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chi Aijima

專訪日本獨立出版界一位「腦袋不太正常」的厲害人物——相島大地

專訪日本獨立出版界一位「腦袋不太正常」的厲害人物——相島大地 Photo Credit: Daichi Aijima

相島大地(Daichi Aijima)是一名擁有多重身份的厲害人物。他是一個成功的設計師、活躍的藝術家,另外還擁有了一間藝術書籍的出版社。

會發現相島大地是在instagram上面。

一開始看到他的東西會覺得就像是一般日本人的設計印象——風格乾淨、俐落(實際上他本人也的確是這種形象的人),可是觀察一段時間後就漸漸開始會看到不太一樣的影像主角,例如頂樓的水管、路邊的塑膠管......等,雖然拍照構圖也很乾淨,卻能從取景的主題中,發現他不是眼中的世界,跟一般設計人不太相同。

可能是同樣做藝術的直覺,我也經常會被路邊的物品排列給震驚住——那種無意間發現、被排列的物品帶著特殊吸引力——連接著腦子裡面的影像難以言喻,這種「腦袋不太正常」的有趣人物,向來很容易激起我的好奇。

Multitasking_1
Photo Credit: Daichi Aijima

在藝術方面相島大地也早早就顯露了自身才華,他從大學時期就開始創作到現在。主題會時不時變化。當他有了新的觀點就會在新的作品中體現它。和設計不同,創作通常沒有具體的目的。但相島說了一句有意思的話,他說:「我寧願把我的觀點變成一個形狀,因為只有思考才能解決問題。」

當他這麼說的時候我才明白他為什麼會特別對球、繩子感興趣;相島又補充了一點,因為這是熟悉又簡單的東西,在照片中看到會讓觀眾產生不確定它是否存在的感覺,這是有趣的體驗。所以他故意使這些材料的質量和尺寸看起來不確定。

Multitasking_RHKY_5_psd
Photo Credit: Daichi Aijima

我問他設計和藝術對他來說有何區別?相島說,雖然各有其規則但並不會明確地區分它們。尤其是最近這些日子,他感覺到理性和情感、客觀和主觀如果能夠達到很好的平衡是最舒服的。如果可以更加思考藝術和設計之間重疊的部分,反而可以獲得有意義的結果。

但,相島在大學時代其實是主修時裝。因為在十和田市當代藝術館(Towada Art Center )與小池一子(Kazuko Koike)相遇後,才開始對當代藝術感興趣。雖然沒有受到設計的訓練,但也因為立花文穗(Fumio Tachibana)的關係也開始對書本設計有感。所以從這裡可以發現相島的目標是將設計和藝術結合。

  • 立花文穗的作品《風下》

相島擁有的三個身份,設計師、藝術家以及出版商,如果不是對藝術設計相當執著的人很難同時找到三件事來折磨自己。設計和藝術本來就互相衝突,設計講求的是協調和思考,藝術則是突破協調和思考,出版則又是另外一種思維,這三件事要做好非常不容易,所以很難找到在這三種身份當中還能面面俱到的人。

例如出版社,是相島所創辦的一個藝術書籍品牌「DOOKS」,從設計、銷售到出版,整個過程都是由他處理,包括和作者聯繫書的想法、參加各種活動包括,與其他出版商、藝廊合作等,也都是由他一手打理。因為本業是設計師的關係,整個出版計劃的視覺也由他包了,照理說一個出版社在許多地方都需要各類人才一起工作,但相島不需要,實在令人佩服他的能力。

在工作量龐大的情況下,相島還會抽出時間辦展覽,因為他多重身份的關係使得展覽的呈現也相當不同。例如在京都RC HOTEL就是結合DOOKS的出版活動與藝術品的展覽, 相島還規劃了藝術家在酒店的駐村計畫。相島大地不僅靈活變換角色,投入在其中,更懂得活用手邊所接觸到的資源。

在這次採訪中我也請相島推薦幾本DOOKS出版社的作品給大家;從他介紹這些書籍的方式可以明顯感覺得到,相島試圖與創作者、書籍的合作計畫維持著良好長期關係,而非曇花一現。以下是相島的選書:

#01 《REPHOTOGRAPH》NOV.2017,by Jun lizuka

144-dooks-03
Photo Credit: Daichi Aijima

與攝影師飯塚純(Jun lizuka)共同出版的一系列照片。這是他過去拍攝的影像集合,再重新拍攝成為日常記錄。這是一本書沒錯,但透過讓它變成一個系列使得作品變得更有吸引力。每年會出版新的系列但數量非常有限。

#02 DOG 新年賀卡,by Daichi Aijima

157-dooks-03
Photo Credit: Daichi Aijima

相島說這不是一本書,但每年他都會製作和銷售新年賀卡。首先會根據十二生肖印刷卡片,有趣的是他會先設計好12年的圖案,每年使用一個。

#03 《Printed asaru 2》,by asaru

152-dooks-06

這是藝術家asaru的作品集,她是以木板畫藝術家的身份開始,風格是繪製多張類似的照片,就像製作木板畫一樣。這本書是由她畫的許多照片組成,好像自己是一台打印機,這就是asaru的表達方式,同時也可以視為DOOKS書籍的製作方式。


訪問尾聲,我問相島在設計師、藝術家和出版者這三個角色中那一個是他的最愛?他說當個藝術家是最滿足的,因為可以和優秀的創作者接觸、討論,而這些想法又可以活用於設計和編輯工作上。現在的狀態對他來說是最舒服的。雖然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像相島一樣身兼多職,但他有一些建議可以給年輕的設計、藝術創作者:

「當初啟動DOOKS出版計畫時我設定了十年目標,並且想了我應該要做什麼才能實現這個目標。我認為這是非常重要的,當眼光放得長遠時事情就會變得不同。我想說的是,延續很重要,雖然我們所做的事情很小,世界變化很快,在信息氾濫的世界裡,只要能夠平靜地、持續地完成你正在做的事情就會很好。雖然看起來不令人振奮,但我現在每天就像個玩家一樣一關關的破關。」

而這樣的相島大地最新的展覽將在12月於上海舉辦,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DOOKS Book Exhibition Vol.5

地址:上海普陀區石泉路475號102室 香蕉魚Bananafish Gallery
時間:12月1日至12月16日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Juliet Fang

喜歡藝術和寫文章,倫敦camberwell college of arts畢業,主修fine art painting;在倫敦/台灣工作和生活。柏林takt kunstprojektraum駐點藝術家,也參與各大書展發表插畫作品,最近在倫敦出版六月日記(http://white-splash.com)。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