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ywood vs. Veneers

​​設計家具最愛使用的木夾板,曾是「虛有其表」代名詞

​​設計家具最愛使用的木夾板,曾是「虛有其表」代名詞 Photo Credit: pxhereThe Marmot@Flickr CC BY 2.0

在20世紀初時,在歐美人的眼裏,夾板與夾板製作的家具,曾經是「賤價貨」。

現代人常用木夾板製作器物與家具。木板原來也是有等級之分的,在20世紀初時,在歐美人的眼裏,夾板與夾板製作的家具,曾經是賤價貨。木材商人因而為夾板改名字,以保護生意。夾板遭貶低這事情,在狄更斯(Charles Dickens)作品裡也有記載。

西元19世紀初期,英國有工程師發明新機器,能快速切割薄木板(Veneer),機器以蒸汽驅動,後人幾經改良,在機器加上滾輪裝置之後,圓木頭就「如拉開一捲布般」,一放進機器內滾轉,刀片即削出長長薄板。薄板再切割成細板,以大小、厚薄、木種分類,置於機器中拱乾,其後將三或五塊薄板交疊,木紋(Wood Grain)一縱一橫,塗上膠漿,經加壓加熱之後,夾板即成。此製作過程,由19世紀至今也沒有大改變,但新工廠多以電腦與自動機器生產夾板,膠漿的配方和木材的來源,則為了要減低對環境生態的破壞,而須改變。

夾板在面世初時,常用於縫衣機。安裝縫衣機的桌子,或者輕便縫衣機的木盒,多以夾板製造。夾板中的薄板能以熱力屈成曲面,所以這些縫衣機的木盒或者蓋子,多數也有圓角曲面。勝家公司(Singer)自19世紀末起,以夾板生產家具以安裝縫衣機,一用就用了半個世紀。縫衣機用的家具,在1900年出產300萬套,夾板用品的生產量,曾經世界第一。另有商人以曲面的夾板出產公用長椅、家用的安樂椅、木桌子之類。歐洲興起喝茶之後,商人以夾板木箱盛載茶葉,將之由印度以船運往歐洲。

木夾板雖廣為人知,卻非廣受歡迎。以夾板生產的製品成本低廉,製作者也不必非傳統木匠不可。歐洲坊間19世紀時,就有兩種木製品出售,一種是傳統木匠製作的實木品,另一種則是夾板製品,而兩種製品的生產者,視彼此如仇敵。

查理士狄更斯的小說作品,有記載當時歐洲人如何蔑視夾板產品。有人認為夾板這種木材,是虛有其表的,因為這種木板必定在表層貼上木紋飾面,以掩飾內在的夾層。在其諷刺小說《共同的朋友》(Our Mutual Friend)中,作者以當時夾板的通行英語「Veneer」作為某夫妻的姓氏(即Mr. and Mrs. Veneering)。這兩夫妻家中的一切裝潢與家具,都看似以新夾板製成,金玉其外,卻「有濃濃的工場(Workshop)味道,表面看起來還是有點黏黏的」(詳閱第一部第二章)。「工場味道」就是由夾板生產時所用的膠漿而來,夾板的表面則因經過添色添亮而變得「黏黏的」。夾板與實木製品最大分別之處,實亦莫過於此。「Veneer」這個英文字因此就另有引申意義,解作虛有其表的人。

furniture_table_chair_interior_home_room
Photo Credit: pxhere
圖右為實木家具

當時有商人魚目混珠,稱夾板製作的家具為「固體木製(Solid Wood)」家具,以此混淆木匠以原木材生產的「實木(Solid Wood)」家具。也有商人因一時疏忽,在買賣時忽略產品中的夾板材料,結果官司纏身。夾板因而令人聯想起騙子,聲譽就更壞了。最終木材商人為夾板另起新名字:「Plywood」,棄用舊有俗字「Veneer」,後組成聯盟,在歐美兩地出版新書,大賣廣告,以令人明白夾板與實木板是各有優點的,提議人們在什麼時候該以夾板作材料,什麼時候則買實木。

雖然如此,夾板在20世紀中期時,多數也作工業用。例如在世界大戰時生產飛機,或者在建築大廈時做成木槽以固定混凝土,也有人以夾板作牆壁的飾面,以及建築臨時房屋。但家具工匠則依然不敢以夾板製造家具,只敢在不顯眼的位置用夾板,例如在抽屜內部,或木櫃的背部與頂部。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現代主義興起,有設計師以夾板製作座椅及家具。夾板漸漸變成前衛新潮的材料。而且夾板的大小早有標準尺寸,運輸方便,所以也廣受自製家具者歡迎。

「風水輪流轉」,20世紀70年代之後,新的合成木板面世,其中最常見的一種合成木板,以膠漿結合木碎而成。從此以後,夾板不再是最廉價的木材,又比木碎合成的木板耐用堅固,故不再受人蔑視了。

參考書目

  • Wilk, Christopher, Plywood: a material story, United Kingdom: Thames & Hudson in association with the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2017.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麥敬灝

香港出生。作品散見於各大網絡媒體網站及信報,2016年曾為《信報》香港掌故專欄主筆。曾獲青年文學獎小說獎。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