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ese Lipstick

從咒術象徵到時尚指標的唇色:3支唇膏擦出日本女性對美的意識

07 Dec, 2018
從咒術象徵到時尚指標的唇色:3支唇膏擦出日本女性對美的意識 Photo Credit: Katsushika Hokusai@WIKIART

在化妝的觀念和美容技術傳入日本之前,繩文時代的人們用溪泉、河川的水來清洗汙垢,或是在遇到酷暑曝曬,及寒冷乾燥的天氣時,將取自於野獸身上的油脂,塗抹在臉部和身體各處,藉此來保護皮膚,此舉亦可被視為是廣義的「化妝」。從妝點唇色到第一支唇膏問世之後,日本女性是如何藉著化妝,覺察到自身對於「美的意識」的追求呢?

在日本的文獻資料中,紀載有關對化妝的描述,最早是出現在約7、8世紀時完成的《古事記》、《日本書記》以及《萬葉集》等作品裡。但其實早在3世紀左右,西晉的歷史學家陳壽所著的史書《魏志》中,就有一段文字描述著當時的倭人(日人) — 「以朱丹塗其身體、如中國用粉也」的打扮。而這篇大約2千字左右,被日本人稱之為《魏志倭人傳》的內容,也是現存對日本當時的樣貌最早的記述。

根據相關的考古資料及研究推論,女性在嘴唇上塗抹顏色,過去曾被視為是一種施展咒術、魅惑人心的表現;對「化妝」的認知與目的性,並非如現在一般大眾的理解,在於強調美感或追求時尚流行,而是被用來界定其身分地位、階級高低,或是作為識別年紀和結婚與否的象徵。

1_y0_TwtXEw-rEPunKyy0aYg@2x
Photo Credit: British Museum @CC BY-NC-SA 4.0

在江戶時代以前,日本人在化妝時所使用到的顏色為:赤、白、黑三色。光靠這三個基本的顏色,從臉部皮膚、嘴唇到牙齒,包括雙頰、眉間和眉型,就有不同的畫法。另外,從化妝的技法與化妝品製成的技術中可以發現,日本的化妝文化也深受其鄰近國家或周圍島嶼的影響,因為貿易往來與交通運輸的進步,不只把來自埃及的紅花栽種技術帶到日本,同時更將鄰國各朝代的化妝特色傳入,在吸收了這些外來文化的刺激後,日本逐漸發展出其獨有的妝感造型與化妝意識。

擁有近200年歷史,唯一堅持古法製作

image1
Photo Credit: 伊勢半

1825年,於日本橋小船町(今東京日本橋一帶)創業,從江戶時期發跡至今的老舖「紅屋」代表——伊勢半右衛門(現稱伊勢半),靠著初代創業者澤田半右衛門的獨門技術,將紅花當中萃取出極微量的赤紅色素,用來製作化妝用的「紅」(べに ),經過不斷的研究與嘗試後才成功研製出,能在不同角度與亮度下,呈現出猶如玉蟲色般奇幻色澤的化妝品——「小町紅」。由於必須要使用大量的紅花,加上製作的過程與技術十分不容易,「紅」的價格在當時幾乎等同於黃金,也因價格昂貴,只有上流階級的人才有辦法負擔得起。

從江戶時代的中後期開始,因為化妝用、染料用,以及藥材用「紅」的需求增加,因而大量栽種紅花。而隨著化妝的觀念及文化的改變,原本只有特殊階層才能使用的,玉蟲色的「紅」才變得普及。到了明治時期,卻由於平價的化學染料進口到日本,迫使紅染與化妝紅的市場慢慢受到壓迫而萎縮。昭和時期以後,就連堪稱「紅」的最大銷售舞台 ——京都也抵擋不住,僅剩幾家老舖勉強維持。 最終就只有「伊勢半」一家獨自守住「紅」的古法並存留下來,他們邊守護著傳統,也邊在力求突破和創新。

熱銷百年,日本國產的第一支棒狀唇膏就是她

o0517072713996395088
Photo Credit: 作者截圖
Opera唇膏雜誌廣告

明治時期,日本的化妝品市場與製作技術吹起一陣洋風,政府開始鼓勵從國外招募技術人員,順勢也讓近代醫學、藥學等新知識得以傳入,而這些來自西方的技術,也迫使日本傳統的化妝品開始進行改良,許多我們目前所熟知的經典的品牌,就是從這個時期開始崛起創業。不過,帶有洋風的化妝真正進入到一般消費者,則是在大正時期之後。

