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na Abramovic

神祕學觀藝術:挑戰眾生的恐懼極限,行為藝術教母——瑪莉娜

神祕學觀藝術:挑戰眾生的恐懼極限,行為藝術教母——瑪莉娜 Photo Credit: Marina Abramovic Institute

行為藝術家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的許多作品都遊走在生死邊緣,屢屢把觀眾和自己逼進恐懼的深淵,卻又一再地超越了恐懼,猶如立志穿越黑暗的火炬手。

文字:七星談

提到「藝術」這個關鍵字通常會先給雙魚座,因其代表了無限可能的想像力,但有一說歷史上的藝術大師們以天蠍座最多。這怎麼來的呢?我想或許是因為——在藝術表達中,人類集體共享的情感不可或缺,而天蠍座藝術家替人們扛起了一項艱難的任務:「把眾生的恐懼以藝術的形式接生出來」。透過藝術,我們得以安全地碰觸心靈中被塵封的黑暗角落。

假若我們身處地獄且無所遁逃,這時可以有兩種反應:閉上眼睛,假裝沒這回事,在腦內幻想自己身在天堂——這像雙魚座;至於天蠍座則會在恐懼的驅使下,睜大雙眼,看個透徹,測試極限,為了超越。

行為藝術家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c)的許多作品都遊走在生死邊緣,比如令她聲名大噪的《Rhythm 0》中,她準備了數十種工具,從鮮花到手槍等等,任由觀眾使用在她身上。那個演出的夜晚最終引出了瘋魔亂舞,夜越深,浮現的人性越黑暗,有人拿圖釘釘進她的皮膚、有人拿刀片割她的脖子飲她的血、有人搬弄她的手指去拿起手槍抵住她的太陽穴等等。

她遵守著「我只是物品」的設定,任由一切發生。群眾的恐懼互相感染著,有人因眼前的駭人之事而顫抖、有人測試著她忍受侵犯或傷害的極限、有人執行著冷血的實驗,有人在表演結束時,見到她起身走向觀眾便倉皇逃走,有人在事後受訪時表示「無法理解自己竟會做出如此恐怖的事」。

她在早期的藝術生涯中,完成了甚多令人不忍直視的作品,屢屢把觀眾和自己逼進恐懼的深淵(甚至不只一次讓自己險些喪命)。那些場面似乎是失控的,但這一切又是她真正想取得的。她曾說「人類害怕許多事。我展示這些害怕,並與觀眾一起創作。我使用觀眾的恐懼作為能量,盡可能把自己推到極限。」就算這些激進的演出飽受爭議,但她從不退縮。她說「如果我超越恐懼,你也可以。」像這樣堅定的意志,猶如立志穿越黑暗的火炬手。

從這些事蹟看來,阿布拉莫維奇應該就是天蠍座了吧?但她不是,她是(太陽)射手座,同時帶有強烈的天蠍座能量。若以代表創作表演領域的第五宮來觀察,可以看到裡面有金星、水星、木星一起落在天蠍座,還有太陽、火星一起落在射手座,同時整張星盤中的其他行星的能量也都匯攏到第五宮裡。

天蠍座與射手座是在11月接連著的兩個星座。阿布拉莫維奇曾表示1980年的《Rest Energy》是「將弓箭、刀子、槍砲都變成愛與信任。」她想讓黑暗昇華為光明,有如天蠍與射手的來回舞步。以「交棒」的意象來說,或許隨著她越瞭解天蠍座、越是見證與超越黑暗,她越明白自身要成就的射手座真義——生命的自由,來自穿過幽暗之後的信任與樂觀。

這一位即將滿72歲的「行為藝術教母」,近期活動越來越具有射手座色彩——關切未來的美好願景。比如她在2010年的《The Artist is Present》過後,她表示透過與觀眾的凝視,體悟到了現代人真正的心靈渴求,她必須為此採取行動。她將打造一座專屬的學院,當中包括一個淨化身心的機構等等。

她近期也越來越走向射手座代表的流行文化。有些言論抨擊她從藝術家變成明星,自我崇拜意識強烈、把表演藝術商品化等等;她本人並不以為意,反而認為這是她傳遞理念的優勢,「我所做的不屬於我,它是文化本身,大家要怎麼各自解讀就由它去。」我不禁想起她曾說的「現代人們忽視自己的內在,把它投射到別人身上。」

「我就是你的鏡子。」面對這樣的她,我想人們都得回過頭看著自己。

本文經城市美學新態度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Kaiak 城市美學新態度

帶領你發掘城市中的美學事物,建立你的藝術態度,鼓勵你放縱自己的感性在生活中,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