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than Blue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一個悲傷再疊上悲傷,那就叫悲哀了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一個悲傷再疊上悲傷,那就叫悲哀了 Photo Credit:傳影互動

會衝著片名有兩個「悲傷」來看電影的觀眾,擺明了就是要進來哭的......大哭到不行的通常是情侶,還有結伴而來歐巴桑軍團,他們肯定知道這個故事漏洞百出,但可以沉溺在帥哥之間拉扯,為了崇高的愛苦惱犧牲,這樣的夢不是很棒嗎?

文:綠可頌

我的交友圈同溫層一講到《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瞎點一籮筐就白眼翻到後腦杓,大家的共識就是這部片跟社會脫節,各種情節的不合常理,從媽媽丟下存摺拋棄兒子一走了之,一直到兩個高中生獨居這種超沒現實感的設定,而男主角罹癌更是老梗到必須用盡全力吐槽!

但最令我們忿忿不平的是,《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的票房賣超過兩億了!還把第二名《角頭2:王者再起》甩得遠遠的,坐實2018年度台灣電影票房冠軍的寶座。

票房出乎意料的好,才是讓我們最在意的地方,不然要說2018台灣年度瞎片,《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大概排得上前三名吧。

這種崩潰的反應大概是延續了年底選舉結果的挫敗感,我們這些活在同溫層取暖的人,被當頭棒喝之後,才發現自己認為進步的觀念其實是跟社會脫節,我們對電影趨勢的觀察與評論其實是小圈圈品味,原來台灣社會普遍追求的價值,還在楊德昌批判的1990年代的功利主義陰影下,這才是比悲傷更悲傷的事吧!

客觀來看,文藝愛情片本來就是台灣電影比較擅長的類型,而台灣人的美好愛情想像時常停留在學生時期,男女老少都喜歡那種極度純情又帶點幼稚的蠢萌樣。拿近10年來最成功的代表作來說,《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和《我的少女時代》,這兩部片都是歡樂、懷舊又勵志的調性。

比較忌諱的是悲劇,或者牽扯太多社會寫實的情節進來,很容易就叫好不叫座。否則,筆者認為《五月一號》、《六弄咖啡館》、《女朋友。男朋友》都是(我自以為)更真實虐心的作品,但票房也就差強人意。

(使用請註明究方社_方序中、吳建龍設計)《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大師唯美版海報
Photo Credit:「究方社」方序中、吳建龍設計,傳影互動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設計海報

就這樣的商業邏輯來看,《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其實反其道而行,開發了文藝愛情類型的另一種賣座模式。很明顯這種愛情悲劇不是台灣電影過往擅長的套路,而這部片確實是從2009年韓國電影《最悲傷的故事》改編而來。說改編不太精準,在結構上基本是照抄,整體大概有八成像,主要是人物性格調整,對白更為幽默,增加了許多台灣偶像劇的喜劇調性進來。整體而言就是個帶點甜甜台灣味的韓式料理。

有一種悲傷叫為悲傷而悲傷。會衝著片名有兩個「悲傷」來看電影的觀眾,擺明了就是要進來哭的。都說電影院是逃避現實的黑盒子,想在電影院大哭的人肯定有需要發洩的理由,但又不能太寫實到讓人想逃。

有了韓劇擅長的慘上加慘的悲劇結構,加上台劇擅長的純情跟可愛的形式,《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就這樣吹了一個美麗的愛情的大泡泡,讓觀眾沉溺在純愛的悲傷幻想世界中。

它確實太美了,演員從主角到配角都美到不行,根本就是搬上大銀幕的偶像劇。劉以豪陳意涵張書豪陳庭妮,就連擔任綠葉的禾浩辰、大慶、鬼鬼或跑龍套的A-Lin都是好看到不行,每一位對觀眾來說都是拿來當老公老婆我可以的菜,而關本良的攝影也是如畫般的美麗。

視覺上舒服享受。音樂也很棒,除了陳建騏、羅恩妮的配樂抒情悅耳,A-Lin唱的歌也好聽極了。就是這一切太美好了,美得不切實際,美到沒有現實感可言。

我本來懷疑,喜歡這部片的人是不是都還沒談過戀愛,都還在涉世未深的階段?不然父母雙亡或被母親拋棄(理由還很瞎)這種叛逆期青少年才會幻想的人物設定怎麼說服得了人?更不要說同居10年摟摟抱抱但沒有性關係,以及最後的殉情有多灑狗血。

劉以豪演深情暖男2
Photo Credit:傳影互動

但我在電影院看到的高中生通常傻傻的說自己想哭但哭不出來,而大哭到不行的通常是情侶,還有結伴而來歐巴桑軍團,他們肯定知道這個故事漏洞百出,也知道自己絕對不會遇到像劉以豪或張書豪那樣的純情天菜。但是,可以沉溺在帥哥之間拉扯,為了崇高的愛苦惱犧牲,這樣的夢不是很棒嗎?為哭而哭又怎樣,活在泡泡裡雖然不切實際,但至少感覺很美好!大概是這樣吧。

最後,如果再看一次《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我還是會白眼翻到後腦杓。今年的愛情文藝片,我比較喜歡的是《誰先愛上他的》、《後來的我們》,或者重新上映的數位修復版《霸王別姬》。

愛情是生活的一部分,生活的現實感很殘酷,大環境會逼得你妥協、留下遺憾,那才是悲傷。一個悲傷再疊上悲傷,那就叫悲哀了。以上是本人活在同溫層小圈圈,一些不入流的觀點而已。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影迷大宅門

烏托邦:無論媚俗或主流、深夜動畫或晨間肥皂劇,妄想皆為最佳防護罩,而崩壞則是關鍵的救贖。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