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chi Aijima

專訪日本獨立出版界一位「腦袋不太正常」的厲害人物——相島大地

專訪日本獨立出版界一位「腦袋不太正常」的厲害人物——相島大地 Photo Credit: Daichi Aijima

相島大地(Daichi Aijima)是一名擁有多重身份的厲害人物。他是一個成功的設計師、活躍的藝術家,另外還擁有了一間藝術書籍的出版社。

會發現相島大地是在instagram上面。

一開始看到他的東西會覺得就像是一般日本人的設計印象——風格乾淨、俐落(實際上他本人也的確是這種形象的人),可是觀察一段時間後就漸漸開始會看到不太一樣的影像主角,例如頂樓的水管、路邊的塑膠管......等,雖然拍照構圖也很乾淨,卻能從取景的主題中,發現他不是眼中的世界,跟一般設計人不太相同。

可能是同樣做藝術的直覺,我也經常會被路邊的物品排列給震驚住——那種無意間發現、被排列的物品帶著特殊吸引力——連接著腦子裡面的影像難以言喻,這種「腦袋不太正常」的有趣人物,向來很容易激起我的好奇。

Multitasking_1
Photo Credit: Daichi Aijima

在藝術方面相島大地也早早就顯露了自身才華,他從大學時期就開始創作到現在。主題會時不時變化。當他有了新的觀點就會在新的作品中體現它。和設計不同,創作通常沒有具體的目的。但相島說了一句有意思的話,他說:「我寧願把我的觀點變成一個形狀,因為只有思考才能解決問題。」

當他這麼說的時候我才明白他為什麼會特別對球、繩子感興趣;相島又補充了一點,因為這是熟悉又簡單的東西,在照片中看到會讓觀眾產生不確定它是否存在的感覺,這是有趣的體驗。所以他故意使這些材料的質量和尺寸看起來不確定。

Multitasking_RHKY_5_psd
Photo Credit: Daichi Aijima

我問他設計和藝術對他來說有何區別?相島說,雖然各有其規則但並不會明確地區分它們。尤其是最近這些日子,他感覺到理性和情感、客觀和主觀如果能夠達到很好的平衡是最舒服的。如果可以更加思考藝術和設計之間重疊的部分,反而可以獲得有意義的結果。

但,相島在大學時代其實是主修時裝。因為在十和田市當代藝術館(Towada Art Center )與小池一子(Kazuko Koike)相遇後,才開始對當代藝術感興趣。雖然沒有受到設計的訓練,但也因為立花文穗(Fumio Tachibana)的關係也開始對書本設計有感。所以從這裡可以發現相島的目標是將設計和藝術結合。

  • 立花文穗的作品《風下》

相島擁有的三個身份,設計師、藝術家以及出版商,如果不是對藝術設計相當執著的人很難同時找到三件事來折磨自己。設計和藝術本來就互相衝突,設計講求的是協調和思考,藝術則是突破協調和思考,出版則又是另外一種思維,這三件事要做好非常不容易,所以很難找到在這三種身份當中還能面面俱到的人。

例如出版社,是相島所創辦的一個藝術書籍品牌「DOOKS」,從設計、銷售到出版,整個過程都是由他處理,包括和作者聯繫書的想法、參加各種活動包括,與其他出版商、藝廊合作等,也都是由他一手打理。因為本業是設計師的關係,整個出版計劃的視覺也由他包了,照理說一個出版社在許多地方都需要各類人才一起工作,但相島不需要,實在令人佩服他的能力。

在工作量龐大的情況下,相島還會抽出時間辦展覽,因為他多重身份的關係使得展覽的呈現也相當不同。例如在京都RC HOTEL就是結合DOOKS的出版活動與藝術品的展覽, 相島還規劃了藝術家在酒店的駐村計畫。相島大地不僅靈活變換角色,投入在其中,更懂得活用手邊所接觸到的資源。

在這次採訪中我也請相島推薦幾本DOOKS出版社的作品給大家;從他介紹這些書籍的方式可以明顯感覺得到,相島試圖與創作者、書籍的合作計畫維持著良好長期關係,而非曇花一現。以下是相島的選書:

#01 《REPHOTOGRAPH》NOV.2017,by Jun lizuka

144-dooks-03
Photo Credit: Daichi Aijima

與攝影師飯塚純(Jun lizuka)共同出版的一系列照片。這是他過去拍攝的影像集合,再重新拍攝成為日常記錄。這是一本書沒錯,但透過讓它變成一個系列使得作品變得更有吸引力。每年會出版新的系列但數量非常有限。

