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view by Kevin Abstract

「我為同性戀的身份而感到驕傲」專訪新世代LGBTQ族群的代表歌手——Troye Sivan

20 Nov, 2018
「我為同性戀的身份而感到驕傲」專訪新世代LGBTQ族群的代表歌手——Troye Sivan Photo Credit: HYPEBEAST提供

如果說〈Blue Neighborhood〉意味著一場悲痛欲絕的分手,那麽〈Bloom〉便是在探索欲望的邊界,以美好的意象遊走在強烈的性隱喻和令人臉紅心跳的畫面之間,不但獲得NME滿分樂評,更贏得諸如紐約時報、衛報等一線媒體的青睞。

文字:Shireen

這個一直為同性平權發聲的美麗少年,似乎一直被重複地貼上標簽——LGBTQ+族群的代表人物,然而Troye Sivan不偏不倚地長成了大家所期待的那個模樣,更與連同Timothée ChalametOlly Alexander在內的當紅藝人,引領著LGBTQ+群體乃至整個文化領域步入一個嶄新的「Twink」紀元,被時代雜誌《TIME》冊封為「25大最具影響力青少年」。

如果說〈Blue Neighborhood〉意味著一場悲痛欲絕的分手,那麽〈Bloom〉便是在探索欲望的邊界,以美好的意象遊走在強烈的性隱喻和令人臉紅心跳的畫面之間,不但獲得NME滿分樂評,更贏得諸如紐約時報、衛報等一線媒體的青睞。

蟄伏三年,無論是〈My My My!〉電光火石般閃耀的大鵝舞,還是在Rose Bowl場館作為Taylor Swift的演唱會嘉賓,當他隨著節奏和律動昂首闊步隨著向觀眾走來,這個少年已不復是〈Blue Neighborhood〉裡的那個青澀男孩,而是蛻變為如花般讓眾人驚艷的偶像音樂人。

https_%2F%2Fhk_hypebeast_com%2Ffiles%2F2
Photo Credit: HYPEBEAST提供

Troye Sivan實在是如今流行音樂界不可多得的一把複雜而具多樣性的聲音,而在他即將開始Bloom的巡演之前,我們為他專門打造了一輯造型大片,更力邀饒舌歌手Kevin Abstract與這位年僅23歲的「酷兒偶像」進行了一場有深度的對話,其中涉及探索性與個人自由的主題、關於男性氣質的看法和如何應對成名的壓力。(Kevin Abstract以下簡稱KA,Troye Sivan以下簡稱TS)

KA:你有沒有試過在採訪中撒謊?

TS:當然有啊。

KA:你都扯了些什麽謊啊?

TS:嗯……其實我的意思是,大部分的時候我都不會隱瞞,也會誠實地回答問題,只是有時候對方會提出一些太隱私的問題,比如我剛開始和Jacob Bixenman約會時,我不太想昭告天下,所以就撒了個小謊。

https_%2F%2Fhk_hypebeast_com%2Ffiles%2F2
Photo Credit: HYPEBEAST提供

KA:當時的你為什麽不想把這段關係公開呢?

TS:總體來說,我覺得自己是一個非常注重隱私的人,把自己保護在一個安全的範圍內,而我還年輕嘛,想要獨立去體驗和思考一些問題。比如當你開始和某人約會,在大家幾乎不認識彼此的情況下,突然受到無數關注,這段感情就很容易變成一項任務,不但要承受很大的壓力,還可能會讓彼此的相處變得奇怪,而我只是想讓這段感情順其自然的發展而已。

KA:話說回來,你會考慮嘗試饒舌歌曲嗎?

TS:不會(笑),我覺得我應付不來饒舌,我寧願和你合作一首歌,饒舌那部分就讓你來搞定好了。

KA:那很酷啊,或者不如我來唱,然後你來Rap,做一些與眾不同的事?

TS:這真的很奇怪,但也確實很有趣啦。

https_%2F%2Fhk_hypebeast_com%2Ffiles%2F2
Photo Credit: HYPEBEAST提供

KA:最近有發生什麽讓你獲得靈感的事嗎?打個比方,就像我們今天這場對話(笑)。

TS:時下音樂行業的進步讓我受到很大的啟發,雖然我本身就不是以傳統的方式出道(YouTube),但我很慶幸自己的作品是以主流音樂的方式面世。當這張專輯發佈的時候,我的心情可以用一句「Fuck it!」來形容。我覺得無論是在何時何地或受到任何元素的啟發,我都樂於與大家分享,因為我總希望自己一直保持初心,而不是過分地去關注專輯發行方式、或是其他音樂本身以外的事情上。

KA:這張專輯實在是太棒了,你有看樂評嗎?

