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nzel Washington

只演自己喜歡的角色,丹佐華盛頓:「我喜歡我的粉絲們,但我不是來取悅觀眾的」

20 Dec, 2018
只演自己喜歡的角色,丹佐華盛頓:「我喜歡我的粉絲們,但我不是來取悅觀眾的」 Photo Credit: Remember the Titans,來源: IMDb

「我不是來取悅觀眾的。」這句話如果是從席格或是西恩潘口中說出,那麼一點都不奇怪。問題是,講這句話的人是丹佐華盛頓。

文字:龍貓大王通信

這真是令人無法相信,可是這就是丹佐,一位萬千少婦少女的夢中情人、黑人演員史上奧斯卡入圍紀錄保持人、三座金球獎、兩座奧斯卡、一座東尼獎、這個月剛榮獲美國電影學會終身成就獎(AFI Life Achievement Award)的優質演員。

他的票房吸金力已經超越了他的膚色、他的知名度也許讓他成為台灣觀眾最熟悉的黑人演員。但是另一方面,丹佐華盛頓卻也可能是好萊塢最容易被誤解的演員,這次,就讓我們來看看褪去這些誤解後,丹佐華盛頓最真實的面貌。

MV5BODE5OTkyYzItYjJhMi00OWNiLThhMmQtOWIy
Photo Credit: Devil in a Blue Dress,來源: IMDb

一心想成為電影演員?

如果連丹佐華盛頓都不算演技派,那麼你對演技派的定義明顯有問題。在丹佐很早期的作品《哭喊自由》(Cry Freedom)裡,他就入圍了奧斯卡最佳男配角。超過35年的演藝生涯中,幾乎每一年都會推出新電影——不演電影的時候他可能在演舞台劇。想必丹佐對演員生涯充滿了超乎常人的熱情與堅持,才能讓他像個公務員一般,持續呈現自己最精湛的一面。但事實上,電影演員從來不是年輕的丹佐最想從事的工作。

丹佐年輕時——甚至包括現在——最大的夢想是成為百老匯的舞台劇演員,一週能賺上650美金的演出費,這就是能讓他滿足的生活。戲劇,這裡指的不是電視或電影,而是舞台戲劇,一直是丹佐的最愛。原先丹佐也曾經不明白自己的志向,他念了法律預科課程(Pre-law),這種課程是為了想成為律師的學生準備的,但丹佐也沒成為律師,他又去念了新聞課程,好像自己可以朝記者方向發展……兜來轉去,最後卻在參加夏令營的一份臨時表演工作裡,確定自己想要往戲劇方向發展的念頭。

MV5BMjAxNDAzNzAwMl5BMl5BanBnXkFtZTgwMTQ3
Photo Credit: Fences,來源: IMDb

至今,丹佐仍然想成為舞台劇演員,這不只是為了圓年輕的夢,他的理由很有道理:

「電影是操縱在導演手上的媒介,但舞台劇是屬於演員的。」

丹佐享受那種盡情發揮的淋漓快感,「當然舞台演員也會接受導演指示,但當幕一升起,整個舞台就是屬於我們自己的了……而觀眾的回饋是立即的,每晚你都可以收到來自不同觀眾的不同反應。有些晚上觀眾從頭嗨到尾,但有些晚上,觀眾卻一點興致也沒有。」如今他仍然堅持在他繁忙的電影事業當中,安排空閒給舞台劇演出,如同今年他演出了經典劇碼《冰人來了》(The Iceman Cometh)。

「我希望每隔四到五年,我能來找一些好劇碼演出。」2005年至今他已經演了四部舞台劇,算算時間間隔還真的跟他的想法差不多。這是真愛,每晚要在舞台上連演四個小時,這真的不容易。也許有一天,我們得買張百老匯戲票才看得到丹佐精湛的演出。

對於丹佐華盛頓,你也許誤解的幾件小事3
Photo Credit: The Iceman Cometh,電影神搜提供
《冰人來了》是一部讓人心情盪到谷底的經典劇碼

丹佐華盛頓非常會挑戲?

如果要成為一位優質演員,挑戲似乎是必備的要求,看看我們可憐的布蘭登費雪(Brendan Fraser),他的大好前途就這樣被爛戲拖垮了(當然還有別的原因)。丹佐華盛頓似乎沒演過爛片?那麼我們是不是可以認為,他一定非常會挑戲?

