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 TOKYO

震撼日本漫畫界的《阿基拉》:大友克洋筆下頹廢荒誕、新舊並存的新東京

震撼日本漫畫界的《阿基拉》:大友克洋筆下頹廢荒誕、新舊並存的新東京 Photo Credit: Akira

大友克洋不採用少年漫畫常見的誇張大仰角來塑造英雄感;而是以俯角、紮實的素描構圖來寫實呈現。

文字:紀柏舟

依稀記得初次和阿基拉相遇的場景。首頁一打開,即是一場氣勢磅礡的末日毀滅,黑色球型爆炸吞沒了巨大的都市,配上霸氣無比的三個大字──阿基拉。雖然不甚其解,不明其義,但毋須言語。憤怒、震撼、恐懼、黑暗等複雜的感覺彷彿幻化成一股熱流,深深的衝擊心底。

80年代,大友克洋的《阿基拉》(AKIRA)以超強的繪畫力震撼了日本漫畫界,奠定了他硬派科幻教父的地位。還記得當年初出茅廬的自己,也曾鑽研學習過他的技法。眾所周知,大友克洋對於機械與建築的迷戀是其創作的最強特色。

AKIRA_1
Photo Credit: 東立出版提供

在那個沒有數位繪圖的年代,大友克洋並不著墨於網點(灰階)的使用,而是以純正的線條構圖、下筆的輕重緩急、黑白間隙的平衡,建構出畫面縱深和層次肌理。如《阿基拉》中幻想的各式場景與機械,細節縝密而不脫離現實,透過紮實的透視與景深層次,讓平面漫畫產生立體的縱深感,張力非常強大。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震撼場面的驚人描繪。

舉凡各式爆破的煙塵、都市崩塌等巨大場景,大友克洋淬鍊出各式不同技法,讓無機的爆炸與建築彷彿有了生命和面貌,創造出多樣的層次,是漫畫史上劃時代的表現。傳聞當年的日本漫畫界,有一時期全都在學習大友克洋的繪畫技巧。

然而,大友克洋並未迷失在炫技之中。他是構圖的專家,了解少與多、簡與繁的對比道理。舉例來說,年輕觀眾未必真正看過阿基拉的電影內容,卻一定記得一張帥到不行的經典海報:一位穿著緊身夾克的青年背影,正走向一台紅色超炫重機,下方橫列神秘的標題──AKIRA。這張海報的威力甚至超越了電影本身,讓世界留下深刻印象。

akira-bluray-1214x1400

大友克洋不採用少年漫畫常見的誇張大仰角來塑造英雄感;而是以俯角、紮實的素描構圖來寫實呈現。主角行走的態勢營造出啟程的未知魅力,火紅色調點燃了年少輕狂,但大塊面積的空曠地面卻表現出渺小與現實。這張圖同時散發出少年的熱血與電影的大氣,停留在觀眾心中久久。而這種視覺上的魔力正是阿基拉最為精彩之處。

以強大畫技為根基,讓阿基拉最具特色的「電影式分鏡」得以成立。

細細看來,整部漫畫很少出現特寫鏡頭來描寫眼神和內心,而是運用大量中遠景鏡頭,在同一格中,安插許多人物群戲,同時交代很多訊息。其切換節奏明快,著重於事件的進展,而非細膩心境的描寫。這也造就了阿基拉的「故事」與「世界」在角色之上的創作觀。他將觀點置高,不流於煽情,而是冷靜傳達訊息給讀者,讓其自行代入與解讀。

這樣的分鏡手法在電影版達到了集大成的境界,印證了大友克洋「漫畫即電影」的創作方式。雖然在動畫表演上有些生硬,演繹方式也不盡完美,但光看700頁的分鏡用數十萬張動態串連起來,那歎為觀止的場面就足以令人瞠目結舌、空前絕後。這絕非僅是用高預算堆積出來的鋪張,而是在大友克洋強烈的掌控力下,併發出來的精彩光輝。

AKIRA_2
Photo Credit: 東立出版提供

因為匠心獨具,新東京因此有了頹廢荒誕、新舊並存的生命力;因為才華洋溢,超能爆破才有了意志穿梭、自行生長的魅力。其中一段鐵雄夢境幻化成巨型嬰兒、不斷增生融合與變形的動畫便非常具有代表性。混合著無機和有機、陰柔和剛毅、獵奇與恐懼等超現實手法表現,成為動畫史上著名的經典場面。

然而,許多人還是會有一個最直接的疑惑:阿基拉到底是什麼?究竟是宇宙神祕能量?實驗超能力孩童?是肉塊堆疊的異形?抑或是不斷反覆毀滅的夢魘,寄宿在每個角色與讀者心中?這些原本的疑問和混沌,經過六大卷漫畫和史詩般的電影洗禮後彷彿成型,卻又更加迷離難解。

《阿基拉》似乎就如同星際大戰的原力──是無法解釋的、壓倒性的超然、存在於每個人心中的神秘力量,它似乎超脫故事與形式,混合成一種難以言喻的「感知」,不論過去、現在甚至未來,讀者始終能在其中找到呼應當代的諷刺和意義。這種從外圍輪廓推敲,而非直接定義的哲學性闡釋,造成整體的共感與想像空間,或許正是這部巨作魔力的來源吧。

30年過後,現實和書中的未來彷彿不同但又相似。隨著這部經典漫畫的再現,除了讓我們一睹大師親筆繪製的風采,或許更能來帶來跨越時代的反思與震撼。正如同大友克洋終究還是給了結局殘酷中的柔情,彷彿也隱喻著《阿基拉》想傳達的真正涵義——毀滅之後帶來重生,黑暗之後必有陽光。

紀柏舟

知名導演與藝術總監,活躍於國際影展、動畫業、視覺設計等領域。曾擔任第53屆金馬獎視覺藝術總監與各大影展評審;也曾於好萊塢擔任分鏡藝術師和美術指導,和漫威等知名公司合作。其動畫作品《光之塔》、《回憶抽屜》、《急救時刻》等,獲得超過40項國際獎項與100多項國際影展肯定。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精選轉載

TNL 編輯精選好文轉載,感謝作者的熱情分享!

