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e Poster Design

是懸疑推理片還是恐怖片?把觀眾騙進電影院的「韓國版」電影海報(下)

是懸疑推理片還是恐怖片?把觀眾騙進電影院的「韓國版」電影海報(下)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觀眾可以從一張電影海報讀出什麼?日本告訴觀眾的是「我要你全部都知道」,韓國版則變成「忘了電影海報是用來宣傳的」。

繼前一篇「有一種電影海報叫日本版」當日本海報來到韓國會變成什麼樣子?(上)的海報設計討論,日本版標準的「宮格系列」、「切分法」重新設計成韓國版,變成藝術感十足的電影海報。單就視覺層面來看,日本版強大的商業元素,能讓觀眾一目了然,電影賣得是什麼藥,反觀韓國版海報則是抽掉「演員的明星光環」,讓海報本身擁有更自由的設計空間。然而,有時也正因為如此,韓版更容易偏離電影海報,其實最主要是為了吸引觀眾走進電影的目的,而淪為曲高和寡的狀況,當然,韓國也有美感失常的時候:

我是英雄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請叫我英雄》:左為日本版,右為韓國版

改編自花澤健吾的漫畫《請叫我英雄》,描述日本被大批的殭屍攻陷,一名魯蛇畫家如何以一把雙管霰彈槍,從魯蛇變成英雄。不同於西方的殭屍電影,面對槍械控管十分嚴謹的日本,本片拍出的是人性之於權力與武器之間的灰色地帶。

而回顧多數日本的懸疑、驚悚電影《白晝之雨》、《渴望》、《預告犯》等片,「桃紅色」是最常被使用的主用海報色系,不僅搶眼又能表現獵奇之感,只是對於一部充滿爆頭與爽感的殭屍電影,日版《請叫我英雄》的切分法多少難以呈現本片的娛樂感。對比韓版將I AM A HERO轉化成「RUN ! ZOMBIES ARE COMING !!!」配上末世感十足的背影,不用賣長澤雅美與有村架純,韓版的《請叫我英雄》海報設計,似乎更能吸引此類型電影的客群。

惡魔蛙男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惡魔蛙男》:左、中為日本版,右為韓國版
寄生獸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寄生獸》:左為日本版,右為韓國版

大友啟史改編自巴亮介的《惡魔蛙男》、山崎貴改編自岩明均的《寄生獸》,同為將漫畫翻拍成電影,以及反諷人類世界的病態,兩部電影的日本版海報,皆以手掌向觀眾展示人類與(非)人之間的關係。

韓國版海報則是將畫面的暗黑指數調到最高,畫風完全變成恐怖片的《惡魔蛙男》,即使被誤認為是動畫電影的可能性極高,倒也展現電影的驚悚氛圍。而由染谷將太主演的《寄生獸》,則是完全揮別日版的光明之感,由下往上看的視角以及陰暗的調性,與本片探討著寄生獸與人類是否能和平共存的調性,不謀而合。

扶桑花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扶桑花女孩》:左為日本版,右為韓國版

除了宮格和切分的排版之外,還有一種展現演員大頭的方式,是將所有人像疊成一座小山。然而最糟糕的作法,莫過於《扶桑花女孩》將人物頭像放到一顆扶桑花內配上藍天的設計。

當日本海報來到韓國,其實很常變成「背影示人」,比起松雪泰子的名氣,韓版《扶桑花女孩》則是選用電影蒼井優最後正式登台時,精湛且感人的草裙舞背影。

4WgD76AfxEJ0wcvHMHNdB6C2T05拷貝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聽說桐島退社了》:左為日本版,右為韓國版

日本影視圈不管是電視還是電影,僅會有「一個主演」,除非本片強調此為兩個主角的故事,才會特別標示「W主演(雙主演)」。因此,吉田大八改編自朝井遼的《聽說桐島退社了》,即便是不斷回溯時空、多人視角的校園群像劇,本片的主演仍是掛名神木隆之介,其二主打的則是本片的女一橋本愛。

神木隆之介拿著八釐米攝影機的海報設計,對比韓版則成了東出昌大的側臉。當年憑藉《聽說桐島退社了》作為演員出道的東出昌大,在日本是不可能成為海報封面。然而《聽說桐島退社了》即是日本上映後的兩年,才在韓國正式上映,在演員口碑與電影知名度兼具的情況下,東出昌大也一躍成為韓國版電影海報的主角。