TS:我自己好像就看了一些很陳腔濫調的誇讚,但一般情況下,如果有很值得看的評論出現,總有人會發給我看,我自己不會主動去Google搜索。

KA:你有沒有試過被一些很難聽的評論,影響了你在作品藝術性和創造性的決定?

TS:確實會對我有些影響,但我不會讓它動搖我的決策,無論如何,我會堅持我的決定,但並不意味著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當我在堅持做這件事的時候,那些不好的評論就會在我的腦海中回蕩,但它也只會讓我感到厭倦大概一秒鐘吧,我會努力想辦法讓自己做得更好,然後證明給他們看。

https_%2F%2Fhk_hypebeast_com%2Ffiles%2F2
Photo Credit: HYPEBEAST提供

KA:你覺得《Bloom》的完成度有比上一張專輯《Blue Neighborhood》要高嗎?

TS:是的,我覺得這次的編曲、寫詞以及製作的水準都比之前更好,所要表達的內容也更豐富了,就像我真的變成了一個作家一樣,在製作這張專輯時,最令我興奮的事情是我踏進工作室,並著手去安排所有事情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在製作上一張專輯的時候並沒有這樣的自信。我記得當初第一次走進錄音室時,我幾乎都快不認得自己的聲音,而到了籌備這張專輯時,我已經知道我想和誰合作,我了解自己是誰,我也清楚知道該如何調整自己的聲線,我一直在不斷地探索,而現在,我對於自己創作的音樂感到非常滿足和興奮。

KA:整個過程中你有沒有想過放棄?

TS:我不會放棄,創作音樂將是我一生都會堅持的事情,即便我只能在自己的臥室裏製作音樂,音樂永遠是我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一點毋庸置疑。雖然有時身邊總會發生一些讓人感到緊張疲憊的事情,有時也會自我懷疑,但那僅僅是一種不愉快的感覺罷了。

https_%2F%2Fhk_hypebeast_com%2Ffiles%2F2
Photo Credit: HYPEBEAST提供

KA:你去過夏威夷嗎?

TS:幾年前我去了趟檀香山(Honolulu)。

KA:這就是我問你上一個問題的原因,因為當我每次想放棄時,我都會去那兒。

TS:等等,你為甚麽想要放棄?

KA:我覺得跟公眾對我的認知有很大關係。大多數人希望我一直都是某個模樣,但我覺得自己無法做到這一點。所以,我會感到膽怯,想遠離一切,讓我能夠重新專注在我覺得重要的事情上,思考我為什麽會成為一個音樂人,以及回歸初心。

TS:是的,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KA:當然。

TS:對你來說,成功是什麽?

https_%2F%2Fhk_hypebeast_com%2Ffiles%2F2
Photo Credit: HYPEBEAST提供

KA:我喜歡在製作音樂的時候,融入一些實驗性和流行樂的元素,它們在我的成長過程中帶給我不少的靈感,而我想把這些林林總總的啟發帶回給大家。我想啟發更多的人,用我的音樂盡可能地跟更多的人交流,我想用平常的語氣去講述我成長過程中所發生的一些不好的事情,讓人們感同身受,你怎麽看?

TS:我非常認同。

KA:你覺得現在的你,所遇到的最大挑戰是什麽?

TS:跟我的家人,以及澳洲的朋友們相隔千里。雖然繁忙的工作和去世界各地出差會轉移掉我的注意力,但我覺得自己從來沒有真正花時間去消化一個事實,那就是我搬去了一個不同的國家,一個全新的城市,而這裏並沒有我的舊識和熟悉的事物。

KA:好吧。

TS:我之所以會問你關於成功的看法,是因為我經常用這個問題反覆地去問自己,我嘗試將自己置身事外,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去看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近乎瘋狂的機遇,以及去反思現在正發生在我身上的蠢事,然後我會為自己感到欣喜。但是,當我困頓其中,並且每天24小時都浸在音樂行業時,外界的想法很容易入侵我的大腦,讓我產生我正在追求的東西原來並不重要的想法。

https_%2F%2Fhk_hypebeast_com%2Ffiles%2F2
Photo Credit: HYPEBEAST提供

KA:嗯哼。

TS:所以我必須保持謙遜,不斷提醒自己為什麽在做這件事,不斷提醒自己我所認為的成功是什麽。我覺得我已經擁有了自己所定義的成功,這太瘋狂了,甚至我都有點厭倦了,特別是當我感到迷失自我的時候,我就會放棄那種想要更多、或者與其他人比較的想法。

KA:其實你想要有多出名?

