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et Oppenheim

超現實藝術圈裡「每個男人都渴望的仙女」:創作毛皮茶杯的歐本菡

超現實藝術圈裡「每個男人都渴望的仙女」:創作毛皮茶杯的歐本菡 Photo Credit: 超現實藝術家的謎夢人生

被大肆報導的毛皮茶杯給歐本菡本人帶來雙重的影響。茶杯的名氣使她一砲而紅,卻也對她往後的創作產生奇異的反效果。這件作品並未提升她的自信,反而困住了她。

藝術家歐本菡(Meret Oppenheim)的名氣都建立於一件作品——她創作的這件「毛皮茶杯、茶碟和茶匙」,展出於1936年的倫敦國際超現實主義展。她創作過許多荒謬有趣的超現實主義物件,這一件卻激發了群眾的想像力。用這套茶具喝茶的想法令人不安,茶具的影象也因此嵌入想像中,揮之不去。

螢幕快照_2018-11-09_下午6_06_47
Photo Credit: 截圖自MoMA Facebook

歐本菡出生於一戰爆發前夕的柏林一個富裕郊區。她的德國父親是猶太醫生,母親是瑞士人。1914年戰爭爆發,父親被徵召入伍,母親帶著襁褓中的歐本菡躲在她父母家。她和歐本菡一直待到1918年戰爭結束,而後搬到德國南部黑森林邊上的一個村落。

幼年的歐本菡7歲起就熱愛畫畫,隨著慢慢長大,她接觸到瑞士大師克利的作品,留下印象的深刻。父母擔心她對藝術的著迷會疏忽了其他學科,於是帶她去給榮格(Carl Jung)做心理分析。榮格說沒什麼好擔心,請他們放心,父母於是同意讓她進藝術學校就讀。

1932年,年僅18歲叛逆不羈的歐本菡,和一個女性朋友搬到藝術之都巴黎。她回憶道:「我們連手都沒洗,就直奔圓拱咖啡館(Cafe du Dome)」。有一天她在那兒遇上賈克梅第。不到一年,她就打入了男性主導、以布勒東為中心的超現實主義藝術圈,並受邀和他們共同展出作品。透過賈克梅第,她也結識了阿爾普,他們兩人去了她的工作室,為她的作品所打動,因此,儘管她年紀輕輕,仍邀請她在1933年超獨立沙龍(Salon des Surindependants)舉辦的超現實主義展中展出。不久她和布勒東會面,並參與當地咖啡館那些惡名昭彰的超現實主義聚會。她受到超現實主義家的歌頌,說她是「每個男人都渴望的仙女」,她張揚的行為方式、她用杏仁糕創造的超現實主義食物、以及她走在高建築物邊上的危險習慣,都使他們留下深刻印象。

歐本菡第一個聲名狼藉的時刻,是在1933年由曼‧雷(Man Ray)策劃的攝影展中。曼‧雷拍攝她站在大型印刷機旁,只有左前臂內側有一道墨跡,除此之外一絲不掛。歐本菡的黑髮剪短,像男人一樣,臉上毫無表情,沒有笑容。她似乎是某種不明儀式的受害者,在這場儀式中,重型印刷機以某種不明方式威脅著她。她參與了這場聲名大噪的拍照過程,似乎又一次說明超現實主義家對女人的看法——把她們視為繆思、性發洩和裝飾性的次要人物。

確實有不少「粉絲」扮演這種角色,歐本菡卻對此感到不滿。她是早期的女權主義者,遠遠超前時代,痛恨超現實主義家在她打入圈子後指導她的方向。然而,儘管憤慨,據說她最後確實——即使有些猶豫——和曼‧雷上了床。

veiled-erotic-meret-oppenheim-1933_jpg!L
Photo Credit: WIKIART

多年後被問及對她的超現實主義朋友們有何感想,歐本菡答說他們是「一群混蛋」。她不想讓性別影響藝術本質。她表明的立場是,「藝術沒有任何性別特徵」。歐本菡不想被視為女性超現實主義家,只想被當作超現實主義家。儘管女性主義立場堅定,她卻難以抗拒另一位男性超現實主義家的誘惑。1934年她在一場畫室派對上結識了迷人、敏捷、極具魅力的恩斯特,從而展開長達一年的熱戀。

兩人的母語都是德語,這無疑有所幫助,而性感的恩斯特也使她神魂顛倒。他剛和風情萬種的藝術家費妮結束短暫的戀情,此時則被自由奔放的歐本菡所吸引。然而,他讓歐本菡感到窒息,1935年她結束了與他之間的戀情。有天他們在咖啡館碰見時,她突然迸出一句:「我不想再看到你!」恩斯特受到傷害,說她遇上其他人,她卻極力否認。許久之後,她說:「和恩斯特這種完全成熟的藝術家共同親密生活,將給我帶來災難性的後果。我當時才剛展開我的藝術創作。」