母貓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母貓》:左為日本版,中、右為韓國版
愛的放題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愛的放題》:左為日本版,右為韓國版

同樣作為情色電影大國的韓國,在同為R18+限制級,「羅曼情慾電影45 週年特別企劃」由白石和彌描述網咖難民、單親媽媽、不孕症卻同為應召女的《母貓》,以及雜交派對探討慾望與寂寞的《愛的放題》。前者的海報設計,是人來人往的池袋街頭,後者為池松壯亮與門脇麥的鏡像裸體。

韓國版同樣拿掉主演的侷限,《愛的放題》同樣的上下對比,成了四對男女從身穿衣服再到坦誠相見;日版與韓版的《母貓》,皆將片名設計成帶有貓咪圖樣的字體,以及母貓們在應召站等待客人上門的畫面,沒有任何裸露卻也流露出一絲紙醉金迷的寂寞氛圍。

失樂園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失樂園》:左為日本版,右為韓國版
蛇信與舌環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蛇信與舌環》:左為日本版,右為韓國版

1970年代「日活製片」為了拯救快倒閉的公司,而推出一連串的「粉紅電影」,也造就日本成為現今的AV大國。但是相對於當年粉紅電影,海報設計上的大尺度的袒胸露背,現今的日本海報設計礙於「映倫」的審查分級制度,即便主打情慾與性愛,仍不得有過激的畫面。

甜蜜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甜蜜的哀傷》:左為日本版,中、右為韓國版

1997年森田芳光《失樂園》、2008年蜷川幸雄《蛇信與舌環》、石井岳龍《甜蜜的哀傷》,三部皆改編自日本文豪著作,遊走情與慾之間的電影,日本版的海報則是相對保守。韓國版則是挑戰裸露之能事,原本只是相互擁抱的役所廣司與黑木瞳,直接將情慾畫面作為海報;當年一脫成名的吉高由里子,改而露出背上的刺青,與本片從痛楚中尋求快感的被虐待慾相呼應;堪稱日本最敢脫的實力派女演員二階堂富美,韓版《甜蜜的哀傷》透過放大與歪斜的鏡頭,以及一張背部全裸的畫面,更加凸顯她的性感以及飾演紅色金魚的奇幻氛圍。

22年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第22年的告白:我是殺人犯》:左為日本版,右為韓國版

作為亞洲犯罪電影輸出大國的韓國,特別擅長形塑此類型海報的氛圍,近年來日本影視圈也出現越來越多改編自韓國的影視作品。由入江悠翻拍韓國電影《殺人告白》的《第22年的告白:我是殺人犯》,描述自稱是連環殺人犯的兇手出版自己的殺人自傳,引來一連串的媒體報導與瘋狂粉絲效應。

同樣是男主角藤原龍也拿著書,遮住一半臉的海報設計,日本版以偏橘的膚色與書本作為強烈對比,韓國版則是以黑白為底,將書做為畫面的主體。兩者各有優劣,如果日本將此版設計作為影廳內的海報宣傳,較容易因為偏亮的色彩吸引到路人的目光,反觀韓國版即便將海報放到電影院的燈箱內,似乎難以達到日本版的效果。

殘穢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殘穢:被詛咒的房間》:左為日本版,中、右為韓國版

然而同一種做法,不一定能完全照用。一如雖然是恐怖片卻花了大半時間再推理、尋找真相的《殘穢:被詛咒的房間》。日本版中規中矩的大頭切分法,配上演員的表情仍是個稱職的表現手法,但是韓國版即是將海報設計,當作一部恐怖鬼片,似乎也成了不折不扣的,能夠把觀眾騙進電影院的代名詞。

美麗之星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美麗之星》:左為日本版,中、右為韓國版

當日本海報來到韓國後,有許多成功的例子,當然也有失敗的美感。吉田大八改編自三島由紀夫的《美麗之星》,描述平凡的一家人某日突然覺醒,覺得自己其實是外星人,決定以拯救美麗的地球為使命,引發一連串地球人難以理解的行為。