「也許我很久以前會挑戲,但現在已經不會了。」

這真是個令人驚奇的答案,「現在我只演我想演的作品了,而且想辦法不要走回頭路,就像我演完《冰人來了》之後,我絕對不會馬上演另一部舞台劇。」

理論上,對丹佐來說,挑戲是件尷尬的事,因為他是一位黑人演員,黑人能演的角色多半不是早死的配角,就是最後才死的壞蛋。是不是因為丹佐有點木訥的氣質,不符合80年代那時候對黑人角色聒噪活跳的印象呢?事實上不是,他主演的第一部電影《黑白父子妙事多》(Carbon Copy)裡,他演的就是一個聒噪活跳的黑人,要向他的白人老爸認祖歸宗。

MV5BOTI4OTE0MjI3NV5BMl5BanBnXkFtZTgwNTc2
Photo Credit: St. Elsewhere,來源: IMDb

也許是因為丹佐連續演了六季的醫院影集《波城杏話》(St. Elsewhere),把那位自傲卻又熱血的醫生演得生動動人,讓他減少了一點接到爛戲的機會。

當然,最重要的原因是,丹佐有幾位非常優秀的經紀人,而這正是布蘭登非常欠缺的。

拒絕演出超級英雄

這似乎已經成了一個都市傳奇:丹佐不喜歡演超級英雄。但是丹佐也多次表示過,其實他不排斥,只是因為,他成長的年代並沒有太多黑人超英雄。

「我小時候,《黑豹戰警》(Shaft)與《超飛》(Super Fly)是我們的超級英雄。」

穿著長披風、喜歡咧嘴大笑、動手比動嘴快的《黑豹戰警》的確很像超級英雄,而且刀槍不入——子彈都打不到他。而傳奇邪典影集《超飛》則描述一位退隱江湖毒梟大亨的故事,基本上是一位黑社會的反英雄。這些電影都在黑人圈子裡很有名氣,但卻在白人至上的好萊塢裡不被注重。這也讓丹佐華盛頓——事實上是所有的黑人演員——無法像白人演員那樣,還有選擇飾演白人超級英雄的機會。

movie_shaft1-1971
Photo Credit: Shaft,電影神搜提供
《黑豹戰警》幾乎是所有70年代黑人孩子的偶像

他曾經有可能參加《刀鋒戰士》(Blade),當時製片迪盧卡(Michael De Luca)就放話:「如果能找來丹佐演刀鋒,預算就提高到4,000萬美金。」但最終還是因為檔期與我們不知道的原因,丹佐失去了擔任吸血鬼獵人的機會;而更不用提《黑豹》(Black Panther)了,漫威大頭目凱文(Kevin Feige)就表示過,要把《黑豹》搬上大銀幕都花了一番天人交戰的過程,而當時已經進入花甲之年的丹佐,更不太可能飾演年輕的瓦干達王子帝查拉。

掙扎於轉型演出反派

現在很難想像,很多觀眾對當時丹佐演出《震撼教育》(Training Day)黑警角色的選擇無法釋懷。有些熱情粉絲甚至覺得這是一種背叛。因為丹佐先前的戲劇作品裡,大多飾演正直與剛毅不阿的角色。為此丹佐一笑置之:「我已經說過很多遍了,看來現在我還要再說一遍……」

「我永遠只演那些我覺得有趣的角色。」
MV5BOWEwY2E5MDEtYTY2YS00OTQyLThmNTEtMGE1
Photo Credit: Training Day,來源: IMDb

在《震撼教育》於威尼斯的首映上,丹佐這樣說,「我喜歡《震撼教育》阿倫佐這個角色,而且我知道有些人不會喜歡他。但是比起其他我飾演過的角色,我非常享受飾演這個壞蛋。」他用《震撼教育》隔年上映的《迫在眉梢》(John Q)來作例子:「事實上我是在《震撼教育》之前拍《迫在眉梢》的,這部片隔年就會上映。在裡頭我演一個非常溫和的好人,非常以家為重的好人。我們的一位監製就跟我說,『如果觀眾不喜歡《震撼教育》裡的你,那麼《迫在眉梢》就算是你對所有觀眾的一個道歉。』但說實話,我其實不太關心這種事。」

「我喜歡我的粉絲們,但我不是來取悅觀眾的,我來這裡拍電影,只是為了我個人的興趣而已。」

講一個有點靈異的事好了,丹佐開始演員生涯的第一年,有天有個女人走進了他母親的理髮院,在理容過程裡一直盯著鏡子裡的丹佐看。稍後她掏出了一張紙,在上頭寫了一段預言給剛被退學的丹佐——「你以後會周遊世界,並且接觸成千上萬的人們。」丹佐怎麼看都看不懂這段話對退學生有什麼幫助。

MV5BZTVjZDJhMWYtOGExZS00YWE5LTkwM2QtMmI4
Photo Credit: John Q,來源: IMDb

丹佐華盛頓並不是在一個對他有利的環境,成為一位偉大的演員的,他的膚色、他的家庭狀況、甚至包括他對自己志向的搖擺,都讓他在演員之路上遲了好幾年才開始。但是至少他懂得從錯誤中學習、在對黑人不友善的好萊塢艱難地適應下去、最後懂得一個真理:「做你最愛的事,愛你所做的事。」

多年後,他終於知道那天在理髮廳的預言是怎麼一回事了,如今,他仍然好好地保存著那張紙片。

本文經電影神搜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電影神搜

累積了眾多探員的支持能量,在電影內容這塊豐富迷人卻又充滿挑戰的環境下繼續往前破關!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期望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