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Accusefive

專訪告五人|從〈驕傲的鯨魚〉到〈迷霧之子〉,歌聲中的潮濕氣味都是家鄉的記憶

02 Nov, 2018
專訪告五人|從〈驕傲的鯨魚〉到〈迷霧之子〉,歌聲中的潮濕氣味都是家鄉的記憶 Photo Credit: 告五人

〈迷霧之子〉的開頭,用合成器模仿霧的聲音,再加上很清脆的吉他聲響,把大霧的型態具體化。拍攝封面照的那天,他們來到宜蘭太平山,從山頂拍到山下,追著霧跑。

文字:Yiru

2011年成軍,2017年換血,現以雙主唱表演形式繼續創作的告五人 Accusefive.,早已累積許多作品,每每上傳新歌至StreetVoice,就是排行榜常勝軍。去年初至小河岸看他們演出,已是爆滿狀態。當時主唱潘雲安在台上對樂迷允諾年底前一定會發行EP,說他們不募資,就算貸款也要將作品生出來。幾個月過去,真如他們當初說的,貸了款,EP也在Apple Music上架。

收到採訪邀請的當天,短短的幾行字,說要帶我去他們的秘密基地——吉他手班長的家。班長是團員裡唯一的台北人,其他人都來自宜蘭。樂團聚會不是約在班長家,就是往宜蘭衝,三不五時光顧潘雲安家開的餐廳「寫食人聲」。約訪當天在信義區方正的巷弄裡迷了路,打電話求救,才知道自己根本走過頭。

關在錄音室裡洗耳朵

告五人的EP作品《迷霧之子》,收錄三首單曲,使用的是類比錄音,這也就是為什麼在開啟這三首歌的同時,有些人會問,這真的是final嗎?類比與數位的差異,簡單解釋就是紀錄聲音的方式不同,類比為一個連續的訊號,紀錄的同時也會將周圍都聲音都寫下,訊號的波形無法重置也無法修改。反之數位是一個非連續的訊號,將波型切割成無數個段落,再用趨近法將它還原,可以塑形,也容易去除雜訊。

說起類比錄音,告五人說這是一種「洗耳朵」的過程。去年初,潘雲安在因緣際會下結識了「放唱片」的老闆Ken ,一位三年前在德國做電影配樂後製的資深音樂工作者,進而開啟了這場合作。歷時兩個多禮拜都關在放唱片,那短短日子變成他們製作上的轉折,更像是尋找自己「聲音」的過程。

錄vocal時,潘雲安與犬青不停地在那空間裡,找自己聽起來最舒適的共鳴,直到聲音對了,狀態好了才進行錄製。兩個人還為此跑去二手樂器行,找了早期日本製的舊式麥克風,一人挑了一支,作為之後的發聲寶貝。

03-768x511
Photo Credit: 告五人,吹音樂提供

樂器的錄製呢?大家有默契地笑了一陣,接著告訴我,電吉他的聲音,其實是用木吉他接bass的音箱,再把音訊過到效果器而來:「變成了低頻強,中頻很穩,顆粒感很足夠的聲音。」班長簡單地解釋。談到自己擅長的領域,班長分享了一些自己平常聽的音樂類型,在訪談中也不時放冷箭,逗樂大家。

念舊的堅持

乍看之下,他們好像那種喜愛復古、甚至連打扮都點60年代風格的樂團,但談到音樂,你會發現,所有的老派堅持不只是念舊,而是他們相信,時代與科技也許更進步了,但告五人想堅持「原始」的這件事情,如當初團名的由來,盲選的看板字,成了背負的使命一樣動機單純。

年初組成的新團員,也正式確立了告五人想走的音樂路。談起樂團的取名過程挺胡鬧,潘雲安與前團員大象和另一位朋友,在家樓下的廣告看板前,遮住眼各指了一個字,排列組合後成了「告五人」。在北京待過兩年的潘雲安,說起過去的經歷略有保留,回到樂團裡,他把自己歸零,與現任團員們一起重生。回到宜蘭,把霧重新拾起,披在身上繼續唱。

S8Q1841-768x512
Photo Credit: 告五人

〈迷霧之子〉的開頭,用合成器模仿霧的聲音,再加上很清脆的吉他聲響,把大霧的型態具體化。拍攝封面照的那天,他們來到宜蘭太平山,從山頂拍到山下,追著霧跑:「霧隨之而來 /隨心氾濫/你在我身旁/不在眼前」那樣的迷霧之子,從音樂回到眼見的現實,驕傲地呈現自己來自多霧的地方,吟唱霧濛濛的歌。

熟悉告五人的樂迷,一定也會同意這樣的說法。在街聲上的曲目〈跳海〉、〈驕傲的鯨魚〉,顯現他們對海的熱愛。潘雲安也提到,自己很常去衝浪,許多歌的由來都是因為接觸了海洋。上一次見面時,他提到自己都會把demo帶到海裡去聽,靠海的地域,把寫完的歌帶進海裡,再唱回了霧裡。海與霧本是水滴,如同告五人的音樂總帶有點濕氣,迷幻而帶有份量的聲響就這樣重重打進耳朵,任水氣淹沒。