歐本菡之所以在國際間打響名聲,都來自畢卡索的一句隨口評論。

1936年初,她和畢卡索及其伴侶朵拉瑪爾在巴黎的咖啡館喝咖啡。她碰巧戴了一只她自己設計的毛皮裡金屬手環,畢卡索對毛皮和金屬的奇特搭配很感興趣。他開玩笑說,任何東西都可以用毛皮包起來。歐本菡拿起杯碟說:「這也是嗎?」這個想法印在她腦海裡,離開咖啡館後,她直接去百貨公司買了茶杯、茶碟和茶匙,仔細用中國羚羊毛皮作內襯。這件令人不安的作品被簡單命名為《物件》(Object),1936年5月在巴黎哈東畫廊(Charles Ratton Gallery)超現實主義物件首展中展出。這一展覽引發轟動,被稱做「典型的超現實主義物件」。這件作品後來跨越英倫海峽,那年6月出現在倫敦國際超現實主義展中。後來由紐約現代美術館(MoMA)收藏,注定要與達利的軟錶和杜象的便斗池,共同成為最著名的超現實主義圖像。

tumblr_mvtqjmt9KB1rgfni8o1_r1_1280
Photo Credit: WIKIART

被大肆報導的毛皮茶杯給歐本菡本人帶來雙重的影響。茶杯的名氣使她一砲而紅,卻也對她往後的創作產生奇異的反效果。這件作品並未提升她的自信,反而困住了她。她有意淡化這件作品,稱之為「年輕時開的玩笑」,卻無濟於事。作品已經有了自己的生命。略帶情色含意的毛皮茶杯從此長存。多年後被問起時,她只是哀怨地說:「啊,這永垂不朽的毛皮茶杯。你創作一個物件,被擺上去供奉,卻只是被大家談論,別無其他。」

p_206
Photo Credit: 超現實藝術家的謎夢人生
StoneWoman,1938

1959年,歐本菡為巴黎國際超現實展開幕式安排了一場人肉盛宴,因而陷入一次大醜聞。她的這件作品今天會被我們稱為「裝置藝術」或「表演藝術」,然而她又一次超前她的時代。作品內容是一個年輕姑娘,赤身露體地躺在擺滿食物的餐桌上。有些食物擺在姑娘的身體上,彷彿她自己就是盛宴的一部分。姑娘靜止不動,但顯然是活生生的人,未言明的暗示是——你可以把她切下一塊,搭配沙拉或蔬菜——來賓被邀請一起吃放在她身上的東西。

這場爭議性展出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極端女權主義者歐本菡被指責——也委實有些道理——將女性身體視為被享用的對象。歐本菡為這一詮釋感到懊惱,堅稱她的藝術作品是對豐饒的禮讚,裸體女子代表大地的豐饒。或許被批評所傷,歐本菡從此不再與超現實主義家共同展出。她說她覺得超現實主義在二戰以後即已變質,迷失了方向。她持續以獨立藝術家身分展出多年,一直到1985年於巴塞爾過世。

1985年臨終前,她回顧自己的一生,說道:

我厭惡標籤。我尤其拒絕「超現實主義」一詞,因為二戰過後它就已失去早期的意義。我相信布勒東在1924年第一份宣言中談及的詩與藝術,是有史以來關於這一主題的最優美文字。相形之下,當我想到時下論及超現實主義的一切,我就覺得噁心。

至年老時,她仍難以忘懷早年在巴黎的奇幻歲月,在20世紀最偉大的藝術革命核心被譽為年輕新秀。

同場加映

本文摘錄自《超現實藝術家的謎夢人生》,原點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書籍介紹

原點_超現實藝術家_立體書封_無書腰

作者莫里斯(Desmond Morris)1928年出生,至今90高齡,是目前在世的末代超現實主義藝術家成員。他的寫作生涯極為傳奇,藝術家之外也是英國知名的動物學家,曾撰寫名列史上百大暢銷書《裸猿》。這一次,他要書寫他的32位超現實主義藝術家朋友們,他們時而怪異、時而諷刺的真實人生。史上沒有其他藝術運動,像超現實主義一樣包含了像馬格利特和米羅,兩個如此截然不同的藝術家,他們當中不乏藝術大師,如賈克梅第、達利、畢卡索、考爾德、杜象、馬格利特、亨利‧摩爾、米羅、培根、恩斯特、基里訶、曼‧雷等人。

超現實主義與其說是重要的現代藝術運動,更是一種生活態度,一群經歷兩次世界大戰藝術家的人生觀和世界觀。與其去評論他們的作品,莫里斯更想透過自己與他們的交往回憶,去認識他們不平凡的一面──作為一個「人」的性格、愛情和人生。他們多半享受社交生活還是情願獨自一人?個性究竟大膽還是膽怯?他們在性方面是正常人或變態狂?他們是無師自通或者受過專業訓練?甚麼樣的性格,造就了他們的藝術成就?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士範


精選書摘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遠眺世界。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