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ese Lipstick

從咒術象徵到時尚指標的唇色:3支唇膏擦出日本女性對美的意識

從咒術象徵到時尚指標的唇色:3支唇膏擦出日本女性對美的意識 Photo Credit: Katsushika Hokusai@WIKIART

在化妝的觀念和美容技術傳入日本之前,繩文時代的人們用溪泉、河川的水來清洗汙垢,或是在遇到酷暑曝曬,及寒冷乾燥的天氣時,將取自於野獸身上的油脂,塗抹在臉部和身體各處,藉此來保護皮膚,此舉亦可被視為是廣義的「化妝」。從妝點唇色到第一支唇膏問世之後,日本女性是如何藉著化妝,覺察到自身對於「美的意識」的追求呢?

在日本的文獻資料中,紀載有關對化妝的描述,最早是出現在約7、8世紀時完成的《古事記》、《日本書記》以及《萬葉集》等作品裡。但其實早在3世紀左右,西晉的歷史學家陳壽所著的史書《魏志》中,就有一段文字描述著當時的倭人(日人) — 「以朱丹塗其身體、如中國用粉也」的打扮。而這篇大約2千字左右,被日本人稱之為《魏志倭人傳》的內容,也是現存對日本當時的樣貌最早的記述。

根據相關的考古資料及研究推論,女性在嘴唇上塗抹顏色,過去曾被視為是一種施展咒術、魅惑人心的表現;對「化妝」的認知與目的性,並非如現在一般大眾的理解,在於強調美感或追求時尚流行,而是被用來界定其身分地位、階級高低,或是作為識別年紀和結婚與否的象徵。

1_y0_TwtXEw-rEPunKyy0aYg@2x
Photo Credit: British Museum @CC BY-NC-SA 4.0

在江戶時代以前,日本人在化妝時所使用到的顏色為:赤、白、黑三色。光靠這三個基本的顏色,從臉部皮膚、嘴唇到牙齒,包括雙頰、眉間和眉型,就有不同的畫法。另外,從化妝的技法與化妝品製成的技術中可以發現,日本的化妝文化也深受其鄰近國家或周圍島嶼的影響,因為貿易往來與交通運輸的進步,不只把來自埃及的紅花栽種技術帶到日本,同時更將鄰國各朝代的化妝特色傳入,在吸收了這些外來文化的刺激後,日本逐漸發展出其獨有的妝感造型與化妝意識。

擁有近200年歷史,唯一堅持古法製作
image1
Photo Credit: 伊勢半

1825年,於日本橋小船町(今東京日本橋一帶)創業,從江戶時期發跡至今的老舖「紅屋」代表——伊勢半右衛門(現稱伊勢半),靠著初代創業者澤田半右衛門的獨門技術,將紅花當中萃取出極微量的赤紅色素,用來製作化妝用的「紅」(べに ),經過不斷的研究與嘗試後才成功研製出,能在不同角度與亮度下,呈現出猶如玉蟲色般奇幻色澤的化妝品——「小町紅」。由於必須要使用大量的紅花,加上製作的過程與技術十分不容易,「紅」的價格在當時幾乎等同於黃金,也因價格昂貴,只有上流階級的人才有辦法負擔得起。

從江戶時代的中後期開始,因為化妝用、染料用,以及藥材用「紅」的需求增加,因而大量栽種紅花。而隨著化妝的觀念及文化的改變,原本只有特殊階層才能使用的,玉蟲色的「紅」才變得普及。到了明治時期,卻由於平價的化學染料進口到日本,迫使紅染與化妝紅的市場慢慢受到壓迫而萎縮。昭和時期以後,就連堪稱「紅」的最大銷售舞台 ——京都也抵擋不住,僅剩幾家老舖勉強維持。 最終就只有「伊勢半」一家獨自守住「紅」的古法並存留下來,他們邊守護著傳統,也邊在力求突破和創新。

熱銷百年,日本國產的第一支棒狀唇膏就是她
o0517072713996395088
Photo Credit: 作者截圖
Opera唇膏雜誌廣告

明治時期,日本的化妝品市場與製作技術吹起一陣洋風,政府開始鼓勵從國外招募技術人員,順勢也讓近代醫學、藥學等新知識得以傳入,而這些來自西方的技術,也迫使日本傳統的化妝品開始進行改良,許多我們目前所熟知的經典的品牌,就是從這個時期開始崛起創業。不過,帶有洋風的化妝真正進入到一般消費者,則是在大正時期之後。

1908年,從歐美進口的棒狀唇膏打入日本市場。1918年,中村信陽堂學習模仿後,成功作出日本國產的第一支棒狀唇膏,並將它命名為:「Opera」(オペラ),銷售至今也有百年的歷史。近年,生產製造這支「Opera」唇膏的公司imju,在2016、17年時,重新回歸品牌的初心,推出新系列的唇膏組合,期間就創下銷售超過170萬支的驚人佳績。