1908年,從歐美進口的棒狀唇膏打入日本市場。1918年,中村信陽堂學習模仿後,成功作出日本國產的第一支棒狀唇膏,並將它命名為:「Opera」(オペラ),銷售至今也有百年的歷史。近年,生產製造這支「Opera」唇膏的公司imju,在2016、17年時,重新回歸品牌的初心,推出新系列的唇膏組合,期間就創下銷售超過170萬支的驚人佳績。

雜誌報紙滿版全彩廣告,開架式的展架創新銷售

hist_01_img5拷貝
Photo Credit: 伊勢半

二戰後,由於物資或食糧十分缺乏,過去金屬製的唇膏管身也一度藥用木製來替代。而老舖伊勢半並未從這場戰火中倖免,導致損失慘重,但此危機卻為他們帶來更大的轉機。

他們首先先從日本橋遷至飯田橋,並改以「澤田半右衛門商店」的新名稱重新出發。一年後,他們以「能給予嘴唇營養」的嶄新廣告詞推出的「Kiss Me特殊口紅」,搭配刊載在雜誌封底的全彩廣告,成功吸引女性消費者的目光,這在當時的化妝品業界,可說是相當新潮且大膽的廣告操作。隔年(1947年),公司改組後正式成為我們現在通稱的「伊勢半」。

1952年,伊勢半的宣傳手段再進化,在每日新聞早報內,刊登滿版的全彩廣告,在這之前,從沒有其他化妝品品牌這樣做行銷,刊載的廣告內容也不是全彩。不只如此,隔年推出「強調親吻後也不掉色」的唇膏——「 Kiss Me超級口紅」,大膽的標語和訴求,在當時的日本社會引起相當多輿論和話題性,再次抓住女性的內在心理。女性化妝或塗上唇彩的目的,早就不像是過去那樣,被當作一種識別的符號,而是有其內在的需求表現,以及對美意識的渴望。

1966年,更進一步將宣傳與銷售的方式提升,導入PSP(Perfect Self Package)的展示架系統,將產品和襯卡以簡單的透明包裝處理,整齊排列後吊掛在展示架上,如此一來,能讓消費者更清楚地看見產品,也能更輕鬆地挑選及購買。

美容保養不只為時尚,化妝是美意識的覺醒

老牌子的資生堂從經營西式調製藥劑的藥局起家,販售過日本最早的牙膏「福原衛生牙膏皂」,以及最早的維他命藥品「腳氣丸」。到了19世紀末時,也開始製造並銷售自家的化妝品,即便歷經戰爭與關東大地震所帶來的創傷,卻又迅速地自銀座如浴火鳳凰般重生,他們可以說是將近代日本人對於化妝與美容的意識,帶往更精神、更內在的層次。

明治後期開始,隨著廢除像黑齒等這類傳統的化妝方式,再加上政府提倡要開發不含鉛毒素的白色粉底,當時西方正流行在使用的膚色粉底,才能受到日本女性的接受與關注,同時各化妝品牌也理解到亞洲人與白種人,在膚色、膚質等方面的先天差異,陸續往開發出最適合日本女性的化妝品方向前進。

2092_r2h03_321
Photo Credit: 資生堂

1906年,資生堂推出最早的國產膚色粉底「花」與「楓」(黃色)。1917年,資生堂推出最早的多色粉底產品「福原粉底」(七色),在這些化妝品的研發與製程的背後,所代表的是女性對於妝感開始有了不同的見解。

大正時期開始,女性以各種有別於以往的新職業和身分,進入到社會的各階層工作,新時代的女性對於化妝的要求與意識,也隨著這股風向而改變,當女性在經濟層面擁有自主權以後,購買化妝品的意圖及慾望也就更加清晰明確,也讓20年代到30年代的資生堂,就像是一座名為「摩登」的秘密庭園,不斷地吸取歐美的時尚潮流或藝術等方面的養分,然後讓日本女性自「和」的框架當中解放,綻放出洋風的「美」。

經歷過二戰後的日本,經濟開始復甦並快速地成長,當時甚至還出現「消費是一種美德」的口號。而唇膏的顏色,也從過往的「紅」蛻變到粉紅色或其他顏色,百花齊放般地依照自己喜歡的打扮,搭配適合自己風格的唇色,已經是極稀鬆平常的時尚流行。另外,自70、80年代崛起的那些昭和女偶像歌手們,則又是替這些唇膏與化妝品做了最好的代言跟示範。

自上古時代至今,日本女性除了在穿著打扮,或髮型上有了極大的改變之外,就連妝點在嘴唇上的唇色,中間也經歷了許多改變,使唇色從過去一種象徵性符號的束縛中掙脫。小說家片岡鐵兵曾出版過一本《精神美容》的書,他認為,化妝與美容可以反映出一個人的精神面向,現代女性是要能夠覺察到自己的個性,善用技巧跟凸顯出魅力。

