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yster & Aphrodite

吃生蠔真的有催情功能嗎?關於蠔的各種冷知識

吃生蠔真的有催情功能嗎?關於蠔的各種冷知識 Photo Credit: Foodshot

歐美坊間如今依然有傳言說,古希臘神話中的愛情女神是在蠔殼之中出生的。故此有傳言說,蠔肉有催情的效用。相傳威尼斯的著名花花公子作家卡薩諾華常以蠔肉做早餐,他是不是因為吃蠔多,而使他非要有上百個情人不可呢?

蠔,自古以來就受人喜愛。古羅馬人吃蠔時,往往混合醬汁夾在麵包裏吃。醬汁或以胡椒、獨活草(lovage)、蛋黃、醋、魚醬(liquamen)、酒、橄欖油煮成,估計此種食法,與今天西菜的蠔肉三明治(Oyster loaves)相似。當時羅馬人吃蠔是很有講究的,有作者曾在著作中描述各產地的蠔味,還寫出彼此的微小分別。蠔在當時十分昂貴,普通人要付出半日工資,才買得到12隻。所以這些美食家一定花了很多錢吃蠔,才能寫得出如此文章。

古羅馬與今天英國的所在地,相距遙遠,但有人聽聞英國有上佳的蠔出產後,就千里迢迢去英國,想辦法將這些蠔活生生運回羅馬國。運送路途非常遙遠,經海路運輸的話,路程起碼有5000公里長,需時最少6周,蠔經過如此長途跋涉,必然死在途中。究竟古羅馬人是如何吃得到新鮮的英國蠔呢?學者至今還未有定論,但卻肯定那些英國蠔運到羅馬的時候,依然是新鮮的。

oyster_shell_clams_dry_bay_seafood_sea_p
Photo Credit: pxhere

至今為止,最合理的講法是這樣的:歐洲西部與地中海沿岸,也有居民採蠔或養蠔,從英國往羅馬的途中,必定經過許多蠔的棲息地,所以商人不必將蠔從英國直運到羅馬,而是將運輸的路途分開很多段。先將蠔從英國運到途中首個棲息地,等到英國蠔在新棲息地落地生根以後,再將部分的蠔運到下一個養蠔的水域,如此一步一步,將英國蠔運往羅馬。如此運蠔養蠔,一定要花費大量人力物力,所以估計只有鹽商才有如此多的錢,為古羅馬人送蠔。

歐美坊間如今依然有傳言說,古希臘神話中的愛情女神阿芙蘿黛蒂(Aphrodite),即古羅馬神話中的愛神維納斯(Venus),是在蠔殼之中出生的。故此有傳言說,蠔肉有催情的效用,有學者因而以現代科學法研究蠔肉的營養成份。

在2005年,有義大利與美國學者公布蠔肉營養成份的研究結果,稱有兩種氨基酸是蠔肉獨有的。將這兩種氨基酸注入雄鼠體內後,其血液中的睪酮(testosterone,即男人的性荷爾蒙)濃度隨即增加,注入雌鼠體內,則令其血液孕酮(progesterone,即女人的性荷爾蒙)濃度增高。此研究的結果,與坊間的催情傳言相應,但許多人至今依然半信半疑。相傳威尼斯的著名花花公子作家卡薩諾華(Giacomo Casanova)常以蠔肉做早餐,他是不是因為吃蠔多,而使他非要有上百個情人不可呢?

1200px-Sandro_Botticelli_-_La_nascita_di
Photo Credit: Sandro Botticelli@Wiki Public Domain
雖有坊間傳說指愛情女神生於蠔殼中,畫家畫愛情女神,卻沒有畫蠔殼。為何如此?也許因為蠔殼不對稱,形狀不定,與當時的美學標準不符。圖為義大利畫家波提且利(Sandro Botticelli)名作,題為「維納斯誕生(The Birth of Venus)」,於15世紀末完成

美洲原住民也常吃蠔,歐洲人初到美洲大陸時,常常看到海邊有很多圓形的沙石堆,走近細看,才發覺這些石堆是由蠔殼堆成的。紐約自由神像所在處,今天稱為自由島(Liberty Island),但在歐洲人初來時,此島稱為「大蠔島(Great Oyster Island)」。這座島與附近的小島,以及紐約市的所在地,本來也有大量的蠔棲息。

生物學者研究蠔的生理與生態,發覺蠔原來懂得變性,雄變雌,雌變雄。雌變雄只要幾日就完成,雄變雌則要花數周的時間。蠔是群居動物,只要有一群蠔居住在河口靜水裏,各自變成雌雄,就能繁衍後代。但學者至今還不清楚蠔在聚居的時候,是怎樣「協調」雌雄比例的。

蠔既能由男變成女、女變成男,估計牠們對陰陽和合之理,必然甚為瞭解,不會有「男人在火星、女人在金星」這種煩惱。如此的本能,與古希臘愛情女神生於蠔中的傳說,似乎也有相和之處。

參考書目:

  • Smith, Drew, Oyster: a world history, United Kingdom: The History Press. 2010.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麥敬灝

香港出生。作品散見於各大網絡媒體網站及信報,2016年曾為《信報》香港掌故專欄主筆。曾獲青年文學獎小說獎。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