#02 DOG 新年賀卡,by Daichi Aijima

157-dooks-03
Photo Credit: Daichi Aijima

相島說這不是一本書,但每年他都會製作和銷售新年賀卡。首先會根據十二生肖印刷卡片,有趣的是他會先設計好12年的圖案,每年使用一個。

#03 《Printed asaru 2》,by asaru

152-dooks-06

這是藝術家asaru的作品集,她是以木板畫藝術家的身份開始,風格是繪製多張類似的照片,就像製作木板畫一樣。這本書是由她畫的許多照片組成,好像自己是一台打印機,這就是asaru的表達方式,同時也可以視為DOOKS書籍的製作方式。


訪問尾聲,我問相島在設計師、藝術家和出版者這三個角色中那一個是他的最愛?他說當個藝術家是最滿足的,因為可以和優秀的創作者接觸、討論,而這些想法又可以活用於設計和編輯工作上。現在的狀態對他來說是最舒服的。雖然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像相島一樣身兼多職,但他有一些建議可以給年輕的設計、藝術創作者:

「當初啟動DOOKS出版計畫時我設定了十年目標,並且想了我應該要做什麼才能實現這個目標。我認為這是非常重要的,當眼光放得長遠時事情就會變得不同。我想說的是,延續很重要,雖然我們所做的事情很小,世界變化很快,在信息氾濫的世界裡,只要能夠平靜地、持續地完成你正在做的事情就會很好。雖然看起來不令人振奮,但我現在每天就像個玩家一樣一關關的破關。」

而這樣的相島大地最新的展覽將在12月於上海舉辦,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DOOKS Book Exhibition Vol.5

地址:上海普陀區石泉路475號102室 香蕉魚Bananafish Gallery
時間:12月1日至12月16日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Juliet Fang

喜歡藝術和寫文章,倫敦camberwell college of arts畢業,主修fine art painting;在倫敦/台灣工作和生活。柏林takt kunstprojektraum駐點藝術家,也參與各大書展發表插畫作品,最近在倫敦出版六月日記(http://white-splash.com)。

更多此作者文章

自古以來從未有人攻破的真實金庫、超有邏輯劫盜計畫——《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預約今年最佳劫盜電影寶座

自古以來從未有人攻破的真實金庫、超有邏輯劫盜計畫——《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預約今年最佳劫盜電影寶座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大膽以從未有人攻破的真實金庫作為背景,合乎邏輯的解謎過程,如果你喜歡鬥智的貓鼠遊戲、緊張刺激的倒數計時,《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絕對會讓你滿意。

1976年,西班牙電影《誰能殺了孩子》(Who Can Kill a Child ?)讓我們重新想起魔童類型恐怖電影有多麼令人不安。事實上,直到2000年代,全世界觀眾才又重新想起西班牙電影可以有多麼恐怖。吉列爾莫莫拉萊斯、納丘維格倫多等等西班牙導演,紛紛用他們的創意驚嚇觀眾的眼界,其中,《錄到鬼》系列算是這批2000年代西班牙恐怖潮之中的領跑者,而這個系列的編導豪梅巴拿蓋魯(Jaume Balagueró),最近推出了最新作品:《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Way Down),這次他不搞鬼,反倒挑戰另一個經典類型電影種類:劫盜電影(Heist movie)。轉換跑道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令人驚喜的是,豪梅巴拿蓋魯確實交出了精彩的成績單。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1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錄到鬼》([REC])這部殭屍電影,在2007年推出,那時殭屍在大銀幕上已經誕生將近40年,而觀眾對這條老狗的所有把戲知之甚詳。但是豪梅巴拿蓋魯就是能玩出全新的高度,在這個經典類型裡創出全新滋味。但《錄到鬼》最難得之處,不在於它創造了一個全新的殭屍起源可能性,還在於基於天馬行空的想像上,劇中角色的行為與動機仍然能具備邏輯性,而且劇情沒有一廂情願的便宜行事。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預告:

2011年豪梅巴拿蓋魯執導的《你快樂,所以我不快樂》為驚悚犯罪電影,大廈管理員每晚躲在美女住戶床下的變態劇情,宛若B級電影的淺顯套路,卻能被他玩得更瘋更殘,把任何光明的可能全都泯滅。這不是豪梅巴拿蓋魯的人格有問題,是他塑造的角色性格太嚴謹,而如果這個管理員就是這麼變態,那麼他會做出這些令人髮指的行為,就是合情合理的必要結論。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2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如同《錄到鬼》,《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身為老掉牙的劫盜電影類型,一樣有難以想像的創新謎題,合乎邏輯的解謎過程,讓這部攻破銀行金庫的娛樂電影,不但能提供觀眾視聽娛樂享受,還能確實說服觀眾,帶給觀眾極大的滿足感。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3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導演(中)與演員們。

