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KUSA KID

歌詞每個字背後,都藏著一顆眼淚的神曲:北野武的《淺草KID》

歌詞每個字背後,都藏著一顆眼淚的神曲:北野武的《淺草KID》 Photo Credit: Hana-bi,來源IMDb

《淺草KID》歌詞每個字底下,都藏著一滴北野武(Takeshi Kitano)早年剛進入諧星圈子裡的辛酸眼淚。

描述演藝人生的歌曲有很多,就如同江蕙的《藝界人生》,日本也有許多此類歌曲。但如果要說到描述搞笑藝人生涯最成功的歌曲,那麼非北野武自己作詞作曲的《淺草KID》(浅草キッド)莫屬。這首歌曲創作至今32年,仍然是非常受到歡迎的一首歌,對這32年來的大多數日本搞笑藝人來說,聽到《淺草KID》都難免會紅了眼眶。

這首神曲也是由北野武自己演唱,但是說實話,實在無法恭維北野的歌聲,30年前的版本就已經暴露北野武差勁的歌喉,30年後的現在,如今北野武在台上唱這首歌,偶而還會咳嗽清喉,真是不太專業。那麼說來,為什麼大家會這麼喜歡這首歌?難道是因為北野武身為當今日本喜劇界搞笑三天皇(BIG 3)之一,所以不論前後輩都得忍受他的殺豬嗓音嗎?事實上不然,因為即便不是諧星的你,聽完這首歌後也許也會感慨萬千:因為在《淺草KID》歌詞每個字底下,都藏著一滴北野武早年剛進入諧星圈子裡的辛酸眼淚。

「跟你約在仲見世街上,除了燉肉以外沒別的餐點的鯨屋 / 述說著夢想,啾嗨的泡沫不停地破裂。」

お前と會った 仲見世の
煮込みしかない 鯨屋で
夢を語った チューハイの
泡にはじけた 約束は

開頭的仲見世街,是幾乎所有人到淺草都會拜訪的街道——那條直通淺草寺寺門的商店街就是仲見世街,而北野武當年正是在淺草發跡。事實上70年代的搞笑藝人,大多都在淺草出道。這也是這首描寫諧星的歌曲為何取名為《淺草KID》的原因——他們爭相擠著進入淺草的大眾演藝劇場表演,期望有人能夠從過江之鯽中看到他們。為了能夠有多一點演出機會,脫衣舞劇場在表演觀眾期待的正戲之前短短數十分鐘,就是像北野武這樣當時還青澀的諧星露臉的時刻。

沒有名聲、沒有錢、沒有工作,年輕的搞笑藝人們只能以堪以果腹的標準選擇食物,淺草那些營業到曙光乍現的大眾食堂與小居酒屋,自然是他們表演後唯一能用餐的選擇。從歌詞中可以看得出,外表粗曠無禮的北野武在寫這首歌時的細膩心思。他唱著在食堂裡聊著夢想的兩個人,杯中的啾嗨(チューハイ)的碳酸泡沫也不斷地破裂——這些把青春投注在成功夢想的年輕人們,每天總有人的夢想如同啾嗨一般破碎。

「在燈火都已熄滅的,只有一個暖桌的公寓裡。第一次買相同尺寸的西裝、第一次買相同尺寸的領結、等到要買相同款式的鞋子時卻沒錢了,每次都把這些事拿來當作表演的笑哏。一直都相信,有天能出人頭地,就在只有兩個客人的演藝劇場裡。」

燈の消えた 浅草の
コタツ1つの アパートで
同じ背広を 初めて買って
同じ形の ちょうたい作り
同じ靴まで 買う金はなく
いつも 笑いのネタにして
いつか 売れると 信じてた
客が2人の 演芸場で

年輕諧星的住處自然也無法強求,諧星搭檔擠在同一間小公寓裡是為了培養工作默契,當然更是因為生計窘迫。當年在大眾演藝劇場表演的諧星們,西裝與領結是他們每天的共通制服。買著一模一樣的西裝與領結,無疑地是北野武在隱喻這兩人搭檔之間的一體同心,兩個人為了相同的夢想而共同努力著,卻連鞋子都買不起了。這些生活辛酸自然是台上換取觀眾笑聲的最佳燃料,而在觀眾的笑聲中,代表著正一步一步接近成功的夢想⋯⋯只是北野武耍了一個殘酷的玩笑:觀眾只有兩個人,似乎連笑聲的回音都聽得很清楚⋯⋯