由犬青獨挑大樑的〈獨角獸〉,也是多年前潘雲安的作品。某次他把demo丟給犬青,她才聽了一段,立刻打電話要了這首曲子。「學長,這首歌太讚了吧!」

犬青是班長的大學學妹,也是團內年紀最小的。說起話是女孩的口吻,正合她的年紀,但唱起歌除了柔軟的嗓音,更多了點堅毅的味道。還在上學的她,唸的是服裝設計系,粉專簡介裡自我描述,解釋了她的名字:「藍色是溫暖的顏色,就像萬物需要水來滋養而成長,我們都一樣。」

溫暖的聲線,丟進低厚的旋律裡,犬青為告五人陽剛的形象緩和了不少,舞台上總是穿著連身印花洋裝,開口時把海的溫柔也引了進來。當我還在腦海尋找形容犬青的合適字眼,團員們卻吐槽地說以前剛認識時,她可是留著一頭長金髮,很愛唱Adele的歌,和現在的模樣相比,的確有些難以想像。

哈密瓜樂團

說到告五人的歌曲,很多人會想起這首〈你要不要吃哈密瓜〉,想不起他們團名的人,至少都會記得「你們有一首哈密瓜很紅」。很久之前的一次訪談裡,我問過潘雲安這首歌的由來,那時候的他這麼說:「我喜歡安靜地看展,對我來說藝術的東西很多時候不用當下解釋,但偏偏會遇到(一起)看展的人很愛解釋(作品),頭頭是道。沒有人有權力去影響別人的感官。就像電影劇透一樣,就算是好萊塢你也不用劇透我,我知道他會是好結局。」

他戳破我本來的想像,說道:「哈密瓜其實沒有任何意思,很多東西根本沒有什麼意思,但可能被人們塑造成一種高端的形象,於是解釋它,只是為了抬高身價。所有的意思都是我們這些創作人去賦予他們的,但我們真的有權利去賦予它們生命嗎?」

「你要不要吃哈密瓜,只是我在機車後座時,問我朋友說,你要不要吃哈密瓜,脫口而出的一句話。我就設想,當我再次在北美館遇到那些愛解釋的人,或是遇到非常喜歡跟著風向走的人時,我想對他們說什麼?對,就是:『你要不要吃哈密瓜?』」

憶起同場河岸留言演出,第一名排隊入場的歌迷,告五人準備了一顆哈密瓜獎勵。那樣嚴肅的諷刺後來成了一種默契,也是自我調侃的道具。他們不跟風,只想做好告五人的音樂,也隨時用這首歌提醒著,千萬不要變成自己歌下的入座者。

S8Q1005-768x512_(1)
Photo Credit: 告五人,吹音樂提供

日前,粉絲們等待已久的告五人作品〈披星戴月的想你〉也終於在各大數位平台正式發行,有興趣的讀者不妨前往收聽。

本文經Blow吹音樂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古家萱
核稿編輯:劉怡廷


Blow 吹音樂

給獨立音樂輕度愛好者: 所有新鮮有趣、光怪陸離、你應該知道或意想不到的消息都在這裡。 給獨立音樂重度研究生: 那些冷僻的專業知識、產業觀察、流行趨勢希望能滿足您的需求。

更多此作者文章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09 Aug, 2022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不同領域的創意工作者怎麼應用 Photoshop 來創作?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在節目中分享他們各自入行以來的甘苦,從自學修圖軟體到得心應手地使用,做出二十六萬粉絲追蹤的圖文與動畫,以及讓業主很有感覺的設計提案。

收聽管道如下:

這集節目邀請到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兩位創意人來聊聊他們使用Adobe Photoshop的心得,與他們一路堅持在創意產業的工作的動力。微疼在10多年前自己慢慢摸索PS繪圖,透過Photoshop自學從無名小站發跡,走上全職插畫家之路;顏伯駿是三頁文設計公司藝術總監,大學時期就開始接案做MV,從五月天演唱會的動畫設計開始踏入唱片產業,而後又從音樂產業拓展到許多大型活動的視覺統籌,包括多屆金曲獎、文博會、全運會、白晝之夜等。

☞現在就下載Photoshop自學!

沒有靈感的時候就睡一覺吧!(01:05)

兩位的平時的工作都是產量高、創意強度密集,讓人非常好奇他們平時的靈感來源,以及他們是怎麼紀錄與整理這些靈感,最後轉化成廣受歡迎的動畫作品與視覺規劃,沒想到兩人竟不約而同地在睡夢中找到答案!