同樣以Lily Franky在電影中召喚外星人的手勢,配上美麗星球的背景,日本版的《美麗之星》即便在其他版本的海報,在地球上加上其他演員的頭像略失美感,但至少這仍是一張具有衝擊性的海報。中間的韓國版,將原版一家四口回頭看的畫面,重新P上Lily Franky以及認不出來的地球,最右邊的韓版海報一不注意,還以為是邪教的宣傳海報。

燦爛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陽光只在這裡燦爛》:左為日本版,右為韓國版
散步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散步的侵略者》:左為日本版,右為韓國版

改編自佐藤泰治「函館三部曲」、代表日本出征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陽光只在這裡燦爛》,將對生命失去熱忱的男女,透過吳美保的鏡頭讓陽光以及燦爛,以最唯美的形式訴諸影像。日本版電影海報也將本片最為之動容的一幕,成就一張美麗的海報。直到乍看日本版與韓國版,還以為雙方的設計師是不是互相交換了。

調性相差不遠的《散步的侵略者》,最大的問題則來自於,這已經不是第一次,韓國海報將非人類的「瞳孔」,變色成奇怪的藍光,甚至這根本不是電影內的人物設定。

搖擺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搖擺女孩》:左為日本版,右為韓國版
青春後空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青春後空翻》:左為日本版,右為韓國版

描述女高中生在社團發光發熱的《搖擺女孩》《青春後空翻》,日本版海報以飛上天的躍動感,簡單展現上野樹里與廣瀨鈴的活力青春之氣。直到韓國版重新P上新的背景,站在有如太陽旗前的放射性線條前,以及「魔鏡啊魔鏡」的橢圓型,如果不是貼在電影院的話,還以為是哪一間高中社團在招生。

公園小情歌
Photo Credit: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提供
《公園小情歌》:左為日本版,中、右為韓國版(沒錯,又是橋本愛的片)

為慶祝井之頭恩賜公園開園百年紀念的《公園小情歌》,日本版以簡單的人物拼貼和小插圖,傳達本片以音樂譜出的青春之氣。韓國版的電影海報,夏天的井之頭公園成了櫻花滿開的春天,只是原本站在公園內七井橋拍的電影劇照,成了人物比例與背景的不相稱,加上最前面突然加上手繪的非洲鼓,電影中不僅沒有出現,放入其中只有扣分沒有加分。最右邊的設計也因為曝光過度,無法突顯演員且又顯得刺眼。

外國的月亮沒有比較圓,韓國版的海報也是,各有優缺點以及因地制宜的海報設計,讓單純欣賞海報這件事情,變成一件看電影以外的樂趣。

同場加映

責任編輯:劉怡廷
核稿編輯:楊之瑜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投幣式置物櫃,就只是想致敬伊坂幸太郎。表面上是電影評論,其實就只是個愛看電影的追星族。與其說是影評人,不如說是追星族,追著喜歡的電影和演員,納入自己的後宮,然後用文字記錄下來。

更多此作者文章

兑水喝、配醬瓜,魏德聖分享玉山陳高的獨特喝法,以及人生代表作《臺灣三部曲》

04 Jun, 2021
兑水喝、配醬瓜,魏德聖分享玉山陳高的獨特喝法,以及人生代表作《臺灣三部曲》

無論是魏導的電影作品,或是澄澈透明的玉山高粱酒,都是臺灣這座母親島所孕育出的瑰寶。臺灣不只醞釀出玉山高粱酒的深刻沈醉,也造就出像魏導這樣熱愛臺灣的電影工作者。

金馬導演魏德聖正在籌拍的史詩級巨作《臺灣三部曲》,預計今年八月開拍,估計斥資40億新台幣,目前募資計畫也正如火如荼的進行中,希望號召群眾一同完成這部「臺灣人出品」的電影。沒想到的是,原本緊鑼密鼓的籌拍節奏,因疫情的關係延後開拍日。聽聞魏導獨愛台酒的玉山高粱酒,因此我們帶了三支今年甫獲美國舊金山烈酒競賽金牌獎的玉山陳高(3、6、8年),來和這位臺灣珍貴的夢想家聊聊他此刻的心情。

JOHN4861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魏德聖導演
生於斯土的魏德聖,長於斯土的玉山陳高