「投出寄託夢想的100圓,一臉認真的參拜。又迷上了,你臉上浮現的,宛如孩子般無邪的心靈。」

夢を托した100円を
投げて真面目に 拝んでる
顏に浮かんだ 幼児の
無垢な心に またほれて

《淺草KID》深得人心之處,在於它對諧星生活的真實描寫,整曲歌詞沒有寫過任何一句「相信未來與夢想」或「不要放棄」的說教,而是把這些苦節期望,全藏在困窘生活的描寫背後。淺草的孩子們,即便身上只有一枚硬幣,也要在全國靈驗的淺草寺裡,認真地祈求未來。諷刺地,就算是真有神靈,等價交換的原則下,100圓能換來多少成功呢?但是參拜者浮現在臉上的那種真誠神情,同時也代表著對搞笑事業的認真與誠懇。而這樣的心思,也只有身為搭檔的身邊人能夠發覺吧,這種心領神會,不是那些說著「當諧星能賺多少錢」的人們會體會的。

「在你來拜訪的公寓裡,傾斜著酒杯懷念過去。原來那個年代是那樣的啊,談笑的背影不停搖動著。」

1人訪ねたアパートで
グラス傾け懐かしむ
そんな時代もあったねと
笑い背中が揺れている

《淺草KID》不著痕跡地在歌曲接近結束前,把時間拉離了兩人曾在一起奮鬥的時光。曾經吃睡住都在一起的諧星搭檔,現在似乎已經分開了,而在搭檔前來拜訪的住處裡,兩人飲酒懷舊、笑談當年⋯⋯而最後的轉折要來臨了。

「不要說什麼要拋棄夢想,我們兩個已經沒有其他的道路了。不要說什麼拋棄夢想,我們兩個已經一無所有了。」

夢は棄てたと 言わないで
他に道無き 2人なのに
夢は棄てたと 言わないで
他にあてなき 2人なのに

最後這一段可以回扣前頭那句「述說著夢想,啾嗨的泡沫不停地破裂」,終於同心的兩人之中,有人也要拋棄夢想了。可能是因為生計、可能是因為灰心,夢想破滅的人各有各的理由。每年就讀吉本興業等大型諧星養成學校的學生,只有約四分之一的學生能畢業,而不到百分之一的人能有機會上一次電視表演。而加上那些沒有透過科班管道的年輕諧星,讓這個時常充滿失望與挫折的年輕人圈子裡,失敗者的基數更加擴大。

MV5BNzM2NzE4MzEwMl5BMl5BanBnXkFtZTYwMzY0
Photo Credit: Brother,來源IMDb

但是可以看到,就算在夥伴終於要離開這個奮鬥多年的圈子時,北野武的歌詞中仍然沒有一絲感覺被背叛的憤怒。相反地,充滿著一股溫暖的悲傷之情。北野自己也是經歷過無數次的失敗、唱衰、與媒體做對、被社會公審之後,才能踩上這個萬人之上的舞台。但是別忘了,這首在1986年就寫成的歌曲,距離他真正在演藝圈出名,只不過是6、7年後的事。當時的他,就已經看過太多一起奮鬥的夥伴放棄當年的初衷。「再奮鬥三年就可以一起成功了⋯⋯」這樣的話不過是馬後砲,但對當事人來說,在放棄的當下,這些話其實也已經在心中響過無數次了⋯⋯說服自己再撐一年、再一年、最終還是只能放棄。

北野武看透了這些人生的無常,而他沒有批判。

《淺草KID》不是天王藝人以高姿態指點後輩的歌曲,相反地,歌詞中都是真實的情緒與遭遇。除了搞笑之外,這群淺草孩子什麼都沒有了,除了成功的夢想之外,他們什麼都不要。而在今晚淺草某處的居酒屋裡,想必也有著年輕人正在激昂地流著淚、唱著《淺草KID》吧。他們不一定是搞笑藝人,而可能是一起懷抱著夢想、一起打拼的創業者或工作夥伴。《淺草KID》不只是《藝界人生》,它是寫給無可奈何的奮鬥者們的,他們只有夢想,只能前進,沒有退路了。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龍貓大王通信

龍貓大王報導你從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 報導已經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 報導失敗的、被嘲笑的、瘋狂的、奇怪的人們。 報導日本偶像、好萊塢動作、飛車與劫盜電影、70~90年代物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