厚意義,幾乎都是現正熱議的議題。比如說,「#MeToo」運動在全球延燒後,性感的定義變成什麼了?現代人習慣用照片濾鏡遮蓋原始的容貌,那麼還有人懂得「真實的美」嗎?而在這個「後真相」的世界中,虛構與事實混淆不清,又有什麼是值得相信的?

追求審美「多元化」的吶喊

「當今人們對於『醜時尚』的高熱忱,反映出人的真實思想——畢竟,世上沒有比醜陋更真實的事物。另一方面,你也可以把它看作一種反制,畢竟傳統審美觀往往無法容納多元思維。」來自倫敦的攝影師Darren Black說道。他在Instagram開設的同名帳號,便著重於呈現時尚界最前衛的新面孔。

「這一切關乎對於『醜』的接納與自由性。從Gucci與近期的Burberry伸展台上都能發現,將『醜』的人、『醜』的身體,與『醜』的服裝搭配在一起,他們會以一種全新方式,帶領人們體會這個世代對於重新定義性別與審美的極致追求。」

模糊性別界限

擔任採購的Buscema也認同此說法,並表示:「服裝不再有男女性之分,這股醜時尚的潮流是不分性別的,同時,也不具有任何規範。我們的客戶可以盡情發揮創意,打造出他們獨創並認同的風格。」

對於千禧世代的人們來說,探索時尚穿搭的不同可能,意味著喚回那些曾被視為「不正經」設計的黃金年代——Burberry格紋棒球帽、80風運動服、直筒牛仔褲(Dad-fit Jeans)、霹靂腰包(請問有人跟我一樣無法像美國人那樣稱它為「Fanny Packs」嗎?)以及工作鞋——全部以龐克或嘻哈文化的概念重組。

街頭流行打破規則

英國Matchesfashion採購總監Natalie Kingham説道:「青少年和次文化的主題,帶給許多設計師充分的靈感。本季,我們可以看到Calvin Klein、Gucci,及Marine Serre都融合了這種在文化、質地和顏色上的衝突風格,除了必須完美地運用布料,更得對把玩色彩與印花的變化有十足信心。當人們穿上這些服裝時,應足以呈現設計師想表達的意念:以奢侈品的思維打破規則。」

當然,挑戰時尚潮流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從鞋子開始。 「所謂的『醜鞋』風潮毫無疑問地造成了影響,令粗獷、笨重型態的鞋款成為2018年秋冬季時裝周的主要看頭。」Kingham說道。

但這不代表其他設計師無法大施拳腳。在Christopher Kane與Z-CoiL健康鞋品牌合作系列中,他為鞋子加上彈簧減壓的設計,並於表層添上水晶裝飾。他表示:「我不跟隨潮流——我們「創造」潮流,而這正是奢侈市場需要的本質。」

不斷挑戰主流的界線,Christopher Kane認爲自己不想被當今潮流影響。「你得製造出令人驚呼的作品,當人們看到會有『這是什麼鬼東西』的反應!」這正是我們看到那些鞋的想法。」

當一個極端的新概念出現時,總需要一段緩衝期來適應。「新奇的點子往往讓人難以接受。」來自紐西蘭、從模特兒轉職的私人造型師Angela Radcliffe分享道:「看看那些曾改變我們穿衣方式的革命性設計師,從Paul Poiret到Coco Chanel,Pierre Cardin到Vivienne Westwood,都曾因為打破時代思維,在當時飽受批評。川久保玲和Miuccia Prada也以不斷挑戰常規做為特色,為人們開起跳脫舒適圈的服裝新紀元。」

醜時尚的始祖

從各層面上來說,Prada可說是醜時尚的始祖。她顛覆性地結合資產階級式講究、高科技人工布料,以及對女權及性別意識的反思。1988年,Prada第一個女裝系列誕生,卻被眾人以「無趣」、「醜」等詞語大肆批評。

「我從來不曾做出違背我的信念,或旨在讓穿衣者看起來很蠢的設計。我尊重我的客戶。」Prada女士曾在幾年前這樣告訴我。當時這樣「醜陋之美」的概念正逐漸萌芽,傳統正受到挑戰。「事實上,我期望我的所有創作都是實穿、合乎常理的,並與現實世界有所連結。畢竟,時尚該是能夠被穿著的;它不是藝術。」。

而在2018年秋冬時裝秀上,Prada大膽玩轉霓虹色系晚禮服,以及結合斜紋軟呢服裝的螢光色尼龍綁腿鞋。當最後一件鮮豔粉色的無袖防風衣閃入視野,我不禁想到傳奇編輯Dianna Vreeland,當年的她相當傾心於類似設計的Balenciaga布袋裝,並曾說出這樣的名言:「一點壞品味(Bad taste)就像是Paprika辣椒粉——熱情、暖心,對健康有好處。平淡無味才是我最不樂見的,反而是這樣的東西,多一點也無妨!」

*本文由 Harper's BAZAAR Taiwan 報導,未經授權同意不得轉載
*更多時尚藝術資訊,盡在《Harper's BAZAAR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Harper's BAZAAR

有了BAZAAR,才有時尚! 1867年,全球時尚雜誌始祖Harper's BAZAAR,在美誕生。 是孕育偉大時尚設計師、藝術家的搖籃,流行界巨擘的推手,當代藝術化育的搖籃。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