《臺灣三部曲》訴說的是400年前的大航海時代,世界走進臺灣、臺灣迎向世界的歷史關鍵點。那是荷蘭人、西班牙人、漢人、原住民等多元族群在福爾摩沙島上匯聚的一刻,遂讓今時今日的臺灣人,有了精彩的故事、有了根。

從《海角七號》、《KANO》到《賽德克·巴萊》,細數魏導的作品不難發現,絕大多數的題材都與臺灣這塊土地與人文有非常強烈的連結,是什麼讓他這麼愛臺灣?他想了一想,說道:

「有時候『愛臺灣』好像一個很廉價的口號。對我來說,純粹是因為這塊土地滋養了我,所以我想要好好去認識她的歷史和文化,用電影說故事的方式,讓世界看見臺灣。」

魏導確實是一位善於說故事的人。他分享某次和世界展望會到緬甸做公益,其中一個行程是到當地的一所幼稚園,魏導臨時被邀請上台,要向台下眾多不到6歲的孩子們介紹「臺灣」。參加過無數國外影展、習於和國外影評人介紹來自家鄉電影作品的他,這次遇上不一樣的挑戰。魏導遂拿起紙和筆,畫上了一個大大的臺灣和海洋,向天真爛漫的孩子們說:「我來自這個叫做『臺灣』的海島,你們覺得它像什麼呢?」底下的孩子們嘰喳討論,有的說像雞腿、有的說像圍裙。「在臺灣,有許多人覺得像地瓜。但我覺得臺灣更像是這個⋯⋯」導演一邊說一邊畫,孩子們睜著閃亮專注的大眼睛,想知道這座島究竟像什麼。

最後,導演畫了一個母親抱著孩子,看起來就像是英國攝影師John Thomson在1871年於臺灣拍攝的一張照片:一位西拉雅族的母親抱著她的嬰兒。「臺灣像是一個抱著孩子的媽媽,匯集了不同族群的南島語系原住民,包容了遠洋而來、移民而居、暫時寄宿、流離失所的孩子。」

「臺灣是『世界的母親島』。」魏導說。

自此之後,臺灣便以母親的形象深植魏德聖的心中。娓娓道來之際,導演也啜飲著他獨愛的玉山陳高,氣味清香、入口醇厚,勁道十足卻不辛辣,正像極了臺灣人熱情又樸實的性格。

有趣的是,無論是魏導的電影作品,或是澄澈透明的玉山高粱酒,都是臺灣這座母親島所孕育出的瑰寶。臺灣不只醞釀出玉山高粱酒的深刻沈醉,也造就出像魏導這樣熱愛臺灣的電影工作者,更因此讓這個時代的人有機會看見臺灣磅礴而重要的故事——《臺灣三部曲》。

JOHN4995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北回歸線經過的海島型氣候、大面積的山脈地形,讓臺灣擁有得天獨厚的製酒環境。玉山高粱以此推出3年、6年、8年的玉山陳高,可以說是高粱酒界的《臺灣三部曲》。
以務實的態度與技藝,完成人們口中遙不可及的夢想

不只仰賴大自然賜予的風土、善於說故事的行銷包裝,一杯玉山高粱最核心的關鍵,還是回到職人的專業技藝,如何調和出滴滴醇厚、令人難忘的佳釀。製作一部電影最重要的關鍵是什麼?沒想到導演談的不是資金、不是技術,而是人文素養。什麼是人文素養?

「對人類的觀察、對人性的觀照、對生命的省思,這是花錢買不到的能力。」

對魏導來說,這是他最自豪也最堅守的核心價值。基於深刻的人文內涵,導演有責任去定調每一部電影的故事精髓,傳遞他真正想要說的事。而這樣的工作並不容易,他談到《賽德克·巴萊》的製作經歷:「如果你去翻開霧社事件的歷史,它確實是一場血腥的大屠殺。如果要拍霧社事件,就不能迴避掉這段真實的血腥。所以我要透徹的了解史實、不停的理解與換位思考,同時精密安排電影的敘事節奏,讓最終詮釋出來的故事不是挑起國族仇恨,而是化解仇恨。」