TS: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我對我現在的名氣感到高興,我覺得我依然可以去做任何想做的事情,比如我還是可以自己去商店買東西,當然了,下午三點在高中校園附近散步並不是明智的決定,因為那時候學校剛放學。與此同時,我也非常享受可以跟Taylor Swift這樣的人去幹一些瘋狂的事兒。

KA:我記得小時候一直想要成為世界上最有名的人之一,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麽,但我後來想想可能是因為自己缺乏安全感,所以一直渴求外界的關注。然後我開始努力通過我的工作讓自己成名,但現在我不再那樣想了,喜歡獨處,想要安安靜靜地做我自己想做的東西,然後再呈現給大家看。

TS:是啊,我小時候也很想要成名,想要成為Michael Jackson或者像他那樣的人。

https_%2F%2Fhk_hypebeast_com%2Ffiles%2F2
Photo Credit: HYPEBEAST提供

KA:你上一次哭是什麽時候?

TS:我通常不會哭,不過前不久我在澳洲的好友們來看望我,他們離開的時候,我確實是哭了。

KA:你以前在學校讀書的時候,有沒有迷戀過運動員這種類型?

TS:在學校嗎,肯定有啊。我記得我曾經有點迷戀一個跟我同年級的男孩,他就經常運動,不過與此同時,我覺得我從小開始,就有點害怕太過硬漢的男人,所以我幾乎不怎麽與他們有太多交集。

KA:有意思,但為什麽你會疏遠比較硬漢型的男人?

TS:因為我知道我不是其中之一,而我對他們也不是很了解,這件事情真的蠻奇妙的,像過去我並不認為總是和女孩們一起玩是很正常的,我也不想自己被認定為是個女孩子。但與此同時,我又在一所很小的學校念書,大人們對好壞學生的評價,往往基於運動方面的考量,或者在成績好不好聰不聰明。但我兩者皆非,我腦子不笨,但我的課業成績也沒有很優秀,也幾乎不怎麽碰體育運動。所以在讀書的時候,我既沒有和女孩子們玩得很好,也並沒有和男孩子產生那種好哥們兒的情誼。

https_%2F%2Fhk_hypebeast_com%2Ffiles%2F2
Photo Credit: HYPEBEAST提供

KA:原來如此,最後一個問題是,如果今天就是你退休的日子,那明天你會做什麽?

TS:如果退休了,我會搭飛機回澳洲,想做一份關於平面設計的實習,或者就跟家人一起放鬆幾個禮拜,剛好想想退休之後想要幹嘛。

KA:太棒了!那今天就謝謝你跟我完成了這個無比冗長的採訪(拍攝)。

TS:哪有,我全程玩得很開心,希望很快能有機會再和你聊天。

如今的Troye,直言為自己的同性戀身份而感到驕傲,似乎暗示著這就是一個最好的新時代,無論是音樂還是情感世界,都能聽到更多元、更勇敢、更受尊重的聲音,而他也蛻變成Z世代裡最令人期待的年輕歌手之一。我們既能聽到他安安靜靜地用他獨特的聲線,向觀眾傳遞舒心的真誠,也能驚艷於他彷彿不在乎全世界眼光的隨性舞動,是的,這大概是最壞的、也是最好的時代。

本文經HYPEBEAST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HYPEBEAST

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創立於 2005 年的國際知名線上潮流生活資訊媒體HYPEBEAST,以街頭時裝與球鞋文化為主軸,延伸至藝術、音樂、設計等流行文化領域 。團隊橫跨歐美、日韓與中港台,憑藉獨特觸覺、極具視覺衝擊之影像, 從最新、最多元化的時尚資訊,到專題報導、造型特輯,24 小時無間斷供應,與讀者一同見證著潮流文化之發展。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