「化妝」或許也能被視為是一種現代主義的表現,不只從外表上,就連女性行走時的步伐、站姿或表情,甚至是個性與魅力的展現上,也都因為「化妝」而有大步地向前邁進的轉變。現代的女性在唇色上所擁有的自由度,其實就是一種能將「美的意識」給點出來的奇幻魔法,為了愛而讓自己發光,才是對美的追求最好的選擇。

參考書目

  • 《資生堂的文化裝置 引發時尚革命的美學教主》和田博文著
  • 《化粧の日本史--美意識の移りかわり》山村博美著
  • 《 ’80s Girly Magazine AD Collection ガーリー雑誌広告コレクション》昭和的ガーリー文化研究所 ゆかしなもん著

參考資料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林廷璋

私人圖書館「櫞椛文庫」館長;獨立刊物「圈外」總編|熱愛各種形式的閱讀,偶爾寫詩,偶爾寫文。相信文字的力量,同時也懷疑所有的真理與事實。

更多此作者文章

當動畫師劉承杰湧現創作能量時,那台創作者桌機ASUS ProArt Station PD5就該登場了

24 Jan, 2022
當動畫師劉承杰湧現創作能量時,那台創作者桌機ASUS ProArt Station PD5就該登場了

跨越現實與想像的藩籬,空集設計共同創辦人劉承杰樂於在動畫的世界中,不只當個創作者,更像是個創世主。非常要求電腦設備的他認為,一台高效創作型電腦ASUS ProArt Station PD5,將是創作者的最佳後盾。

「動畫不僅僅是『會動的畫』,而是表現『畫面之間的動作』的一種藝術,每個影格的呈現,都是經歷過無數的嘗試,在動與靜之間完美地掌握時間、空間與節奏。」——加拿大動畫藝術大師諾曼麥克拉倫(Norman McLaren)。

追尋畫格之間最完美的動靜節奏,在動畫的世界中,跨越現實與想像的藩籬,不只是個創作者,更像是個創世主。動態影像導演劉承杰,畢業後與幾位好夥伴共同創立空集設計,從廣告動畫、MV動畫、甚至是沉浸式的VR虛擬環景,至今完成無數知名作品。走入劉承杰的工作區,聽他分享近期體驗ASUS ProArt Station PD5桌上型電腦的心得,以及見證他身為動畫創作者的幸福,即是不必搭建攝影棚、不需要演員,只要有一套腳本與一台高效能的電腦,便能透過雙手建造想像中的宇宙。

_E8A9861
空集設計共同創辦人劉承杰:「我的創作是我對世界好奇心的展現,也是促使我學習成長的原動力。」/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以好奇心為原動力,在有限框架下展現不設限的創作風格

喜愛求新求變的劉承杰,學生時期憑著一股想逃離傳統美術的念頭,進入了台北藝術大學的動畫設計學系。後來發現學校仍無法滿足他創作的野心與拓展視野的渴望,於是自學動態設計,開始嘗試不同的視覺技術。

因此,在劉承杰的作品中總有超現實的3D空間構築,在前衛新穎的技術中同時又蘊含傳統美術訓練的嚴謹。近期作品中,徐佳瑩〈以上皆非〉MV(約2:00處)一場八卦陣環景,便是由劉承杰團隊操刀,打造出氣勢磅礡的場景。

如此新舊交錯、獨樹一幟的風格,正如ASUS ProArt Station PD5桌上型電腦在精巧的機身空間中,以最高規格的創新技術全方位提供創作者所需,讓不同風格與專長的創作者,都能盡情展現自身的創作能量。

_E8A9605
創作者可以透過ProArt Creator Hub儀錶板隨時監控軟硬體使用情形。/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揮灑創意,從高效創作型桌機ASUS ProArt Station PD5開始

「做我們這行的,效能強大的電腦是必備工具。」細數一件作品的生產細節,劉承杰最堅持的除了不設限的原創精神,更特別強調生產力工具的重要性。對此,一台高效能的電腦能加速動畫創作,即時預覽算圖,盡可能減少不必要的時間浪費,為創作者將心力保留在提升作品品質上。

畢竟,每一件作品的氛圍、用色、燈光屬性、材質、運鏡方式等細節,都會影響虛擬世界的建構,且最終的呈現幾乎不可能一次到位,總是要歷經一次次的細修微調、不停試錯,於千錘百鍊後找出最佳解答,營造完美視覺體驗。

