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o wrote it?

【50萬英鎊懸賞】龐德主題曲作者身份之謎

26 Dec, 2018
【50萬英鎊懸賞】龐德主題曲作者身份之謎 Photo Credit: Dr. No來源IMDb

過去半世紀John Barry和Monty Norman兩位作曲家曾多次耗費高昂訴訟費,在法庭爭執誰才是這首電影史上最著名的主題音樂的著作權所有人。

1997年英國媒體《星期日泰晤士報》(The Sunday Times)刊登了一篇文章追查近半世紀前的一樁懸案:「寫下了James Bond電影主題音樂的作者到底是誰?」

地球上或許沒有人不認識這首曲子,但卻沒幾個人有把握敢說這首曲子的作曲家到底是誰。而超出報社預料的是,這篇報導讓他們付出高達50萬英鎊的高昂代價……

  • 《第七號情報員》(Dr. No)的傳奇片頭
半世紀的版權爭議

對多數觀眾而言,想到龐德電影音樂第一個聯想到的名字會是《與狼共舞》(Dances With Wolves)的作曲家John Barry

不能怪他們,因為4度獲得奧斯卡獎的John Barry正是因為龐德電影而跨入配樂的這個行業,並且在他生涯中總計寫作了高達11部龐德電影配樂。對影迷來說John Barry這個名字確實完全可以和龐德音樂畫上等號。

但龐德主題音樂卻是另外一個曲折離奇的故事:

如今你一毛錢都不用花就可以在IMDB電影資料庫網站上查到第1部龐德電影《第七號情報員》的作曲家不是John Barry,而是另外一個英國作曲家Monty Norman。然而過去半世紀John Barry和Monty Norman兩位作曲家多次耗費高昂訴訟費,在法庭爭執誰才是這首電影史上最著名的主題音樂的著作權所有人。

Monty Norman兩次贏得訴訟,也持續收取他的版稅至今。

  • 《皇家夜總會》忍到最後最後30秒才出現龐德主題音樂
編曲還是重新作曲?

Monty Norman原本已經打算回絕這部根據小說改編的間諜電影,直到製片向作曲家祭出了誘人的條件:劇組願意提供機票住宿,讓作曲家到牙買加拍攝現場找靈感。正逢又濕又冷的倫敦冬季,誰能抗拒逃離倫敦到加勒比海打工度假的誘惑?

《第七號情報員》的主要配樂都是在牙買加完成作曲。Norman甚至在牙買加認識了傳奇爵士樂手貝西伯爵(Count Basie),並邀請他的樂隊參與了配樂中多首曲子的演奏。

接下來發生的事僅止於傳聞,並沒有明確的紀錄:據說Harry SaltzmanCubby Broccoli對於Norman交出的配樂並不滿意,希望至少能找人「重寫」片頭曲。

他們回到倫敦找來了年僅29歲的年輕作曲家John Barry來救火。這時候的Barry僅僅寫過一部低成本的英國電影配樂,其餘多數時候他的正職是「編曲」。奉派救援的他到底是來「編曲」還是「作曲」成為這個懸案的最大爭點。

  • 貝西伯爵演奏的《第七號情報員》曲目,據說曲中藏有未經John Barry改編的Monty Norman原版龐德主題音樂。
劇組的空頭支票

1962年6月21日John Barry帶著他自己的樂隊——5支薩克斯風、9支銅管樂器、1把吉他和1組打擊樂器完成了這個傳奇性的龐德主題曲錄音。他用自己更熟悉的樂器——小號(Barry原本是小號手)和電吉他取代了Monty Norman的鋼琴,並大幅改編成為爵士樂風格。

一直到電影上映後,John Barry才發現這段經由他重新編寫的音樂其實不只出現在片頭,而是多次出現在電影中,成為電影最重要的音樂動機。但因為原本Monty Norman的合約限制,John Barry無法在電影中掛名。劇組也無情地告訴他,除了原本答應他的250英鎊勞務報酬之外不會因為音樂重複使用而再支付更多酬勞。

