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redibles 2

皮克斯電影從不畏懼死亡,而《超人特攻隊2》卻幾乎退化到迪士尼的水準

06 Jan, 2019
皮克斯電影從不畏懼死亡,而《超人特攻隊2》卻幾乎退化到迪士尼的水準 Photo Credit: IMDb Incredibles 2 (2018)

除了《玩具總動員》系列,皮克斯電影首集通常會比續集來得有價值,《超人特攻隊2》也不例外。

**本文略有爆雷,請斟酌閱讀**

《超人特攻隊》是由Bradley Bird編導,於2006年推出。時隔12年所推出的續集《超人特攻隊2》,在首映周末即獲得1.82億美元票房,創下動畫電影首日最高紀錄,全球票房收入為12.42億美元,是2018年票房收入最高電影第四名和全球最高動畫電影票房第二名。

但票房的成功,不表示《超人特攻隊2》就是一部好片。比起前作,本片在創意與精神意涵上遠遠不足,幾乎無開創性。

《超人特攻隊》有特別的意義。電影主軸描述在擁有超級英雄的架空世界中,英雄們受到輿論的批判,繼而受到官方的管制,隱姓埋名。主角超能先生跟女主角彈力女超人組織家庭,面對英雄無用武之地的情況下,還必須面臨家庭瑣事。後來反派角色辛拉登因為仰慕超能先生,也想成為英雄卻被拒絕,因而成恨。辛拉登用計引出超能先生,並想要以打垮他來證明自己的價值,最後被超能先生一家解除危機。

《超人特攻隊》的價值在於,它幾乎是少數認真刻畫超級英雄「如何面對日常生活」的電影。超人先生被迫退隱的困境,用一連串的家庭問題推到最高點,而他最後認清英雄的價值,與如何平衡家庭生活的操作,讓這部前作成為一種里程碑。精湛的劇本不但謹守皮克斯溫馨又有深度的電影路線,同時也探討了超級英雄在拯救世界之外的生活樣貌,實是不可多得的佳作。

但同樣的路線在《超人特攻隊2》卻遇到了問題。平心而論,《超人特攻隊2》在電影敘事與場景調度上,技術比前作還要精湛。不但動作場面更加宏大,而超能先生面對彈力女超人被捧為明星後,必須一肩扛起照顧小孩的責任,這一段的處理可說相當完美,將全世界父親所面臨家庭重任和甜蜜負荷,描寫得十分到位。但在電影精神上,《超人特攻隊2》要處理的議題,全在《超人特攻隊》中就已完成。

這部續集電影,除了把第一集的各種元素弄得更盛大、更複雜外,完全沒有更深的意義。甚至於在原本皮克斯特有的人文厚度上,走得更加保守。原本皮克斯的電影就是以闔家觀賞、絕對溫情的路線為賣點。但在《超人特攻隊》中,死亡跟超級英雄息息相關。

超級英雄可以因為服裝有披風的設計,導致會飛的英雄因為披風被捲入機器而喪命的黑色幽默。而超能先生在辛拉登的秘密基地中,看到秘密紀錄,發現辛拉登的機器人是如何在不斷地改良中,殺死過去無數的夥伴。死亡跟本片完全息息相關。

本來皮克斯的電影就從不畏懼死亡,而迪士尼的電影為了小孩觀眾的屬性,非常排斥死亡。像是在《海底總動員》、《天外奇蹟》或《超人特攻隊》都隱藏了死亡的陰影。父母勢必得對小孩解釋,為何小丑魚馬林的太太要為小孩犧牲,老阿公是抱持著什麼心態要用氣球旅行。生老病死本來就是人生的一環,比起許多卡通人物歷經危險都能夠化險為夷,皮克斯的角色是會死的,這也讓故事的深度可以有比較劇情化的發展。