_E8A9877
PD5最高搭載第11代Intel® Core™ i9處理器、NVIDIA® GeForce® RTX™ 3070 或NVIDIA® RTX™ A2000顯示卡,為創作者提供強大創作能量。/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近年來,動畫產業漸趨大型跨域整合與更高畫質的製作,多媒介、跨螢幕結合的效果也被大量使用,因此對電腦設備及要求只會越來越高。」一向對電腦設備十分講究的劉承杰,在體驗專為創作者而生的ASUS ProArt Station PD5後,從專業創作者角度,亦不吝給出了高度評價。

#01:高效硬體與軟體齊備:強大性能,奔馳想像

ASUS ProArt Station PD5最高搭載性能強大的第11代 Intel® Core™ i9 處理器,創作者可以根據自身需求選擇搭配NVIDIA® GeForce RTX™ 3070 或 NVIDIA RTX™ A2000 顯示卡,支援全新搭載的VR-ready功能,跟隨創作者走在最前端。不只如此,PD5對於軟硬體的整合也一點都不馬虎,不僅通過ISV (Independent Software Vendor,獨立軟體供應商) 認證,與Adobe、Autodesk等軟體完美相融,劉承杰表示在創作過程中同時開啟數個軟體也依然流暢無阻,讓實作與構思齊飛。

此外, ProArt系列也是十分貼心,除了有內建的ProArt Creator Hub儀錶板設計,幫助創作者即時掌握軟硬體使用與電腦負載狀況,PD5還搭載了ASUS Lumiwiz® 智慧LED指示燈,透過自定義燈色即時反映處理器與顯示卡運算狀態。在渲染作業完成後,也能透過內建企業版Teams傳送功能接收到渲染完成後的第一手消息,幫助創作者有效多工處理待辦事項。

4組圖
可自訂燈條顏色的ASUS Lumiwiz®LED智慧指示燈,為創作者即時呈現處理器及顯示卡運算狀態,幫助掌握工作進度。(由左上至右下依序為:金色、藍色、白色與綠色)/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2:彈性擴充記憶體與硬碟:無限空間,盡情創造

使用過程中,劉承杰也驚喜的發現,即使在高效運轉下,PD5獨立氣室的散熱系統能迅速有效散熱,且風扇的噪音可以維持在相對安靜 (分貝值小於40dB) 的最佳狀態,相當於在安靜的圖書館。更重要的還有,PD5擁有128 GB記憶體以及超大儲存空間,如果仍須擴充容量,創作者也能透過獨家免工具拆卸的硬碟托盤,更換所需的硬碟。

「動畫產業對儲存容量的需求正以倍數成長,PD5得以彈性擴充硬碟容量的功能,對我來說幫助很大,非常吸引人。」劉承杰說道。

2組圖
貼心設想創作者所需、提供高效的技術支援,ASUS ProArt Station PD5可透過獨家免工具拆卸的硬體托盤,輕鬆升級、更換硬碟;另採用獨立氣室冷卻設計的智慧冷卻系統,確保機台保持穩定效能。/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03:時尚實用兼具機身:低奢質感,滿足創作者對美的要求

「做視覺產業的,不免對美的事物會特別注意。所以PD5還有一個讓我很驚豔的地方是,效能如此強大之餘,竟然還能保持質感實用兼具的機身。」時尚卻又不失個性的洗鍊設計深得劉承杰的心。PD5採用低調霧黑的機殼,搭配現代感的極簡線條,機身上方的隱藏把手設計,方便創作者依照需求快速移動;電源鍵上則備有防誤觸滑蓋的設計巧思,讓創作者在使用連接埠時無須擔心誤觸而遺失檔案。難能可貴的是,不僅體積不佔空間,擺設起來還能為工作環境增添幾分質感。 

ASUS ProArt Station PD5桌上型電腦,強大助益開展藝術創作之路

「創作就像是化學反應,任何元素都能夠被放入這個轉換的過程,我現在也能跳脫框架,以更自由觀點進行創作。」劉承杰坦言,投身於動畫創作雖然辛苦,但他的創作熱情並未被消磨,反而因為一次次的磨練,拓展出更高更遠的視野。

_E8A967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繼嘗試NFT創作後,劉承杰更以Real-time Game Engine(即時運算的概念)進行創作。全新的嘗試,也帶來許多技術上的挑戰,但劉承杰仍與團隊夥伴突破限制,創作出耳目一新的精彩作品。對他來說,不斷追求創新與突破,透過動畫建構出更多生動的故事,並推升自己到更高的境界,是一種享受挑戰自我升級的美好過程。

追求創新,自我實現。從求學到從業的這段路上,劉承杰的初心不變。而ASUS ProArt Station PD5將會是陪伴他逐格建構出理想世界,支持創作者揮灑熱情與創意,並完成夢想的最佳夥伴。

_E8A93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了解更多ASUS ProArt Station PD5 (PD500TC)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