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ream Chaser

「無聊的人生,我死也不要」無法不成為野獸的菊地凜子

「無聊的人生,我死也不要」無法不成為野獸的菊地凜子 Photo Credit: Kumiko, the Treasure Hunter

對於較於保守的日本人來說,菊地凜子在女優界即是不折不扣的「異類」。然而,不管他人怎麼說、演藝之路經歷過多少挫折,菊地凜子嘴上總是掛著:「我真的非常享受其中。」

「無聊的人生,我死也不要」說著這句話的菊地凜子,與堅定地說:「今後我也會隨心所欲的生活,以及確認我無法成為自己以外的任何人」飾演《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的橘吳羽,都是無法「不」成為野獸的女子,一隻外表冷豔卻極為Pure的野獸。

在逐一公佈演員名單後,最令人驚訝的莫過於如此大咖的菊地凜子,居然會參與野木亞紀子的新劇,最後事實證明,她成為比主角來得更討喜的角色,以及有如在飾演自己的菊地凜子。

2
Photo Credit: @rinkokikuchi

對於較於保守的日本人來說,菊地凜子在女優界即是不折不扣的「異類」,以現在的新生代女優舉例,她大概就是曝光率偏低的二階堂富美。然而,不管他人怎麼說、演藝之路經歷過多少挫折,菊地凜子嘴上總是掛著「我真的非常享受其中。」那是專屬於女人的自信美。

在某綜藝節目的跟拍中,計程車司機表示自己當然知道菊地凜子,最後才發現他不小心把菊地凜子誤以為是樹木希林女士。雖然這個極大的偏差不禁令人啼笑皆非,但也顯示出菊地凜子在世人眼中,早已是高不可攀的「大物女優」。2006年曾以《火線交錯》(Babel)成為日本睽違50年、第二位入圍美國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的日本人。憑藉一部戲走天下,成為最被外國人所熟知的日本女演員,然而背後卻付出許多不為人知的努力。

成名前經紀公司不願捧她,只好自己努力參加國外的試鏡,對於能和布萊德彼特共演沒有太大興趣,直到看到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的名字(也就是後來《鳥人》的導演),才決定要努力爭取到《火線交錯》的聽障少女千惠子一角。

2
Photo Credit: Babel,來源: IMDb

光是試鏡,她就花了一年的時間,不斷往返洛杉磯、紐約,甚至還跑到摩洛哥與巴黎,為了聾啞角色而學習手語,甚至還考到手語老師的執照,以及,亞洲人的優勢,即便是26歲也能演出16歲的臉孔,而她也說自己的個性是「會努力去嘗試自己討厭的事情,一旦克服後就會覺得自己是勝者。」最終她的付出讓自己從好萊塢出道,飾演渴望得到他人關愛、一言一行皆是反叛與脫序,毫不在意的裸露下體與說粗話的女高中生。菊地凜子不是一脫成名,而是「脫掉」一般人不敢做的面具,但一如前面所說,她真的非常樂在其中。

《挪威的森林》《環太平洋》《浪人47》只要是跨國合拍電影,菊地凜子早已成為最佳人選。當然,最喜歡的莫過於她主演的《久美子的奇異旅程》並禁不住將久美子與菊地凜子劃上等號,早期英文不太好、接受訪問時還會隨身攜帶翻譯機,在日本不受觀眾喜愛,有將近數年的時間幾乎沒有工作,但她與久美子一樣,堅信在千里外的美國,有個重大的使命正等著她。

MV5BMTQ2Njc3NDMwMl5BMl5BanBnXkFtZTgwOTA5
Photo Credit: Kumiko, the Treasure Hunter,來源: IMDb

獨自一人走在雪地裡的身影,太深刻。自由是什麼?對於久美子來說,放生兔子、讓他不再被人類豢養是自由,只是你我都知道,被家養的兔子是沒有辦法獨自生存。就像久美子的寶藏,只存在於《冰血暴》的老舊錄影帶內。「那不是假的!」雖然現實中的菊地凛子,是愛情事業兩得意,與染谷將太幸福生活的人妻,以及在Fargo法戈挖到她心中所想像的寶藏,名為解脫、享受自己所做的選擇與夢想。

本名「百合子」的確不適合她,在化妝師一次吐槽下便毅然決然地改成「凜子」,其時尚感也在她看似危險與冷豔的外表下,成為時尚品牌的御用繆思,老佛爺卡爾拉格斐形容她「眼神很有力量,她看起來像孩子,帶一種日本漫畫的味道。她時而用純真稚氣的目光看著我,轉瞬又變成神秘莫測的女子。」

MV5BNGZhZDg5MjQtYzdiNC00MTlkLTk1N2ItZjYx
Photo Credit: Westworld,來源:IMDb

鮮少上綜藝節目示人,或許一部分也是因為她的「瘋癲」與可愛令人難以招架,如此高冷的氣質卻擁有娃娃般的嗓音,特別喜歡笑,甚至是開朗到會進入自己小宇宙的情緒(這點和滿島光很像),以及最大的興趣是收集玩偶,每天還會與他們對話、分飾兩角。

或許《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的收視率不盡理想,但是橘吳羽這頭野獸的英姿,就和菊地凜子本人一樣,依舊會繼續任性地與老公開心地活著,享受她的不無聊人生。

本文經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投幣式置物櫃,就只是想致敬伊坂幸太郎。表面上是電影評論,其實就只是個愛看電影的追星族。與其說是影評人,不如說是追星族,追著喜歡的電影和演員,納入自己的後宮,然後用文字記錄下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