更多此作者文章

放過你的角膜,讓眼睛好好呼吸吧——隱形眼鏡的挑選之道

放過你的角膜,讓眼睛好好呼吸吧——隱形眼鏡的挑選之道 Photo Credit:Hubble on Unsplash

根據調查,超過6成隱形眼鏡使用者配戴達8小時以上。如此長時間配戴隱形眼鏡的習慣,若沒有選擇高透氧的隱形眼鏡材質,角膜恐怕會窒息發紅,甚至引發角膜炎等病症。

人類的眼睛就像照相機,而在眼球最前端、擔任相機鏡頭角色的,就是「角膜」。由於角膜本身需靠著直接與空氣接觸來獲得氧氣,如果太長期/長時間配戴材質不適當的隱形眼鏡,角膜容易缺氧,其邊緣便會長出新生的血管,使眼球看起來佈滿血絲。

因此,維持足夠氧氣絕對是正確配戴隱形眼鏡的首要步驟。

若角膜長時間缺氧,不僅會導致血管增生、內皮細胞受損,更有可能增加細菌黏附風險,造成角膜發炎。角膜炎對視力的影響非同小可,萬一不慎感染,眼睛會疼痛發紅,甚至畏光、流眼淚、視力模糊;嚴重者甚至須進一步藉由角膜手術來改善。

因此,正確配戴隱形眼鏡、優先挑選高透氧材質的隱形眼鏡,讓角膜擁有好的呼吸空間,是維持眼睛健康的至要關鍵。

選錯隱形眼鏡,恐減少角膜壽命、影響視力

根據Pollster線上市調的統計資料,隱形眼鏡的使用者平均配戴9.6年;而有超過6成的使用者,一天配戴隱形眼鏡的時間達8小時以上。如此長期、長時間配戴隱形眼鏡的習慣,若沒有選擇合適的隱形眼鏡材質來輔助,很容易使眼睛「窒息」發紅,進而引發角膜炎等病症,並影響視力。

cooper-0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隱形眼鏡材質與眼睛健康息息相關,卻仍有36.2%的使用者不知道自己的配戴材質為何,使眼球籠罩在未知的健康風險中。

cooper-0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且根據資料顯示,目前大多數消費者仍是以「配戴的感覺」作為選擇隱形眼鏡的指標。那麼,到底該如何滿足多數使用者的長時間配戴需求,並且兼顧舒適度?這終究要從隱形眼鏡的「材質」說起。

隱形眼鏡大躍進,透氧、保水、舒適、清晰度皆提升

隨著科技技術進步,隱形眼鏡的品質有很大的提升。挑選隱形眼鏡時,首先應關注四個指標,分別是:透氧值、含水量、模數、材質。其中,「材質」是最能夠直接影響其他三個指標的關鍵因素。

cooper-0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所謂的透氧值,顧名思義就是透氣的指標;基本上透氧值35以上即可滿足短暫的日戴需求(若配戴超過8小時則需要透氧值更高的隱形眼鏡)。而含水量的數值愈高,就表示愈能鎖住眼內的水分,讓眼睛保持濕潤;只是當鎖水力愈高,透氧值也愈低,以防眼球水份被蒸發。模數則是指「彈性模數」,其數值愈低,愈柔軟好配戴。

以台灣市場最常見的兩種材質——「水膠、矽水膠」來看,水膠鏡片較為柔軟,但透氧值較低。以單日超過8小時的配戴需求來說,至少要透氧值大於87的鏡片;而矽水膠鏡片的透氧值至多可高達160,比一般透氧值20~30的水膠鏡片要高上許多。

對於大多數隱形眼鏡使用者來說,在長期/長時間的配戴需求下,高透氧的矽水膠鏡片會是對眼睛較好的選擇。目前最新一代的矽水膠鏡片技術,已經可以讓使用者長時間地舒服配戴。這也是為什麼,在技術的推陳出新下,目前先進國家隱形眼鏡的配戴趨勢以「矽水膠材質」為主。

影片來源:理科太太YouTube頻道 

諮詢專業驗光師,到店驗光試戴有保障

有趣的是,許多人購買隱形眼鏡時不像配傳統眼鏡那樣嚴謹,多憑「感覺」信手拈來,等於任由活生生、血淋淋的肉眼去實驗各種隱形眼鏡。

這樣的現象可不是胡說,根據調查發現,近3成(28.7%)受訪者並不知道首次配戴隱形眼鏡需要先由眼科醫師或驗光師進行「驗配」,甚至有38.6%的受訪者表示,目前配戴的隱形眼鏡度數是以過往的眼鏡度數推估而來,顯然正確的驗配觀念仍有待宣導。

cooper-0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事實上,第一次配戴隱形眼鏡,都需要經過專業驗光師驗配,且最好到店內試戴。在驗光師的協助下,不僅可以擁有最符合度數需求的隱形眼鏡,也能確切配合使用習慣,購買到最合適的鏡片材質。

特別注意的是,隱形眼鏡度數並非固定不變,因此定期驗光、調整度數,是不可忽略的保健工作。而為了避免隱形眼鏡造成乾澀、眼紅等不舒服症狀,甚至引發角膜炎等病症,選擇透氧率高的矽水膠隱形眼鏡,才是愛護雙眼的聰明選擇。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