而《超人特攻隊2》的道德詮釋,卻幾乎退化到迪士尼的水準,全片無一死亡。超能先生的困境也從第一集裡面,面臨失業、被公眾排斥的屈辱,簡化到一種「一切都沒什麼大不了,反正事情都會順利」的安全狀況。這可是遠比格林童話裡面充滿死亡與危機暗示的教育意義來得淺薄。

MV5BMDlmNDNjNDQtOWViMS00MTljLTkzMWYtZTI1
Photo Credit: Incredibles 2,來源:IMDb

從Bradley Bird的處理來看,有很多可以強化的點,全部被他輕易處理。不管是英雄們要如何被社會重新接納,超能先生對自己太太鋒頭蓋過自己的妒忌,或是光看電影開場就可以猜到的大魔頭的身分,所有的細節的縱深都不足。畫面跟角色的情境處理得很細膩,但營造出來的戲劇衝突卻極淺。

像大魔頭艾芙琳催眠送披薩的小弟,隱藏自己的身分,本來就大可以設計成讓披薩小弟身亡,然後讓彈力女超人陷入更大的道德危機。或者是讓後來被操控的英雄死在超能一家的手上,造成更大的情境衝突。但本片都沒有做。

結果就是把《超人特攻隊2》搞成米老鼠式的溫馨冒險故事。這也是不少影評提到的,本片好看歸好看,但故事實在只是前作的衍生品,了無新意,甚至是一大退步。

並不是說溫馨不死人就不能拍出傑作。2017年皮克斯推出的《可可夜總會》,就在只有一個角色死亡的情況下,把墨西哥亡靈節玩得淋漓盡致,令人飆淚。

如果皮克斯要把成功的首部電影推出續作,實在應該考量到:即使觀眾對於首作皆愛得發狂並期待續集,但他們的電影傳統其實非常不適合狗尾續貂。像《怪獸大學》的魅力已然不如前作《怪獸電力公司》,而《超人特攻隊2》表現上卻顯得更差。

於明年上映的《玩具總動員4》如果再不出現巴斯光年的危機,或其他玩具因為被玩壞而死的情境,再次逃避死亡議題的話,那《玩具總動員4》勢必重蹈《超人特攻隊2》的覆轍,成為票房超高,但令人失望的續作。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傅紀鋼

詩人,《前進》文學誌發行人,部落格:膠原性獨立軍總病毒的恐怖蔓延。人生觀:「我想目前我們正走在那條我們正在努力設法找出的那個我相信我們大家都不完全相信我們能找出答案的答案的路上。」──美國佛羅里達州那不勒斯市長安德森

更多此作者文章

兑水喝、配醬瓜,魏德聖分享玉山陳高的獨特喝法,以及人生代表作《臺灣三部曲》

04 Jun, 2021
兑水喝、配醬瓜,魏德聖分享玉山陳高的獨特喝法,以及人生代表作《臺灣三部曲》

無論是魏導的電影作品,或是澄澈透明的玉山高粱酒,都是臺灣這座母親島所孕育出的瑰寶。臺灣不只醞釀出玉山高粱酒的深刻沈醉,也造就出像魏導這樣熱愛臺灣的電影工作者。

金馬導演魏德聖正在籌拍的史詩級巨作《臺灣三部曲》,預計今年八月開拍,估計斥資40億新台幣,目前募資計畫也正如火如荼的進行中,希望號召群眾一同完成這部「臺灣人出品」的電影。沒想到的是,原本緊鑼密鼓的籌拍節奏,因疫情的關係延後開拍日。聽聞魏導獨愛台酒的玉山高粱酒,因此我們帶了三支今年甫獲美國舊金山烈酒競賽金牌獎的玉山陳高(3、6、8年),來和這位臺灣珍貴的夢想家聊聊他此刻的心情。

JOHN4861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魏德聖導演
生於斯土的魏德聖,長於斯土的玉山陳高

《臺灣三部曲》訴說的是400年前的大航海時代,世界走進臺灣、臺灣迎向世界的歷史關鍵點。那是荷蘭人、西班牙人、漢人、原住民等多元族群在福爾摩沙島上匯聚的一刻,遂讓今時今日的臺灣人,有了精彩的故事、有了根。