劫盜電影類型的謎題,通常就是角色們千方百計想要解開的寶藏機關,在《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裡,謎題主軸就是大名鼎鼎的西班牙銀行(Bank of Spain)。如果你看過網飛(Netflix)的西班牙影集《紙房子》第三季(又是一部風靡全球的西班牙作品),對它的芳容就不陌生。而如果你懷疑《紙房子》裡西班牙銀行「水淹金庫」的機關設計,只不過是戲劇效果,那麼你猜錯了,這是真的:西班牙銀行的金庫真的會淹水,不只如此,它還有很多機關,讓保存其中的12世紀金幣,可以安穩無憂。

身處馬德里最熱鬧的西貝萊斯廣場(Plaza de Cibeles),除了能看到西班牙銀行之外,導遊一定會帶你參觀廣場中最著名的西貝萊斯噴水池(La Cibeles),這個豪華的噴水池與西班牙銀行密切相關:噴水池有一條注水管道,直接通往西班牙銀行地底。在銀行地下38公尺處,有一個被稱為「金之寶庫」(Chamber of Gold)的密室,那就是西班牙銀行最機密的金庫,存放著西班牙的黃金儲藏,包括了古代金幣與金條等等。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4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西班牙自大航海時代掠奪了許多黃金,金之寶庫就像是抱著發財夢者的的天堂,但是如果你沒有辦法像《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主角們擁有縝密的計畫,那麼當觸發金庫警報時,即將面對的就是:16噸重的鋼門會立即封閉,來自西貝萊斯噴水池的愛會立刻朝你湧來——大量的水從噴水池透過水管注入被厚門封閉的金庫。不過,別擔心金庫裡的鈔票會被弄濕……這裡是金之寶庫,沒有鈔票,而海盜船劫掠的金幣可一點都不怕水。倒楣的小賊可不是被關在裡面而已,不管你會不會水之呼吸,西班牙金庫都會讓你體驗溺死的懲罰。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5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回到現實,西班牙銀行宣稱自古以來這個金庫從未有人攻破、也從未有人試圖攻破,儘管如此,來自西貝萊斯噴水池的機關仍隨時都準備著等待啟動。當你有機會造訪這座建於18世紀、上有大理石雕刻而成的女神駕獅車雕像的西貝萊斯噴水池時,不妨想想,想對西班牙銀行金庫下手的傢伙們,將會受到女神多麼嚴酷的制裁。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6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這麼困難的機關,需要一個足夠聰明的天才來破解,男主角佛萊迪海默(Freddie Highmore)是好萊塢罕見沒長歪的童星,28歲的他現在還能在《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裡演劍橋大學生,歸功於他還帶點稚氣的娃娃臉,剛好可以在這部電影裡發揮作用:一般人想破頭的難題,對擁有孩子外表的他來說,卻能用最簡單又最合理的方式輕鬆破解。如果劫盜電影要讓少年天才當主角,通常都會瀰漫濃濃中二病,但別忘了這是重邏輯的豪梅巴拿蓋魯電影,佛萊迪海默可不會馬上頭頂亮出燈泡,找到打開金庫的方法。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7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佛萊迪海默。

他需要一個團隊,需要兩屆西班牙哥雅奬影帝、也就是《你快樂,所以我不快樂》裡的死變態管理員路易斯托薩(Luis Tosar);來自英國的山姆萊利(Sam Riley)飾演戰技一流的潛水高手;在《亞瑟:王者之劍》(King Arthur: Legend of the Sword)飾演控獸女巫的阿斯特麗德伯格斯弗瑞斯貝(Àstrid Bergès-Frisbey);還有《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裡的「洋蔥騎士」連恩康寧漢(Liam Cunningham)飾演犯罪團隊的首領,這個五人小組有錢、有計畫、有後援、有膽識,他們只欠東風:如何解除金庫的機關?我們得到戲院裡找答案。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_08
Photo Credit: 双喜電影《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
山姆萊利。

劫盜電影至少有70年的歷史了,如今已經很少人願意思考劫盜的細節與精巧的機關了,《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大膽地以真實的西班牙銀行作為最終難題,這種挑戰現實的勇氣值得鼓勵,而《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不只光有勇氣,還確實找出了破解之道。如果你喜歡鬥智的貓鼠遊戲、緊張刺激的倒數計時,《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絕對會讓你滿意。

《馬德里金庫盜數90分鐘》將在台灣於1月15日上映。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