雜誌報紙滿版全彩廣告,開架式的展架創新銷售
hist_01_img5拷貝
Photo Credit: 伊勢半

二戰後,由於物資或食糧十分缺乏,過去金屬製的唇膏管身也一度藥用木製來替代。而老舖伊勢半並未從這場戰火中倖免,導致損失慘重,但此危機卻為他們帶來更大的轉機。

他們首先先從日本橋遷至飯田橋,並改以「澤田半右衛門商店」的新名稱重新出發。一年後,他們以「能給予嘴唇營養」的嶄新廣告詞推出的「Kiss Me特殊口紅」,搭配刊載在雜誌封底的全彩廣告,成功吸引女性消費者的目光,這在當時的化妝品業界,可說是相當新潮且大膽的廣告操作。隔年(1947年),公司改組後正式成為我們現在通稱的「伊勢半」。

1952年,伊勢半的宣傳手段再進化,在每日新聞早報內,刊登滿版的全彩廣告,在這之前,從沒有其他化妝品品牌這樣做行銷,刊載的廣告內容也不是全彩。不只如此,隔年推出「強調親吻後也不掉色」的唇膏——「 Kiss Me超級口紅」,大膽的標語和訴求,在當時的日本社會引起相當多輿論和話題性,再次抓住女性的內在心理。女性化妝或塗上唇彩的目的,早就不像是過去那樣,被當作一種識別的符號,而是有其內在的需求表現,以及對美意識的渴望。

1966年,更進一步將宣傳與銷售的方式提升,導入PSP(Perfect Self Package)的展示架系統,將產品和襯卡以簡單的透明包裝處理,整齊排列後吊掛在展示架上,如此一來,能讓消費者更清楚地看見產品,也能更輕鬆地挑選及購買。

美容保養不只為時尚,化妝是美意識的覺醒

老牌子的資生堂從經營西式調製藥劑的藥局起家,販售過日本最早的牙膏「福原衛生牙膏皂」,以及最早的維他命藥品「腳氣丸」。到了19世紀末時,也開始製造並銷售自家的化妝品,即便歷經戰爭與關東大地震所帶來的創傷,卻又迅速地自銀座如浴火鳳凰般重生,他們可以說是將近代日本人對於化妝與美容的意識,帶往更精神、更內在的層次。

明治後期開始,隨著廢除像黑齒等這類傳統的化妝方式,再加上政府提倡要開發不含鉛毒素的白色粉底,當時西方正流行在使用的膚色粉底,才能受到日本女性的接受與關注,同時各化妝品牌也理解到亞洲人與白種人,在膚色、膚質等方面的先天差異,陸續往開發出最適合日本女性的化妝品方向前進。

2092_r2h03_321
Photo Credit: 資生堂

1906年,資生堂推出最早的國產膚色粉底「花」與「楓」(黃色)。1917年,資生堂推出最早的多色粉底產品「福原粉底」(七色),在這些化妝品的研發與製程的背後,所代表的是女性對於妝感開始有了不同的見解。

大正時期開始,女性以各種有別於以往的新職業和身分,進入到社會的各階層工作,新時代的女性對於化妝的要求與意識,也隨著這股風向而改變,當女性在經濟層面擁有自主權以後,購買化妝品的意圖及慾望也就更加清晰明確,也讓20年代到30年代的資生堂,就像是一座名為「摩登」的秘密庭園,不斷地吸取歐美的時尚潮流或藝術等方面的養分,然後讓日本女性自「和」的框架當中解放,綻放出洋風的「美」。

經歷過二戰後的日本,經濟開始復甦並快速地成長,當時甚至還出現「消費是一種美德」的口號。而唇膏的顏色,也從過往的「紅」蛻變到粉紅色或其他顏色,百花齊放般地依照自己喜歡的打扮,搭配適合自己風格的唇色,已經是極稀鬆平常的時尚流行。另外,自70、80年代崛起的那些昭和女偶像歌手們,則又是替這些唇膏與化妝品做了最好的代言跟示範。

自上古時代至今,日本女性除了在穿著打扮,或髮型上有了極大的改變之外,就連妝點在嘴唇上的唇色,中間也經歷了許多改變,使唇色從過去一種象徵性符號的束縛中掙脫。小說家片岡鐵兵曾出版過一本《精神美容》的書,他認為,化妝與美容可以反映出一個人的精神面向,現代女性是要能夠覺察到自己的個性,善用技巧跟凸顯出魅力。

「化妝」或許也能被視為是一種現代主義的表現,不只從外表上,就連女性行走時的步伐、站姿或表情,甚至是個性與魅力的展現上,也都因為「化妝」而有大步地向前邁進的轉變。現代的女性在唇色上所擁有的自由度,其實就是一種能將「美的意識」給點出來的奇幻魔法,為了愛而讓自己發光,才是對美的追求最好的選擇。

參考書目

  • 《資生堂的文化裝置 引發時尚革命的美學教主》和田博文著
  • 《化粧の日本史--美意識の移りかわり》山村博美著
  • 《 ’80s Girly Magazine AD Collection ガーリー雑誌広告コレクション》昭和的ガーリー文化研究所 ゆかしなもん著

參考資料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林廷璋

私人圖書館「櫞椛文庫」館長;獨立刊物「圈外」總編|熱愛各種形式的閱讀,偶爾寫詩,偶爾寫文。相信文字的力量,同時也懷疑所有的真理與事實。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