從《海角七號》、《KANO》到《賽德克·巴萊》,細數魏導的作品不難發現,絕大多數的題材都與臺灣這塊土地與人文有非常強烈的連結,是什麼讓他這麼愛臺灣?他想了一想,說道:

「有時候『愛臺灣』好像一個很廉價的口號。對我來說,純粹是因為這塊土地滋養了我,所以我想要好好去認識她的歷史和文化,用電影說故事的方式,讓世界看見臺灣。」

魏導確實是一位善於說故事的人。他分享某次和世界展望會到緬甸做公益,其中一個行程是到當地的一所幼稚園,魏導臨時被邀請上台,要向台下眾多不到6歲的孩子們介紹「臺灣」。參加過無數國外影展、習於和國外影評人介紹來自家鄉電影作品的他,這次遇上不一樣的挑戰。魏導遂拿起紙和筆,畫上了一個大大的臺灣和海洋,向天真爛漫的孩子們說:「我來自這個叫做『臺灣』的海島,你們覺得它像什麼呢?」底下的孩子們嘰喳討論,有的說像雞腿、有的說像圍裙。「在臺灣,有許多人覺得像地瓜。但我覺得臺灣更像是這個⋯⋯」導演一邊說一邊畫,孩子們睜著閃亮專注的大眼睛,想知道這座島究竟像什麼。

最後,導演畫了一個母親抱著孩子,看起來就像是英國攝影師John Thomson在1871年於臺灣拍攝的一張照片:一位西拉雅族的母親抱著她的嬰兒。「臺灣像是一個抱著孩子的媽媽,匯集了不同族群的南島語系原住民,包容了遠洋而來、移民而居、暫時寄宿、流離失所的孩子。」

「臺灣是『世界的母親島』。」魏導說。

自此之後,臺灣便以母親的形象深植魏德聖的心中。娓娓道來之際,導演也啜飲著他獨愛的玉山陳高,氣味清香、入口醇厚,勁道十足卻不辛辣,正像極了臺灣人熱情又樸實的性格。

有趣的是,無論是魏導的電影作品,或是澄澈透明的玉山高粱酒,都是臺灣這座母親島所孕育出的瑰寶。臺灣不只醞釀出玉山高粱酒的深刻沈醉,也造就出像魏導這樣熱愛臺灣的電影工作者,更因此讓這個時代的人有機會看見臺灣磅礴而重要的故事——《臺灣三部曲》。

JOHN4995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北回歸線經過的海島型氣候、大面積的山脈地形,讓臺灣擁有得天獨厚的製酒環境。玉山高粱以此推出3年、6年、8年的玉山陳高,可以說是高粱酒界的《臺灣三部曲》。
以務實的態度與技藝,完成人們口中遙不可及的夢想

不只仰賴大自然賜予的風土、善於說故事的行銷包裝,一杯玉山高粱最核心的關鍵,還是回到職人的專業技藝,如何調和出滴滴醇厚、令人難忘的佳釀。製作一部電影最重要的關鍵是什麼?沒想到導演談的不是資金、不是技術,而是人文素養。什麼是人文素養?

「對人類的觀察、對人性的觀照、對生命的省思,這是花錢買不到的能力。」

對魏導來說,這是他最自豪也最堅守的核心價值。基於深刻的人文內涵,導演有責任去定調每一部電影的故事精髓,傳遞他真正想要說的事。而這樣的工作並不容易,他談到《賽德克·巴萊》的製作經歷:「如果你去翻開霧社事件的歷史,它確實是一場血腥的大屠殺。如果要拍霧社事件,就不能迴避掉這段真實的血腥。所以我要透徹的了解史實、不停的理解與換位思考,同時精密安排電影的敘事節奏,讓最終詮釋出來的故事不是挑起國族仇恨,而是化解仇恨。」