微疼以白色兔子為主角創作插畫,他分享自己一開始都是從生活周遭親友的經驗,延伸發展出創作主題與角色,「但我發現最大的問題是,這些東西很容易被消磨殆盡,就像切蛋糕一樣,有一天會被切完。」對他來說找到更多靈感的方式之一就是走上街去,多多接觸人、觀察人。

顏伯駿則反問:「大家是不是對靈感太執著了?」他在帶領設計團隊時會透過幾種不同的路徑找到「靈感」或所謂的解法。顏伯駿認為找到靈感的前提是「先對生活有感覺」,接著按照主題分析每件事情,把累積的資料放進對應的資料夾,需要時把它們調出來,組合成一個完整的內容。

相較於這樣井然有序的整理方式,微疼形容自己屬於感覺派,「找不到的時候就睡一覺,靈感就來了。」聽到這個回應,顏伯駿直呼自己也有類似的經驗,笑說大家以後會不會要發想題目之前,都會跑來說「老闆,我要睡一覺」!而有趣的是,微疼也分享,現在工作室裡面還真的就有放一張床!

☞睡醒打開Photoshop實現你的創意

插畫家微疼
插畫家微疼
從 0 開始的 PS 之路(09:00)

要成就好作品當然不能只是睡個覺,而是要動手將這些絕佳的靈感實現,這時候設計師和插畫家使用的工具就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顏伯駿分享他除了就讀設計系因為課堂考試而學習使用Photoshop之外,早期使用PS創作的前輩像是藝術家李小鏡,以及言情小說封面繪者平凡、陳淑芳,都是促使他探索 PS 強大功能的榜樣,「我從PS 10一路到現在的Adobe CC,每年看著這個軟體,你本來想某個功能怎麼沒有,有一天突然間就蹦出來,到最後有一些讓你覺得『這是黑魔法嗎?』的功能。」顏伯駿感觸很深地說道。

☞立即體驗Photoshop黑魔法

107_美感教育聯絡簿
三頁文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微疼接觸Photoshop的路徑比較特別。大學時期因為一場車禍讓他必須長期在家休養,從未受過美術訓練但熱愛畫畫他,在朋友介紹下認識Photoshop,「那時候無名小站很風靡,有些前輩創作者像我是馬克、彎彎都在上面做自己的圖文創作。」微疼心想自己也許也能試試看,而當年Photoshop自學的他已經進化成PS老手,從PS畫圖到影片製作,拓展出更多創作上的應用,「說出來大家可能很驚訝,我Youtube上的動畫影片都是在PS完成的。」

微疼作品集_工作區域_1
微疼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儘管有不少人推薦過他用其他軟體,但微疼始終認為Photoshop是最直觀也最好調整細節的,工作室的所有夥伴也都非常熟悉這套軟體,在溝通過程中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只要打開PS示範就能讓大家馬上理解,「我覺得PS已經不是工具,而是一個語言了。」

☞學會設計的語言,現在就下載Photoshop

提案雙神器:Photoshop與Illustrator(13:31)
JOHN4489S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顏伯駿接著分析 Adobe 兩套重要的軟體:Illustrator跟Photoshop,許多學習設計的人在初初接觸繪圖軟體時,「就像戴上分類帽一樣分成Illustrator派跟Photoshop派,這兩種人是截然不同的思考路徑。」 前者是向量繪圖軟體,像工程圖一樣非常理性;後者則接近畫畫的原理,有PS筆刷、圖層和色調等功能可搭配使用。雖然設計師們對於習慣使用的軟體各有鍾愛,但Adobe在跨軟體、跨平台的高度整合性,現在不論是PS轉AI,或是反之,都能輕鬆跨軟體操作,是他認為非常優異又親民的特點。

J_Sheon街巷_專輯裝幀設計
三頁文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我做所有的簡報一定都是從Photoshop和Illustrator開始。」顏博駿分享他與團隊在向客戶提案時會做PS mockup,讓客戶看到Logo在不同介面上的呈現,除了提供客戶意想不到的創意,更要透過圖面證明你怎麼實現它。「下一個世代,應該是人人都會用Photoshop和Illustrator,不只是設計系,而是所有的企劃、專案都會用。」

☞升級你的提案!免費試用Photoshop

保持初衷?不!別再說那些熱血的話(28:18)
JOHN4520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節目的尾聲談到兩位在各自的領域努力多年,除了有一路陪伴他們創作、成長的Adobe,他們持續投入的動力是什麼呢?微疼坦承他過去在演講中常用熱血的話鼓勵其他人,「可是我後來發現什麼初衷都是屁啦,」他笑說自己從小到大幾乎沒有別的擅長的技能,「我堅持下去的原因就是,這輩子我可以做好的就是這件事了。」

顏伯駿也提到自己不想再對人說「保持初衷」,設計產業裡的每個崗位都有不同的挑戰,到處都會遇到挫折,但要思考那個挫折是否有跟成就感達成平衡,「如果沒有的話,你就要換個路走。」找到自己最擅長的事,不斷突破難關、維持品質,如同他們多年來的累積都是最好證明了。

☞ 現在就訂閱 Adobe Photoshop,開啟你的創作之路吧!

生活特務

生活特務為合作品牌與eld讀者溝通品牌形象及表達企業社會責任的內容專區,內容全部由合作品牌提供或由業務部品牌內容團隊製作。

更多此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