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é Magritte

「眼睛看見的,不一定是真實」一窺超現實主義大師馬格利特的謎樣大腦

「眼睛看見的,不一定是真實」一窺超現實主義大師馬格利特的謎樣大腦 Photo Credit: Wikipedia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馬格利特知道自己的畫作會讓人「自問卻無法自答」。他曾回應:「我的畫作隱藏著未知和謎團。它勾起想像,使人好奇。但其實它什麼都不是,因為混亂是無從被認識的。」

文字:七星談

大學時曾看過一本科普書,內容是由一位醫師講述多個腦神經異常病患的種種,書名為《錯把太太當帽子的人》。當時的封面(1996年由天下文化出版的版本)使我印象深刻,因為那頭戴禮帽、臉孔被高音譜記號取代的男子肖像,立即讓人想到超現實主義名畫——〈人子〉,來自雷內馬格利特(René Magritte)。

201707031731513285
Photo Credit: Wikipedia,城市美學新態度提供

我想那本書的封面或許正是致敬。因為若是知悉馬格利特與其畫作,再參照該書同名篇章的內容,兩者內涵的相通之處簡直令人拍案叫絕。該篇談論了「視覺失認症」,是指在「只透過視覺」時,可以「描述特徵」卻無法「判斷定義」所見之物。比如說,患者會說「我看見一個球體的、青綠色的物品」卻不知道「那是一顆青蘋果」,但他如果聞到或摸到時卻能知道(在書中,該患者想戴上帽子時,朝著太太的臉伸過手去,直到太太出聲叫他才認出來)。用這個角度來看馬格利特的作品,往往也是「可以說出畫面裡有什麼」卻「不知道湊起來到底是什麼意思?」

the-lovers-2
Photo Credit: René Magritte
〈戀人〉

馬格利特知道自己的畫作會讓人「自問卻無法自答」。他曾回應:「我的畫作隱藏著未知和謎團。它勾起想像,使人好奇。但其實它什麼都不是,因為混亂是無從被認識的。」也就是說,這種無以名狀的懸浮感,正是他對現實的詮釋。

順著這個脈絡再去細想,對於「人」,我們認識的起點就是「臉」,這個臉就專屬於這個人(大腦中還真的有專門處理人臉的神經),而馬格利特的許多畫作中都有臉孔的移除、被遮蔽、被取代或者成為面具般的零件(例如:〈戀人〉、〈強暴〉、〈朝聖者〉......等等),正如我們能從一張臉說出那是誰,但那是一張「真正」的臉嗎?那是真正的他嗎?對於我們所認識的一切,是否永遠有「知人知面不知心」的懷疑空間?

the-pilgrim
Photo Credit: René Magritte
〈朝聖者〉

馬格利特曾說「事物底下總有所隱藏,但人們對於清楚易見的東西興趣不大,反而會想知道被蓋住的是什麼。」這種創作哲學就像是來自地府的冥王之聲。馬格利特的太陽天蠍座,正由掌管秘密的冥王星守護,而綜觀他的整張星盤,可以看見一個由「雙子座的冥王星、海王星」與「射手座的土星、水星、金星」形成的「面對面」結構。這兩個星座與人類的心智活動深切相關,而冥王星掌管地底,海王星掌管海底,土星、水星、金星三者合作掌管了表達藝術的形式,他的創作哲學可以由此洞見。

超現實主義旨在表達潛意識,瑪格利特的話語和畫作皆是箇中經典。在〈形象的叛逆〉中,他畫了一個煙斗再寫上「這不是一個煙斗」,他說:「我們所看到的東西會互相遮蔽,又想知道被擋住的是什麼。但這不是什麼被擋住什麼沒有被擋住的問題,而是被擋住的和沒有被擋住的這兩者之間,有著可見性的差異。」

the-treachery-of-images
Photo Credit: Rene Magritte
〈形象的叛逆〉

這些對現實的反詰,或許會被講究務實的人們譏笑「說人話好嗎」,然而他所創造出來的畫面,就像投向意識的核子彈,炸出一個大洞,開出一大朵潛意識的蕈狀雲,留在人們的心中,不明究理地揮之不去。

本文經城市美學新態度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Kaiak 城市美學新態度

帶領你發掘城市中的美學事物,建立你的藝術態度,鼓勵你放縱自己的感性在生活中,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