他唯一得到的是聽起來虛無縹緲的口頭承諾:如果電影中了,要拍續集的話會記得找你合作。

John Barry大概沒想到這張空頭支票不僅僅真的奇蹟兌現了,而且徹底改變了他的職業生涯。唯一的小小遺憾就是他終究未能成為龐德主題音樂的作曲者,也註定永遠無法收取該曲子的版稅。

證據:地球上最爛的鋼琴師

1997年John Barry向《星期日泰晤士報》記者抱怨自己才是龐德主題音樂作曲者時,大概沒料到會引發這麼大的風波。先前已經跟John Barry打過一次官司的Monty Norman見報之後,立刻氣沖沖地將報導該事件的報社告上法院,說報社涉嫌毀謗。

Norman把一部從未完成的音樂劇樂譜呈堂供證,主張龐德主題音樂是改編自他自己為音樂劇寫過的曲目〈Good Sign Bad Sign〉。這首充滿寶萊塢風(其實故事發生在發生千里達)的曲子花了6分鐘講述一個忍不住一直打噴嚏的荒謬故事。任誰都很難從這個旋律中聯想到風流倜儻的間諜身影。

Norman說自己很喜歡這段旋律,因此一直把譜子放在抽屜裡,後來才會在寫龐德主題音樂時拿出來資源回收。連Norman的妻子都出庭作證,說她曾聽見丈夫在家裡的鋼琴上彈奏龐德主題音樂給John Barry聽。被告律師則反問她說:你又不在房間內,怎麼確定正在彈鋼琴的是你丈夫而不是John Barry?

「絕對不會錯的,我們家Monty是整個地球上最爛的鋼琴師,所以我絕對不會搞混。」她在法庭上信誓旦旦地說。

  • 未完成的音樂劇曲目〈Good Sign Bad Sign〉是關於一個不斷打噴嚏的倒霉鬼。
本文絕對沒有結論

「《星期日泰晤士報》總是自稱他們只對真相有興趣。現在真相終於來了。」Monty Norman說。

最後,《星期日泰晤士報》在這場官司中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包含訴訟費用和損害賠償在內總計破財50萬英鎊。

我們沒有50萬英鎊,所以Monty Norman的音樂劇原曲和John Barry「編曲」後的龐德主題音樂到底像不像,就交給各位的耳朵來判斷,本文並不作出任何結論。

奇妙的是贏得訴訟的Norman一點都不打算低調:2005年高齡88的這位作曲家發了一張個人專輯,不僅收錄了音樂劇〈Good Sign Bad Sign〉以及龐德主題音樂,他甚至還用同一個旋律配上歌詞,用說唱的方式得意洋洋地講述自己才是龐德主題音樂真正創作者的心路歷程,用這首〈Dum Di-Di Dum Dum〉的曲目在被告傷口灑鹽。

但他真正的勝利還是豐厚的版稅。感謝米老鼠帝國不斷地推動著作權修法,龐德主題音樂迄今仍然享有著作權。雖然沒有完整統計數據,但可以查到1976年到1999年間Monty Norman因為龐德主題音樂總計得到的版稅是48.5萬英鎊。相對之下,心酸的「編曲者」John Barry收到的仍是那筆真的「一筆勾消」的250英鎊而已。

人比人氣死人。比編曲者更辛酸的是1962年在錄音室演奏龐德主題音樂的樂手。John Barry的爵士樂隊Johh Barry Seven中,負責彈奏龐德主旋律的著名吉他手Vic Flick收到的報酬:7.5英鎊。

  • Monty Norman用來在被告傷口上灑鹽的史上最嗆音樂劇。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葉郎

自由(不)工作者、電影成癮者以及資訊焦慮重症患者,開設Facebook粉絲專頁「異聞筆記 / Dr.Strangenote」記錄自己的電影、音樂、文化資訊焦慮病灶,並採用秘傳民俗療法「電影冷知識」試圖療癒老電影鄉愁。 「葉郎:異聞筆記 / Dr.Strangenote」http://fb.com/dr.strangenote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