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rth Made

連包裝瓶都是用米做的:土地孕育出的天然保養品牌——Reise米膚

連包裝瓶都是用米做的:土地孕育出的天然保養品牌——Reise米膚 Photo Credit: Reise 米膚

「我們做產品很小心,因為我們沒有機會和力氣可以承擔任何失誤。」回顧產品研發過程,Claire一直都相當慎重,每一樣商品的打樣與生產都歷經來來回回多次的測試,最後終於研發出了這款與土地深刻連結的天然保養品。

「全球氣候變遷,讓整個生態環境已不如從前。我們期望能經由台灣最驕傲的稻米,利用其中營養價值最高的「米糠」,來反思我們對於土地的循環利用,也幫助推動在地化有機農業盡一份心力。」

Reise米膚,一個堅持用台東有機米糠製作保養品甚至一切包裝的品牌。他們堅持不添加爭議性成分和化學香料、堅持不做動物實驗、堅持不使用非環保的過度包裝去耗費能源及材料、堅持不放棄任何能夠為「對的事情」盡心盡力的機會。也因為這些堅持再堅持,讓米膚不僅僅只是單純的保養品牌,其背後所蘊含的真諦,更是與我們所熱愛的這片土地緊緊相連。

20374388_815045885329654_787249590949214
Photo Credit: Reise 米膚
「我從小就是敏感肌,唸書時期因為負擔不起成分較好的大品牌所出的昂貴保養品,於是我便開始自製手工皂和相關保養品。」

米膚的工作團隊有三位核心人物,在創立米膚之前,Claire曾擔任兩年的空姐,後來因為膝蓋受傷以及作息影響導致內分泌失調決定辭職,後來便攜手擅長設計的老公Jay,以及負責業務的小學同學Jeffrey,一起為了共同的堅持而開始創業。

由於長期受敏感肌困擾,Claire從大學時期就開始研究做天然乳液、手工皂等保養品自用,長久以往竟也有了心得,現在則與專業的原料研發研究室配合,一起扛下米膚所有產品開發的重責大任。

談起米膚的原料和對保養的見解,Claire有很多堅持,而她認為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懂得去思考「什麼是肌膚真正所需要的?」避開譁眾取寵的爭議性成分和香料,讓一切回歸「自然、環保」,他們謹守肌膚唯一真正需要的:「保濕」,一但肌膚保濕度夠好,自然就能緩解肌膚很多問題

她也認為,臉部保養品就像是身體的保健品,不論貧窮或富有,人人都能負擔得起像維他命這類的健康食品,所以保養品也應該要是人人都可以日常使用、並且親民合理的價格。

「我們做產品很小心,因為我們沒有機會和力氣可以承擔任何失誤。」

很多人對於天然保養品都會有「不應該有防腐劑」的迷思,但事實上只要有水就難免會有細菌問題,若商品想保存超過三個月以上,防腐劑便是不可或缺的最大功臣。

02
Photo Credit: Reise 米膚

「我們的產品天然成分高達99.7%,但我們也有添加防腐劑。我們從來不會對於防腐劑避而不談,也認為防腐劑不應該被污名化,因為要如何選擇合格安全並能幫助產品的防腐,就是品牌商的責任。防腐劑並不可怕,相反的它才是真正保護品質的重要角色。而米膚一直堅持選擇合格並且安全無虞的防腐劑,去保護我們的產品和客戶。」

回顧產品研發過程,Claire一直都相當慎重的親力親為,從每一樣商品的打樣階段到實際生產,都歷經來來回回多次的測試再測試:「一定要確定連皮膚這麼敏感的我都能使用,那我才能放心的把它們交到顧客的手上,成為他們每天生活裡的一部分。」

「我希望做到完全的廢物利用,不使用白米是因為它本身是食物,既然可以果腹為什麼要浪費成製作他物的原料?」

正當我們還在思考米糠和白米的差異,尚未反應過來,Claire便接著說:「但米糠卻很特別,隨著飲食精緻化,它已然成為糙米碾成白米時被捨棄的那部分。它雖然只占稻米總重6~8%,但營養成分卻占了64%,必需脂肪酸含量更高達47%。而蛋白質、脂肪、鈣質、纖維素、鐵質與維生素等,這些流失的營養成份,通通都在被一般人所丟棄的米糠裡。」

Jay更與我們分享,其實在找到米糠之前,他曾想過要使用茶葉來作為原料,但因為Claire堅持只「利用廢物」,他甚至異想天開要去收購飲料店「泡過的舊茶葉」。後來發現茶葉的種種條件並非完全適合,加上泡過水後還要先烘乾才能磨成粉作原料,過程中反倒會耗費很多能源和二氧化碳,況且也可能會讓消費者產生「店家泡過的茶葉是否衛生乾淨」等疑慮,因而作罷。