環顧導演工作室的牆上、書櫃、桌案,都擺滿了與臺灣相關的史實書籍和地圖,短短四字「人文素養」輕如鴻毛,實踐起來卻是重如泰山。

造就一部電影所需的人文精髓,正如調和一杯清香、層次豐富的玉山陳高。臺灣菸酒嘉義酒廠調酒師傅說過,高粱酒在酒甕熟陳的過程是非常微妙的,白酒調和的過程中,香氣有時會抵消、有時會加乘,想要讓酒液達到掩蓋、助香、調諧、補充等效果,就得找各種不同特色的原酒進行勾兌,摸索出天然風味愈發濃郁、穩定呈香呈味的完美酒體。

為了成就一杯玉山高粱的代表作,調酒師和電影導演沒有不同,都是以畢生的觀察與技藝,在繁複而細膩的過程中一再的嘗試,讓味覺、嗅覺與酒液交織出美好火花,詮釋職人精釀臺灣味。

JOHN4954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源自於1950年臺灣第一甕的高粱酒,完美封釀寶島的風土氣息,能品味到製酒匠人與調酒師的精湛技藝,勾兌出冷冽甘甜的酒香,打造令人心醉神迷的玉山陳高。
為人們留下登峰造極之作,證明此生我來過

魏導常說,這個世界這麼大,不要把自己活得這麼小。回顧2008年由他所掀起的國片奇蹟,透過觀眾的反饋,他看見原來電影可以為人帶來感動,自此翻轉他的電影夢初衷,從一個想要被認同的電影人,轉變為致力於感動人的夢想家。

手上一杯杯甫獲金牌獎的玉山陳高,跟著3年、6年、8年的新品順序杯杯下肚,魏導回首一路以來的沈澱、等待,以及終於要開拍的夢想,終歸一句:

「為什麼要害怕呢?人們活著不就是為了要自我實現嗎?」

魏導將《臺灣三部曲》視為這一生的代表作,不只要將故事搬上國際舞台,還要建造園區,讓臺灣史文化與電影藝術延伸出無限的影響力。如此偉大的目標,說沒有緊張害怕是騙人的,但就像導演所說的:「這就是我一直想做的事,就像追喜歡的女生一樣,再怎麼害怕,因為喜歡還是要去追。」

幸好魏導也有屬於自己的減壓之道。酷愛高粱酒風味的他,喜歡的獨特強烈風味,有時候睡前小酌,有時候犒賞自己工作順利獨飲一杯,之前慶祝殺青也少不了高粱酒佐餐。兑水喝、配醬瓜,則是魏德聖導演最喜歡的玉山陳高喝法。

JOHN5256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製造玉山高粱的嘉義、隆田酒廠,地處嘉南平原,比鄰阿里山和玉山,夜晚高山雲霧下沉使日夜溫差大、水質純淨,創造絕佳的製麴與釀酒之地,並打造出屢獲國際金牌肯定的玉山高粱。魏導獨愛搭配醬瓜吃,享受滿滿台灣風味。

早在《海角七號》上映以前,《臺灣三部曲》的劇本雛形就已經在魏導的桌案上萌芽。醞釀了10年以上的史詩電影,正如玉山陳高一般,好酒沉甕底,令所有心醉於藝術與人文的臺灣觀眾引頸期盼。品嚐登峰造極的滋味,感受甘潤香氣滑溜入喉,魏導說完故事、喝完最後一口玉山陳高,再度登上夢想啟程的飛船,準備帶著全臺灣回到400年前的大航海時代。


同場加映:魏德聖導演品飲心得

  • 玉山高粱酒3年陳高:高粱香氣明顯,帶有豆腐和麴香味,口感溫潤回甘。
  • 玉山高粱酒6年陳高:有一種水梨和瓜果的水果芬芳,香氣令人印象深刻,甜美不辛口。
  • 玉山高粱酒8年陳高:蜜餞和漬物的熟陳味道,口感輕盈、鹹甜生津,感覺很適合配下酒菜。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