環顧導演工作室的牆上、書櫃、桌案,都擺滿了與臺灣相關的史實書籍和地圖,短短四字「人文素養」輕如鴻毛,實踐起來卻是重如泰山。

造就一部電影所需的人文精髓,正如調和一杯清香、層次豐富的玉山陳高。臺灣菸酒嘉義酒廠調酒師傅說過,高粱酒在酒甕熟陳的過程是非常微妙的,白酒調和的過程中,香氣有時會抵消、有時會加乘,想要讓酒液達到掩蓋、助香、調諧、補充等效果,就得找各種不同特色的原酒進行勾兌,摸索出天然風味愈發濃郁、穩定呈香呈味的完美酒體。

為了成就一杯玉山高粱的代表作,調酒師和電影導演沒有不同,都是以畢生的觀察與技藝,在繁複而細膩的過程中一再的嘗試,讓味覺、嗅覺與酒液交織出美好火花,詮釋職人精釀臺灣味。

JOHN4954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源自於1950年臺灣第一甕的高粱酒,完美封釀寶島的風土氣息,能品味到製酒匠人與調酒師的精湛技藝,勾兌出冷冽甘甜的酒香,打造令人心醉神迷的玉山陳高。
為人們留下登峰造極之作,證明此生我來過

魏導常說,這個世界這麼大,不要把自己活得這麼小。回顧2008年由他所掀起的國片奇蹟,透過觀眾的反饋,他看見原來電影可以為人帶來感動,自此翻轉他的電影夢初衷,從一個想要被認同的電影人,轉變為致力於感動人的夢想家。

手上一杯杯甫獲金牌獎的玉山陳高,跟著3年、6年、8年的新品順序杯杯下肚,魏導回首一路以來的沈澱、等待,以及終於要開拍的夢想,終歸一句:

「為什麼要害怕呢?人們活著不就是為了要自我實現嗎?」

魏導將《臺灣三部曲》視為這一生的代表作,不只要將故事搬上國際舞台,還要建造園區,讓臺灣史文化與電影藝術延伸出無限的影響力。如此偉大的目標,說沒有緊張害怕是騙人的,但就像導演所說的:「這就是我一直想做的事,就像追喜歡的女生一樣,再怎麼害怕,因為喜歡還是要去追。」

幸好魏導也有屬於自己的減壓之道。酷愛高粱酒風味的他,喜歡的獨特強烈風味,有時候睡前小酌,有時候犒賞自己工作順利獨飲一杯,之前慶祝殺青也少不了高粱酒佐餐。兑水喝、配醬瓜,則是魏德聖導演最喜歡的玉山陳高喝法。

JOHN5256_batch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製造玉山高粱的嘉義、隆田酒廠,地處嘉南平原,比鄰阿里山和玉山,夜晚高山雲霧下沉使日夜溫差大、水質純淨,創造絕佳的製麴與釀酒之地,並打造出屢獲國際金牌肯定的玉山高粱。魏導獨愛搭配醬瓜吃,享受滿滿台灣風味。

早在《海角七號》上映以前,《臺灣三部曲》的劇本雛形就已經在魏導的桌案上萌芽。醞釀了10年以上的史詩電影,正如玉山陳高一般,好酒沉甕底,令所有心醉於藝術與人文的臺灣觀眾引頸期盼。品嚐登峰造極的滋味,感受甘潤香氣滑溜入喉,魏導說完故事、喝完最後一口玉山陳高,再度登上夢想啟程的飛船,準備帶著全臺灣回到400年前的大航海時代。


同場加映:魏德聖導演品飲心得

  • 玉山高粱酒3年陳高:高粱香氣明顯,帶有豆腐和麴香味,口感溫潤回甘。
  • 玉山高粱酒6年陳高:有一種水梨和瓜果的水果芬芳,香氣令人印象深刻,甜美不辛口。
  • 玉山高粱酒8年陳高:蜜餞和漬物的熟陳味道,口感輕盈、鹹甜生津,感覺很適合配下酒菜。


品牌贊助

由every little d《廣編團隊》製作,由品牌贊助,針對某個特定議題進行研究與探討,不使用浮誇字眼,致力用客觀的角度提供讀者以另一個角度了解商業行為背後發生的議題。

更多此作者文章