「全球第一款米糠低碳環保瓶:我們用了整整一年半的時間去研發製造,跑遍了無數間工廠、被拒絕了無數次......最後才終於找到與我們理念相同的製造廠願意合作。」米糠的營養成分極高、保濕效果也很好,除了是製作保養品的理想原料之外,就連「米糠粉」也能被好好利用,透過米膚團隊的努力,變成低碳環保的瓶身原料。

一邊看著手上的米糠瓶器,Jay一邊感慨的娓娓道出背後的這段故事:「當初為了這個瓶子就花了整整一年半的時間去籌備,我跑遍了台灣好多間工廠,但都因為數量和製作方式及理念不同而被拒絕。也因為米糠是植物纖維,加熱後會黏住工廠的機器,因此很多工廠不願意受理。但我知道這是一件對的事情,因為瓶子製作過程溫度較低,所以可以減碳和環保,所以就算碰壁無數次,我也一定要堅持不能妥協。」

26239810_896496180517957_126291103278894
Photo Credit: Reise 米膚

儘管過程辛苦,Jay也從來沒有轉而去找國外廠商合作,至始至終都堅持找台灣自製,他希望米膚從裡到外,都能Made in Taiwan,將在地化的本土精神貫徹始終。現在的米膚有兩間配合的研究室,一間是做原料萃取,另一間則專心做瓶器生產。他們先到台東的碾米廠收購有機米糠,再送回台中做瓶器,最後才送回台北做成保養品。

「台中的瓶器製造廠算是我們的貴人,因為沒有他們,就不會有現在的米膚。我還記得第一次做出米糠瓶子的那天,整個工廠都是爆米花香味,而不是刺鼻塑膠味,工廠甚至要把我們的瓶子封箱保護好,因為怕香味太誘人,會被老鼠吃掉!」Jay一邊笑,一邊又再次拿起燃燒過後的米糠瓶,遞給我們「聞香」。

在展開專訪以前,我們一直以為米膚選擇靠募資起步的原因,僅是一種行銷和話題性的操作手法,沒想到真相卻是「他們真的沒錢了」!Jay告訴我們,在品牌籌備期的一年半研究過程中,他們就已經燒光所有積蓄,Claire甚至還要去兼差來維持生計。

13237872_589359631231615_236670796713213
Photo Credit: Reise 米膚
製作米糠瓶子的工廠

「因為沒退路了,所以只能硬著頭皮往前爬,對,不是走,是爬!」之所以不選擇找親友們以入股投資的方式來支撐公司營運,是因為打從一開始身邊的親朋好友們就不支持,大家一致認為創業和做品牌太辛苦。

「大家都想勸退我們,但我們早就有破釜沈舟的決心,才走向了募資一途。我還記得當初募資上架時真的很緊張,我和Jay一邊吃飯一邊狂刷F5(重新整理頁面),畢竟只靠片面文字和影片,連試用的機會都沒有就要大家買單,這一切真的很冒險!直到跳出第一筆募資成功的訂單,我們真的激動到快哭出來!」儘管這段募資史已經過了兩年,Claire卻依然激動的表達著當時的心情。

有了第一次跟募資平台Flying V合作一共募資到84萬的成功經驗,第二次Jay選擇諮詢募資顧問公司,自己獨立做募資網頁,並同時在FB上曝光,而這一切的努力終於被大家看見並獲得熱烈支持,最後他們募得220多萬元的驚人好成績。

而談起消費者使用後的反應,Claire說:「我根本就是顧客的許願池!不管是在櫃點現場還是線上私訊或郵件來信,我們總會收到來自各方客戶的願望。像這罐精華液就是他們許願而來的產物~」

IMG_9603_1
Photo Credit: Reise 米膚

凡事親力親為的米膚團隊,其產品研發人Claire對於客戶的使用心得及反饋,通常也都是親自受理回覆。把客戶當成家人的她,會因為極乾燥膚質的顧客「敲碗」,而真的認真去研發比乳液更保濕的精華液。Claire更獨家透露,現在她也正為了反應髮質乾燥的客戶們,正全心全意的籌備「髮油」中。

說到品牌未來的規劃和終極夢想,Jay表示一開始就是以「放眼國際」為品牌目標,現在更是積極參與國際展覽,希望透過米膚能讓世界看見台灣本土的理念和創造力,未來也希望米膚能更深入走到世界各地的貨架上。Claire則感性的希望自己能夠永保初衷,記住現在堅持的原則,不會為了過度迎合市場而忘記初心。

本文經Would You Magazine有酒雜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Would You Magazine

台語音譯為「有酒」,《有酒生活雜誌》創辦人為知名調酒師及其團隊,認為一切生存及生活的根本即是酒精。 從酒出發,不管會不會喝,與你一同探索夜晚的生活風格、活動及美食佳餚。 願你的生命中充滿精彩的故事,在隨著歲月翻攪過後,待酒喚出。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